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9 真心和假意的区别

【书名: 重生之妖娆毒后 609 真心和假意的区别 作者:宝贝鹿鹿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吃在首尔渣受洗白攻略[快穿]不死佣兵福运宝珠[清]娱乐之教师也疯狂     609

    皇贵妃看着泰和帝正在沉思,不由得轻声轻脚的走到泰和帝身边,泰和帝还是感觉到了皇贵妃的到来,看着眼前貌美如花的女子,岁月仿佛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丝毫的痕迹。しw。

    已经生育了两个孩子的皇贵妃,宛如泰和帝刚见到她的时候那样子。

    “爱妃,你回来了。”泰和帝笑着说道。

    皇贵妃点了点头,:“臣妾回来了。”

    “墨儿和语儿如何了?”

    “这会子怕是已经出宫了吧,语儿的伤势不轻,大概是要将养一些日子的,这孩子,真是可怜见儿的,一个姑娘家家的受这样的苦楚,也真是让人心疼。”皇贵妃满面伤感的说道,皇贵妃心里是真的心疼萧紫语的,在她心里,萧紫语和自己的女儿无异。

    “是啊,也是委屈这丫头了。”泰和帝说道。

    “还好,这丫头通情达理,也没有这么多的事儿,这件事也就此过去了,否则若是那种哭哭啼啼回娘家告状的,也会添不少麻烦。”皇贵妃直接说道。

    “爱妃说的没错,语儿这丫头的确是不错的,顾全大局,宁可自己受委屈,也不把矛盾激化,这一点,很不错。”泰和帝不断的赞许道。

    泰和帝对萧紫语真的是挺满意的。

    “陛下说的对,臣妾也觉得这丫头好。”皇贵妃毫不掩饰对萧紫语的喜欢。

    皇贵妃这三言两语之间,更加稳固了萧紫语的地位,和在泰和帝心里的形象了。

    “臣妾看着陛下似乎对醇亲王有些内疚之情,不知道臣妾猜测的可对?”皇贵妃问道。

    泰和帝点了点头,:“爱妃说的不错,朕想想,这心里着实对老六有些过意不去。”

    “其实这也没什么的,陛下觉得亏欠醇亲王的话,可以补偿醇亲王啊。”皇贵妃笑着说道。

    “看老六今天的样子,只怕是已经怨恨朕了。”泰和帝沉声说道,显然语气里是有些怒火存在的。

    皇贵妃自然听的出来,忙说道,:“陛下也不能这样说,醇亲王毕竟年幼失去了母妃,而且那些年,陛下对醇亲王也的确冷淡了一些,长大后,醇亲王的性子冷漠一些,也是情有可原的,陛下,醇亲王再怎么说也是陛下的皇子啊,血浓于水,醇亲王一定会明白的。”

    听了皇贵妃说的这番话,泰和帝心里也舒服了许多,皇贵妃一向都是很会说话的,而且全都说到了泰和帝心里,让泰和帝觉得很是妥帖。

    “爱妃说的对,朕不能对老六要求太高了,朕也是打算补偿老六的。”泰和帝点头说道,看着皇贵妃,吩咐道,:“你给老六无色一个王妃的人选吧。”

    皇贵妃听了这话,忍不住吃了一惊,无色王妃人选,醇亲王早就大婚了,嫡长子都快三岁了,这是要怎么样呢?

    “陛下,醇亲王妃还好好的,您这是什么意思啊?”皇贵妃问道。

    “朕听说醇亲王妃这性子太霸道了,跟老六的感情也不太好,所以朕想着让老六和离再娶。”泰和帝直接说道。

    皇贵妃听得也有些无语,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醇亲王夫妻的事情,她自然知道的不多,也就是文郡王知道的比较多的。

    可是这样让人家夫妻和离,好像也是不太好的,况且醇亲王妃已经生下了嫡长子。

    如果醇亲王妃和离走了,那么这嫡长子的身份也实在是有些尴尬了,反正也是各种的不合适。

    “陛下,这醇亲王妃到底如何,咱们也不晓得,就这样让他们和离,是不是不太合适啊,不如臣妾把醇亲王妃召进宫来瞧瞧,在做打算如何?”皇贵妃提出了一个中肯的法子。

    泰和帝听的点头,:“可以,这件事就交给爱妃了。”泰和帝显然对皇贵妃很是放心。

    皇贵妃也有些头大,其实这件事真的不是那么好处理的,如果一个处理不合适,只怕会两头落埋怨,不过泰和帝都这样说了,她肯定也是没法推诿的。

    “臣妾遵旨,只要能替陛下分忧,臣妾就心满意足了。”皇贵妃福了福身,说道。

    泰和帝拉过皇贵妃,让皇贵妃坐到了自己的身边,说道,:“要说这样的事情,朕也就只有交给你才能放心,当初朕实在是太疏忽老六了,将老六的亲事交给了木贵妃来操办,想想真是对不起老六。”泰和帝有些懊恼的说道,这心里对木贵妃就更加的不满了。

