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4 宇文墨的信

【书名: 重生之妖娆毒后 744 宇文墨的信 作者:宝贝鹿鹿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不死佣兵福运宝珠[清]以嫡为贵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活色生枭     744

    萧景德承认,他现在虽然年纪不大,考虑事情没有这么周全,但是比起萧紫语来说,他却真的不一定比的上萧紫语有担当,这是事实。本文由 。 首发

    萧景德看的出来,这件事对于萧紫语来说,根本就没有造成多大的影响。

    其实他也明白,做错了事情,是要付出代价的,但是这样的代价,也的确是有点儿大。

    “三姐姐,我其实挺佩服你的,真的,一直都很佩服你。”萧景德说道。

    “没有什么可佩服的,如果能选择的话,我不希望自己的生活是现在这个样子的,景德,如果可以的话,离开这个地方,可以生活的简单快乐一些。”萧紫语忍不住说道。

    这大概是萧紫语最向往的生活,但是却怎么也无法实现的生活吧。

    “也许三姐姐说的对,是应该离开帝都的。”经过这件事,萧景德更加的不想留在帝都了。

    他甚至很后悔,没有早一点离开这里,如果早一点离开这里的话,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他姐姐也就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了。

    “我出去走走,不太喜欢这里的气氛。”萧紫语突然开口说道。

    她总是觉得这里的气氛有些说不上来是个什么感觉。

    反正挺不想待在这里的。

    萧景德也没有阻拦萧紫语,其实萧景德还真的不知道该跟萧紫语说些什么好了?

    从前萧景德看到萧紫语,也总是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可是现在,却是说不出来的滋味儿的。

    毕竟怎么说萧景德还是要跟萧紫秀的关系更加亲密一些,毕竟他们是亲姐弟。

    “好,三姐姐可以去园子里走走,环境还是不错的。”萧景德建议道。

    “恩,你不用管这些事情了,你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好了。”萧紫语摆了摆手,就转身走了出去。

    而里面萧清和跟叶慧心还在说话。

    这一次萧清和对叶慧心总体来说,还算是比较有耐心的吧,大概也是觉得横竖是最后一次见面了,所以才多了几分的耐心,萧清和心里也明白,以后大概也不会有机会见面了吧。

    可能今天的事情,对于叶慧心和萧紫秀来说是有些残忍的,事情到了这一步,他已经做了决定,也就打算这样了,不想再做过多的解释了。

    “萧清和,我真的很后悔,后悔认识你。”叶慧心一字一句的说道。

    “后悔就后悔吧,随你去吧,我已经跟景德说好了,等秀姐儿伤养好了,你们母子三人就离开这里吧。”萧清和直接说道。

    萧清和对于这一点,是不再犹豫的。

    叶慧心瞪大了眼睛,看着萧清和,说道,:“萧清和,你就这么心狠吗?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你还不肯留下秀姐儿吗?秀姐儿都成了一个废人了,难道还能对你的宝贝女儿有半点威胁吗?你为什么就不能把秀姐儿带回到萧家去呢,就当是补偿,不成吗?秀姐儿留在帝都,在你身边,如果能得到你的照顾,说不定还能找一个好人家,萧清和,秀姐儿可是你亲生的女儿,不是大街上捡来的,你到底为什么这么偏心啊?”叶慧心不甘心的吼道。

    “这不是偏心不偏心的问题,这是一早就说好的,如果你们好好的离开这里,也就不会有后续的问题了,我自问还是比较公正的。”萧清和直接说道。

    如果是放在以前,萧清和只怕也不会给叶慧心什么解释,可是现在不同了,他是真的觉得有些内疚,所以才会耐着性子说这么多的。

    “你还是个做父亲的吗?你还是吗?如果有一天萧紫语犯下弥天大错,你也会这么对待她吗?”叶慧心反问道。

    萧清和摇了摇头,:“应该不会。”

