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1 服软

【书名: 重生之妖娆毒后 751 服软 作者:宝贝鹿鹿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以嫡为贵不死佣兵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娱乐圈有个郁大厨     751

    皇贵妃听了这话,摇着头笑了笑,:“大概其也是忍无可忍了吧。=”

    “谁知道呢,不过宇文鸿应该也很郁闷吧,原本好好的计划,全都被肃亲王妃给破坏了。”萧紫语忍不住说道。

    “是啊,现在想来,这半年多,看着宇文鸿的出手大笔,就知道他肯定是得了于家不少银钱上的帮助。”皇贵妃说道,现在想来,闹到这种地步,这个金娃娃是要失去了吧。

    “母妃,这是肯定的,看于庶妃那个样子,根本就是个没脑子的,宇文鸿说什么她都信,根本自己连一点儿判断的能力都没有。”萧紫语忍不住翻着白眼说道。

    她真的是从来都没见过这么白痴的人,完全没有活在现实生活当中,根本就是活在宇文鸿编制的谎言之中的。

    没办法,人傻了就是这个样子的。

    “不管他们了,去看看昊哥儿吧,虽然奶娘陪着,但是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你还是多陪陪吧。”皇贵妃有些内疚的说道。

    “不必担心,昊哥儿是男孩子,男孩子是不需要这么娇惯的,不过我也要去鼓励一下他,他保护了彤儿,这是值得鼓励的。”萧紫语说着,准备起身离开。

    皇贵妃看着萧紫语,没想到萧紫语会这样说,她其实一直也觉得男孩子是不能惯着的,就应该散养才对。

    从前的时候,她也很少去惯着宇文墨,当然,那个时候,她自己也是万念俱灰,不过好歹也没把孩子养成那个样子。

    如果真的跟太子宇文鸿那样,皇贵妃很可能会自责到死的。

    萧紫语直接去看萧景昊了。

    萧景昊和宇文彤在一起住,两个人直接分不开,不管谁说也不肯分开,直接就是没办法把两个人给分开,也就只能随着二人去了,反正年龄也不大。

    萧紫语走到寝殿内,正看到萧景昊正在拍着宇文彤,似乎是在哄着宇文彤睡觉。

    两个人的样子真的是挺可爱的。

    萧紫语就顿住了脚步,并没有上前,反倒是在一处听着两个人说话。

    宇文彤抱着萧景昊的手臂,似乎不愿意让萧景昊离开。

    萧景昊轻轻拍着宇文彤,笑道,:“彤儿乖,我不走,我就在这儿陪着彤儿。”

    宇文彤眨巴着一双大眼睛,问道,:“昊哥哥,你会不会有一天也觉得彤儿很烦,然后就不理彤儿了。”

    萧景昊连忙摇头,说道,:“怎么会呢?我怎么会觉得彤儿烦呢?”

    “可是昊哥哥,为什么我看到的不是这样子的呢,不管是谁,都不会和一个女子在一起很长久的,就像是今天五皇兄的妻子和小妾不就打起来了吗?”宇文彤问道。

    萧紫语听的额头上三条黑线都冒出来了,这个小娃娃竟然就懂这么多东西了,也真的是醉了。

    萧景昊挠了挠头,其实萧景昊对这些真的不太了解的。

    “彤儿放心,我只会跟彤儿在一起,永远都是,这辈子我也只会跟彤儿在一起。”萧景昊很坚定不移的说道。

    “真的吗?不管彤儿变成什么样子,昊哥哥都只会喜欢彤儿一个人吗?”宇文彤的声音十分的稚嫩,奶声奶气的,却问的是这么的成熟的问题,似乎只有大人才会问这种问题吧。

    萧紫语觉得这两个孩子真的是不得了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萧景昊重重的点头说道,:“是的,我这辈子只会喜欢彤儿一个姑娘,绝对不会喜欢别人额。”

