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2 赔上一条手臂

【书名: 重生之妖娆毒后 742 赔上一条手臂 作者:宝贝鹿鹿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以嫡为贵犯罪心理:罪与罚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福运宝珠[清]山村名医活色生枭     742

    叶慧心看着萧清和铁青的脸色,心里禁不住更加的害怕起来。值得您收藏

    她是真的担心萧清和一气之下会不会直接杀了萧紫秀,虽然萧紫秀做的事情,的确是不可原谅的。

    “老爷。”叶慧心直接跪了下来。

    萧清和看着叶慧心,冷笑了一下,其实叶慧心身上还有伤,而且这伤势也很重,只是叶慧心在强忍着罢了。

    “叶慧心,你好,真好,竟然教出来这样忤逆不孝的女儿来,做出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来,你说你该当何罪?”萧清和冷冷的说道。

    “老爷,都是妾身的错,一切都是妾身的错。”叶慧心听了萧清和的话,不断的磕头。

    “老爷,秀姐儿还小,不懂事,求老爷饶了秀姐儿这一次吧,妾身万死难辞其咎,老爷怎么惩罚妾身都可以,但是能不能饶了秀姐儿啊,秀姐儿也知道自己错了,秀姐儿也很后悔,求求老爷了。”叶慧心不断的磕头,每一下都很用力,不会儿额头就红肿淤血起来了。

    萧紫语都看在眼里,这真的是每一下都挺用力的。

    不然的话,也不会磕头磕成了这个样子。

    可见叶慧心为了保住自己的女儿,真的是什么都能做的出来的。

    绝对是不顾自己的一切的,死活都可以。

    本来就伤成了这个样子,现在还这样不顾自身的安危,可见真的是疼爱萧紫秀到了骨子里了。

    只是萧紫秀到底能不能领情,这就是另一回事儿了。

    不过摊上萧紫秀这样的女儿,叶慧心也是够倒霉的。

    萧清和的脸色还是很难看,也没有因为叶慧心不断的磕头而改变多少。

    萧清和是一个很注重规矩的人,萧紫秀做出这等没规矩的事情来,萧清和肯定是容不下的。

    “老爷,秀姐儿可是您的女儿啊,是您从小疼到大的女儿啊,您就不能饶了秀姐儿这一遭吗?连太太都不跟秀姐儿计较了,老爷就不能饶了秀姐儿吗?”叶慧心跪着膝行到萧清和面前,然后保住了萧清和的腿,苦苦的哀求道。

    萧清和原本就很心烦,对叶慧心就很生气,人往往都是这样子,萧清和虽然是恼了萧紫秀,但是对叶慧心才是更多的愤怒。

    为什么呢?

    就像叶慧心所说的,萧清和其实很气愤萧紫秀的所作所为,但是萧紫秀毕竟是萧清和的女儿,所以萧清和更多的迁怒到了叶慧心身上。

    恼怒叶慧心没把萧紫秀给教好。

    所以萧清和是在是不想和叶慧心有任何肢体上的纠缠。

    毫不客气的一脚就踹在了叶慧心身上,直接把叶慧心给踹翻在地了。

    叶慧心原本身上就有伤,并且也伤的不轻,顿时就趴在地上起不来了。

    “来人,去把那个孽障给绑了来。”萧清和怒吼道。

    这庄子上的人都是萧清和安排的人,虽然是伺候叶慧心母子三人的,但实则对萧清和才是言听计从的。

    这些人都是萧清和的心腹搜罗来的,自然是要萧清和的话。

    不过也有伺候久了叶慧心的,多少也有些同情在里头,都知道,这庄子上最拎得清的就是萧景德,所以也就去偷偷的通知了萧景德。

    不过萧景德毕竟年纪小,来的慢了一些,萧紫秀先别人给压了过来。

    萧紫秀本来就被叶慧心给关了起来,叶慧心也不敢放松了,她也知道,萧紫秀肯定是要受到重重的责罚的,其实叶慧心本身也很恼怒,叶慧心才多大的年级就敢杀人了,是该好好的教训的。