    “为什么?”叶慧心吼道。

    “因为语儿现在是羽亲王妃,她已经是皇室中人,说白了她现在的身份,连我也要敬畏三分,我如何能处置的了她呢?”萧清和直接说道。

    叶慧心听的几乎是要吐血了,事情怎么会是这个样子的。

    萧清和的这个回答,虽然是实话,但是也足够让叶慧心吐血得了。

    “总而言之,你还是要让我们母子三人离开这里吗?”叶慧心问道。

    萧清和点头,:“是的,没错,你们本就应该离开这里,留在这里,多生是非。”萧清和说的很肯定。

    “好,算我瞎了眼,算我这些年的一片真心,都喂了狗了。”叶慧心狠狠的说道。

    “够了,叶慧心,不要在闹腾了,带着儿子,女儿,离开这里,好好的生活,比什么都好,你这样闹下去,只会让自己越来越惨,知道吗?”萧清和的耐心终于被消耗的差不多了,有些生气的说道。

    “好,我都明白了,我会低着孩子离开。”叶慧心也算是看出来了,萧清和对她,根本就没有半点轻易,也不过是看着她生育了孩子的面子上,才肯给她一点儿好脸色的吧。

    “恩,之后的事情,我会让景德安排,你们母女就好好的将养着吧。”萧清和说完,就想着转身离开。

    叶慧心真的是被萧清和的举动伤透了心了,她看着萧清和想要离开的身影,忍不住大声喊道,:“你就不能等秀姐儿醒了,安慰她几句再离开吗?”

    “有意义吗?”萧清和问道。

    “当然有意义,现在是秀姐儿最脆弱的时候,你就不能安慰她几句吗?你这样离开了,你的心里真的能放心吗?”叶慧心质问道。

    “好,我等着。”萧清和说道。

    反正萧清和也想着横竖就这么一次了,索性就依着叶慧心吧。

    萧清和静静的坐着,叶慧心也一直都都在看着床上睡得昏昏沉沉的萧紫秀。

    叶慧心看着少了一只手臂的女儿,真的是心如刀割,她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跟萧紫秀交代。

    萧紫秀现在沉沉的睡着,起码不知道自己已经少了一只手臂,心里也就会好受一些吧。

    如果醒来只有,看到自己只有一只手臂了,还不晓得会伤心成什么样子了。

    萧紫秀伤的不轻,都包扎好了,而且还喝了一大碗安神汤,所以也不晓得会什么时候醒过来的。

    萧清和自然也是有心里准备的。、

    萧紫语一个人在园子里散步。、

    其实萧紫语这边也有心理准备的。

    叶慧心会跟萧清和说什么,萧紫语也能猜出一个七七八八来,肯定是要哭闹一番的,而且也会说萧清和没良心,而且想要借着这件事进入萧家,这肯定也是也会心的打算,不过萧紫语是不会这一幕实现的,当然,对于萧清和来说,也不会同意的。

    现在已经乱成一锅粥了,如果说在进了萧家的门,就更麻烦到了,到时候乱七八糟一大堆的事情,更是处理不完,索性现在这个样子,借着这件事情,直接萧紫秀送走,也就可以了。

    这是萧清和的想法,萧清和跟萧紫语的想法差不多。

    不过萧紫语知道叶慧心肯定会想尽一切办法缠着萧清和,让萧清和多留一些时候,最好是能过几天再走。

    叶慧心现在大概就是无所不用其极的来打击萧紫语,让萧紫语心里难受吧。

    其实萧紫语心里是一点儿也不觉得难受,她最难受的死后,早就过去了。

    说起来,过了这两世,让萧紫语最难受的,都不是宇文逸的背叛,而是萧家为了她落到前世那个人才凋零的地步,原本这么大的一个家族,最后却所剩无几,大房差点就绝后了,萧景宸,萧景鹏都死了,而萧紫语也几乎生下了孤家寡人一个,所以除了对于亲情的渴望,萧紫语对什么都不是很在意的。

    萧清和等了很久,萧紫秀总算是睫毛微微颤抖了几下,然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叶慧心十分激动的凑了过去。

