正文 第二百六十章 嘉靖九年 南京 除夕

【书名: 恶明 正文 第二百六十章 嘉靖九年 南京 除夕 作者:特别白

强烈推荐: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我要做首辅大明文魁首辅沈栗春秋我为王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是天下第二大城,繁华程度比起京师来还超过许多,里秦淮更是名动天下的胜景。

    不过真正好玩的地方,或者说那些达官勋贵巨富消费的地方反而都不是在秦淮河上,而是在南京城外的一些风景上佳的庄园里面,所谓最好的享受,最美的女人或者说是比较希罕的玩法,在这里面都能找到。

    同时这里也是南京城治安最为松懈的地方,南京有南京六部和各种大小衙门,达官勋贵都是在城中居住,锦衣卫,应天府的衙役还有兵马司都是严密的盯着各处,稍微有风吹草动立刻就被捉拿。

    但是在城外僻静地方的这些销金窟里面,却好像是一个盲点,因为在这里面玩乐的客人恐怕都是富贵中人,而且开设这种的地方的老板,也一定是非同小可的人物,谁敢得罪,谁也不愿意去招惹这样的事情。

    鸣鹂园就是这样的庄园,坐落在秦淮河的外水,乘船可以方便的进出南京城,这里向来是以美食和童女著称于南京欢场,当然花费也是极为的高昂。这里的背景很多人都是传说是南京的魏国公家里面开设的。

    所以自从营业的那一天开始,就没有什么官府的人上来找过麻烦,而且真正熟悉南京官场内情的人,都是对这个传闻不发表意见,更是从侧面证明了些什么。

    此类的地方没有什么人管理,所以周围有些船只和民户成了江洋大盗,盐枭,或者是不方便公布身份的人。

    现在已经是快要过年了,腊月的南京虽然和京师的滴水成冰不一样,可也是寒意凛然,各种繁华的***场所已经是冷清了许多。

    江峰和自己的手下一共六十个人,都是居住在附近的宅院里面,这个宅院是某位盐枭的私产,不过在一个月前,这个盐枭就搬到其他地方居住了,因为鲁南的某个打过交到的老关系花高价买下了这个宅院。

    每天在这里,都是固定的几个人出去采购食物和必需品,剩下的人都是呆在院子里面并不外出。

    虽然是颇为的奇怪,可是在这一片区域并不是什么特别的事情,好多人都是如此,江峰他们倒也不显得另类。

    他们手上的路引和各种凭证都是齐全,当然没有人问起是不会拿出来的,这些路引都是在莱州府发下来的,虽然是伪造,但是制作这个东西的却是莱州的衙门,根本不可能看出来真假。

    南京刑部侍郎黄熙雷和南京锦衣卫某千户所黄熙霆所居住的地方,都是已经是查的明白。

    江峰坐在马车上,裹着厚厚的皮裘大氅,一副养尊处优的富家公子的模样,隔着车厢的窗帘看着外面的府第。黄家兄弟的宅第连接在一起。所处的这片地方算是南京城中的官宦居住的‘高级住宅区’。

    依旧是那种安静和冷清,江峰马车和后面的随从在黄府的门口稍微停留了一会,立刻是被门口的护卫大声吆喝着离开。

    嘉靖九年的除夕,说起来除夕本就是现在的大明最热闹的日子,南京城这种地方乃是天下繁华汇聚的地方,更是热闹的了不得。

    尽管鸣鹂园平日里面高朋满座,周围颇为的热闹,可是现在也是冷清了起来。周围的那些人除了本地几户人家,剩下的能回家过年的都回去了,江峰这些人还是安稳的呆在院子里面。

    听着隐约传来的鞭炮声音,院子里面的这些人心里面都是颇为的不舒服,孤身在外过年毕竟不是高兴的事情。

    南京城的黄家府第也早早的大门紧闭,府第里面自然是热闹非凡,黄侍郎和黄千户都是在内堂商量事情,家眷和仆妇们都知道这个时候的规矩,也不敢靠近这里。

    黄侍郎在那里轻轻捻着自己的胡须,面上倒是没有什么表情,黄千户在那里焦躁的喝着茶水。黄侍郎开口说道:

    “咱们的那些亲信到了现在还没有消息传回来吗?”

    还没有等到锦衣卫千户黄熙霆开口,黄熙雷在那里继续分析道:

    “难道他们在路上耽误了不成……”

    “若是耽误,这么长的时间也应该到了,但是现在也没有什么消息,确实是有些蹊跷,可是兄长,现在山东上下被江峰经营的好像是铁桶一般,根本打听不出来消息!”