    萧紫秀一路上都不服气的,还对压着自己来的人,又打又骂的,去的是两个婆子,也并没有做什么,只是幸灾乐祸的笑着,但是却故意什么都没有说。

    其实这两个婆子也实在是瞧不上萧紫秀的做派来,不然,稍稍的提醒一下,萧紫秀也不敢这么嚣张,但是萧紫秀什么都不知道,所以就格外的嚣张跋扈的,一边走,还忍不住喊道,:“你们这几个死奴才,竟然敢这样对我,我让母亲把你们赶出去!”

    萧紫语在里头也听到了,萧紫语嘴角轻轻勾起,说实话,萧紫语真的觉得萧紫秀的智商不在线。

    萧紫秀根本就看不清形势,一点儿也不知道好歹,都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了,一点儿警惕性也没有,还觉得自己是这里的大小姐。

    也就证明,她的心里,对自己做的事情,根本就没有一点儿的愧疚感。

    没办法,萧紫语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如果按照萧紫语的想法,这种人,真的是早死早超生的。

    果然,萧清和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如果说刚才是阴沉的滴出水来,现在真的是跟锅底差不多了。

    萧紫语也没说话,这个时候,真的是不用她说什么话的。

    蠢货是能把自己给作死的。

    这句话,说的就是萧紫秀这样的人,简直就是蠢货到极点了。

    萧紫秀被押进来的那一刻,看到了萧清和,萧紫秀的亮眼都放光了,直接就冲着萧清和扑了过去。

    然后直接跪在萧清和身边,哭诉道,:“父亲,您终于来了,您来看我了是吗?我就知道,父亲您是舍不下我的,父亲,我真的好委屈啊,父亲。”萧紫秀呜呜的哭泣着,就好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

    萧紫语其实站在距离萧清和的不远处,萧紫语真的很好奇,不管是叶慧心也好,还是萧紫秀也罢,就好像没看到自己一样,萧紫语真的不明白,她的存在感就这么差劲吗?

    以至于她这么一个大活人,站在这里,愣是没人能看到?

    萧紫语就不明白了。

    萧清和的嘴角狠狠的抽搐了几下,这一次,不是被萧紫秀气的,而是觉得他这到底是生了一个多么蠢的女儿,到现在竟然还没看清楚形势,真的是要不得的。

    “父亲,您怎么不说话啊?”萧紫秀哭的泪流满面的,大概也是觉得气氛有些不太对劲,忍不住擦着眼泪问道。

    萧紫语摇了摇头,这样的蠢材,也真的是第一人了。

    其实严格说起来,这也不是蠢材,这是太自以为是了,她大概就是觉得自己的位置太重要了吧。

    觉得萧清和是该好好对待她的吧。

    关键这叫什么事儿啊。

    萧紫秀说着,就要上前去抓萧清和的衣角,但是却被萧清和狠狠的一脚踹了过来,就好像是刚才踹叶慧心一样。

    其实令萧紫语更不明白的是,叶慧心还在地上趴着呢,萧紫秀就看不出来吗?

    真的是不知道让人说什么好了。

    萧紫秀也被踹出去了老远,趴在地上起不来。

    叶慧心看到这一幕,才着急了,有些生气的说道,:“老爷,您怎么惩罚妾身妾身都无话可说,可是秀姐儿可是老爷的亲生女儿啊,老爷对秀姐儿就这么残忍吗?”