    萧紫秀能醒过来,叶慧心也要高兴的死掉了一样。

    “秀姐儿,秀姐儿。”叶慧心喊道。

    萧紫秀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她的神色有些茫然。

    直到觉得左臂处传来一阵疼痛,她才记起刚才发生的事情,然后下意识的想去摸自己的左臂。

    果然,空空如也,只剩下了半截胳膊。

    萧紫秀离开神情变得十分的激动,然后嚎啕大哭起来,:“我的手臂,我的手臂没了,真的没了,好痛啊···啊···”这样一动弹,立刻就牵动了伤口,痛的大声叫起来。

    这断臂之痛,也非常人所能忍受的,虽然可以用镇痛药,但是效果也真的不是太明显,主要是伤口太大了,这种疼痛,只能忍着,不可能会消散多少的。

    萧紫秀不停的哭泣着,抽泣着,一是这种痛,是在是疼的太厉害,二是伤心自己的手臂没有了,这两种感觉,让萧紫秀真的是生不如死。

    叶慧心看着一是心疼不已,忙上前去抱着萧紫秀,:“秀姐儿,别哭了,好孩子,真的别哭了。”

    “你滚,你滚!”萧紫秀用完好的那一只手狠狠的捶打着叶慧心。

    “都是你不好,都是你不好,你连我的一只手臂都保不住,你说说你还能做什么,你这个无能的人,我恨死你了。”萧紫秀大骂道。

    “秀姐儿,秀姐儿,···”叶慧心心如刀割,真的犹如被人狠狠的把心刨出来一样,这种感觉真的很难受,比萧紫秀还生不如死。

    “秀姐儿,不要这样,你这样伤口会更疼的。”叶慧心劝道。

    “疼死我算了,我真的不想活了,反正我活着也是一个废物罢了,我没了一只手,你让我以后该怎么过下去,谁还会要我,要我这样一个残废,我完了,我完了你知道吗?”萧紫秀大喊道。

    她真的是无法接受,自己被砍掉了一只手,她现在就是一个只有一只手的人了,是一个残废,残废!

    想到这些,萧紫秀真的觉得日子是没有办法过下去的了。

    她恨不得傻了所有的人,和她一起陪葬。

    萧紫语,萧紫语,她恨萧紫语,如果不是因为萧紫语,她也不会遭受到如此大的痛苦,也就不会有今天的下场了。

    这一切全都是萧紫语造成的。

    萧紫秀狠狠的想,她就是死,也要拉上萧紫语做垫背的。

    她不能让萧紫语还好好的,而且凭什么,凭什么萧紫语就什么都有,现在还是羽亲王妃,为什么她什么都没有,现在还成了一个只有一只手臂的残废。

    为什么老天爷这么不公平,同样的人都是萧家的女儿,会有这么的天差地别呢?

    萧紫秀真的无法承受今天所有的一切,她觉得自己痛苦的快要死了,真的是要承受不下去了。

    “我恨死你们了,我恨你们所有的人!”萧紫秀狠狠的喊道。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让你们这样的对待我,我才十三岁,我即便是犯了什么错,你们对我也太残忍了吧,我现在成了残废,你们都高兴了吧,你们都开心了吧,你们不就是盼着我死我吗?不就是见不得我好吗?”萧紫秀歇斯底里的吼道。

    叶慧心听着都快要急死了,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劝说萧紫秀才好,如果萧紫秀真的长了脑子,现在就不该这样闹腾,应该装可怜才对,应该博得萧清和的同情,这样一番闹腾下来,才是什么都得不到的。

    可是萧紫秀此刻完全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根本就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了。

    她就一心想着怎么傻了萧紫语,怎么多杀几个人陪葬,然后着急也自杀,也就彻底的解脱了,这就是萧紫秀的想法,她已经想不到别的了。

    “秀姐儿,你好好的,好好的养伤,只要好起来了,一切就都好了。”叶慧心安慰道,说实话,叶慧心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萧紫秀了,因为萧紫秀根本就不听你的话。

    “够了,不要在哭闹了。”萧清和冷冷的说道。

    萧清和的声音不大,但是比起叶慧心的声音,不知道威严了多少倍。

    萧紫秀醒过来,就一直都在哭闹,所以并没有看到萧清和,现在听到萧清和的声音,转过头看着萧清和,脸色立刻就变了。

    萧紫秀一直都没有忘记,萧清和是如何狠心砍掉她一条手臂的,那个样子,是丝毫都没有犹豫的,让萧紫秀心里一直都很有阴影,她都不知道萧清和怎么会如此狠心的,萧清和可是她的亲生父亲啊,有这样一个父亲,萧紫秀真的觉得太可怕了。

