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9 一年转瞬即逝

【书名: 重生之妖娆毒后 289 一年转瞬即逝 作者:宝贝鹿鹿

强烈推荐:盛世芳华谋尽帝王宠娱乐之教师也疯狂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289

    荣成作为新科探花肯定也是备受瞩目的。

    给荣成说亲的人也不在少数,可荣成却是一个也没看上,甚至连姑娘家的鼻子眼都没看清楚就拒绝了。

    荣大太太心急如焚,见明着不行,就来暗的,暗地里给荣成制造机会,可荣成照样不给面子,有几次还把场面弄的很尴尬。

    可把荣大太太给气了个半死。

    荣大太太是苦口婆心的劝荣成,反正好话赖话都说尽了,最后荣成只用一句话就总结了,男儿志在四方,因该先立业后成家,所以暂时不考虑成亲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荣大太太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她也没想过非的让荣成现在就成亲,可好歹也可以先定下亲事吧。

    可看荣成的样子,根本就没有成婚的打算,这真的是太让人头疼了。

    反正荣大太太是说不过荣成,就让荣大老爷上阵,荣大老爷自然也是说不过的,全都败下阵来了。

    最后连荣老太爷也沉不住气了,亲自和荣成谈话,荣成也十八岁了,虽然男子十八岁年纪也不是很大,但是定下一门亲事,也是应该的,尤其是现在荣成风头正盛,找个门当户对优秀的姑娘也实在是很容易的事情。

    不过荣老太爷最后也没有执拗过荣成,被荣成气的摔门而去,并且咬牙切齿的说再也不肯管荣成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荣老太太在这件事情上直接没出面,荣老太太根本就不喜欢荣成,她看中的人,也不过是荣安和荣萱罢了。

    其他的孙子孙女在荣老太太眼里,根本就不值一提。

    不管谁来劝,荣成都是打定了主意,原本这成亲的事情,也没有牛不喝水强按头的道理,荣大太太也没有法子,就这样搁置下来了。

    所以名动帝都的状元郎和探花郎,依旧是保持着单身的状态。

    在几个月前,也是太子宇文逸大婚前夕,泰和帝总算是下旨解除了对东宫的封闭,东宫总算是迎来了春天。

    东宫被封闭了半年之久,而太子宇文逸也在东宫里整整的禁足了半年。

    这对太子和支持太子的文臣是个不小的打击。

    即便是对太子的岳家颜家也是可不小的抨击,颜月瑶为此,也没少在家里闹腾,她还没嫁过去呢,太子就被禁足了,这样的事情,真的是闻所未闻啊。

    不过已经圣旨已经下了,哪里还有颜月瑶反对的余地,颜家就把颜月瑶给关起来了,反正是闺阁女子,关在家里不叫出门就是了。

    不过听说大婚之夜,东宫也是分外精彩的。

    宇文逸被禁足了半年,身上并没有那么重的戾气了,连人看上去也祥和了不少。

    不过这都是表面现象,只有东宫内部的人知道,宇文逸的性子变得比以前更阴狠骇人了。

    颜月瑶是带着气嫁过来的。

    一个被禁足了半年的太子,即便还没有被废除,但是谁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反正颜月瑶心里并不是很看好宇文逸。

    但是出嫁从夫,她已经上了东宫的花轿,成为了太子妃,也就没有其他的选择的余地了。

    不过这心里仍旧是气不顺的。

    宇文逸对外看着还好,但是私底下也十分的不耐烦。

    新婚之夜,洞房花烛。

    宇文逸也不过是应付着匆匆了事罢了,事后就把颜月瑶给晾在了一处,自己去书房歇着了。

    宇文逸不是耽于女色的人,而且心里也并不喜欢颜月瑶,自然懒得和颜月瑶睡在一起,如果不是觉得不洞房无法交代,估摸着都不会碰颜月瑶的。

    宇文逸喜欢的女子是那种温柔小意,楚楚动人,看着柔弱无骨的那一种。

    反正就不是颜月瑶这一款。

    颜月瑶是世家女出身,身上自然有一种傲气逼人。

    尤其是那种自持身份的感觉,让宇文逸觉得很不舒服,所以宇文逸自然不会颜月瑶多么的亲近。

    颜月瑶就这样被晾在一处了。

    颜月瑶也不是好欺负的,堂堂太子妃,虽说是没有独守空房,可是宇文逸竟然完事了穿衣服走人了。

    这算是怎么回事?

    这是把她这个太子妃,当成是侍妾了吗?