    “都闭嘴!”萧清和怒吼道。

    萧紫秀被踢到了胸口上,顿时吐出了一大口鲜血。

    “秀姐儿,秀姐儿。”叶慧心看着这一幕,更是着急的不得了,其实叶慧心自己的情况也不好,但还是忍不住关心萧紫秀,这就是做母亲的天性吧。

    叶慧心慢慢的往萧紫秀那边爬过去。

    不知道为什么,萧紫语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其实心里也是觉得有些心酸的,看的有些堵得慌。

    萧清和打了人,这心里的气稍微顺了一些。

    主要是萧紫秀干的这事儿,实在是太气人了,不然的话,萧清和也未必会来算账,大概也就这样过去了。

    叶慧心好容易走过去,把萧紫秀给扶起来,抱在怀里,萧紫秀满脸都是痛苦之色,可能真的被踢得很疼。

    叶慧心看着萧清和,满脸都是泪水,她悲悲切切的说道,:“老爷,你也太狠心了吧,秀姐儿是您亲生的女儿啊,就算秀姐做错了事情,您也不用这样狠心的打她吧,她这半条命都快要没有了。”

    “叶慧心,你教出这样的女儿来,你有资格说这话吗?她竟然敢杀人了,而且还想要杀自己的嫡母,真的是胆大包天了,这就是死罪,我这一脚算什么,你可知道,大太太手臂上的伤到现在还没好呢,昨儿还高烧不退呢,你们难道不该付出一点儿代价吗?”萧清和怒道。

    “可是太太也好好的啊,我知道这都是秀姐儿的错,我也求过太太了,太太答应饶过秀姐儿了,我只是觉得太太未免也太小人之心了些吧,如果当时太太死活不肯饶了秀姐儿,我也不说什么了,可是太太怎么能当着我的面儿说饶了秀姐儿,然后一转脸儿,又让老爷来讨公道呢?”叶慧心十分不满的说道。

    叶慧心这话说的也是有些不客气了,就是嘲讽萧大太太两面三刀了。

    其实也难怪叶慧心会这样想,但此番叶慧心还真的是想错了,萧大太太还真不是一个两面三刀的人。

    萧紫语听了这话,按耐不住了,:“你这话本王妃倒是不爱听了,什么叫我母亲小人之心了,父亲,你听听,这就是你找的女人,我母亲为了她们母女做了些什么,还倒是被她们这样怨恨了,我是真真替我母亲不值的。”萧紫语冷冷的说道。

    萧清和也怒的不行了,直接说道,:“叶慧心,你闭嘴,你没有资格说大太太,你可知道,大太太为了你们,好几日都不见我,就是怕我发现了她身上的伤痕,追究其原因,回到府中,连个府医也没看,就是为了你们母子圆场,如果不是语儿发现了告知与我,我到现在都不知情呢,你们现在倒是埋怨器大太太来了,你可真是够忘恩负义的。”萧清和十分不满的说道,眼中对叶慧心和萧紫秀带着无尽的失望。

    叶慧心也惊住了,没想到事情会是这个样子的,她原本是想着,虽然自己和萧紫秀是落不了好了,索性也让萧大太太陪着吧。

    萧大太太在这儿可是说过这件事过去的了,现在又闹出来,怎么也要让萧清和恼了萧大太太才行。

    结果却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原来萧大太太并没有说话不算数,真正小人之心的,不是萧大太太,而是她。

    这一回,可是难解释了,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老爷,您听妾身说,妾身不是这个意思,是妾身小心眼儿了,可当时太太的确说,原谅秀姐儿了,求老爷也原谅秀姐儿这一回吧。”叶慧心磕着头说道。