    人就是这样,当年泰和帝自己对醇亲王不上心,让木贵妃来操办亲事,可是现在醇亲王的亲事出了问题,而泰和帝又想起醇亲王的好来了,自然就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木贵妃身上了,所以木贵妃此刻就是里外不是人。

    皇贵妃担心的也正是这一点。

    不过皇贵妃已经答应了,也就会尽量做到最好。

    “陛下也别这么说,木贵妃肯定也尽力而为了,只是两个人到底合不合的来,也是要看以后的相处的,所以这种事情,也很难说,就是让臣妾来做媒,臣妾也不能保证两个人就一定合得来。”皇贵妃笑着解释道。

    泰和帝看着皇贵妃,满眼都是柔情蜜意,他捏了一下皇贵妃的下巴,说道,:“你呀,从来都不会再背后编排别人的坏话,朕每次抱怨,你都会替别人说好话,怎么就不替自己说几句好话呢?”泰和帝笑着问道。

    “臣妾有什么可说的啊。”皇贵妃低着头说道。

    “怎么没有可说的了,朕心里就觉得你好,你比任何人都好。”泰和帝调笑道。

    “陛下,您又来打趣儿臣妾了。”皇贵妃的脸色有些发红,更是显得整张脸都是妖艳欲滴的感觉。

    这边,宇文墨和萧紫语还在返程的马车上。

    萧紫语靠在宇文墨怀里。

    宇文墨紧紧的搂着萧紫语,萧紫语两次伤到了小腿,而且还是重复上药,包扎,已经觉得很疼痛了。

    此刻也是紧紧的蹙着眉,不说话。

    宇文墨满腔的怒火,不知道该对谁发泄,他心里是有些生气的。

    当然,他气的不是别的,而是萧紫语太不把自己的健康当回事儿了,那什么做赌注,也不该用自己的健康来做赌注啊。

    看到萧紫语的腿伤更加严重了,宇文墨更是心疼的不得了,这心里就难受的不得了。

    他知道,今天宇文逸再一次败在了萧紫语手里,仿佛宇文逸每一次和萧紫语得交锋,都会惨败而归。

    可是这不是宇文墨愿意看到的,宇文墨宁愿萧紫语好好的,他宁愿自己去被泰和帝责备,他宁可去担下责任,也不愿意萧紫语受伤。

    “语儿,我不希望今天的事情再有下一次。”宇文墨沉默了良久,开口说道。

    萧紫语原本是闭目养神的,听到这话,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她抬头看着宇文墨,宇文墨的脸色阴沉,看上去并不是像开玩笑的。

    不过萧紫语却一点儿也不生气,她知道,宇文墨关心的是她的身体,是她的健康,是她的安危,这些,远比赢了宇文逸,在宇文墨的心里,要重要的多。

    萧紫语清楚的知道,如果今天的事情换成是宇文逸的话,宇文逸可能会赞不绝口,只是说萧紫语这计谋用的妙极了,连连夸她聪明之类的话。

    因为这都是萧紫语上一辈子实实在在的经历过的事情,那个时候,萧紫语还沾沾自喜,殊不知,真是一场笑话,如果一个男人真心喜欢你,在乎你的话,根本就不会如此。

    一个利用你的人,他不会在意你是否受伤,他只会在意自己的利益,而一个真正爱你的人,才会关心你的一切,就像现在的宇文墨。

    “阿墨,我知道,你关心我,我很开心。”萧紫语笑着说道,然后双手紧紧的搂住了宇文墨的腰身,然后把头靠在宇文墨的肩膀上。

    她就这样,紧紧的抱着宇文墨,觉得在这一刻,真的是挺开心的。

    “语儿,我说的是认真的,我不希望再有下一次了,如果你还拿着你的身体健康来当作筹码去谋算,我绝对不允许。”宇文墨一字一句的说道。

    “阿墨。”萧紫语轻声唤道,:“你难道不觉得,这是最有效,最简单的脱困方式吗?宇文逸不会跟咱们讲道义,他的手法激烈,卑鄙,如果我不用这种以退为进的方式来反击的话,那么今天麻烦的人是我们,灰溜溜离开的人也是我们,阿墨,两害权衡取其轻,这一点,你不是不知道,我这腿伤,只不过是皮肉之伤,过些日子,也就可以恢复了,总体来说,这一次,赢的人,还是我们。”萧紫语娓娓说道。

    宇文墨看着萧紫语,说道,:“我知道,语儿,这一切我都知道,我也明白,我知道你的苦心,可是我不能接受,我无法眼睁睁看着你受到任何的伤害,如果是我自己来当作筹码,我可以,但是你,我看不下去。”

    不等萧紫语开口,宇文墨又说道,:“语儿,我娶你的时候,就说过,会照顾你一生一世,一辈子都不回让你受到任何的伤害,我这不是说着玩的,而是我心里就真的是这么想的。”宇文墨说的郑重其事。

