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3 琥珀死了!

【书名: 重生之妖娆毒后 433 琥珀死了! 作者:宝贝鹿鹿

强烈推荐:娱乐之教师也疯狂不死佣兵盛世芳华吃在首尔犯罪心理:罪与罚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山村名医     433

    萧紫语一听说琥珀吐血昏迷了,忙问道,:“你说什么,琥珀现在怎么样了?”

    萧静儿的神色有些不自然,:“这个我也不清楚,我没还没有去看琥珀的情况。就爱上 ”

    “你现在去看看琥珀,然后来回我。”萧紫语说道。

    萧静儿笑了笑,:“我先侍候小姐吧,琥珀那边如果有事的话,采青肯定回来告诉我的,肯定是没事的。”

    萧紫语看着萧静儿,淡淡的说道,:“静儿,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你觉得你有什么事情能瞒得过我吗?”

    萧静儿低下了头,其实萧静儿知道自己肯定是瞒不过萧紫语的。

    她一点点细微表情的变化,萧紫语就能够看得很清楚。

    “小姐,我不是存心要瞒着你的,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说。”萧静儿此刻才将沉痛的神色表露出来。

    “到底怎么了?你要一五一十的告诉我,一个字都不许有纰漏!”萧紫语追问道。

    萧静儿看着萧紫语,她似乎是很难开口一样。

    萧紫语是很了解萧静儿的,看着萧静儿这个样子,大概也是知道了萧静儿肯定是有口难言的。

    并且是出了大事,萧紫语直视着萧静儿,眸光一瞬不瞬,:“你告诉我,是不是琥珀出了什么事?”

    萧静儿突然握住了萧紫语的手,眼泪慢慢的滚了下来,:“小姐,琥珀死了。”

    萧紫语整个人愣住了,看着萧静儿,萧静儿说出这话来之后,眼泪就克制不住的往下掉了,而且是哭的稀里哗啦的。

    萧紫语完全不能接受这个事情,她就这么愣愣的,一直看着萧静儿掉眼泪。

    萧静儿的抽泣声并不大,似乎也是强忍着内心的痛苦,眼泪却挥如雨下。

    “怎么会这样的?”萧紫语的眼圈也红了,她真的不能够接受这个事情,琥珀死了,琥珀才只有十六岁啊。

    如此美好的年华,怎么会死呢?

    而且她的死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会不会和自己有关呢?

    联想到她的两次中毒事件,萧紫语不得不多想。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萧紫语的情绪有些激动。

    她真的不能不激动,琥珀一向都是个活泼的性子,这两年,她带给了自己不少的欢声笑语。

    而琥珀的音容笑貌还在萧紫语脑海中,但是现在萧静儿却说,琥珀只是一具冷冰冰的尸体了,这一切,萧紫语真的是不能接受的。

    “小姐,你先不要着急,你听我慢慢说。”萧静儿自己心里也很难受,但是这个已经成为事实了。

    “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从昨晚开始说。”萧紫语直接说道。

    萧静儿点了点头,开始回忆昨天的事情。

    她昨天一直都在忙,然后一直都是琥珀来照顾萧紫语的,萧静儿也是被琥珀找去的。

    当时宇文墨已经在了,当时萧静儿山前去给萧紫语把脉的时候,整个人已经懵掉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萧紫语会再一次中毒,不过当时萧静儿的心已经很乱了,幸好李大夫也在,然后就开始紧张的救治萧紫语了,毕竟别的事情比起萧紫语来说,都不是那么的重要了。

    这个时候,琥珀一听说萧紫语中毒很深,当时就吐血了,然后直接昏倒在地,萧静儿也吓了一跳,但是当时真的顾不上琥珀,不过萧静儿还是给琥珀把脉了,脉相有些紊乱,不过也是有些气急攻心了,大概也是着急了。

    当时依着脉相看,是没什么大问题的,萧静儿就把琥珀交给了采青,让采青来照顾琥珀。

    采青做事一向都很妥帖,照顾琥珀是没什么问题的。

    再后来大家都一致紧张着萧紫语的身体状况,谁也顾不上琥珀了,而且照顾琥珀的采青也没有来说什么。

    大家也就遗忘了琥珀的事情。

    萧静儿说着觉得十分的内疚,她眼睛红红的,看着萧紫语,说道,:“今早天刚刚亮,我还在睡着,采青就来叫门,我听到采青的事情也是十分的焦急的,当时我立马就清醒过来了,我紧接着就去开门,采青整个人都傻了,只是拉着我的手说琥珀没气了,琥珀死了。”