    “原谅,对,没错,我母亲是原谅萧紫秀了,可是我还没有原谅,这件事,也不能就此算了!”萧紫语直接说道。

    叶慧心心里真的是恨死了,恨萧紫语的多事,如果不是萧紫语多事,事情也不会这个样子了。

    “三姑娘,秀姐儿好歹是你妹妹吧,求三姑娘高抬贵手,就饶了秀姐儿这一次吧,秀姐儿知道错了,秀姐儿以后再也不敢了。”叶慧心心里在恼怒,也是不敢说出来的,忍不住求道。

    萧紫语在皇宫生活了十年,什么样的求饶场景没看到。

    萧紫语从前也不知道,在皇宫里生活的每一个人都是带着面具活着的,她们苦苦哀求你的时候,心里也有可能会将你恨个半死的。

    萧紫语虽然聪慧,但是一开始的时候,也上过当的,她也被人算计过,再到后来,不管别人哭的多么凄惨,她的心也不过是微微有些感觉罢了。

    因为一个人,你根本不知道她到底可以伪装到什么地步。

    就像柳若兰,在她面前,从来都是伏低做小,姐姐长,姐姐短的叫着,装可怜,装白花,可是转过头去,早就爬上了宇文逸的床了,并且还在想尽一切办法的想要取而代之,这就是人性,你永远都不会明白的人性。

    而萧大太太就是永远都不明白这个道理,永远都不明白人性的丑恶。

    萧大太太总是会把人往最好处想,可是这是不现实的。

    这世上哪里有这么多好人呢?

    其实上一世的时候,宇文墨对萧紫语说过一句话,让她记忆犹新。

    他们也无数次交锋过,宇文墨曾经说过,:“不要把人考虑的太好,人性是丑恶的,但是也不要把人都考虑的太坏,都是凡夫俗子,难免会做错事儿。”

    当时也许只是不经意的一句话,但是萧紫语翻来覆去的想过很久,才觉得这话也是大有深意的。

    足以证明,宇文墨也是很有智慧的人。

    “人都要为自己做的事负责,都要为自己犯下错的而负责,谁也不例外。”萧紫语直接说道。

    “三姑娘,她知道错了,她真的知道错了,你看她也为自己做的事付出代价了。”叶慧心连忙说道。

    “什么代价?我倒是没觉得她有得到过什么教训,依旧还是这么的不懂事。”萧紫语冷冷的说道。

    “三姑娘,您到底想怎么样啊?”叶慧心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不是我想怎么样?是你们应该怎么做?做错了事情,总该是有个态度的,不是吗?可是你们呢?叶慧心,你是怎么做的?还用我来说吗?”萧紫语问道。

    叶慧心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萧紫语,不太明白萧紫语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萧紫语冷笑了一下,说道,:“叶慧心,我母亲是一个很单纯的人,她虽然见过很多龌龊的事情,但是她总会用最大的善意去考虑别人,她这一辈子恐怕都改变不了这个初衷,这个想法了。”萧紫语说道。

    叶慧心的眼神有些闪烁其词,其实叶慧心着急到底做了什么,她也是很清楚的,不可否认,她是算计了萧大太太。

    就是因为知道萧大太太是一个很善良的人,所以才会想着用苦肉计的方式去算计她的。

    “你不要以为你那点子上不得台面计谋能骗得了我母亲就可以骗得了我,你真的是太天真了,你那点子计谋,我都不屑于用,叶慧心,你如果真的是好好求一求我,或者求一求母亲,也许今天我不会来这一趟,出了事,你想到的只是为了如何蒙骗我母亲,没错,你的确也刺了自己好几刀,可是这又能怎么样呢?”萧紫语反问道,:“这不是你的诚意,而是你的算计,让我觉得很厌恶,很恶心,所以我和父亲才会来走这一遭的。”

    “三姑娘,是妾身糊涂了,这是妾身一个人的主意,和秀姐儿没有任何关系的,求三姑娘处罚妾身一个人就好了,就不要迁怒秀姐儿了。”叶慧心哭求道。

    “叶慧心,到现在,你还是不明白这个道理,你的这个苦肉计,萧紫秀也未必领情,你这样护着她,对于她来说,为也未必是好事,你还是不明白啊。”萧紫语叹息着说道。

    叶慧心此刻就更加的不明白了,不明白萧紫语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萧紫语叹了口气,说道,:“你看看萧紫秀,只是躲在你的怀里,可是却丝毫不知道自己有错,她到现在还理直气壮的觉得自己没错,就是因为你将她保护的太好了,出了什么事情,你首先就会替她承担,久而久之的,她只会躲在你羽翼之下,或者是,只会犯错,别的什么都不会。”

