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1 自取其辱的柳若兰

【书名: 重生之妖娆毒后 331 自取其辱的柳若兰 作者:宝贝鹿鹿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娱乐之教师也疯狂活色生枭不死佣兵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近身特工     331

    柳若兰和萧紫语的对视,几乎是火花四溅,那种愤怒和恨意,几乎是要将萧紫语给撕碎了的。

    可是偏偏又有太多的无可奈何,她现在的身份,根本就对萧紫语无可奈何,甚至连一根毫毛都撼动不了,这种恨到骨髓里,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活的这么逍遥自在,这种感觉,真的是太不好了。

    “柳庶妃这么看着我做什么?”萧紫语的语气淡淡的,让人听不出一丝的情绪,仿佛柳若兰在她萧紫语的眼中,就是个微不足道的人。

    这也是柳若兰最恨萧紫语的地方,不管在什么场合之下,什么情况之下,萧紫语永远都是那么的高高在上,那么的高不可攀,那么的不可一世,仿佛对一切都是那么的运筹帷幄。

    柳若兰心口处不断的起伏着。

    她已经很努力的再克制自己的怒火了。可每当看到萧紫语这个样子的时候,还是崩不住。

    柳若兰从未忘记这一年来,她所受的磨难和苦难。

    她被刘卓侮辱了之后,不到十三岁的年纪,就怀了身孕,本来以为有了孩子,刘卓可以对她负责任的,可是却没想到,刘卓是个不折不扣的畜生,哪怕是她有了身孕,他依旧不肯给她正妻的名分,反倒是羞辱她,嘲笑着问她,这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

    嘲笑她,淫荡,无耻,不守妇道,不贞不洁。

    终归,那些话,几乎成了柳若兰心底的一根刺,时时刻刻刺的柳若兰鲜血淋淋的。

    终究,和刘家的亲事还是退了。

    她根本就毫无一点儿的办法,她生母早早就去世了,和继母的关系,几乎是势同水火,柳老太太一向很会取舍,而她的父亲,只怕早就不记得她是谁了吧。

    她从来都知道,在柳家依靠的人也只能是她自己,她一个闺阁女子,从来都是势单力薄的,被人欺负了,父兄家人不出头,她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

    她被灌了落胎药。

    昏昏沉沉的,半梦半醒之间,听到丫头们在议论,等她身体好了,就送到庵堂里去。

    柳若兰心里明白,这是柳家要放弃她了,也是,一个对家族毫无用处的女子,谁又会在乎呢?

    事实就是如此,柳若兰甚至想着,她若是就这样死了,其实也挺好的。

    如果再给她一次机会的话,她一定不会活的这么窝囊。

    再后来,她仿佛看到了很多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有这太多,太多与现在不同的。

    她看到萧紫语竟然成了高高在上的皇后娘娘,依旧是那么的雍容华贵,依旧是那么的不可侵犯。

    即便,皇帝宇文逸喜欢的人是她,为了她,打算废掉萧紫语,可是萧紫语给人的那种与生俱来的气势,却怎么也让人不可忽视。

    那时候的萧紫语比现在还要强势好几倍,在宫中生活了太久,经历了夺嫡,无数的阴谋算计,萧紫语的心,更是又冷又硬。

    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即便她让宇文逸对她念念不忘,让宇文逸对萧紫语不屑一顾。

    但最终还是没有赢得了萧紫语。

    萧紫语真的什么都敢做,她怎么也想不到,她竟然敢弑君。

    而且她杀死自己,就像碾死一只蚂蚁一样,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大概也只有这样的女人,才可以高高在上的俯视天下吧。

    其实那个时候,萧家已经大不如前了。

    老太爷,老太太,萧清和,萧大太太,连萧景宸都死了。

    可即便如此,萧紫语仍旧能让一众朝臣对她言听计从。

    她的威信甚至超过了宇文逸这个皇帝。

    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宇文逸才越来越容不下萧紫语的存在。

    每当午夜梦回,宇文逸不知道多少次从梦中惊醒,他总会梦到萧紫语将他赶下了皇位。

    宇文逸心中清楚,如果没有萧紫语的拼尽全力,没有萧家的鼎力相助,他根本就不可能打败宇文墨,坐上这个皇位。

    柳若兰是眼睁睁看着自己死在了萧紫语面前,而萧紫语始终巧笑嫣然,看着她,就像看着地上的尘埃,仿佛自己只是一堆尘土。

    而宇文逸也真的死在了萧紫语手中,萧紫语笑的淡然,她满脸嘲讽的看着宇文逸,轻声一字一句分明道,:“宇文逸,这皇位是我送给你的,我既然能扶你上位,也就能将你拉下来,这世上,就没有我萧紫语不敢做的事情!”