    所以萧清和一出声,萧紫秀立刻也不敢做声了,但是仍旧是抽抽搭搭的哭泣着。

    她伤心,难过,加上胳膊上的疼痛,自然是要哭的,也是忍不住的。

    “哭什么哭?”萧清和有些不耐烦的吼道,要说萧清和也是真的烦了,他这人比较讨厌麻烦的女人,这女人的眼泪用的好了是武器,可是用的多了,有的时候,真的让人挺心烦的。

    刚才叶慧心就对着他发了一通脾气。

    萧清和一直都忍耐着,主要觉得亏欠了这对母女,可是现在萧紫秀却这个闹腾法,而且说的那些话,才是让人无法忍耐的,合着吃了这些亏,一点儿长进也没有,如何不让萧清和心烦呢。

    原本以为,被砍掉一条手臂,多少也应该有些长进的吧。

    可是萧清和真的是想错了,萧紫秀只怕是一辈子也改变不了了,也就这样吧,将来只盼着不要闯出什么大错来才好。

    如此一来,更加坚定了萧清和要把萧紫秀送走的决定了,这样一个蠢货,真的不适合留在帝都,如果留在这里的话,真的不知道能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到时候没白的连累了旁人。

    萧紫秀委屈的不得了,她都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怎么还不能哭了吗?

    “父亲,你好狠的心啊,这样子对我,女儿如今就成了废人了,父亲,你说以后女儿该如何生活下去啊?”萧紫秀委屈的哭诉道。

    “有什么不能生活的?有你娘亲,有景德在,还能委屈的了你吗?够了,别哭哭啼啼的了。”萧清和直接吼道。

    “父亲,你带我回萧家吧,我都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了,难道父亲还不疼惜我一下吗?就带我回去吧。”萧紫秀祈求道。

    萧紫秀明白,她现在只有先进了萧家的门,才能做到以后狠狠的报复萧紫语。

    依着她现在的样子,根本就是无法和萧紫语抗衡的,她只有这样做,才能报仇,才是一条出路。

    萧紫秀知道自己不能操之过急了,要忍耐下去,只有这样,才能报的了仇。

    反正她现在这个样子,活着跟死了也没有什么区别的。

    活着也只是为了报仇罢了。

    萧紫语就是她不共戴天的大仇人,她就是付出一切,也绝对不能让萧紫语好过了,现在这就是萧紫秀活着唯一的信念了。

    “带你回萧家?”萧清和问道,萧清和也是服了,这对母女说话都是如出一辙,竟然能提出一样的要求,都是想要回萧家。

    萧清和就不明白了,这萧家到底是有什么好的,能让人这么趋之若鹜。

    这么想要进萧家的大门。

    “是啊,我都成了这个样子了,如果能认祖归宗的话,说不定以后的生活还是有一些保障的,可是如果你将我丢在这个地方,那我以后的日子就真的没发过了。”萧紫秀可怜巴巴的说道。

    “不能过就随你怎么样都好,反正萧家你是不能去的。”萧清和直接拒绝道。

    “为什么,父亲,为什么你要如此偏心啊,你为什么就忍心这般待我呢?”萧紫秀很是不甘心的问道。

    如此区别对待也就罢了,到了现在,她都沦落到这个地步了,萧清和还是坚持着不肯将她带进萧家,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随你怎么想都好,反正萧家你是不能去的,就这么决定了,你好好养伤吧,等伤势痊愈了,就离开帝都吧,到时候,你娘亲,还有景德都会一起走,以后好生的过日子,不会亏待你们的。”萧清和很坚定的说道,说完就直接转身离开了,这次也没有看叶慧心,也没有看萧紫秀。

    直接将母女二人给扔下了。

    叶慧心和萧紫秀也呆住了,没想到萧清和会这么决绝的就离开了,她们顿时也六神无主,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萧景德一直都守在外头,看到萧清和走了出来。

    萧景德原本是坐着的,忍不住站起身来了。

    萧清和上千拍了拍萧景德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景德,以后照顾你娘亲和姐姐的重担,就要落在你身上了,你可明白吗?”

