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7 自己把自己作死了!

【书名: 重生之妖娆毒后 237 自己把自己作死了! 作者:宝贝鹿鹿

强烈推荐:盛世芳华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犯罪心理:罪与罚不死佣兵吃在首尔活色生枭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近身特工     虽然萧紫语在萧景宸的心里也占据着很重要的地位,但是萧景宸心里还是不怎么好过。

    他心里还是有点儿酸酸的,大概在萧静儿心里,他的地位仍旧不如萧紫语吧。

    “静儿,你不要这样。”萧景宸的语气带着丝丝无奈,很是落寞。

    萧静儿咬着唇,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只是泪眼迷蒙的看着萧景宸,:“大爷,我···”

    萧景宸的食指轻轻点在萧静儿的唇上,然后郑重其事的说道,:“静儿,不要叫我大爷,我喜欢你叫我的名字,叫我景宸。”

    萧静儿的脸色腾的一下就红了,她从来都没有觉得萧景宸的声音会这么的吸引人,这么的具有诱惑力,让她整个人都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了?

    “来,叫我一声听听。”萧景宸看到萧静儿这个样子,心里的不平才稍稍散了一些,他真的觉得萧静儿这个样子,格外的惹人怜爱。

    “大···”萧静儿一脸的为难,:“你就别为难我了,我真的叫不出来。”

    “怎么可能呢?听话,好静儿,你叫我一声听听。”萧景宸越发的看到萧静儿这个样子,真的是让他爱不释手。

    “景宸。”萧静儿被萧景宸缠的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只得开口喊道。

    萧静儿其实真的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声音也有些尴尬,但是听在萧景宸耳朵里,却是真的犹如天籁之音。

    萧景宸再一次将萧静儿拥入怀中,他紧紧的抱着萧静儿,轻声开口说道,:“静儿,不要这么快放弃好不好,即便是语儿不同意,你也不要这么快就放弃,好不好?”

    萧景宸的声音很是厚重,似乎是带着蛊惑人心的魔力。

    萧静儿心里真的很为难,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多久,如果小姐不同意的话,她真的可以违背小姐的意思吗?

    这一点,萧静儿真的是不敢确定的。

    “景宸,我答应你,我会尽力的,但是请你也不要勉强我,不要勉强小姐,我和你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如果小姐不同意的话,我也不会怪小姐,这都是命。”萧静儿说的很是心酸。

    这真的是命,谁也逃脱不了的命。

    即便她也想和萧景宸一起,也许真的逃不开命运的摧残吧。

    萧静儿从来没有怨过自己的出身,这个世界上,不幸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她能在危难的时候碰到小姐,能被小姐救下来,已经是莫大的幸运了。

    如果不是小姐,她只怕早就沦落青楼,已经沦为娼妓。

    所以她没有怨恨过自己的出身,可是,在这一刻,她心里真的也是有些怨恨的,如果她的出身能稍微好一点,不是这么的尴尬,是不是就能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了。

    是不是他们的路,就不是这么难走了?

    “好,我们一起努力,我们一定可以的。”萧景宸坚定不移的说道。

    即便萧紫语不支持,所有的人都不看好,他也会坚持的走下去,他认定了萧静儿,是这辈子他唯一想娶的女人。

    时间过去了良久,萧景宸一直这样抱着萧静儿,而萧静儿也不舍得离开萧景宸的怀抱,不过这光天化日的,的确也有些不大像话。

    萧静儿推了推萧景宸,:“你别这个样子,这也是白天,而且我这里还有不少事情要处理,你先回去吧,我们的事情,晚点再说吧。”

    萧景宸点点头,有些恋恋不舍的放开萧静儿,:“那今晚我去找你,你要多陪我一会儿。”

    萧静儿的脸再一次红了,平时看着如此高冷的萧景宸,怎么说出这样的话来一点儿也不嫌脸红呢,真是不要脸到极点了。

    “好吧,今晚不用我陪着小姐,我在房间等着你,你要悄悄的来,千万别给人发现了。”萧静儿还不忘叮嘱道,的确她也有很多话要跟萧景宸说。

    萧景宸这才满意,然后揉了揉萧静儿的头发,这才心满意足的走人了。

    萧静儿松了一口气,整理了一下被萧景宸给弄乱的发丝,然后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千万不能给人瞧出什么端倪来。