    看到这里,柳若兰觉得自己仿佛被什么东西吸进去了,然后她就睁开了眼睛。

    柳若兰没想到自己会带着前世的记忆回到了身体里,她看着身边的白芷,心里更是滔天巨浪。

    原来,她和萧紫语,竟然有着如此的深仇大恨。

    她的生命,竟然是终结在萧紫语手中的。

    难道这一世,她落到这个地步,也是萧紫语暗中对付自己的吗?

    柳若兰心中恨得发狂,她好不容易重生了一世,绝对不能就这样认命了。

    于是,从重生的那一天开始,柳若兰就改变了自己,只是好生的养伤,也不和柳大太太还有柳老太太较劲了。

    反而乖顺的让柳大太太和柳老太太心里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而柳若兰凭借着上一世的记忆,好不容易攀上了宇文鸿,因为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

    她倒是想要攀上宇文墨,可是宇文墨已经和萧紫语定亲了,她是绝对没有机会了。

    而太子,这一世,估计也没有机会能登上皇位了吧。

    上一世,宇文逸到底有多少能力,柳若兰心里很清楚。

    如果没有萧紫语和萧家,宇文逸根本就不能同宇文墨抗衡。

    而柳若兰已经失去了先机,所以也就只能退而求其次的选择宇文鸿。

    因为其他的人,更加不可能了。

    好在柳若兰投桃报李的给宇文鸿提了几个不大不小的意见,引起了泰和帝对宇文鸿的注视,这才在五王府的日子好过了一些,不然,她这样婚前失贞的女人,肯定是要被别人唾弃到底的。

    即便如此,柳若兰也能察觉的到,宇文鸿对她也没有多少情分,不过是现在把她当作是一枚福星罢了。

    柳若兰心里清楚,如果她不能带给宇文鸿利益,宇文鸿很快就会放弃她,甚至毫不犹豫的抛弃她。

    所以,她如今的地位,是多么的危险,她自己心里清楚。

    也正是因为如此,柳若兰更恨萧紫语。

    听到萧紫语这般云淡风轻的看着自己,她心里更是气得要死。

    “我只是好久不见语儿姐姐,所以看的有些出神了些。”柳若兰敛去了恨意,笑颜如花的说道。

    萧紫语点了点头,:“那柳庶妃也应该看够了吧。”

    柳若兰一字一句道,:“看够了,我已经把姐姐的绝色容颜深深的记在心里,一刻也不会忘怀了,姐姐对我的大恩大德,我更是铭记于心,一时都不会忘记,将来若是有机会的话,肯定会好好的报答姐姐。”

    柳若兰的语气说道最后,已经有些冷厉起来了。

    萧静儿和莫葭都愤愤不平的想要开口。

    萧紫语却摆摆手,她看着柳若兰,神色更加的淡定,:“好,我等着柳庶妃。”

    柳若兰看着萧紫语的反应,几乎是咬碎了牙,她太知道萧紫语了,大概不管自己怎么说,萧紫语都不会太大的反应。

    毕竟,前世面对宇文逸和她在一起的背叛,萧紫语都可以如此淡定的接受,并且用最快的速度,来决定如何报复。

    这才是柳若兰最佩服萧紫语的一点。

    也是柳若兰最害怕萧紫语的一点,她觉得萧紫语实在是太冷静了,冷静的不像女人。

    根本在萧紫语的身上找不到她任何的弱点。

    柳若兰真想上前一把撕碎了萧紫语的脸,看看萧紫语会不会有什么反应。

    可是她知道自己不能这样做,而且也没有这个资格这样做。

    她除了安分守己,低眉顺眼之外,根本就不能做任何的事情。

    “恩,我会让姐姐拭目以待的。”柳若兰冷笑着说道。

    莫葭见柳若兰这个样子,终究是按耐不住了,冷哼着说道,:“柳庶妃为何没有侍候在五王妃跟前,倒是在这儿聊起天来了,柳庶妃真的是一点儿规矩都不知道吗?身为滕妾难道不该侍候主母吗?”

    莫葭的话,几乎是狠狠的打了柳若兰一记响亮的耳光,几乎把柳若兰打的昏天黑地的,都不知道怎么反应才好了。

    柳若兰即便是庶妃又如何,也不过是一个地位稍微高一点的妾侍罢了。

    在她们这些人眼里,依旧是不算什么的。

    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柳若兰气色脸色发怔,想要和莫葭分辨,而此刻五王妃谢舒琪扶着丫头的手,慢慢的走了过来。

    谢舒琪看到柳若兰就觉得心情很不好。

    不过柳若兰是宇文鸿亲自下聘抬进府的,她即便是身为五王妃,也是一句话都不能说的。

    而且宇文鸿对柳若兰也很是看重,在五王府的地位很高,即便是庶妃,可一应吃穿用度都跟侧妃一样。

    谢舒琪原本就看着柳若兰不顺眼,而谢舒琪和莫葭的关系却一向不错,听到莫葭说的这话,也知道莫葭是故意下柳若兰的脸面。

    她自然不会给柳若兰出头。

    只是淡淡的扫了柳若兰一眼,带着几分不屑说道,:“柳庶妃,今儿本王妃带着你进宫,一早就告诉过你,要你好好的守着规矩,你若是丢了王爷的脸面,别怪本王妃对你不客气。”