    萧景德如何不明白萧清和话中的含义代表着什么,代表着可能自此以后,萧清和都不会见他们母子三人了吧,这一次,应该就是永久的说再见了。

    气氛应该是有些悲凉的,萧景德心里也有些不甘心,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他们,可是萧景德问不出口。

    他唯一知道的是,他会好好的照顾娘亲和姐姐,当然,也会生活的很好的。

    不会让任何人看不起。

    “知道,父亲,我一直都知道自己的责任,父亲放心吧,我一定会照顾好姐姐和母亲的。”萧景德点头说道。

    “好儿子,你是个好孩子,为父知道,为父这样做,对你们母子三人其实也不公平,但是为父没有选择了,既然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就不能再继续下去了。”萧清和有些伤感的说道。

    “父亲不必自责,也不必难过,父亲已经给我们足够的银钱过下半生了,父亲放心,儿子一定会过的很好的。”萧景德似乎是保证,但似乎也是肯定。

    萧清和听的很欣慰,他能有这样一个儿子,心里也是老怀安慰,当然,这也是叶慧心的福气,叶慧心如果没有萧景德这个儿子,还不知道要多吃多少苦头呢。

    “你好好的生活,为父也就放心了,如此为父也就走了。”萧清和重重的拍了一下萧景德肩膀。

    “你三姐姐呢?”萧清和到处寻找萧紫语,但是却没看到萧紫语的踪影。

    “三姐姐去花园子了。”萧景德说道。

    “恩,为父和你三姐姐一起走,你们好好的吧,有什么需要就跟你三姐姐说,你三姐姐会好好照顾你们的。”萧清和说道。

    萧景德有些不明白的问道,:“父亲,三姐姐都能这样对我姐,我还能相信三姐姐会好好照顾我们吗?”

    萧清和听了这话,倒是也并不恼怒,这也不怪萧景德这样想,换了是谁,肯定也会有这样的疑问的。

    毕竟如果不是萧紫语坚持,萧紫秀的手臂肯定也还是能保住的,萧紫秀之所有有今天,和萧紫语也脱不了干系。

    “当然可以,你当然可以相信你三姐姐,你要知道,你三姐姐从来都是言出必行的,她说过会照顾好你们,就一定也会照顾好你姐的。”萧清和直接回答道,言语中对萧紫语还是十分的有信心的。

    “好,既然父亲这么说,那我还是一如既往的相信三姐姐。”萧景德点头说道。

    其实萧景德刚才坐在这里,一直都在想这个问题,他还能相信萧紫语吗?萧紫语都把事情做到这个地步了,可萧清和依旧对她还是这么的有信心,结合刚才萧紫语说的话,萧景德也决定相信萧紫语,像以前一样相信她。

    “好孩子。”萧清和夸赞道,然后就转身离开了,萧清和走的很坚决,根本就没回头,因为萧清和知道,如果越发的留恋下去,心里就应该越不舍得。

    说实话,如果说不舍得,萧清和对这母子三人最舍不得,还真的是萧景德,至于叶慧心和萧紫秀,还没有太大的感觉的。

    主要是这个儿子是在是太懂事了,懂事的让人心疼。

    萧清和很快就在花园子里知道了萧紫语,萧紫语已经逛了好久了,其实萧紫语也不是一个喜欢逛花园子的人,但是不逛花园子,也不知道该做什么才好。

    萧紫语见到萧清和,还是有些惊讶的,原本萧紫语以为萧清和大概今天都走不了了,她都已经做好住在这里的准备了,却没想到萧清和已经带人出来了。

    “父亲要跟我一起走吗?”萧紫语笑着问道。

    “自然是一起走的,不然还要留在这里吗?”萧清和反问道。

    “我也不清楚父亲的意思,不过也是问问罢了。”萧紫语说道。

    “一起走吧。”

    “叶慧心和萧紫秀没哭着闹着不让你走吗?”萧紫语问道。

    “你这丫头明知故问,是故意的吧。”

    “也不算故意的吧,只是觉得事情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你就算是留下一段时间,我也不会觉得你有错,不过父亲的性格想来是当断则断的,不像是一个会拖泥带水的人。”萧紫语一字一句的说道。