    情绪恢复了平静,萧静儿才让那些等在门外的管事媳妇和婆子进来,继续处理事情。

    其他的人倒是都没有多想,毕竟萧静儿是萧紫语身边最得力的人,萧景宸这个大爷和三姑娘的关系亲密,萧景宸来找萧静儿说话,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谁都不会多想的,因为这本来就是太没影儿的事情了。

    两个人关系随意一些倒是有可能,至于别的,谁也不会多想的。

    萧静儿继续处理琐事,虽然心里还是有些躁动不安,但是却没有影响到她的情绪。

    而萧紫语和萧景鹏在一路狂奔之下,总算是抵达了庄子。

    萧紫语换了一身比较精短干练的衣服,大宇朝的女子,学习马术的也不再少数,女子也有特定的装束,去掉那些繁琐的装饰,穿在萧紫语身上,显得格外的精明干练。

    庄子上的管事早就在外等候了,毕竟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也早就吓死了,整个人都哆嗦的不成样子。

    这庄子的条件其实也不算苦,过的日子,也算是富庶。

    当然,比起国公府来说自然是相差了好多,但是也比一般富贵人家要好一些。

    方姨娘虽然是被发配到这里来的,但是这庄子上的人,也没有苛待她的,给她吃的用的,都是这里比较好的了。

    不过还是那一句,和国公府是没法比的,但是也绝对没到不能容忍的地步。

    可方姨娘在这儿是天天闹腾啊,对伺候她的人,更是恶语相向,非打即骂。

    庄子上的下人,都是这附近的庄户人家,其实都是很老实本分的,受了委屈,也不会真的往心里去。

    管事也是国公府的家奴,姓何,看上去也不是个刻薄人。

    何管事见到萧紫语和萧景鹏,就匆忙迎了上来,一下子就跪倒在地了,:“三姑娘,二爷,都是奴才的不是,没照应好方姨娘,奴才万死难辞其咎啊!”

    何管事三十多岁的年纪,一家子都在这庄子上过活,看着是谨守本分的一个人。

    萧紫语摆了摆手,:“你先起来说话。”

    何管事这才站了起来。

    “是谁发现方姨娘的尸体的,叫她来见我。”萧紫语直接说道。

    何管事忙点头,:“是红花,奴才马上叫她来见三姑娘和二爷。”说完引着萧紫语和景鹏到了正厅,然后才去找红花了。

    萧景鹏的情绪还是很悲伤,转头对萧紫语说道,:“三妹,我先去看看姨娘,即便不能见她最后一面,能送送她也好。”

    萧紫语点头,:“二哥,你去吧,我先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萧景鹏悲伤的转身走了。

    萧紫语也没有坐,只是来回的踱步等候,她的时间也真的是很赶,所以赶紧解决完了,还要赶回国公府去。

    何管事做事倒也是挺快的,很快就带着一个丫头模样的女子走了进来。

    这女子看上去年纪也不大,十五六岁的样子,相貌一般,神情带着惊恐,看样子仿佛也是受到了惊吓。

    何管事行礼道,:“回三姑娘的话,这就是红花,伺候方姨娘的丫头。”

    方姨娘身边的人全都被萧老太太给处理了,所以只能使唤这里的丫头。

    红花也忙了跪了下来,:“奴婢给三姑娘请安。”

    红花毕竟是个乡下丫头,没见过什么世面,只是跪在地上,头埋得低低的,不敢看人。

    “起来吧。”萧紫语的语气淡淡的。

    红花这才站起来,但仍旧低着头,样子很是拘谨。

    “红花,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个字都不许漏说,也不许说谎。”萧紫语的语气仍旧不浓不厚,但是听着却十分震慑人心。

    红花忙点头,有些磕磕巴巴的开口了,随着红花的叙述,萧紫语才知道,方姨娘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红花是这庄子上最老实巴交的一个丫头了,而且说句不好听的,老实的有点过头了,纯粹就是有点儿傻的一个丫头。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才会被指派去伺候方姨娘了。

