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 想跟宇文墨打一架

【书名: 重生之妖娆毒后 231 想跟宇文墨打一架 作者:宝贝鹿鹿

强烈推荐:娱乐之教师也疯狂不死佣兵盛世芳华吃在首尔犯罪心理:罪与罚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231

    上一世,贵为太后的萧紫语死后,但是很奇怪,宇文昭却没有让萧紫语和宇文逸合葬。

    因为萧紫语一早就叮嘱过宇文昭,等她死后,让她葬入萧家的祖坟。

    照理说这可是从来都没有过的先例啊,堂堂皇后,原配嫡后,照理说,是要跟夫君合葬在一起的,哪里有太后葬入娘家祖坟的道理。

    这如果传了出去,可就真成了大宇朝的笑柄了。

    宇文昭对萧紫语十分孝顺的,而且在萧静儿的教导之下,宇文昭对萧家的感情很深刻,甚至超过了一切。

    所以说他肯定是要想尽一切办法来满足萧紫语生前的愿望。

    宇文昭虽然年幼,但是从小就心思敏感,对于萧紫语和宇文逸的事情,以及萧静儿的死,他心里多少都是有些明白的。

    而且宇文昭也真的按照萧紫语所说的,并没有将她的尸骨与宇文逸合葬,而是偷龙转凤,将萧紫语的尸骨迁入了萧家的祖坟。

    当然,对外肯定是不会这么说的,这样即保存了大家的颜面,也能圆了萧紫语的心愿。

    后来,宇文墨回来过,其实宇文昭和萧景昊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把持住朝政,背后真正给他们出谋划策的人,就是宇文墨。

    如果没有宇文墨,凭借他们两个如此年幼,如何能和朝中的那些老狐狸周旋到底吗?

    只是这一切,萧紫语并不知情罢了。

    宇文墨终其一生,都没有娶妻,他的心里只是守着一个人,一个他从来没有得到过,但是却占据了他全部内心的女人。

    就这样过了一辈子。

    其实宇文墨的内心也是十分痛苦的。

    如果不是爱的太深,如果不是看不下去,他也不会毅然决然的选择离开。

    他其实早就看出来宇文逸对萧紫语的不是真爱,但是他不知道怎么开口去说,不知道怎么开口去阻止,他更加不知道怎么去对萧紫语表达。

    不知道该怎么对萧紫语表达自己内心的爱意。

    他怕他说了,会让萧紫语觉得自己是个天大的笑话。

    他们曾经斗的你死我活,但是他竟然爱上了萧紫语,说出来,连他自己都不相信。

    可是这的确是事实,这个女人让他爱的死去活来的,爱的深切到连江山都不想要了,深切到,他只要一看到她,就是深刻的切肤之痛。

    所以,他才会逃避,才会逃离,安排好了所有的人,他就毅然决然的离开了。

    但是他从来没想到过萧紫语会死,真的没有想到过的。

    他以为,宇文逸登上皇位之后,也许会有很多内宠,也许很多女人,但是怎么也不会让萧紫语死的。

    而且依着萧紫语的能力,宇文逸也没有那个能力。

    当宇文墨得到宇文逸离世的消息,其实他并不是太意外,因为早晚有一天会如此,宇文逸死在萧紫语手里,倒是不令人吃惊的。

    宇文墨想要回来,但是想象还是放弃了,他不想给萧紫语太大的负担,只要萧紫语能活的平平安安的就好。

    但是听到太后萧紫语也跟着离世的消息,宇文墨就再也坐不住了,他无法不回去,无法不去看萧紫语。

    只是他的内心,从萧紫语死的那一刻开始,就再也没有见到过任何的光明之色。

    这辈子,都注定要在一片黑暗里度过了。

    他只能尽他所能,去保护萧紫语想要保护的人,去守护萧紫语想要守护的萧家,就这样过下去了。

    这样过下去,也是一辈子。

    当然这些,萧紫语无从得知,就算是现在的宇文墨,也并不知道。

    也许冥冥之中,这一切都是天意。

    萧紫语带着记忆重生,而宇文墨却在梦里,梦到了前尘往事。

    宇文墨见萧紫语一直都不说话,不由得问道,:“语儿,你怎么了?是不是我说错什么话了啊?”