    “那就好,我相信昊哥哥。”宇文彤甜甜的笑起来了。

    “彤儿睡一会儿吧,以后昊哥哥也会在身边保护你的,不会让彤儿遇到一点儿危险的,好不好?”萧景昊笑着说道。

    “好,有昊哥哥在,彤儿就什么都不怕了,彤儿要一辈子都跟昊哥哥在一起。”宇文彤闭着眼睛,喃喃的说道。

    萧景昊依旧没有离开宇文彤,轻轻的拍着宇文彤,宇文彤很快就入睡了。

    萧景昊这才松了一口气欧,萧景昊小小的身子,从床上下来之后,就看到了萧紫语正站在不远处。

    萧景昊萧紫语,笑道,:“姐,你怎么过来了?”

    萧紫语突然有一种错觉,看着才几日不见的弟弟,好像是长大了一样。

    “我过来看看你,看看你的脸没事吧。”萧紫语上千,轻轻的抚摸着萧景昊的脸颊,问道。

    萧景昊很无所谓的说道,:“没事,只是挨了一巴掌而已,让太医瞧过了,抹了一点儿药膏子过几日就好了,现在就已经看不出来了吧。”

    “昊哥儿,我才几日不见你,觉得你似乎长大了,成熟了不少,其实你不过也只有四岁罢了。”萧紫语忍不住说道。

    萧景昊才是一个四岁多的孩子,可是现在说话做事,却真的是很成熟了,男孩子离开母亲,当真会成熟的厉害吗。

    萧紫语倒是不明白这一点了。

    萧景昊笑了笑,然后看着床上熟睡中的宇文彤,忍不住说道,:“姐姐,我们到外头去说吧,省的把彤儿给吵醒了吧。”

    萧紫语这才发现自己的弟弟竟然是这般的贴心,尤其是对宇文彤,还是这样的上心,这两个小家伙倒是挺有意思的。

    “好,我们出去说吧。”萧紫语和萧景昊一起到了外头。

    萧紫语坐了下来,然后对这萧景昊招了招手,:“昊哥儿,过来,姐姐揽着你。”

    萧景昊听话的走了过去,然后依偎在萧紫语怀里。

    萧景昊虽然在宇文彤面前表现的很男子汉,可是到了萧紫语面前,却又成了一个小孩子了。

    “今天被打疼了吗?”萧紫语问道。

    “没事儿的,我可没有这么较弱,看我这个样子就知道了,幸好没打到彤儿就好了,我是男子汉,是应该保护彤儿的。”萧景昊说的很是肯定。

    萧紫语点点头,说道。“不错,你这样说就对了,你是男子汉,就应该保护女孩子,你也要记住,以后也要保护彤儿,知道吗?”

    “恩,我知道了,姐姐,我不单单会保护彤儿,也会保护姐姐,保护母亲,保护皇贵妃娘娘,保护我在乎的每一个人。”萧景昊豪言壮语的说道。

    没想到这小小的年纪,就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好,很好,你有这个想法,就要好生的努力才是。”

    “姐,放心吧,我会的。”萧景昊保证道。

    “你什么时候回家?”萧紫语问道。

    其实这个问题,萧紫语早就想问问了,萧景昊一直都在这里,也不是长久之计,毕竟现在对于萧景昊来说,萧家才是萧景昊的家,而皇宫,也不是萧景昊可以长久留下来的地方,如果留的久了,也是有些不方便的,而且今天就已经出事情了。