    柳若兰自然不敢与五王妃顶嘴,即便,宇文鸿对她也很有几分的宠爱,可是她在谢舒琪面前依旧是老老实实的,从来都是伏低做小的。

    她进王府之前,柳家已经明确说过了,以后柳家没有她这个女儿,以后的路是好是坏,都由得她去,和柳家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所以柳若兰除了紧紧的攀附着宇文鸿之外,也不敢得罪五王妃,否则,五王妃若是与她为难,只要不做的太过分,宇文鸿也不会过问的。

    不过好歹谢舒琪虽然不喜欢她,但是也没有刻意的去为难她的。

    她听了这话,自然低着头应道,:“妾身明白,妾身不会让王妃为难的。”

    谢舒琪微微勾了勾唇角,很显然没有把柳若兰放在眼里,:“柳庶妃安分守己的,本王妃也不是不容人的,你好生侍候王爷,王爷和本王妃都不会亏待你的。”

    “是,妾身多谢王妃抬爱。”

    谢舒琪这才别看眼睛,不在看柳若兰,反倒是对着莫葭和萧紫语笑道,:“让葭妹妹和萧姑娘笑话了,看在柳庶妃是五王府的人,两位妹妹就不要计较她的失礼了。”

    莫葭和谢舒琪也是熟络的,关系也还不错,而且这话也是明里暗里的折损柳若兰,莫葭听得也是高兴,于是大度的摆摆手,:“五王妃这话说的太客气了,我与王妃也是闺中密友,自然知道王妃是个大度的,不过王妃可别叫一些阿猫阿狗的狐假虎威,反倒是坏了王妃的名声。”

    这话说的,真是把柳若兰踩到脚下了。

    莫葭就是看不上柳若兰来,当初在寿宴的时候,柳若兰陷害自己的亲妹妹柳若馨,被揭穿之后,名声几乎是臭不可闻,而现在还有脸面进宫,这样的人就该一辈子躲在屋里别出来。

    而且刚才竟然还耀武扬威的跟萧紫语说话。

    在莫葭看来,柳若兰给萧紫语提鞋都不配,况且现在柳若兰还是这个庶妃的身份,真是不要脸到了极点了。

    莫葭从来都是这样,看不过眼的事情,就会毫不犹豫的说出来,她才不会忍耐呢。

    柳若兰抬起头,一脸愤然的看着莫葭,莫葭却丝毫不惧,满眼嘲讽的看着柳若兰,这就是自取其辱。

    是柳若兰巴巴的跑过来给人侮辱的,别的什么都不必说了。

    “葭妹妹说的对,柳庶妃,你还不给两位姑娘赔不是。”谢舒琪直接说道。

    而且是带着命令的语气。

    柳若兰睁大了眼睛看着谢舒琪,没想到谢舒琪会附和着莫葭说话,还让她给萧紫语和莫葭赔不是。

    她其实也并没有说太过分的话,做过分的事情啊,即便和萧紫语有几分的争锋相对,也是暗地里,并没有正面起冲突啊。

    柳若兰十分的不甘心,但是也不敢十分违抗谢舒琪,只是咬着唇不说话。

    柳若兰的样子,眼泪盈盈,欲落不落,样子楚楚可怜,萧紫语却不动声色的看着柳若兰,前世的时候,柳若兰这个样子不知道迷倒了多少男人为之疯狂。

    不过在场的现在都是女子,根本就不会多看柳若兰一眼。

    不过很快萧紫语就知道是为什么了,因为柳若兰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慢慢的向着这边走来。

    萧紫语只是看了一眼,也就认出了来,是五王爷宇文鸿。

    今日是宇文彤的百日宴,宇文鸿肯定也会过来的。

    只是没想到会这个时候在御花园。

    宇文鸿大概也是看到了谢舒琪和柳若兰都在这边,才会过来的。

    宇文鸿走到了几人面前,他首先看到的,不是别人,是萧紫语。

    主要是萧紫语气场实在太足,而且容貌绝色倾城,几乎是扔在人堆里,也能一枝独秀。

    宇文鸿轻轻的叹了口气,这样一个妙人儿,竟然便宜了宇文墨那个混账小子。

    宇文鸿走了过去,谢舒琪忙俯身请安,柳若兰更是紧紧的咬着唇,委屈到不行的样子。

    萧紫语和莫葭也微微俯身,客气的说道,:“五王爷安好。”

    宇文鸿恨不得上前去扶萧紫语,但是毕竟男女有别,他也不敢表现的太明显,只是虚扶了一把,:“萧姑娘不必多礼。”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妖娆毒后相邻的书:变身错恋异域之女王异化都市梦青歌巅峰修理工自己建造的幻想乡诡门十三针王杀夜不语诡异档案血统超神者凭陵杀气中二少年的妄想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