    主要是方姨娘太不消停了,脾气也坏,对人非打即骂,说话那叫一个难听,别的丫鬟都不愿意去伺候方姨娘。

    就让红花去。

    红花的大脑简单,干活还麻利,面对方姨娘的打骂和指责,也就傻呵呵的笑笑就过去了。

    所以这些日子也算是相安无事。

    昨天是大年夜,庄子上的人,除了当值的,也都各自回家过年去了。

    红花肯定是要留下来伺候方姨娘的。

    方姨娘心情很差,庄子上的条件虽然不是很艰苦,但是养尊处优了这么多年的方姨娘肯定过不惯这么粗茶淡饭的生活,她心心念念的都是想回国公府去。

    所以这大过年的,也就格外的能闹腾,尤其是看到一点儿都不丰盛的年夜饭,心里更是堵得难受。

    于是就发了一通火,红花早就习惯了,等方姨娘发完火,然后就去收拾残局,自然后,就去厨房里找东西吃了。

    方姨娘闹够了,也累了,就躺下睡了。

    红花吃完饭之后,看了一下方姨娘,已经沉沉的睡去,然后她也就在外头睡了。

    半夜里,红花觉得腹痛难忍,然后就起身去茅厕,大概是晚饭吃的太多了,所以才会如此,如此折腾了好一会儿,红花才慢慢的入睡。

    再醒来的时候,就是大天亮了,红花一看天都大亮了,顿时也吓了一跳,都这个点儿了,她还没去伺候方姨娘,方姨娘肯定是要恼了。

    所以红花忙端着洗漱用具,打算去伺候方姨娘起身,然后一推门,就看到方姨娘整个人都悬在房梁之上了。

    当时的红花已经吓傻了,真个人都不会动了,她本来就是一个傻呵呵的乡下丫头,哪里见过这个阵仗啊,所以顿时嚎啕大哭,大喊大叫起来。

    庄子上肯定也有其他当值的人,听到红花的叫声,这才匆匆赶过来,一看方姨娘这个情形,舌头都伸出来了,肯定是救不过来了,值得先把人给放了下来,然后就去通知何管事。

    何管事来了之后,人已经死的透透的了,而且还是大年初一,这也实在是太忌讳了。

    除了这么大的事情,何管事也知道自己担不起这个责任,就赶忙让人去国公府报信儿。

    不过何管事也不是个笨的,直接对报信儿的说,先告诉三姑娘,不要惊动任何人。那人也的确做到了,毕竟这个事情太不吉利了,若是惊动了老太太,和老太爷,也不大好。

    萧紫语听的点头,她一直都在看着红花,这丫头的确也不像是会撒谎的,因为一看就是智力不足的人,反应都比别人慢,要撒谎骗她,是绝对没可能的。

    “红花,你就一点儿异常的声音也没听到吗?”萧紫语看着红花,问道。

    红花听的先是有几分的茫然,然后肯定的摇摇头,:“回三姑娘的话,奴婢真的什么都没听到,奴婢昨晚睡的有些晚了,半夜里还起来闹肚子,天快亮了才又睡了过去,只怕是睡的太熟了,所以一点儿都没听到,等奴婢醒过来之后,就想着赶紧去伺候姨娘梳洗,接过一进门,就看到姨娘已经吊在了房梁上。”

    “好了,你下去吧,有什么事情再找你。”萧紫语摆摆手。

    红花这才战战兢兢的退了出去。

    何管事也附和着说道,:“回三姑娘的话,红花这丫头是个实心儿人,从来都不会撒谎的,奴才觉得,她说的是实话。”

    萧紫语也看出来了,红花的确是个老实人,也是没胆子撒谎的。

    “嗯,我瞧出来了,你也下去吧,我去看看方姨娘那边的情况。”萧紫语说完也转身离开了。

    何管事哪里敢怠慢,忙跟着一去过去了。

    萧景鹏不是第一次来这里,早就去了方姨娘的房间,方姨娘已经被放下来了,放在床上,尸身还没有移动。

    萧景鹏跪在床边,低声抽泣着。

    这种场面,萧紫语不是第一次见,在皇宫里,死个人实在是太正常的事情了。

    尤其是上吊死的,更是多见。

    萧紫语其实不太明白为什么女人自杀多数都会选择上吊自尽,其实上吊自尽的人,死后的样子实在不是很好看。

    而且死的过程应该也不是太好过,难不成是因为上吊自杀很方便吗?