    说实话,照理说,在这个皇宫里,是没有人敢惹萧景昊和宇文彤的,可是改天若是再来这么一个傻叉货呢,就怕事情会更加的无法收拾了。

    所以萧紫语还是偏重于让萧景昊离开皇宫的,在萧家毕竟是自己的家,也不会出什么大问题的。

    “我也不知道,彤儿不让我走,可是我也有些想念母亲了,我已经离开家好久了。”萧景昊挠着头说道。

    萧紫语从萧景昊的话中可以听得出来,萧景昊也是想回家的,但是却舍不得宇文彤。

    “你跟彤儿好好说说,回家一段时间,以后你们还是有见面的机会的,你这样长久的住在宫里也不是办法,你觉得呢?”萧紫语建议道。

    萧紫语现在真的觉得很萧景昊说话,就像是跟一个成年人在商量问题一样,根本就不是跟一个小孩子说话,这种感觉,还真的挺不错的呢。

    “我跟彤儿说过了,但是彤儿死活不要跟我分开,说要不就跟我一起去萧家住一些日子。”萧景昊也有些无可奈何的说道。

    萧紫语也想到了,宇文彤是能说出这样的话来的。

    “要不你就带着彤儿去萧家住些日子吧,你这样老是在宫里也不是个事儿,你觉得呢?”

    “我倒是没什么问题,就是怕皇贵妃娘娘和陛下不会同意的。”萧景昊有些担心的说道。

    “我去给母妃说吧,母妃应该会同意的。”

    “那多谢姐姐了。”萧景昊笑着说道。

    “那行,我去跟母妃说,这件事,你就不用管了吧。”

    “好,谢过姐姐。”萧景昊作揖道。

    萧紫语看着萧景昊,真的是觉得萧景昊长大了,像是一个大人了,萧紫语真的是有些不可思议的。

    其实男孩子就是如此,你必须要依靠他,他才能长大,就像现在萧景昊跟宇文彤在一起,宇文彤是处处依靠萧景昊的,什么时候都依靠着萧景昊,都支使萧景昊,让萧景昊做这做那的,而萧景昊就觉得自己应该为宇文彤做好这一切,然后自己就会迅速的成长起来。

    男孩子就是这样养成的,如果你处处都为他把事情做好了,那他自然而然的就什么都不肯做了,所以就会形成很大的惰性了。

    而萧紫语和萧景昊在这边说话,与此同时,东宫里其实也挺热闹的。

    颜月瑶也知道了御花园发生的事情了,这皇宫里其实也真的是没有太多的秘密的,尤其是在御花园这样公众的场所,肃亲王妃就说了那样的话,这也是让人不知道该说肃亲王妃什么好的。

    颜月瑶扶着自己的微微隆起的肚子,忍不住嘲笑道,:“肃亲王妃当真说了那些话,而那个于庶妃也当真是那样回答的?”颜月瑶问一旁的岑嬷嬷。

    岑嬷嬷看着颜月瑶的样子,心中忍不住发愁,岑嬷嬷如果知道颜月瑶竟然这么大胆,敢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打死他她也不会进宫的,可是进宫之后,才知道颜月瑶竟然胆大包天到假怀孕,当真,一开始也是真的,只是孩子小产之后,颜月瑶却没有声张,继续装着怀孕,这也真的是天大的胆子了。

    岑嬷嬷从一开始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就开始规劝颜月瑶,让颜月瑶赶紧的想法子,这个肚子可不是一直能装下去的。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可不是一个枕头能瞒得住的,难道真的要胆大包天到混淆皇室血脉。这如果查出来了,可是诛九族的大罪啊,颜月瑶一个人是承担不起的,就连整个颜家也是赔不起的。

    颜月瑶其实最初的时候,是打算从宫外弄进一个孩子来的,她是太需要一个嫡长子了,而且必须还要是男孩子才可以,女孩子的话,也没有什么作用的。

    因为赵侧妃有一个儿子了,她不能没有子嗣,因为没有儿子,她就坐不稳太子妃的位置,到了现在这一步了,颜月瑶也是没得选择了。

    可是长久的听岑嬷嬷说,颜月瑶也开始动摇了,毕竟混淆皇室血脉这个罪过也真的是有些大了,颜月瑶觉得自己也是承担不来的,万一真的有个什么闪失,事情被揭露出来了,那她岂不是死路一条了,而且说不准还会连累颜家的。

