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9

【书名: 重生之妖娆毒后 769 作者:宝贝鹿鹿

强烈推荐: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六零年代好生活盛世医香不死佣兵山村名医穿到明朝考科举     ♂!

    769

    木贵妃看着萧紫语,眼中透着滔天的恨意,恨不得将萧紫语给生吞活剥了。

    这恨意是怎么也掩盖不住的。

    其实正如萧紫语所说,宇文娇虽然不是萧紫语杀死的,但是宇文娇生前最恨的人就是萧紫语,木贵妃这般的恨萧紫语,自然也是人之常情,不过萧紫语肯定也不会坐以待毙的。

    她也不是这样的性子。

    “萧紫语,到了现在这一步,你能不能告诉本宫,你到底是如何发现破绽的,即便你心里有一些疑影儿,但是本宫都陪着你吃了糕点,也喝了那燕窝汤,你为什么就是没有喝呢?”木贵妃真的是不明白,她不明白自己到底输在了哪里?

    “木贵妃其实做的很好,但是木贵妃还是不了解我,如果是别人的话,可能见你喝过汤羹之后,也会跟着你喝下去,毕竟你敢以身试毒,这已经是最让人放心的了,一则,我发现了这燕窝汤里有问题,二来,即便我没有发现,我也不会喝下去。”萧紫语淡淡的说道。

    萧紫语说道这里,别说是木贵妃了,连皇贵妃都很好奇,萧紫语到底是怎么发现的呢?

    “我的嗅觉异于常人,而我身边的萧静儿,医术过人,我虽然不懂医术,但是经常在和她一起在药房里厮混,对于很多药材,我都是认得,尤其是绝子药,害人的药材,我辨认的格外的清楚不管是多么复杂的药材,或者是味道,我只要见过一次,闻过一次,就断然不会忘记。”萧紫语斩钉截铁的说道。

    “所以你竟然闻到了这味道不对劲?”木贵妃问道。

    “是的,虽然你用的绝子药的药材分量很轻,但是我闻过一次的东西,是不会忘记的,这牛乳燕窝也是我常喝的,而你做的味道,却跟我平时喝的有些不太一样,加上你如此殷勤的让我喝下这汤,是绝对有问题的,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萧紫语十分肯定的而说道。

    “你就是凭借这个,不肯喝下这汤的?”木贵妃问道。

    “是的,就是凭这个,我才没有喝下这汤,其实早先吃糕点的时候,我也没发现太大的不同,毕竟每个人做糕点的方式也是不同的,而你的分量比汤里让的还要少,是很难让人察觉的,不过吃到第二块的时候,我多少也是感觉到了有些不同之处,所以就没再吃了,如果糕点那个分量我要是一直吃下去的话,估摸着后果也是很惨的。”萧紫语直接说道。

    然后从袖子里将剩余的糕点全都扔了出来。

    木贵妃有些泄气,主要是木贵妃没想到,萧紫语的城府竟然到了如此的地步,她都做到这个地步了,萧紫语还是不上当。

    “本宫真的不如你,真没想到,都做到这个地步了,你竟然还是躲过去了。”木贵妃十分郁闷的说道。

    “还有你的态度,也是很可疑的,你太过于想让我喝下这汤了,比吃糕点的时候,还要热情,本来我们的关系就很敏感,即便你表面上对我好,但是内肯定是盼着我不好的,不过还是如此殷勤的让我喝下汤,吃糕点,这本来都是有违常理的,我自然是要思虑一番的,没想到的是,我不肯喝下这汤,你就恼羞成怒了,对我下了杀无赦的命令,我就知道,你今日对我所做的一切,根本就没打算留下后路的,不是吗?”萧紫语反问道。

    “对,没错,本宫个是没打算留后路的,本宫也没打算活着的,本宫每次看到你,都想把你剥皮拆骨了,娇儿就是因为你,才死不瞑目的,你竟然还活着,并且现在还是羽亲王妃,本宫已经忍耐了两年了,绝对不会再忍下去了。”木贵妃狠狠的说道。

    木贵妃既然自己也承认了,到了这个地步,也就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木贵妃,你既然承认了自己的罪行,本宫且看皇上的旨意,怎么处罚你吧。”皇贵妃看着泰和帝,说道。