    萧紫语想不通这个问题。

    她几乎是第一眼看过去,差不多就已经断定,方姨娘的死,应该没有什么蹊跷的,就是上吊死的。

    不过萧紫语却认为,方姨娘这种性子的人,应该不会想不开去死吧。

    而且她都在庄子上住了这么久了,要死早死了,为什么非得等到现在呢?

    萧紫语四处看了看,她发现房间还是有些凌乱的,尤其是在通往外间的门边上,零零散散好像有些珠花首饰散落在地。

    这好像不大正常。

    萧紫语想了想,然后走到了床边,看着正在哀声哭泣的萧景鹏,说道,:“二哥,你先让让,我看一下方姨娘的尸身,我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太对劲。”

    萧景鹏知道萧紫语一向心细如发,肯定会听从萧紫语的调配,所以赶忙让开了。

    萧紫语其实对这些并不是太了解,但整天听着萧静儿说,多少也是有些耳濡目染的。

    方姨娘的尸体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但是这一地的狼藉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

    萧紫语一直皱着眉,她看着吊在房梁上的白绫,被方姨娘踢到在地的圆凳,门边散落的首饰,还有几个瓷器也掉落在地。

    如果说是自杀,也是的确有些奇怪了。

    不太符合常理,但是说是有外人侵入的话,场面好像又不够乱,红花睡着了,但是这庄子上也有当值的人,如果很混乱的话,不可能别人也听不到的。

    萧紫语觉得有些混乱。

    萧景鹏忍不住问道,:“三妹妹,难道姨娘的死有什么不妥之处吗?”

    萧紫语摇了摇头,:“好像是有点不对劲,但是我又说不上来。”

    “何管事,我问你,你上上下下检查过庄子所有的地方吗?有没有外人侵入的痕迹?”萧紫语问道。

    何管事信誓旦旦的说道,:“回三姑娘的话,绝对没有外人侵入的痕迹,奴才已经仔仔细细,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看过了,真的没有,如果真有外人进来的话,那人肯定也是绝顶高手。”

    萧紫语点了点头,:“那应该没有问题才对。”一个绝顶高手,潜入庄子里来,杀一个姨娘,这有些天方夜谭了。

    看来是可以排除他杀的可能性了。

    但如果是自杀,为什么房间里会这么凌乱,而且这些东西好像都是扔在了通往外间的门上。

    萧紫语看着这一地的狼藉,又看着这些东西扔的方向,突然一下子想明白了,原来如此,竟然是这样。

    萧紫语看了看床上方姨娘的尸身,她禁不住摇了摇头,方姨娘这真的是把自己给作死了。

    不过有其母必有其女,这母女俩,也真的挺能折腾的。

    萧景鹏自然看得出来萧紫语的表情变化,忍不住问道,:“三妹妹,你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萧紫语看了一眼何管事,说道,:“你先下去吧,我跟二哥有话要说。”

    何管事也是比较看眼色的人,自然也就退了下去。

    萧紫语关好了房门,看着萧景鹏,有几分叹气的说道,:“二哥,事情我的确是想清楚了,但是你最好有个心里准备,我若是如实说了,你不要太难过。”

    萧景鹏点点头,:“你说吧,我没事的。”

    “方姨娘的死,的确没有什么蹊跷,就是她自己把自己给吊上去的。”萧紫语缓缓的开口说道,:“你也看到了,方姨娘手臂上,身上都没有被受伤的很近,而且衣服很整齐,说明她不可能被人胁迫,而且你看这白绫的长度,和凳子的高度,在结合方姨娘的身高,都是比较吻合的,这更加说明她是自己吊上去的,我刚才唯一想不通的是为什么方姨娘的首饰和珠花会散落在门边的方向,但是我想到了红花对我说的几句话,就也豁然开朗了。”

    萧景鹏有些期待的看着萧紫语,问道,:“什么话?”