    所以颜月瑶就慢慢的打消了这个念头,但是也不能随随便便就小产了吧。

    岑嬷嬷一开始的解决办法是,让颜月瑶找个机会,将小产记到太子的头上,这样就会让梯子对她内疚,从而缓和两个人的关系,可是颜月瑶不同意,颜月瑶说他们的关系,全都是赵侧妃这个贱人挑拨的,如果没有赵侧妃,他们夫妻两个的关系肯定会慢慢的和好如初。

    岑嬷嬷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她就不记得太子和太子妃的关系有好的时候,反正从她进宫以来,一直都是这样冷如冰霜的,只能一时比一时的严重罢了。

    事情到了现在的地步,也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那既然太子不成,就要把小产的罪责怪到赵侧妃头上了,但是这很难,赵侧妃是个很聪明的人,岑嬷嬷从最开始就看出来了。

    自从颜月瑶怀孕之后,并且传出胎像不稳的消息之后,赵侧妃就很可以的远离颜月瑶,哪怕是请安,也会带上别人一起来,然后恭恭敬敬的叩拜,绝对不会沾染颜月瑶半分,即使送东西,也全都是摆件之类的,一应吃穿用度的东西,从来没送过,可是远远的脱出去了,不管怎么说都好,反正就是一点儿干系都没有的。

    眼看着颜月瑶的肚子也是一天比一天的大了,这月份越大,就越危险,到时候也越容易穿帮。

    颜月瑶好歹也在东宫两年多了,肯定也有自己的心腹太医了,这个倒是没问题,但是如果一个劲儿的拖下去,到了五六个月,就很是麻烦了。

    这个问题,也真的是迫在眉睫的要解决了。

    岑嬷嬷看着颜月瑶似乎还在关系别人的事情,也是有些无奈的,先管好自己的事情吧,都成了这个样子,还有心思管别人。

    “应该是吧,老奴知道的也不真切,但事情是闹得很大的。”岑嬷嬷答道。

    颜月瑶心情好像很好,颜月瑶现在因为和宇文逸的关系很冷,所以巴不得天下的夫妻都打起来才好,听到宇文鸿和肃亲王妃两个人吵得很凶,于庶妃孩子也小产了,她就莫名的兴奋高兴起来了。

    “这个肃亲王妃,从前还在本宫面前耀武扬威的,怎么样,被一个小小的庶妃给气成了这个鬼样子,还在本宫面前装作夫妻恩爱的样子,怎么样,这男人不都是一个德行吗?贪新忘旧的。”颜月瑶狠狠的说道。

    “娘娘既然知道男人都是这个性子,又何必跟太子爷计较呢?您也不要跟太子爷别扭了,赵侧妃毕竟就是个侧妃,成不了大气候的,只要娘娘正经的对太子爷服个软,跟太子爷好好的,太子爷肯定也会回心转意的。”岑嬷嬷劝道。

    这些话岑嬷嬷都不知道偶说了多少遍了,甚至都有些不想再说了,可是颜月瑶每每都说知道了,可是见到宇文逸,两个人就开火,然后吵得翻天覆地的,最后太子爷总会甩门而去。

    岑嬷嬷看着太子爷那个样子,若不是因为颜月瑶怀着身孕,两个人几乎是大打出手的,不过岑嬷嬷也理解,颜月瑶有的时候说的话也是太难听了,是能把人给气死的。

    “本宫知道了,嬷嬷就不必多说了,嬷嬷啊,你说本宫能不能把小产的事情赖到萧紫语那个贱人头上呢?”颜月瑶突然问道。

    岑嬷嬷听的差点两腿一软,就跪在地上了。

    岑嬷嬷真的是觉得留在颜月瑶身边,是如履薄冰,一个不小心的话,可能随时有可能会脑袋搬家的。

    她真的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跟颜月瑶解释了。

    “娘娘,万万不可。”岑嬷嬷说道。

    “为什么,难道本宫这龙子还比不过一个小小的萧紫语。”颜月瑶问道。

    “娘娘,倒不是因为这个,而是因为羽亲王妃是没有动机害您肚子里的孩子的,今天老奴专门去王府请羽亲王妃,羽亲王妃都不太想来,而且她长年累月的不进东宫,这晚宴也是娘娘请她来的,她难得来一次东宫,就是为了害娘娘肚子里的孩子,这根本就不能服众。”岑嬷嬷解释道。

    而且岑嬷嬷也没说,皇贵妃,陛下都回来,皇贵妃和羽亲王妃是何等聪慧之人,难道看不透这里头的关系吗?