    泰和帝的脸色早就难看的吓人了,差点就一口气上不来,直接气晕过去算了。

    说实话,泰和帝不是对宇文娇没有愧疚之心的,相反的,泰和帝对宇文娇也是无比的内疚的。

    尤其是宇文娇的死,到现在,泰和帝都还没有放下,如果不是因为如此,也不会对木贵妃这么纵容。

    “贵妃,朕这两年对你如何?”泰和帝突然开口问道。

    木贵妃看着泰和帝,眼神也并不是从前的伏低做小,低眉顺眼,相反的,只是一种很是凄然的感觉,好像也没有太大情绪。

    “陛下,陛下这两年来,对臣妾很好。”木贵妃说的很是笃定。

    “贵妃,朕怜惜你失去了女儿,对你一直都是宠爱有加的,为何贵妃你还是不知足呢?”泰和帝问道。

    木贵妃冷笑了一下,:“宠爱有加。”木贵妃其实也是鲜艳亮丽的女子,虽然年纪也有些大了,仍旧是风姿不减当年。“这句话,陛下说的也太言过其实了,这个后宫早就成了一座冷宫了,陛下说的宠爱有加,也不过是对臣妾来说,臣妾并没有日日都见不到陛下吧。”

    木贵妃这话也是十分的可悲的。

    别的妃嫔那里,泰和帝几乎是一次也不过去了,这后宫,也就是她这里,泰和帝还会来坐坐,不过也只是来坐坐罢了。

    面子上,也是好看一些的,但实际上,泰和帝也只是会留宿在皇贵妃宫里。

    “贵妃,朕觉得这两年,待你不薄,你病了,朕立马把老二给召进京,让老二一直都陪着你,即便你病好了,老二也没有在回封地,一直都留在宫里陪着你,你到底还想如何呢?”泰和帝有些生气的问道。

    “臣妾没有想怎么样,臣妾只想让萧紫语死,萧紫语害死了臣妾的女儿,臣妾不能饶了萧紫语这个贱人。”木贵妃狠狠地说道,事到如今,她都不能忘记这仇恨。

    宇文娇的死,是木贵妃心里,永远都解不开的疙瘩。

    “娇儿的死,怪不得语儿丫头,和语儿丫头也没有半分的关系,怎么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你还是看不开呢?”泰和帝有些焦急的问道。

    “看不开,如何看开呢?我只是知道,我的娇儿已经死了,而萧紫语,还好好的活着,现在是羽亲王妃,现在过的十分的幸福,我只要想到这些,就要发疯,我不能让娇儿受这么大的委屈。”木贵妃一字一句的说道。

    “够了,看来你是永远不会明白过来了,朕容你到现在这个地步,不是让你在宫里兴风作浪的。”泰和帝十分平静的说道。

    宇文仲看到泰和帝的神色,觉得事情有些不太好。

    宇文仲这两年,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傻瓜了,多少也是能看懂泰和帝的脸色的,泰和帝的脸色真的是不好看,难道泰和帝真的要为了萧紫语的事情,迁怒母妃吗?

    不过母妃做的这事儿,也的确是让人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从开始的时候,他都觉得无法接受,就更别提别人了。

    “父皇,母妃知错了,您也体谅一下母妃,母妃自从失去了皇妹之后,就一直都有一些精神失常了,所以现在做出的这些事情,也不是自己自愿的。”宇文仲解释道。

    现在也唯有这个说法,能交代的过去了。

    反正木贵妃也不是第一次精神失常了,从前也正是因为得了这个病,所以他才可以回京的,现在正好用这个借口,也是很不错的。

    宇文仲这一次的反映,倒也是不慢的。

    宇文仲都很佩服自己能想到这样的借口。

    果然泰和帝的脸色稍稍缓和了一些,其实泰和帝也是十分犹豫的,木贵妃毕竟失去了女儿,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他如果处罚的太重了,说不过去,想到宇文娇已经死了,别的事情,真的也是不太重要的了。