    颜月瑶气得一晚上没睡好,第二日要去给泰和帝请安,皇后虽然不在了,但是如今后宫位分最高的是皇贵妃,肯定也要请安的。

    宇文逸也知道规矩,再不耐烦,肯定也要去的,不然又要惹出事端来,他才刚刚解禁,还是老实安分一些吧。

    两个人敬茶的时候,大概是颜月瑶手滑吧,竟然将茶碗扣在了宇文逸身上,因为天气炎热,又是滚开的茶水,泼了宇文逸一身,所以宇文逸登时烫的不轻。

    然后对着颜月瑶就开火了,把颜月瑶骂得抬不起头来。

    颜月瑶也不回嘴,就是拿着帕子拭泪,哭的十分可怜。

    这可把泰和帝给气了个半死,直接就对着宇文逸喷上了。

    其实这大热的天儿,个人都很心浮气躁的,对,天气炎热,被滚开的茶水烫到了,的确很疼,也很烦躁,可是堂堂一国太子,竟然对着结发妻子,这般的疾声厉色的,这也的确是太过分了。

    泰和帝直接把宇文逸喷的抬不起头来。

    最后还是皇贵妃出面打圆场的。

    皇贵妃其实看到很清楚,这杯茶是颜月瑶故意泼在宇文逸身上的,尤其是颜月瑶看着宇文逸被骂,眼中闪过的那一抹得意之色,皇贵妃都没有错过。

    皇贵妃忍不住扶额,这叫做什么事儿啊。

    这才新婚第二天,颜月瑶就这样算计宇文逸,只怕以后,这东宫的日子也会很热闹的。

    颜月瑶好歹也是国公府的嫡女,怎么会做这种事情呢?

    夫妻本是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个道理颜月瑶不会不明白,怎么还会这样算计宇文逸呢?

    皇贵妃这一点看不明白,不过她倒是看的明白,这对夫妻,只怕以后也和睦不了了。

    皇贵妃劝的时候,泰和帝也骂的差不多了,就把宇文逸给哄出去了。

    至于夫妻二人回去之后,结果如何,就不得而知,反正是夫妻二人躲起来解决的。

    颜月瑶进门三天,就开始给东宫的侧妃,侍妾立规矩了。

    当时进门的侧妃只有萧紫晴。

    萧紫晴已经进门快半年了,当时也不过是一顶轿子抬进来罢了,当时宇文逸还在禁足当中,也没去接。

    而且萧紫晴也并不得得宠,进门半年,宇文逸也不过只去过萧紫晴房里四五次罢了,而且每次都会让萧紫晴喝下避子汤,看样子,根本没打算让萧紫晴给她生育子嗣。

    萧紫晴很委屈,但是也说不出什么来,大宇朝历来看重规矩,是不可能让庶出生在嫡出前头的。

    这半年的时间,也把萧紫晴给折磨坏了。

    萧紫晴在东宫生活的很压抑,她虽然有侧妃的头衔,但是在东宫的权力,还不如宇文逸面前的得脸的大宫女。

    萧紫晴当初不顾一切的想要嫁给宇文逸,为的是想过好日子,可不是像现在这样,过的这么憋屈的。

    萧紫晴也曾经想尽一切办法想去亲近宇文逸,可到头来,也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宇文逸从来都没把萧紫晴看在眼里过,而且萧紫晴也不没有给宇文逸提供过任何的帮助,这更是让宇文逸嫌弃不已。

    所以萧紫语在东宫里基本上就活成了小透明。

    颜月瑶进门三天,已经和宇文逸干了好几回架了,心情本来就不好,所以自然要找到一个发泄口,首当其冲,颜月瑶似乎很乐忠于难为萧紫晴,看到萧紫晴吃瘪,颜月瑶这心里就格外的舒坦。