    万一弄不好,偷鸡不成蚀把米了,可就真的麻烦了。

    “是吗?真的不可以吗?虽然本宫也看不上赵珊瑚那个贱人,但是相比之下,本宫更想萧紫语死,有萧紫语在一天,本宫这心里就不舒坦。”颜月瑶直接说道。

    “娘娘,老奴奉劝娘娘几句,娘娘还是不要得罪羽亲王妃的好。”岑嬷嬷忍不住说道。

    “为什么,我为什么不能得罪她,论起身份来,她算什么啊,我可是太子妃,她只是一个亲王妃,怎么我倒要看她的脸子了。”颜月瑶不服气的说道。

    颜月瑶恨萧紫语完全是因为在萧紫语面前,她是连站的位置都没有。

    也不知道为什么,其实比起来,她才是太子妃,可是她在萧紫语面前就是直不起腰来,感觉比萧紫语矮了一头。

    加上她也知道萧紫语和宇文逸的事情,宇文逸心里最想娶的人就是萧紫语,想到这些,颜月瑶就更窝火了。

    “这是自然,娘娘自然是尊贵的,这皇宫里除了皇贵妃,自然就数娘娘最最尊贵了,但是羽亲王妃的身份有所不同,羽亲王妃也是一个不能惹的人,她背后的势力可不能小觑啊。”岑嬷嬷劝道。

    “本宫知道,本宫就是懊恼没有一对好父兄,如果有这么一对好父兄的话,也不至于沦落到这个地步,如果本宫的父兄能帮上太子爷的话,也不至于沦落到被一个侧妃欺负的地步了。”颜月瑶懊恼的说道。

    “娘娘也不要妄自菲薄,其实娘娘也很不容易这些老奴也是知道的。”岑嬷嬷看着颜月瑶,有些心疼的说道。

    在岑嬷嬷心里,颜月瑶比她的儿女都还要重要,就别说这些了,但是颜月瑶现在这个样子,也真的是挺让人担心的,一个不小心,就会死无葬身之地了。

    “是啊,颜家真不是一个好地方,可是本宫就生在颜家,又有什么办法呢?”颜月瑶直接说道。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说这些也是多余的了,颜家一直以来都是这个样子的,分化斗争很明显,生在颜家大房,颜月瑶也觉得很难受,可是这也没有办法。

    她根本就做不了父兄的主,原本以为进了东宫,颜家大房和太子的利益就挂在一起了,可是很明显不是这样的,如果不是因为父兄太不得力,太子也不会这样轻贱她了。

    颜月瑶心里也都是明白的,颜家对于太子的支持甚至还不如赵家的支持,也难怪太子的心都在赵珊瑚身上。

    想到这些,颜月瑶心里很难受,为什么父兄就怎么不体谅她呢,她在东宫寸步难行。

    可是父兄却只想着如何能给颜家带来利益。

    原本宇文逸和颜家结亲,就是想要借助颜家的势力,现在是什么都没得到,所以对颜月瑶就更加的不满。

    “嬷嬷,你说,本宫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呢,本宫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颜月瑶哭诉道。

    岑嬷嬷对于这些事情也是知道的很清楚的,主要是岑嬷嬷也是在颜家呆了好多年了。

    “娘娘,先不要想这些事情了,打起精神来去应付今晚的晚宴吧,您跟太子爷说好了吗?太子爷过来吗?如果太子爷在场的话,事情只怕也不好收拾了,万一他要是护着赵侧妃可就难办了,老奴也亲自到赵侧妃那里去了,赵侧妃其实很不想过来,但是因为几位亲王妃和几位娘娘都过来,所以她不得不来,但是怎么赖到赵侧妃头上,这还是要看娘娘您自己的了。”岑嬷嬷说道。