    萧清和忍不住重重的戳了几下萧紫语的额头,:“你这丫头,是什么都知道,还在这儿故意说便宜话。”萧清和叹息道。

    萧紫语这摇头就是太聪慧了一些,聪慧的让人都不知道怎么说她好。

    “父亲,我们走吧。”萧紫语十分恭顺的说道。

    父女二人这才离开了。

    二人来的时候是骑马,走的时候自然也是骑马。

    而这边,萧景德也是在是不放心叶慧心跟萧紫秀,所以萧清和走了之后,萧景德又进去查看两个人的情况了。

    萧紫秀疼得有些受不了,一直都在哭闹,心里也难受的要死,她现在唯一的信念就是想要杀了萧紫语,可很明显,这根本是做不到的。

    现在萧紫秀也知道一些轻重了,不敢再提出那些不合理的要求了。

    萧紫秀看着萧景德走了进来,也装作看不见,反正现在除了杀了萧紫语能让她有一些安慰之外,别的什么事情,萧紫秀都不想管了。

    “父亲走了。”萧景德看着叶慧心和萧紫秀说道。

    叶慧心听了满脸的失望和痛苦,:“果真,在他心里,我们娘三个更不算什么。”

    “娘亲,等姐伤好了,我们就离开帝都吧,南边都安排好了,我们去那边好好的生活吧,也比在这里要好的多,不是吗?”萧景德问道。

    叶慧心虽然满脸的不甘心,满心的痛苦,这一次听了这话,忍不住点头,:“好,就听景德的,等你姐姐伤好了,我们就离开这里,再也不回来了。”

    “不,我不走,我不走,我不要离开这里,我不要!”萧紫秀喊道。

    “萧紫秀,你糊涂了吗?你都落到现在这个地步了,你还要留在这里,我看你是疯掉了吧。”叶慧心直接吼道。

    “母亲,我不能就这么离开,我不甘心,萧紫语还好好的,完好无损,高高在上,而我呢,现在不单单是什么都没有了,还成了一个残废,你让我怎么甘心,怎么甘心啊?”萧紫秀哭诉道,她真的是不甘心啊,也是咽不下这口气啊。

    “你到现在还不明白,你就算是死也斗不过萧紫语的,你如果想留在这里,我和景德也不拦着你,但是我们会离开,你一个人在这里自生自灭吧。”叶慧心直接说道。

    叶慧心也累了,真的不想纠缠下去了,想要清清静静的过几天日子,在这样纠缠下去,也是没有什么意思的。

    “娘亲说的对,姐,你就听一句我们的话吧,我们也不会害你的,走吧,别在这纠缠了,纠缠下去,也没有你的什么好结果。”萧景德劝道。

    “可是我真的不甘心,我就这样失去了一条手臂,我就这样成了一个废人,我将来该怎么生活,我还能找到一个好夫婿吗?谁会要一个废人啊?”萧紫秀痛苦的哭道。

    “姐,我会照顾你的,如果你不愿意嫁人,我就照顾你一辈子。”萧景德承诺道。

    萧景德说的很郑重其事,叶慧心很欣慰,知道萧景德这不是随口说说的,既然萧景德说了,就肯定可以做到的。

    萧紫秀的情绪这才稍微缓和了一下,没有刚才那么的激动了。

    萧清和跟萧紫语一路上策马奔腾,很快就抵达了国公府。

    虽然骑马比马车的速度要快不少,但是这样也足足耽误了一天的工夫。

    萧清和并不知道萧紫语被宇文逸劫持的事情,萧紫语也觉得有些累了。

    就回房休息了。

    萧清和去了正房看萧大太太,萧大太太休息了一天,气色好多了。

    萧大太太见萧清和来了,忍不住问道,:“怎么样了,这件事怎么处理的?”