    叶慧心的心,被狠狠的撞击了一下,不得否认,萧紫语说的这些都是事情,萧紫秀真的没有令她的情,萧紫秀还把事情全都推到她头上了。

    有的时候,萧紫秀的所作所为,真的让她很心酸,很难过。

    “你自己其实心里也明白,这些年,这个女儿被你养成了什么样子,你因为觉得没有给她一个好的出身,让她一出生就是私生子,就见不得光,而且还不能光明正大的进萧家的族谱,觉得很愧疚,所以对这个女儿就十分的溺爱,叶慧心,这一切其实都是你害了她,你明白吗?”萧紫语叹息着说道。

    “对,没错,三姐姐说的一点儿也不差。”外头传来一道稚嫩的,却听起来很严肃的声音。

    萧紫语转过头,看到萧景德疾步走了进来,萧景德的样子很急促,步伐有些凌乱,表情也很严肃。

    其实萧紫语看着这样的萧景德,觉得是有些好玩的。

    怎么说呢?

    萧景德本身就是一个七八岁的孩童,现在这幅样子,完全是一个大人才能做出来的模样,所以看起来真的有些好玩。

    “给父亲,三姐姐请安。”萧景德没有因为着急而乱了礼数,依旧恭恭敬敬的行礼请安。

    其实这才是大家子出来的公子应有的气度。

    不会因为着急就乱了方寸。

    这一点,萧景德做的还算不错。

    就像萧紫秀那个样子,一上来就方寸大乱,哭哭闹闹的,还有叶慧心,这都是蓬门小户里的做派了。

    “起来吧。”萧清和看到这个儿子,脸色总算是缓和了一些。

    如果说萧清和还对叶慧心有一点点温情的话,也就是因为叶慧心给他生了这样一个儿子。

    萧清和可以毫不犹豫的说,这个儿子,一定是会让他自豪的,而且能力也不会低于萧景宸多少。

    真的是一个好孩子,只可惜,出身差了些,哪怕是个庶出,也比是叶慧心肚子里出来的要强的多。

    萧景德站起来之后,躬了躬身,说道,:“父亲,我有几句话想要劝劝我娘亲。”

    “好,你说。”萧清和说道。

    萧景德走到叶慧心身边,他慢慢的把叶慧心扶起来。

    然后一字一句的说道,:“娘亲,姐姐之所以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和你有脱不开的关系,如果不是您当初这么溺爱姐姐,什么的都替姐姐做好了,姐姐犯了什么错,不是护着她,而是赏罚分明,姐姐变不成现在这个模样的,当时姐姐伤了母亲,我就说过,不能这么算了,可是娘亲你不听,这件事,是姐姐做错了,我们就应该有一个态度给母亲的,如果当时我在场,我一定该不会让娘亲这么做的。”

    萧景德说的很认真,同时也很惋惜,当时萧景德不在,所以事情的发展有些不受控制,他毕竟是个小孩子,晚上睡着了,根本没人叫醒他。

    现在他是很懊悔,懊悔没有好好的处理这件事情。

    萧景德说的叶慧心有些哑口无言,回答不上来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景德,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你说的这话也是很中肯的,现在怎么也要把这件事给处理好,既然你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也就开口了,你姐姐的确是罪不至死,可是犯了这样的大错,不可能轻而易举的就过去了,这样吧,既然她能下得了这样的狠手,刺伤了我母亲的手臂,那我就要她一只手臂来做赔偿吧。”萧紫语直接说道,虽然这话说的有些决绝的,不过却说的很顺畅。

    萧景德听了之后,脸色微微变了一下,但是很快就恢复正常了,其实这个要求,说起来,也不算过分,原本萧紫秀的性命都是保不住的,而今只是用一条手臂来换,也算是划算了。

    但是一个姑娘,年纪轻轻就没了手臂,这说起来,也是够凄惨的。

    以后可让萧紫秀如何嫁人,如何生活呢?