    颜月瑶叹了口气,:“本宫知道,下毒肯定是不中用的,看看吧,本宫总能找到机会的。”颜月瑶直接说道。

    “娘娘,待会儿太子爷八成也会过来的,毕竟这宴会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为了东宫的体面太子爷应该也会出席,如果太子爷来的话,娘娘可千万要跟太子爷好好说话,可不能在呛着来了,好吗?”岑嬷嬷问道。

    “恩,好,我都听嬷嬷的。”颜月瑶说道。

    正说着呢,外头宫女通报,:“太子爷驾到。”

    岑嬷嬷赶紧的给颜月瑶打眼色,:“娘娘可千万记得老奴的话,不要跟太子爷顶着来了,好吗?”

    “恩,知道了,嬷嬷放心吧,本宫不会了。”颜月瑶也是很听岑嬷嬷的话的,主要是岑嬷嬷从小把颜月瑶带大了,颜月瑶也知道,岑嬷嬷不管做什么都是为了她好,所以颜月瑶也肯听岑嬷嬷的话。

    “你怎么想起来在东宫宴请的?”宇文逸进门,直接奔主题,真的是一句废话都没有的。

    宇文逸的脸色也不太好看,颜月瑶看到宇文逸那张脸,顿时气就不打一处来了。

    她就不明白了,为什么宇文逸对着赵珊瑚的时候笑容满面的,一看到她,就是这幅样子呢?

    岑嬷嬷一个劲儿的给颜月瑶打眼色,那意思让颜月瑶沉住气,千万别这个样子了。

    颜月瑶常常的叹了口气,然后和颜悦色的说道,:“殿下这个时候过来,一天可是累了吧,臣妾给殿下泡壶茶可好?”

    宇文逸听到这话,脸色顿时变了,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颜月瑶,没想到颜月瑶会说这样的话。

    颜月瑶和他平时总是说不到三句话就开火的,而且一开火,颜月瑶就歇斯底里的大吼着,可是到了现在,颜月瑶竟然这样知书达理的说话,真的是让他有些不适应了。

    难道颜月瑶吃错药了吗?

    宇文逸神色十分的不自然,仍旧皱着眉说道,:“孤不渴,孤就是想问你,怎么想起来在东宫宴请了,你这还怀着身孕呢,万一孩子有个什么,你可担负的起这个责任吗?赵侧妃方才还对孤说,十分担心你的身体呢,你看看你,你还不如一个外人在意孩子呢?”

    宇文逸说着,脸色有拉了下来。

    宇文逸和颜月瑶之间的裂痕已经很深了,现在怎么说呢,话不投机半句多吧,总之是一说话就吵架,现在就是这个状态的。

    颜月瑶听了这话,差点一口气提不上来,气死了,你说,谁听了这话能不生气吧,公然就在她面前提起赵珊瑚,这也是再是太过分了吧。

    颜月瑶很想发火,但是又看到岑嬷嬷给的眼神,知道应该忍下去,所以也只好耐着性子说道,:“臣妾也是想着,臣妾从怀孕开始就胎像不稳,好容易现在孩子也四个月了,臣妾也在宫里闷着四个月了,也是该热闹一下了吧。”

    “有什么好热闹的啊,你怀了孕,就应该静养才对。”宇文逸直接说道。

    “殿下,臣妾先给殿下陪个不是了。”颜月瑶说着,服了服身。

    宇文逸呆住了,完全不知道颜月瑶这到底是几个意思,怎么好端端就变了一个人呢?