    萧紫语看着宇文墨有些恼怒的样子,但是心里就觉得很是甜蜜,被这样一个男人爱着,冲着,保护着,她有一种很安心的感觉。

    上一世的时候,她每天都过的很累,都在各种勾心斗角的算计之中,而且东宫的事情很多,杂七八杂的,她都怕会有纰漏,萧紫语其实没有经历过这样被人放在手心里宠着的感觉,其实还真的挺不错的。

    “好啦,我知道了,以后我不会了,这一点,我听你的,不要生气了,好不好?”萧紫语小心翼翼的,带着讨好问道。

    看到萧紫语这副表情,宇文墨早就无法生气了,即使心里再过不去,也无法冷着一张脸了。

    他觉得,他在萧紫语身上,是一点儿上下线都没有的。

    他这辈子注定要被萧紫语吃的死死的了。

    “真拿你没办法,腿还疼不疼了?”宇文墨仍旧关心的问道。

    “不疼了。”萧紫语说着,主动凑到宇文墨脸上,然后吧唧亲了一口。

    宇文墨完全没想到萧紫语会做这样的事情,也是吓了一跳,:“语儿,你。”

    “怎么了?被我吓着了?”萧紫语笑眯眯的问道。

    宇文墨一个低头,就含住了萧紫语的唇瓣,萧紫语粉嫩柔软的唇瓣几乎让宇文墨疯狂,似乎有一把火正在他的身上燃烧。

    其实对于宇文墨来说,面对萧紫语,他就没有多少自制力的,几乎是一个吻,就足够天雷勾动地火,两个人问得如火如荼,难舍难分。

    唇齿交融,宇文墨的眸子上,盈盈欲火,似乎要将整个车厢燃烧起来了。

    萧紫语也感觉到宇文墨的身体变化,毕竟这两天,两个人也是难舍难分的,好的蜜里调油,萧紫语从前认为自己成过亲,对于男女之事,也不算一窍不通,可是自从和宇文墨在一起之后才知道,她的确是一窍不通,完全和宇文墨不在一个段数上。

    而且她真的也觉得,和宇文逸那十年的婚姻,简直是一场笑话。

    她和宇文逸在一起的时候,从来都是中规中矩的,反正就是固定日子,固定姿势的固定夫妻。

    可是现在在宇文墨这里,她才真的是大开眼界了,原来夫妻之间,还可以这样。

    其实宇文逸也不是没有情调的人,不过是萧紫语太过于端庄,宇文逸每次面对萧紫语的时候,总是会觉的很紧张,说白了,宇文逸对萧紫语的不是爱,是一种利用,而且还带着猜忌和隐隐的惧怕,所以他根本就不愿意和萧紫语行房。

    每次也不过是应付公事罢了,所以也就草草了事。

    他身边从来不缺女人,而且还不缺曲意奉承的女人,所以在那些女人身上,宇文逸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就不会跟萧紫语做一些出格的了。

    宇文墨不同,宇文墨是真心爱萧紫语得,所以自然是憋着,把这十八般武艺全都施展在萧紫语身上了。

    当然,也是苦了萧紫语了,累的的确不轻。

    “阿墨,你放开我。”萧紫语有些惊惧的说道。

    宇文墨忙放开了萧紫语,然后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萧紫语得腿受伤了,他肯定不会趁人之危的,其实就算是不受伤,宇文墨这几天也没打算在缠着萧紫语了。

    肯定是要让萧紫语休息一段时间的,他可是心疼的。

    “语儿,是我鲁莽了。”宇文墨忙说道。

    萧紫语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发丝,:“没事儿,我原谅你了,不过你也不许生我的气了,我答应你,以后会好好的,不会让自己受伤的。”

    宇文墨想到萧紫语得伤,更加的心惊胆战,:“以后再也不许骑马了,今天实在是太危险了,我想想都觉得后怕。”

    萧紫语冷笑了一下,:“危险吗?最起码我现在还活着在你面前,而那几十条人命,都已经香消玉殒了。”萧紫语说着,脸色也沉了下来。

    “哎,太子的确是太残忍了些,用人命来取乐,真是荒唐啊。”宇文墨也十分的不赞同。

    “只怕在太子,几位亲王和亲王世子的眼中,这些奴婢的性命,还不如他们身上的一件物件值钱,想想真是可悲,可叹,如果大宇朝的江山落到这等人手上,可就真的里衰败不远了!”萧紫语一字一句的说道,语气有些哀戚。

    宇文墨呆住了,他没想到萧紫语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这话,严格说起来,就是大逆不道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妖娆毒后相邻的书:变身错恋异域之女王异化都市梦青歌巅峰修理工自己建造的幻想乡诡门十三针王杀夜不语诡异档案血统超神者凭陵杀气中二少年的妄想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