    萧紫语其实真的有些不想把真想说出来,说出来之后,大概对萧景鹏是一个不小的打击,但是同样的,萧紫语也觉得,萧景鹏是应该有权利知道真相的,知道方姨娘到底是个什么人,到底都坐了什么事情。

    “红花对我说,她因为昨晚睡的晚,加上半夜起夜闹肚子,所以天都快亮了才再一次睡了过去,这样一来就耽误了伺候方姨娘梳洗的时间,一这个时间一般都是特定的,不会迟了。这么说吧,方姨娘大概是没想真的去死的,只是和大姑娘一样,就是为了闹腾一下,想要拜托现在的困境罢了。”萧紫语有些唏嘘。

    萧景鹏听的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恨不得现在直接找个地缝钻进去算了。

    “不会吧,姨娘总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吧。”萧景鹏真的挺不愿意相信方姨娘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

    “我也希望这不是真的,你看门边的那些散落的首饰,应该都是当时方姨娘吊在房梁之上的时候扔的,大概她那个时候就应后悔了,想要呼救,但是却叫不出声来,就只能将首饰扔过去,扔到门上,发出声音来惊醒外面的人,只可惜红花因为没睡好,今早晨迟了时辰,还睡的很死,根本就没听到响动。”萧紫语也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个什么滋味儿。

    反正方姨娘这个死法,真的是有些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真的是典型的把自己给作死了。

    萧景鹏很想反驳萧紫语的话,但是却找不到理由来反驳,方姨娘的个性,的确是能做出这样事情来的人。

    连萧景鹏都无法相信方姨娘,就别说别人了。

    “二哥,你不要太难过了,我知道你很接受这个事实,但是方姨娘已经死了,你只能选择接受。”萧紫语其实也很同情萧景鹏。

    但是说起来,方姨娘的死,对于萧景鹏来说,未必是一件坏事。

    萧景鹏说起来,也算是一个明白人,但是摊上方姨娘这样的生母,也真的是倒了八辈子的大霉,有这样的亲娘,只怕以后也是拖后腿的。

    将来若是萧家分家之后,萧景鹏把方姨娘接出去单过,依着方姨娘的个性和脾气,估计也能把萧景鹏弄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

    这样的亲娘早晚得拖累死他。

    当然,萧紫语想的这些是有些冷酷无情了,但却是铁一般的事实。

    “我知道,我只是很不可思议,姨娘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非得要这样折腾呢,现在倒是把自己的命也给搭进去了,值得吗?”萧景鹏真的是觉得有些不可理喻。

    “二哥,你也不要想太多了,事情已经这个样子,谁也没办法改变了,我们只能尽善尽美的安排了。”萧紫语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劝说萧景鹏。

    “嗯,我明白,你不要为我操心,我会以大局为重的。”

    “二哥,我的意思暂时先将消息瞒住,等过了正月才对外公布死讯,毕竟正月里死人,不太吉利。”萧紫语直接说道。

    “好,这件事就听三妹妹的吧。”

    “二哥,你放心,方姨娘是贵妾,还生育了二哥和大姑娘,是可以进萧家祖坟的,这一点,我也会替方姨娘争取的。”萧紫语安慰着说道。

    “谢谢三妹妹了。”萧景鹏由衷的说道。

    萧景鹏真的很感谢萧紫语,能为他们做这么多。

    “咱们是兄妹,何须言谢呢?大姑娘那边,还是要靠二哥来安抚的,虽然方姨娘死了,但是大姑娘和太子的亲事已经定下来了,肯定还是要按时过门的,若是大姑娘那边有事,二哥还是要好生与她分说的。”萧紫语叮嘱道。

    “妹妹放心吧,我会和大姑娘好好说的,不会再让大姑娘出什么意外了。”不管因为什么,她都不可能让萧紫晴再出意外,他的姨娘已经死了,他不能再让姐姐出事儿了。

    “二哥,你在这儿多陪陪方姨娘,天黑之前赶回去吧,我就不多留了,府里还有事。”萧紫语很是理解萧景鹏。

    萧景鹏真的是打从心里感谢萧紫语,几天照例说要去家庙祭祖,虽然他庶出的,但是也是要去的,可是萧紫语就能体谅他的心情,还让他在这儿多呆一会儿,他心里真的感激不尽。

    “三妹妹,真的谢谢你,谢谢你这么理解我。”