    颜月瑶看宇文逸的反映,虽然心里恨得要死,但是表面上却不露声色,只是仍旧柔声说道,“臣妾知道,臣妾以前很糊涂,也很嚣张跋扈,总是惹了殿下生气,所以臣妾现在给殿下陪个不是了,希望殿下可以不计较臣妾过往的小性子。”

    “你到底想怎么样?”宇文逸问道,说实话,颜月瑶一下子变成这样子,宇文逸还真的是很不习惯呢,完全不知道她这是想干什么。

    “臣妾不想做什么,臣妾只想着能和殿下好好的生活在一起,过往的一切都是臣妾的不是,臣妾给殿下赔不是了。”颜月瑶依旧坚持着说道。

    岑嬷嬷听到这话算是放心了,这男人都是如此,都不喜欢女人太过于强硬了,以前颜月瑶就是太强硬了,所以才会跟太子的关系弄成现在这样。

    而且前面还有一个温柔似水的赵侧妃比着,就显得颜月瑶更加的蛮不讲理了。

    “嬷嬷,你先下去吧,本宫跟殿下有话要说。”颜月瑶吩咐道。

    岑嬷嬷笑着点点头,然后说道,:“老奴知道了。”岑嬷嬷将宫女都遣散出去了。

    颜月瑶上千,主动拉住了宇文逸的手。

    宇文逸有些排斥颜月瑶,主要是以前颜月瑶歇斯底里的形象实在是太生动了。

    现在虽然变得很温柔了,但是也让宇文逸觉得很不可思议。

    不过宇文逸好在是没有甩开颜月瑶的手。

    颜月瑶继续说道:“其实臣妾在东宫宴请还是有一个目的的。”

    “什么目的?”宇文逸问道。

    “臣妾想让人知道,我们东宫也是一片祥和的,想父皇不要那么对我,或者对殿下有意见,其实以前真的都是臣妾太不懂事了,所以臣妾真的很懊悔,所以现在胎像稳固了,臣妾就想着如何挽回了。”颜月瑶说道。

    宇文逸有些若有所思的看着也颜月瑶,其实泰和帝倒是真的说过,让他把东宫的事情给处理好,一个太子,连自己宫里的事情都处理不好,还能做什么,可是宇文逸真的很头疼颜月瑶,觉得和颜月瑶是没话好说的,因为一说话就吵架,而且还吵得天翻地覆的,根本就沟通不了,所以这个问题也就一直都搁置着,反正宇文逸是能不见颜月瑶就不见,省的两个人在继续吵架。

    现在颜月瑶主动示好,说实话,宇文逸也是有些心动的。

    虽然他不缺女人,可是这正妃,最好还是不要换的,而且如果颜月瑶懂事的话,颜家也是可以拉拢的。

    “你真的能做到?”宇文逸问道。

    宇文逸也是怕了,真怕颜月瑶当场闹起来,到时候可就真的麻烦了。

    颜月瑶看着宇文逸,重重的点头,:“臣妾自然可以的,臣妾现在也明白了,殿下是臣妾的夫君,臣妾自然要事事以殿下为重的,以后殿下就是臣妾的天,臣妾什么都听殿下的,其实臣妾也觉得委屈了赵侧妃,从前和赵侧妃弄成了这个样子,也是臣妾太过于善妒了,不如臣妾也去给赵侧妃陪个不是吧。”颜月瑶低眉顺眼的说道。

    “这倒是不用了,赵侧妃是侧妃,你是太子妃,是孤的正妃,哪里有正妃给侧妃赔不是的道理,你以后善待她就是了,赵侧妃也是很懂事的人,孤自然是不担心她会对你不敬的,以后你们好生的相处,孤的日子也好过一些。”宇文逸连连点头,说道。

    “臣妾知道了,臣妾都听太子殿下的。”颜月瑶低头说道。

    其实颜月瑶还是蛮漂亮的,起码在姿色上是比赵珊瑚要好一些的,只是颜月瑶这脾气太大了。

    而且你面对的是一国太子,你再大的脾气也没用啊,太子爷会吃你这一套吗?