    萧紫语抿着唇,摇了摇头,:“不,你没有错,你是不是很喜欢她?很喜欢,很喜欢吗?”萧紫语真的有些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

    宇文墨如实回答,:“很喜欢,那种感觉很真实,跟对你的感觉很想,但是我看不清楚她的脸,只知道那种感觉是刻骨铭心的。”

    萧紫语点点头,却轻轻的把头靠在宇文墨的肩膀上,:“嗯,我知道了,挺好的。”

    宇文墨有些懵了,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啊,他说出来,只是觉得不应该欺瞒萧紫语,可是萧紫语这反映好像也太奇怪了吧,一点儿都不生气,反而倒是对自己亲近了不少。

    宇文墨真的想不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萧紫语靠在宇文墨肩膀上,内心觉得很安定,从来没有这样安定过。

    “宇文墨,你真的很想娶我吗?一辈子都只想跟我一个人在一起?”萧紫语突然问道,语气虽然有几分的沉重,但是却带着几分期待。

    宇文墨重重的点头,:“是,很想很想,很想娶你,很想和你在一起,就咱们两个人携手一生。”宇文墨答得很是真诚,很是干脆,更是句句属实。

    “那好,我们试试吧。”萧紫语直接回道。

    这让宇文墨吓了一跳,但是心里却涌起了一股很甜蜜的感觉,无比的兴奋。

    “语儿,你真的愿意吗?”宇文墨实在是掩饰不了内心的激动,他其实并没有奢望过萧紫语会答应的这么痛快的,他都已经做好心里准备了,只要萧紫语一直不答应,他就会一直等下去,反正,两个人的亲事已经定下来了,也就无所谓了,怎么样都好,反正他是不会放手的。

    “是的,我答应了,但是最后我们的结果如何,谁也不能肯定,谁也不能保证。”萧紫语还不能完全对这宇文墨敞开心扉,只能一切尽力而为。

    她真的不可能无动于衷,她是带着记忆重生的,所以她知道,宇文墨所说的梦境,都是他们前世一起经历的,而且也都是实情,并非空穴来风的。

    “我知道,语儿,我会努力的,会证明我是爱你的,我这辈子也只会跟你一个人在一起,一生一世一双人。”宇文墨一字一句的说道。

    萧紫语笑着点了点头,:“我相信你。”其实她是真的相信的。

    “语儿,为什么你听我说的梦境,会沉默了这么久呢?你是不是生气了?”宇文墨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

    他说出来的目的其实很简单,就是不想对萧紫语有任何的隐瞒,不过现在他也有点不知道自己说出来到底好不好。

    “没有生气,你很好,真的很好,以前是我想的太多了,其实现在想开了,也就好了,我知道你对我是真心的,所以我现在开始珍惜你,还不晚吧。”萧紫语笑着问道。

    宇文墨重重的摇头,:“不晚,当然不晚,什么时候都不晚,只要你什么想找我,想起我了,我都会在你身边陪着你,永永远远的陪着你。”

    萧紫语点头,:“我相信,你说的我都相信。”

    不知道为什么,萧紫语就是想去相信宇文墨,而且是无条件的相信宇文墨,而事实证明了,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宇文墨都做到了自己的承诺。

    两个人说着话,东方逐渐露出了鱼肚白,天色开始微微发亮。

    “不知不觉,天都亮了。”萧紫语看着外头隐隐传来的亮光,忍不住说道。

    “是啊,时间过的真快,尤其是和你在一起的日子,过的更快。”宇文墨又开始没正形。

    萧紫语撇了撇嘴,直接做起来,披上了意见外杉,就下床了。

    宇文墨虽然说话可以,但是身体确实没有太大的力气,:“语儿,你干嘛去啊?”

    萧紫语打开衣柜拿了一套衣服边走边说,:“我去换衣服,然后帮你找一套衣服过来,难不成你想一直光着吗?”

    萧紫语说完,就直接去了净房。

    迅速的换好了衣服。

    萧静儿也起了一个大早,因为有很多事情要做,所以她也真的是睡不着啊。

    萧紫语刚换好衣服,萧静儿就端着洗具走了进来,正好迎着从净房里走出来的萧紫语。

    萧紫语匆匆洗漱了一下,然后对萧静儿说道,:“我去见大哥,先拿几套大哥的衣服过来,我依稀记得大哥好像新做的几套衣服,尺寸弄错了,大了些,估摸着他穿应该合适。”

    萧景宸因为比宇文墨大了一岁,身材也比萧景宸要魁梧一些。

    照理说,萧景宸的衣服,他穿着的确有些小,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可能是尺寸记错了还是怎么的,萧景宸新做的衣服,有两套不太合适,偏大了一些,估摸着给宇文墨传正好。

    萧静儿点点头,:“小姐,这你还是自己亲自去吧,我们跟大爷真的说不清楚。”

    想想萧景宸的性子,还是拉到吧,她要是去拿衣服,那真的是说不清楚的,不如让萧紫语自己去合适。

    “宇文墨,你好好在这儿待着,我去去就回来。”萧紫语叮嘱道。

    宇文墨乖巧的应道,:“你去吧,外头冷,你多穿点儿,千万别冻着了。”

    萧静儿觉得自己浑身发冷,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

    这两个人,也是没睡了。

    萧紫语径自去了萧景宸的院子,正好昨个儿萧景宸也没去外书房,就留在了内院。

    萧景宸一向起的很早,现今已经再温书了。

    流光没想到萧紫语这一大清早的就会过来,忙迎了上来,:“三姑娘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啊?”