    “没事儿,我会交代好管事的,先采买了上好的棺木先封棺,到时候直接送到祖坟里去。”萧紫语说完,就带着何管事出去了。

    交到了何管事一番,这才骑着马离开了。

    萧紫语和萧景鹏也是带着护卫来的,萧景宸自然也是关心萧紫语的安危,所以将自己的护卫指派给了萧紫语,一定要护得萧紫语周全。

    而萧家这边,去家庙祭祖的时间也到了,照理说女眷是不用出席的,但是这一次,萧老太爷破格让萧紫语也去。

    对于萧老太爷来说,萧紫语已经不单纯的是一个孙女了,她也是萧家未来的希望。

    即便是出嫁了之后,也是萧家的守护者。

    萧老太爷还没宣布这个消息,萧清和就凑了过来,压低声音说道,:“父亲,三丫头只怕是去不了了。”

    萧老太爷皱眉,:“怎么了?为何去不了?”

    萧清和低声将所有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萧老太爷的脸色顿时变了,心里很想狠狠的收拾萧清和一通,全都是萧清和惹出来的,他一早就看出方姨娘是个祸害,当初萧清和还想着娶进门来做正室呢。

    就这样的货色,也配做萧家的大太太,简直是荒谬。

    萧老太爷狠狠的白了萧清和几眼,:“这就是你心尖子上的人,也不是老夫说你,你瞧瞧你这眼光,老夫都替你脸红。”

    萧清和被萧老太爷指责的抬不起头来,这件事情的确是不怎么光彩,虽然是死了一个姨娘,但终归说起来,大年初一死人,这也真的是太不吉利了。

    “语儿和小二去料理了?”萧老太爷问道。

    萧清和忙点头,:“是的,三丫头说不放心小二一个人去,所以也跟着去看看情况了,三丫头和儿子想到一处去了,暂时先不要公布消息,等过完了年再说。”

    萧老太爷一脸的严肃,但是想到萧紫语的时候,脸色总算是缓和了不少,:“这个家幸好有三丫头啊,这内院的事情,多亏了他,你母亲年事已高,你媳妇也不是个多有成算的人,老二媳妇,老三媳妇就更别说,若是没有这三丫头,咱们家这内宅,早就乱了,咱们这些男人如何能安心呢?”

    萧老太爷是个很是传统的人,一向也秉承男主外,女主内。

    从前他虽然知道这个孙女儿聪慧,但是也不知道竟然这般的有心思,有手段,还是个能成大事的。

    “儿子也觉得三丫头很好,都游戏舍不得她出嫁了。”萧清和苦笑着说道。

    “你别说这些没用的,好生给宸哥儿条一门亲事吧,你母亲精神不济,你媳妇性子是好,但是这能力就弱了些,到时候少不得还是要让语儿出面,只是语儿这身份,实在是不太合适。”萧老太爷也很苦恼,一个做妹妹的,提哥哥挑选亲事,这若是传了出去,对萧紫语的声誉有妨碍,别的倒是没什么,唯独影响了萧紫语,这一点不太好。

    “走一步说一步吧,宸哥儿还在准备科举,亲事只怕还要往后推几年,不晚。”萧清和提到萧景宸的亲事,也觉得有些心虚,毕竟刚才父子二人刚谈了这个护体,他也知道了萧景宸心里中意的人,不过,萧清和现在可不敢说出来,如果说出来了,真不知道萧老太爷会怎么做,会不会气的跳起来,只怕会生生气晕了,这也是有可能的。

    “这事就听三丫头的,先瞒着吧,时候不早了,咱们也该启程去家庙了。”萧老太爷直接说道。

    萧清和低头应道,“儿子去安排。”

    萧紫语抵达萧家的时候,男人们已经启程去家庙了,看来萧老太爷那边已经安抚住了。

    萧紫语看着自己一身风尘仆仆,就想着回静馨阁去洗洗吧,也好去看看宇文墨,这都快中午了,还要伺候这位九王爷用膳啊。

    萧紫语先去小厨房看了一下,萧静儿早就已经吩咐好厨娘做什么饭菜了,萧紫语不由的赞叹道,有静儿在,真的是什么都不用操心啊。

    萧紫语回了自己房间,只让绣心去外间守着,说自己要沐浴,不许任何人进来。

    绣心忙道,:“姑娘,奴婢给您放好水吧。”

    萧紫语说道,:“不用了,热水都是现成的,直接通到净房的,你在外头就可以,不许任何人进来,谁来也不行。”

    绣心知道自家姑娘有分寸,也就没有再多说了。

    萧紫语先打开机关,然后拿着烛台慢慢的走了下去。

    密道里很黑,萧紫语也觉得有些害怕,萧紫语轻声换道,:“宇文墨,宇文墨,出来啊,是我来了。”

    密道一片寂静,没有人回答。

    萧紫语有些担心,那不成宇文墨出了什么事情吗?