    “恩,你如果真能做到自己所说的就好了,可千万别让孤失望啊,说实话,这两年多以来,孤对你,也是失望透顶了,孤就打算以后跟你这样凑合着生活算了。”宇文逸说道。

    如果不是没法休掉颜月瑶的话,只怕他早就休妻了。

    “臣妾知道,臣妾知道一切都是臣妾的过错,臣妾以后绝对不会再犯了。”颜月瑶很坚定的说道。

    “那就好。”

    “那晚宴的时候,殿下跟臣妾一起出席吧,到时候咱们就好好的表现一番,让人都看看,东宫也是一片祥和,并不是外头传说的那样的。”颜月瑶趁热打铁的说道。

    “好,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晚宴的时候,父皇也回来,别人心里怎么想,孤不管,孤最在意的还是父皇的看法。”宇文逸直接说道,宇文逸说的也是事实,她最在乎的就是泰和帝的看法。

    “那是自然了,臣妾一定会好好标下的。”

    “对了,你的宴客名单?”宇文逸问道。

    颜月瑶慢慢的走到桌前,拿起了名单,递到了宇文逸手中,宇文逸看了看,果然,萧紫语的名字也在上面,其实现在宇文逸是真的不想看到萧紫语,可是好像也没有办法拒绝,也不能不让萧紫语来。

    宇文逸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颜月瑶也拿不准宇文逸的态度,于是就问道,:“殿下,怎么了?难道这名单是有什么问题吗?”

    “没,没有,这名单挺好的,羽亲王妃也来吗?”宇文逸问道。

    颜月瑶这心里十分的不痛快,其实颜月瑶此刻跟宇文逸是想到两岔里去了,宇文逸是不想看到萧紫语的,可是偏生颜月瑶以为宇文逸很想见到萧紫语的。

    不过颜月瑶也没暴露出来,毕竟好不容易两个人的关系才稍微缓和了一些,如果现在颜月瑶发火的话,那之前的努力就都白费了。

    “恩,过来。”颜月瑶若无其事的点头,:“并且羽亲王妃现在已经进宫了,就在飞霞宫里。”

    提到飞霞宫,这宇文逸的脸色就更加的难看,觉得飞霞宫是更加无法说出口的隐痛了。

    颜月瑶是不知道这些事情的,只是觉得宇文逸的脸色突然变得更加的难看了。

    “殿下,您这是怎么了?”

    “没事,大概是有些累着了吧,孤去里头躺一躺,等晚宴的时候,孤陪着你直接出席吧。”宇文逸有些慌乱的说道,说完就离开了,直接到寝室里去了,也没有再看颜月瑶。

    颜月瑶也是气的要死,双拳紧紧的握住了,该死的萧紫语,真的不知道给人灌了什么**汤了,提到赵珊瑚的时候,宇文逸的反映一切正常,但是提到萧紫语,就方寸大乱了,颜月瑶怀疑,这里头肯定是有什么缘故的,肯定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

    ------题外话------

    推荐好友九韶正在pk的文文,双洁双强1v1。《锦凤吟之将女归来》/九韶。

    十六年的青梅竹马,却被一场深藏的阴谋所搅乱。

    谁说商女低贱不敌贵府千金?她学得一身绝世武功,心中自有平山丘壑。

    想要纳她密友为妾?打你个鼻青脸肿亲娘不认。

    雇人屠她傅府全家?率兵归来送你个抄家灭户。

    高贵冷艳觊觎她男票?阴得你浮华落尽跪地求饶。

    囚她困她逼她依附?风水偏偏轮流转,今晚送你入地狱。

    斗皇子,虐朝臣,两双素手共搅郢都风云。

    可当储位已定,皇权稳固,她却得知一切不过是一场无情的利用与背叛。

    于是她离郢都,杀国敌,战沙场,用一腔殷殷热血,掩下心底彻骨的悲凉。

    朝局变幻,皇权更替,逐鹿天下。

    且看一代将女热血归来,舞弄朝局,搅三国风云!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妖娆毒后相邻的书:变身错恋异域之女王异化都市梦青歌巅峰修理工自己建造的幻想乡诡门十三针王杀夜不语诡异档案血统超神者凭陵杀气中二少年的妄想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