    流云如今回了寿安堂,现今这边全都是流光一个人照应着。

    不过流光还是跟以前一样,虽然近身侍候萧景宸,但是却从来不做逾越的事情,也很少主动却贴着萧景宸说话。

    大部分的时候,都是萧景宸一个人坐着温书,而流光就在外头侍候,有什么吩咐,才会进去的,越是这样子,萧景宸反而越喜欢让流光近身侍候自己。

    萧景宸本来就是一个很怕麻烦的人,喜欢安安静静的女子。

    流云也是明白这点的,不然的话,早就让萧景宸厌恶了,也不至于这么多年都还侍候在萧景宸跟前儿了。

    “大哥起了吗?我有点儿事想要大哥说话。”萧紫语说道。

    流光忙点头,:“大爷早就起来了,已经用过早膳,现在正在温书呢?三姑娘幸亏来的早,不然的话,大爷就要去给老太太,太太请安了。”

    萧紫语点头,也正是因为如此,萧紫语才会这么早就过来的。

    萧景宸很明显也听到了萧紫语的声音,此刻从已经走出来了,手中还拿着书卷,微微皱眉,:“语儿,这一大早这么冷,你若是有事,让静儿来找我就是了,怎么倒是你自己跑过来了。”

    萧紫语知道萧景宸关心自己,上前挽住了萧景宸的胳膊说道,:“我只不是想亲自来找哥哥说话吗?”

    兄妹二人一起进了正房。

    流光忙去给萧紫语倒了茶来,:“三姑娘喝杯茶暖暖身子。”然后又把手炉递了过来,放到萧紫语怀里。

    萧景宸知道流光做事一向体贴,但是这般的妥帖,也真的是挺让萧景宸另眼相看的。

    “行了,流光,你出去吧。”萧景宸淡淡的吩咐道。

    萧景宸知道萧紫语这一大清早的跑过来,肯定是有事情要跟自己说的,不然也不会跑来的。

    流光知趣的退了出去。

    房里只剩下兄妹二人。

    萧景宸这才说道,:“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我估摸着你也不是一大清早单纯来瞧我的吧。”

    萧紫语笑了笑,:“还是大哥了解我。”

    萧紫语也没有隐瞒,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我记得你新做的衣服,有两套偏大的对吧,能不能给我啊?”

    萧景宸听完了就忍不住皱眉,“你要衣服做什么?”

    萧景宸肯定是要好奇的,要男人的衣服,而且还是比自己尺码还要大的男人衣服,这是个什么鬼?

    “我说我自己穿你信吗?”萧紫语问道。

    萧景宸没有说话,:“你自己信吗?”

    萧紫语呵呵的笑着,:“我猜你也不信,我跟你说了你不能生气,也不许发火,更加不许暴走,你先答应我,我才告诉你。”

    萧景宸听到这话,脸色已经不大好看了,但是仍旧点着头:“好,你说吧。”

    萧紫语就知道自己瞒不过萧景宸的,所以就把昨天发生的所有的事情,全都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听到最后,萧景宸的脸色已经完全黑了,而且嘴角不断的抽搐着,抽搐着,抽搐着,恨不得要上前来怕死谁的节奏。

    萧紫语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她其实也不想这个样子的,但是事情已经这样了,她也就只能这样了。

    “大哥,你没事吧。”萧紫语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是说,宇文墨那个该死的跟你昨晚···”萧景宸几乎是咬牙切齿的一个字一个字的问道。

    萧紫语点了点头,:“大哥,其实也没怎么样了,他昨晚受伤很严重,差点就死了,今天才好些了,但是他的夜行衣总是不能穿了吧,所以只好来拿大哥的衣服穿了。”

    萧紫语越说,萧景宸真的是越生气,这脑袋里全都是各种乱七八糟的画面,该死的宇文墨,竟然占尽了语儿的便宜。

    这两个人就孤男寡女的相处了一晚,而且宇文墨还光着身子,怎么想,萧景宸都想现在去狠狠的打宇文墨一顿,不然的话,这口气憋在他心里,真的会憋死他的。

    “宇文墨,这该死的家伙。”萧景宸几乎都要憋出内伤来了。

    萧紫语顿了顿口水,:“大哥,你不要生气,我们真的没发生什么事情的,你想,他一个半死不活的人,能对我怎么样啊,所以,真的没事的,只要他在这儿呆够了三天,我一准儿让他走人,成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妖娆毒后相邻的书:变身错恋异域之女王异化都市梦青歌巅峰修理工自己建造的幻想乡诡门十三针王杀夜不语诡异档案血统超神者凭陵杀气中二少年的妄想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