    萧紫语赶忙走到了第一个房间,推开门,看到宇文墨正躺在软榻上,眼睛微微闭着,这个房间还蛮干净的,是萧静儿打扫的,除了她们两个,没有人知道这条密道了。

    其实萧静儿当时打扫出这个房间来也是有备无患,没想到现在竟然用上了。

    萧紫语凑过来,听着宇文墨均匀的呼吸声,知道他是睡着了,大概宇文墨也真的是累坏了吧。

    萧紫语看着宇文墨熟睡的容颜,忍不住被宇文墨这张脸给吸引住了。

    不可否认,宇文墨这张脸,真的是太魅惑人心了。

    他们距离这么近,萧紫语都没有看到宇文墨脸上有任何的瑕疵。

    他的皮肤真的也是太好了,比自己的都要滑腻,这老天爷也真的是太不公平了吧。

    萧紫语感叹着。

    突然萧紫语身子一歪,就被拉到了。

    定情一看,宇文墨眨了眨眼睛,坏笑道,:“怎么了,语儿,又被我给倾倒了吗?”

    萧紫语捂着心口,被宇文墨吓了一跳,这个该死的宇文墨,真的是太吓人了。

    “你怎么这样啊,你是要吓死我吗?”萧紫语气的恨不得咬死宇文墨。

    宇文墨紧紧的搂着萧紫语,:“哪有,我是跟你开玩笑啊。”

    萧紫语白了宇文墨一眼,:“好啦,赶紧的跟我走,吃完饭,再送你下来。”

    宇文墨休息了这一上午,起色很显然好了很多,萧紫语禁不住赞叹道,这个宇文墨的恢复速度也是真够快的啊。

    两个人腻腻歪歪的从密道走了上来,关上了机关,萧紫语就开始放水,厨房的热水是一天十二个时辰都有的,因为宇文墨在这里,萧紫语也没让绣心她们来放水,反而是自己亲力亲为了。

    “语儿,你怎么知道我想沐浴了,这么好,给我放水啊。”宇文墨笑的十分欠扁。

    “谁说是给你放水了,是我要沐浴,我刚才骑马出去了,弄得一身都是灰尘,受不了了,要洗一下,你赶紧的出去。”萧紫语开始赶人。

    宇文墨不肯走,:“要不然,跟昨天一样,一起洗吧。”

    萧紫语直接将宇文墨给推了出去,:“出去,出去,不要在这儿烦我!”

    萧紫语直接把净房的门给关上了。

    因为水很大,所以很快就放完了。

    萧紫语将衣服都脱了,然后愉快的进了浴桶,热水打在身上,那感觉真的好多了,要说这天气也是要冷死人了,萧紫语一路骑马,也真的觉得有些冷,泡个热水澡,也是个享受。

    萧紫语愉快的冲洗着自己的身体,洗去了一身的风尘。

    因为是白天,还有一大堆的事情,所以萧紫语也不敢泡的时间太长了。

    所以洗了一会儿,就走了出来,到柜子里,拿了一条干净的浴巾擦干了身体,但是萧紫语突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那就是,她好像没有把换洗的衣服给拿进来。

    萧紫语突然郁闷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她刚才只顾着着急把宇文墨给撵出去了,然后就忘记换洗衣服这回事儿了。

    这可如何是好啊,现在萧紫语唯一蔽体之物也只有这条浴巾了,难道她要围着遇见你走出去吗?

    这也实在是太尴尬了吧。

    但是如果她呆在这里,衣服也不可能会自己跑进来的啊。

    考虑再三,时间紧迫,也真的是拖不起,萧紫语只好硬着头皮,就这样围着浴巾,大义凛然,毅然决然的走了出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妖娆毒后相邻的书:变身错恋异域之女王异化都市梦青歌巅峰修理工自己建造的幻想乡诡门十三针王杀夜不语诡异档案血统超神者凭陵杀气中二少年的妄想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