    “你就不要管了,事情都处理完了,他们母子三人也会尽快的离开帝都的,你就好好的养伤吧、。”萧清和说道。

    萧大太太知道萧清和不想说的事情,她也是问不出来的。

    萧大太太其实这些天一直都不太舒服,老是觉得胸闷,却气不喘不过来的感觉。

    而且吃东西也不太好受,倒不是觉得恶心想吐,而是吃什么都没胃口。

    大概也是这些天喝药喝的吧。

    萧清和也看的出来,萧大太太虽然气色好多了,但是精神头还是不好。

    “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精神还是不好?”萧清和问道。

    “我也不晓得是怎么了?今儿个都睡了一天,竟然还是没精神,可能是吃药吃的吧,估摸着过些日子就好了。”萧大太太说道。

    “也有可能,看你还是犯困的样子,不然你再去睡一会子吧。”萧清和说道。

    萧大太太练练摆手,:“不睡了,这都什么时辰了,我这刚起来没多久,等晚上一起睡吧。”

    萧清和笑了笑,:“也好,吃了晚膳再说吧。”

    “你今儿个晚上在这儿用晚膳吗?”萧大太太问道。

    “恩,这个是自然,肯定要陪着你的,用过晚膳我陪你去花园子里走走,今儿天气不错,虽然时候晚了,但是花院子里空气还是很不错的。”萧清和说道。

    萧大太太点头,:“好。”

    夫妻两个人相处的很是平和,而萧紫语那边正在用完膳,这出去颠簸了一天,萧紫语竟然吃的也不少。

    刚吃完了晚膳,萧景宸就过来了,萧景宸也是,这两日忙的要死,虽然收到了消息知道萧紫语已经安全归来,但是还没抽出时间过来看萧紫语,这不,今晚忙的脚不沾地,好歹是忙完了公务,就马不停蹄的过来了。

    萧景宸拉着萧紫语仔仔细细,上上下下的看了一番。

    “怎么了,我应该没少块肉吧。”萧紫语打趣儿道。

    “恩,看着还不错。”萧景宸想到萧紫语受到的这些委屈,就是气不打一处来。

    “好了,你就别在这儿裹乱了,我没事儿啊。”萧紫语说道。

    萧景宸早就饿的不行了,直接看着萧静儿,说道,:“赶紧弄点儿吃的从西来,想把你相公给饿死吗?”

    萧紫语还不知道二人和好的事情,听到这口气,看来两个人是已经和好如初了。

    萧紫语忍不住说道,:“我对你们两个人是彻底的无语了,你们最好在闹腾几次才好呢。”

    萧紫语这说的当然是反话了,不过这两个人整天的猫一阵,狗一阵的,也是让人有些疲劳了,都懒得去管了。

    两个人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的,然后也没有说话,萧静儿赶忙去端饭菜了。

    萧景宸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然后从怀里掏出来一封信,很厚的一封信,然后就放到了萧紫语面前。

    “给你的,王府送过来的,正好我刚到而门上,看到了,就顺手给你带进来了。”萧景宸说着,眼神还带着一丝的戏谑。

    萧紫语有些莫名其妙,然后拿过信封,上面一看署名,也有些脸红。

    因为上面写着亲爱的王妃小语儿亲启。

    这称呼,也只有宇文墨那厮才能想的出来吧。

    的确是很厚的一封信。

    萧紫语拿着信直接就进了卧房。

    萧景宸见状,却笑得格外的邪性,声音也很大,都让萧紫语听到了。萧紫语真的是要气死了,这个讨厌的宇文墨,老是弄出这么让她丢脸的事情。

    萧紫语打开信封,然后拿了出来,足足十几页这么多。

    萧紫语都有些不知道宇文墨到底都会写些什么。

    字迹还是萧紫语所熟悉的。

    上面写着:

    吾爱妻小语儿。

    萧紫语看到这个称呼,真的不知道该说宇文墨什么好了。

    虽然洋洋洒洒的十几页纸,其实里面的内容,也没什么太重要的,宇文墨把自己的衣食住行,每天吃什么,喝什么,干的什么,全都写在里头了,然后就是诉说着对萧紫语的思念,反正全都是是一些情话。

    不过萧紫语看的很开心,宇文墨很贴心,知道女子肯定也是关心自己丈夫的事情,虽然只是一些细节上的小事,宇文墨也都说的很清楚。

    这让萧紫语更加的思念宇文墨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个人才能见面。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妖娆毒后相邻的书:变身错恋异域之女王异化都市梦青歌巅峰修理工自己建造的幻想乡诡门十三针王杀夜不语诡异档案血统超神者凭陵杀气中二少年的妄想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