    黄熙霆说的颇为郁闷,双手不停的搓着,显然是焦躁不已,黄熙雷手指在桌面上轻轻的敲着,在那里开口说道:

    “我们第二拨

    也是到了那里!只要是京师的奏折有人响应,江峰做情算作谋反也是轻的,到时候把她们两个抢出来就是了!”

    说起来这个,锦衣卫千户黄熙霆倒是露出来些笑容,接口说道:

    “三天前,最新的消息通过漕船传了回来,说是在那里并没有什么人注意到,那里的行商也多,就等到动手的时候,不过那三十个的番子还是没有什么消息回来!”

    这就是古时候的信息传递带来的后果,黄侍郎兄弟两个在南京城根本不可能擅离职守,所有的消息都是手下人的传递,何况还是距离两个省的事情,一个在山东的最北面,一个是在南直隶的南京城。

    不管是走什么路,都是需要不少的时间,所以传递过来的消息根本没有办法判断真假,而且黄侍郎因为相信锦衣卫的所谓秘密行动和情报能力,根本没有想到失败的可能。古时候,天下间最大的秘密网络和渠道都是属于官府,换句话说,都是属于锦衣卫和东厂,也有一部分在刑部衙门的掌握之中。

    现在的武侠小说中,所谓的江湖门派好像是各个有移动电话,秘密电台的秘密行动能力,实实在在的是天方夜谭。

    当然,锦衣卫和东厂的水平也就是那么回事,看看登州城里面的情况还好,防守紧密的登州大营来说,就是一点用处也没有了。

    兄弟两个说了半天终于是有些高兴的事情,外面的等候的仆人瞅着时候,连忙招呼主人出来用饭。

    虽然是除夕夜,秦淮河的画舫船只自然不能上岸过年,在那里冷清清的停泊着,上面也没有平日晚上的***通明,所以有一艘画舫缓慢的靠岸也没有什么人理会,说句实话,现在的秦淮河边上也没有什么人。

    也许这画舫是秦淮河外水的上面,在正月里面也没有什么生意,在城内的停泊一段时间,靠在码头上之后,有一个穿着青衣小帽的伙计先是上来,左右看了看,除夕之夜,除了在门前放鞭炮,那里有什么人在街上走。

    接下来从船里面出来的人非常的不搭调,一些穿着南京兵马司巡城士兵的服装的鱼贯而出。

    在街面上列成了队列之后,开始缓步的朝着城南走去,现在不管是谁看到这些人看不出来什么,天下间的大都市晚上都有兵丁巡逻,为首的人手中拿着白灯笼,沉默着朝前面走着。

    沿着内城的城墙前进,路过一个客栈的时候,在那里也许是某位客人有事出去办理,两辆马车不紧不慢的跟在了这些兵丁的后面。

    南京城的鞭炮已经是震天地的响了起来,到处都是节日的气氛,现在是最热闹的时候了,夜也是渐渐的深了下来。

    即便是豪门大族,门前的仆役和下人们也都是回到里面,吃些好的,过年毕竟是最大的节日,谁都不愿意大冷天的呆在外面值守,至于所谓的后院地方,原本就是小门进出,更是没有什么人看守。

    就在这些鞭炮声响中,在秦淮河上岸的这些士兵走到了这片区域,也许是巧合,那两辆马车也是不紧不慢的跟着。

    马车看似无意的堵在了后院小路的两边,打着灯笼的江峰把灯笼放在地上,马车上的人递下来一把大刀和短铳,车夫小声的说道:

    “所有的火铳都已经是装填好了,大人放心。”

    江峰冲着车夫点点头,开口说道:

    “我们进去之后,数到十,你就开始点燃鞭炮。”

    那名车夫在那里郑重的答应了下来,江峰刚要转身,后面那名车夫迟疑的开口说道:

    “大人,张大人让我跟您说,若是明年的二月您还没有回到登州,他带兵来南京找黄家要人!”

    这句话份量颇重,带兵来南京要人就是要造反的意思,在这个时代,最大的事情也莫过于此了,江峰心中那个时间颇为的感动,在那里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后面跟着的那些手下都是被分到了武器。

    纷纷的在那里等待命令,江峰把大刀背在身后,压低了声音命令说道:

    “进去的人堵住大门,府第里面上所有的男丁一个不留,所有的金银都不许处碰,黄家兄弟我自己动手。”

    “走吧,杀个痛快!”恶明 正文 第二百六十章 嘉靖九年 南京 除夕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恶明相邻的书:红楼公子和珅新传三千美娇娘极品御用闲人三国之父子骄雄异说三国三国之力挽狂澜明末边军一小兵郭嘉新传决战朝鲜之高大全三国兽焰医道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