    萧静儿回忆起刚才的那一幕仍旧觉得心里很难过,当她看到琥珀丝毫没有生气,苍白的脸庞,萧静儿觉得置身入冰窖里,她都有些不能接受。

    “继续说。”萧紫语的声音有些阴沉不定。

    萧静儿也猜不着萧紫语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只得继续说道,:“我当时也吓坏了,但是还是跟采青一起过去看了,琥珀的确是死了,是中毒而死的,琥珀全身上下没有伤痕,是服了剧毒鹤顶红,我真的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萧静儿到现在也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你说,琥珀是服毒死的。”萧紫语问道。

    萧静儿点头,:“是的,这个我绝对不会看错的,并且看样子不像是被人逼迫服毒的,像是自杀。”

    “你立马找采青来,我要听采青说。”萧紫语说道。

    萧静儿点头,:“小姐,我先服侍你洗漱完了,吃点东西,再让采青过来吧。”

    “不必了,梳洗一下就好,吃东西没必要,赶紧的让采青过来。”

    萧静儿自然不会违背萧紫语的意思,匆忙的侍候萧紫语梳洗,然后找了采青过来。

    采青的脸色实在是很难看,并且眼睛红红的,一看就是哭过了,受了很大的打击一样。

    “采青,昨天是你照顾琥珀的,你告诉我,琥珀是怎么死的?”萧紫语直接问道。

    采青摇了摇头,眼泪立马就掉下来了,:“姑娘,奴婢真的不知道,奴婢知道说这话,您可能不信奴婢,可是奴婢真的不知道琥珀是怎么死的,昨晚琥珀的情况明明已经好很多了,只是心里很担心姑娘,听说姑娘醒过来的消息,琥珀挺高兴的,再后来我们就一起睡了,奴婢就睡在软榻上,毕竟琥珀是个病人,奴婢也怕她会有什么事情,天刚亮的时候,奴婢想要去净房,然后就醒了,去方便之后,奴婢就想过去看看琥珀,结果奴婢走过去,看到琥珀的嘴唇发黑,而且嘴角还有黑血,当时奴婢就吓死了,奴婢叫了琥珀好几声,然后拼命的晃着她,可是她都没有什么反应,奴婢试了试她的鼻息,已经没气儿了,然后吓死了,就去找静姑娘了!后来的事情,静姑娘也都知道了。”采青说着,捂着脸哭了起来。

    萧紫语听得脸色有些发寒,琥珀的死,绝对不是这么简单的。

    “采青,你仔细的想想,有没有发现昨天琥珀有什么不妥之处,哪怕是很细微的不妥之处也行,你仔细的想一想。”萧紫语问道。

    采青皱着眉头,仔细的想了想,她踌躇着说道,:“姑娘,奴婢也不知道这算不算什么不妥之处,奴婢只是觉得昨天的琥珀有点怪怪的,平时她是很能聊天说话的,嘴巴是一刻也不肯闲着的,可是昨天琥珀一直都沉默寡言的,原本我以为是因为姑娘中毒的缘故,琥珀担心姑娘才会如此的,但是我总觉得琥珀昨天有点儿别扭,但是说不上哪里别扭来。姑娘,奴婢是不是很没用,奴婢想着琥珀大概是早就存了愧疚想要以死谢罪的心思了,如果奴婢能够警醒一点,说不定琥珀就服毒自杀了。”

    “怎么,你觉得琥珀是自杀的吗?”萧紫语问道。

    采青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萧紫语,:“姑娘,难道琥珀不是因为觉得没照顾小姐,内疚的服毒自杀了吗?”

    萧紫语看了一眼采青,其实采青这样想,也倒是不能怪采青。

    琥珀昨日的吐血昏迷,在常人看来,肯定是内疚导致的,所以琥珀服毒自杀,看似也是能成立的。

    不过萧紫语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琥珀的尸体呢?”萧紫语问道。

    萧静儿答道,:“还在房间里,没来得及处置呢,小姐要去看看吗?”

    萧紫语没有说话,但是却直接站起身来,往外走了,萧紫语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说明了这个问题,她是要去看琥珀的,琥珀死了,她不可能不去见她最后一面。

    萧静儿和采青只得跟在萧紫语的身后,一起去了琥珀的房间。

    琥珀和采青本来就是住在一起的,两个人住了一大间,但是被隔成了三间,一人一间卧房,然后公用一个小厅和净房。

    这已经是很好的待遇了,绣心和绣青也是这样居住的。

    只有萧静儿是自己单独一个房间的。

    毕竟萧静儿的身份也是与众不同的,不过也不是从现在开始的,萧静儿一直都是一个人单独居住的。

    昨天采青也没有回自己的房间,就在琥珀卧房的软榻上凑合了一碗。

    也是担心琥珀会出事,可是琥珀还是出事了。

    萧紫语走到床边,看着床上躺着的琥珀,其实萧静儿的判断的确是没错的,琥珀的嘴角,脸色都发黑发青,嘴角有黑血,这是很明显的中毒的症状。

    只是这中毒也真的是有些蹊跷的。

    萧紫语看到此情此景,眼泪忍不住的簌簌落下,她永远忘不了上一世看到琥珀的尸体那种感觉,原本萧紫语一辈子都不想再有这样的经历了,可是现在还是经历了一次,她再一次看到琥珀的尸体了。