    反正妾侍事后正室,这本来也是分内之事,谁也挑不出错来。

    萧紫晴的日子过的苦不堪言。

    宇文逸也没空跟颜月瑶争长短,他现在只是一心想要复起。

    不过宇文逸想要复起,也并不是很困难,毕竟现在二王爷不在帝都,九王爷称病不出,只剩一个五王爷,也一直都很低调,这时候也倒是算是一个好时机。

    一时间,倒是也没闹出什么事情来。

    宇文娇也顺利的下降了,嫁妆是按照公主出嫁准备的,可是泰和帝也没有御赐公主府,而且连封号也没给。

    因为公主没下降之前,都是叫排行的,只有出嫁之后,才会赐下封号,这下就比较让人联想非非了。

    反正宇文娇下降,引起的猜测真的是很大。

    大家也都是暗地里猜测,不敢说出口,毕竟都知道宇文娇几乎快成了泰和帝心中的一根刺了。

    谁若是无意中提到了宇文娇,那肯定是被泰和帝一通乱喷,所以大家都很注意,不敢去刺激泰和帝。

    不过宇文娇出嫁之后过的日子倒是十分惬意。

    主要木子丰对她好,木老太太也喜欢她,很是疼爱她,木子丰对宇文娇的好,已经到了言听计从的地步,谁若是说宇文娇一个不好,木子丰肯定是要跳起来的。

    事情也是有些奇妙的,在泰和帝面前,虽然连提都不能提宇文娇一句。

    可泰和帝却对木子丰很是提拔,历来驸马都尉都不会身居要职,但是泰和帝却把木子丰放进了吏部。

    要知道吏部可是个肥差,木子丰又有驸马都尉的头衔,谁敢不给面子。

    反正木子丰算是撞了大运了。

    宇文娇进门的时候,正是怀孕反应最大的时候,而且怀孕这种事情,家里也是瞒不住的。

    很快木家的人就都知道了。

    其实个人心里都明了,大公主这是带着肚子嫁过来的,而且看大爷这般高兴的样子,只怕是二人早就暗渡陈仓了。

    所以都对宇文娇很是唾弃,堂堂大宇朝的大公主,竟然做出这样伤风败俗的事情来。

    自然也就都明白为什么泰和帝对大公主没有御赐公主府,也没有赐下封号了,看来也是真的生了大气。

    不过没有人敢把这话宣之于口的。

    不管怎么说,宇文娇是大公主,而且身份尊贵,现在又是木家的大奶奶。

    况且木子丰处处都维护宇文娇,谁敢说一个不好。

    木雪儿倒是嘲笑过宇文娇,结果呢,木子丰当场就和木雪儿干起来了,还给了木雪儿两个大耳光,直接把木雪儿给打哭了。

    最后闹的不可开交,木雪儿也没占到一点儿便宜,为此,木雪儿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好几天,都不出门的。

    宇文娇虽然嚣张跋扈,可是却真的遇到了一个疼爱她的男人,这也算是最大的福气吧。

    而这些日子以来,要说过的平静,应该算是萧紫语和宇文墨了。

    萧紫语基本上做到了足不出户,过的很是低调,而宇文墨直接是躲在九王府养病,而没事的时候,就来骚扰萧紫语。

    而经过这快一年的相处,两个人才越发的觉得遇到了知己。

    萧紫语对前世的宇文墨也是有些了解的,毕竟有句话叫做,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不一定是你的亲人或者朋友,而是你的对手。

    所以和宇文墨相处起来,并不是觉得那么难。

    但是对于宇文墨来说,似乎和萧紫语相处起来,也是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反正两个人特别的投契。

    萧紫语练字的时候,宇文墨就在一旁研磨。

    对弈棋局的时候,宇文墨虽然被打的溃不成军,可是也从来不恼。

    如果他们两个有些事情想要请教对方的时候,也总能想到一处去。

    虽然他们都是私下里接触,但是宇文墨对萧紫语从来都是十分敬重的,最多也就抱抱,有的时候把持不住,亲一下,也是蜻蜓点水,绝对不会亵渎了萧紫语。

    慢慢的,萧紫语也就默认了宇文墨三天两头的来骚扰自己了。

    宇文墨真的觉得萧紫语就是一个全才。

    尤其是对治国之道,竟然也有很独特的见解,很多大儒谋士,都比不上萧紫语。

    宇文墨觉得自己真的是捡到宝了,未来能有一个这样的贤内助,一个这般睿智的皇后娘娘辅佐自己,何愁大宇朝不繁荣昌盛。

    萧紫语知道宇文墨是个心胸宽阔的人,所以在他面前才会毫无保留的。

    她想到这些,心中其实很不是滋味儿,前世的她,都是被逼上了梁山,她实际上很不愿意活的这么累,可是宇文逸实在太不上道,逼得她不得不强大起来,不得不帮助他去处理很多事情。

    她有的时候回想起从前,宇文逸监国的时候,大多数的奏章都是她批阅的,很多国家是大事,宇文逸会来问她。

    她真的是一点儿私心都没有的。

    正是因为她的优秀,才让宇文逸越来越防备,最后容不下她了。

    可真正可笑的是,如果宇文逸是个有能力的皇帝,何愁她一个女子来坐镇呢?

    这才是宇文逸最可耻的地方,就是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

    自己不行,却把责任推到别人头上。

    在宇文墨面前,就不需要这样了,为什么说宇文墨会成为一个好皇帝,因为他能听取别人的意见,同时会弥补自己的不足之处,这样的人才是一个帝王该有的气度。

    所以萧紫语很多时候,在宇文墨面前都是毫无保留的,可以说是两个人互相勉励,互相进步。

    这一年的时间,萧紫语的变化很大,一转眼,她已经快十四岁了。

    几乎是褪去了从前的青涩,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起码看上去不再是小豆丁了。

    萧紫语的身量原本就比一般的姑娘高一些,这一年,更是长了不少,虽然只比萧静儿大几个月,可是却比萧静儿高了不少,萧静儿是属于身材娇小的那一种,怎么看着都是娇小可人。

    这一日,难得天气好,秋高气爽,也难得萧静儿事少,所以两个人在花园子散步,虽然秋日里看着有些寂寥,但是却是别有一番风情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妖娆毒后相邻的书:变身错恋异域之女王异化都市梦青歌巅峰修理工自己建造的幻想乡诡门十三针王杀夜不语诡异档案血统超神者凭陵杀气中二少年的妄想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