    叶慧心听的呆住了,完全反应不过来了,她瞪大了眼睛,看着萧紫语,:“三姑娘,你说什么,你要秀姐儿的一条手臂,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呢?你可是秀姐儿的亲姐姐啊,她才十三岁,你要她一条手臂,你让她将来如何生活啊?”叶慧心克制不住的吼道。

    “我狠心吗?没觉得,如果萧紫秀那一刀刺进去的是我的母亲的心脏,我只怕就再也见不到我母亲了,她既然能做的出来,为何我就不能做的出来呢?她做初一,我做十五,我并没有觉得我哪里做错了。”萧紫语直接说道。

    “不要,我不要!”萧紫秀终于反应过来了,萧紫秀刚才真的是吓傻了,尤其是萧清和那一脚,真的把萧紫秀给踢傻了。

    她这几天也是满腔的委屈,不知道该对谁去说,见到萧清和想要诉说一番的,结果萧清和上来就是一脚,直接把她给踢得吐血了。

    她半天都没反应过来,所以刚才萧紫语和叶慧心到底说了些什么,她也没弄明白,可是现在,她却是听明白了,萧紫语竟然要砍下她一条手臂,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以啊?

    如果没了一条手臂,先不说会不会疼死人,她以后还怎么生活啊,她以后怎么嫁人啊,她就成了独臂人了。

    她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我不要,父亲,我求求你了,千万不要砍掉女儿的手臂啊,女儿真的知道错了,女儿还这么年轻,不能没有手臂,求求你了,父亲,我真的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萧紫秀也顾不得胸口的疼痛,不断的给萧清和磕头。

    萧清和眉头紧锁,其实他一开始也没想好怎么处理萧紫秀这件事,肯定不会这么轻而易举的饶了萧紫秀,但是萧清和也没想到砍下手臂这样的事情。

    对于一个女儿家来说,听着也是有些残忍的,但是萧紫语却说的云淡风轻了。

    萧紫语自然不觉得怎么样,一个在深宫里过久了的人,这种事情,早就司空见惯了。

    萧清和虽然也觉得有些残忍,但是却没打算给萧紫秀求情,当时萧大太太答应的也是,只要能饶了萧紫秀的性命,别的也都不算什么了。

    砍掉一条手臂,也是死不了人的。

    也不算是违背承诺,而且萧紫秀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赔上一条手臂,也不能说过分。

    萧紫秀见萧清和不说话,心里更是没底了,难道萧清和也同意砍掉她的手臂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可怎么好啊?

    萧紫秀转过头,对着叶慧心求道,:“母亲,你可一定要救我,我不能没有手臂,不能啊。”

    萧紫秀真的是吓坏了,因为她看的出来,萧紫语这绝对不是开玩笑的,这说的绝对是真的饿。

    叶慧心何尝不着急呢,可是叶慧心真的是无能为力,萧清和不发话,是没有人能阻止的了萧紫语的。

    “你现在知道害怕了吗?”萧紫语看着萧紫秀,一字一句的问道,:“当时你想要杀了我我母亲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会落到今天这个下场呢?”

    “我没有,我只是一时糊涂罢了,而且就是因为你,因为的你的母亲,我和我母亲还有弟弟才会落得这个下场的,我恨你们,难道我也错了吗?”萧紫秀争辩道。

    “秀姐儿,闭嘴!”叶慧心狠狠的喊道,没想到萧紫秀到现在还敢这么说,这不是火上浇油吗?

    萧紫语冷笑了一下,萧紫秀果然是这么傻,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还敢胡说八道。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妖娆毒后相邻的书:变身错恋异域之女王异化都市梦青歌巅峰修理工自己建造的幻想乡诡门十三针王杀夜不语诡异档案血统超神者凭陵杀气中二少年的妄想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