    萧紫语觉得眼前有些发黑,忍不住向后倒去,萧静儿忙上前扶住了萧紫语,:“小姐,你身子虚弱,你可要保重啊,琥珀也不想看到小姐如此的。”

    萧紫语走到琥珀身边,她上前握住了琥珀的手,琥珀的手也有些发黑,这都是中毒身亡的症状,萧紫语虽然不太懂医术,但是在宫里呆了这么多年,见过不少中毒身亡的人,所以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

    萧紫语握住了琥珀的手臂,原本长长衣袖有些滑落,露出了半截手臂。

    萧紫语清楚的看到琥珀的手臂上竟然有红色的淤痕。

    萧紫语下意识的拿过另一只手臂,掀开衣袖,上面也有淤痕迹。

    萧静儿也看到了,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

    琥珀身上穿的衣服,是她平日里最喜欢的,甚至还化了妆容,总之,琥珀虽然是服毒而死,但是走的却十分的安详,这很符合自杀身亡的特征,将自己最美好的一面留给世人。

    这也是为什么采青和萧静儿会有如此判断。

    萧静儿上脱了琥珀的鞋子袜子,然后把裙子往上掀了掀,露出了小腿,却看到琥珀的脚裸部分,也有红色的淤痕。

    萧紫语看着这些,冷笑了一下,:“你们难道还觉得琥珀是自杀吗?”

    萧静儿的脸色有些难看。

    萧紫语直接说道,:“你们把琥珀的衣服脱了,马上,立刻。”

    采青和萧静儿自然也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忙上前动手去脱了琥珀的衣服。

    脱了外衣之后,采青立刻发现了不对,:“姑娘,这不是琥珀昨晚穿的内衫,奴婢清楚的记得,琥珀穿的内衫,是一件蔷薇粉的,而且用银线滚了边的,那件衣服还是姑娘赏给她的,她喜爱的不得了,可是这件内衫因该是份例发放的,奴婢也有一件一模一样的。”

    采青一向都是一个极为妥帖的人,心思也比较细微,况且萧紫语赏给琥珀内衫的事情,琥珀也说过。

    萧紫语自然是记得,琥珀很喜欢蔷薇花,这套内衫刚好是蔷薇粉的,而且袖口和裤脚的部分都绣着蔷薇花。

    萧紫语虽然比琥珀年纪小一岁,但是身量却比琥珀要高一些,这套内衫,是去年做的,萧紫语一次也没穿过,但是现在已经小了,所以就给了琥珀。

    当时琥珀高兴的不得了。

    萧紫语自然是记得的。

    “这套衣服,琥珀一直都很爱穿,每次洗了之后,晾干了就要换上。”采青哭着说道。

    “昨天奴婢还问她,怎么没穿这套内衫,她也没说什么,奴婢还以为她因为姑娘的事情打不起精神来呢。”采青哭的很厉害,几乎是泣不成声了。

    萧紫语上前,慢慢的解开了琥珀的内衫,才发现,琥珀的肚兜穿的很不协调。

    萧紫语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静儿,你看一下,琥珀有没有遭遇什么不好的事情。”萧紫语说这话的时候,几欲昏倒的感觉。

    萧静儿自然明白萧紫语的意思,连忙上去脱了琥珀的裤子,她们这才发现,琥珀身上青青紫紫的痕迹很多,尤其是大腿上,竟然还有掐痕。

    萧紫语的心,顿时跌入谷底,她真的看不下去了。

    采青更是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连连摇头,:“这,这到底是怎么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萧静儿的眼泪也簌簌滑落,但她还是上前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番,越到最后,萧静儿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那种恨意丛生的眼神,还是第一次在萧静儿眼中。

    萧紫语都不用问,看着萧静儿的样子,就能猜到个差不多了。

    “小姐!”萧静儿扑通一声,跪倒在萧紫语面前。

    “你先起来。”萧紫语紧紧的咬着唇,唇角都已经沁出了鲜血。

    “小姐,昨天咱们见到的那个,绝对不是琥珀,琥珀只怕是早就出事了,看她的样子,似乎是被人给囚禁起来了,小姐,琥珀受了很多苦,她生前应该被人轮番施暴,只是那些人很小心,只是在身上留下了痕迹,脸上却一点儿痕迹都没有留下,小姐,琥珀她真的是死的太愿望了,小姐,你一定要给琥珀报仇雪恨!”萧静儿已经说不下去了,哭倒在地。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妖娆毒后相邻的书:变身错恋异域之女王异化都市梦青歌巅峰修理工自己建造的幻想乡诡门十三针王杀夜不语诡异档案血统超神者凭陵杀气中二少年的妄想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