    但是如果不处罚木贵妃的话,木贵妃做出的这件事,差点就害的萧紫语,绝了子嗣,没有一个说法,好像也的确是说不过去的。

    “陛下,您一定要给语儿丫头一个公道,当年大公主的事情,您也都清楚,这根本就跟语儿丫头灭有半点的关系,如果这样的事情也能赖到语儿丫头身上,那对语儿丫头也是十分不公平的,现在墨儿在外征战,为了大宇朝,抛头颅,洒热血,当然,墨儿是皇子,这原本也是皇子应该做的,可是语儿丫头的深明大义,陛下难道不知道吗?所以这件事,语儿丫头是真的委屈,不能就这么算了。”皇贵妃不依不饶的说道。

    她只要一想到萧紫语为此付出的惨痛代价,虽然没有绝了子嗣,但到底是伤了身子,还需要调理一番,如果不是萧紫语机警的话,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呢。

    所以皇贵妃这心里,真的是恨不得把木贵妃给活吃了。

    皇贵妃从来都是一个嫉恶如仇的人,木贵妃此番,也真的是触了皇贵妃的逆鳞了。

    其实这些年,皇贵妃也并没有刻意的为难过谁,更加没有刻意的去害过谁,皇贵妃也算是个很大度的人了。

    “朕明白。”泰和帝有看着皇贵妃气愤的脸颊,忍不住说道。

    “陛下,臣妾也把话说在这里,只要臣妾有机会,臣妾还是会不顾一切的要弄死萧紫语的,臣妾和萧紫语的仇怨,就是不死不休的。”木贵妃毫无顾忌的说道。

    宇文仲可是着急坏了,没想到木贵妃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事情都已经是这个样子,现在还不求饶,竟然还要说这样的话,这不是自打嘴巴吗?

    “母妃,您疯魔了吧,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呢?”宇文仲着急的说道。

    “仲儿,母妃已经是不中用了,娇儿是你亲妹妹,活着的时候,你们兄妹虽然也有些不太和睦,但是娇儿已经不在了,母妃不求你以后为娇儿报仇,但是千万不能忘记了你妹妹,知道吗?”木贵妃叮嘱道。

    宇文仲听了木贵妃说这话,心里也是很难受的,宇文娇虽然是他亲妹妹,但是他和宇文娇的兄妹情谊,却真的不是特别的深,主要是有宇文娇这样的妹妹,宇文仲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宇文娇也是害了他好多次了。

    宇文娇虽然也坑了自己,不过也没少坑了宇文仲。

    宇文仲被发配出帝都这件事,到现在,还是耿耿于怀的。

    “母妃,您别说这样的话,您给父皇认个错吧,以后也不要在做这样的事情了,可以吗?”宇文仲跪在地上恳求道。

    “父皇,母妃真的知道错了,母妃也不是故意的,您也体谅一下母妃丧女之痛吧,娇儿从小都是样子母妃身边的,自然是疼爱的紧,自从娇儿死后,母妃也是没有过过一天舒心的日子的,求父皇体谅一下吧。”宇文仲苦苦的哀求道。

    他是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母妃出事的。

    就算不是为了母妃,为了自己,也不能,如果木贵妃出事了,那他在这帝都,在皇宫里,就真的是孤立无援了。

    到时候有些什么事情的话,可就真的是没有任何人能帮忙了。

    这不是宇文仲愿意看到对的事情。

    “好了,都不要说了。”泰和帝冷冷的说道。

    “语儿丫头,这件事,你才是受害者,你来说,想怎么处理?”泰和帝问道。

    萧紫语听到泰和帝的话,就明白了泰和帝的意思了,萧紫语是何等的聪慧过人,自然知道泰和帝这话是个什么意思了?

    泰和帝既然这样开口问自己,把这个皮球踢给了自己,自然就是想让自己来处理这件事,并且在泰和帝的心里,看这个样子,也是想要饶过木贵妃的,不然的话,泰和帝大可以自己来处理,也不必这般的为难,将这个烫手山芋交给自己了。

    这一点,萧紫语看的出来,皇贵妃也看的出来,皇贵妃跟了泰和帝这么多年了,自然也是都明白的。

    “陛下,您这样也太为难语儿了吧,语儿只是一个孩子,您这样太偏心了。”皇贵妃直接说道。

    皇贵妃自然是事事都向着萧紫语说话的,毕竟萧紫语是她的儿媳妇,就算抛开这关系,皇贵妃也愿意向着萧紫语说话。

    “朕哪有这个意思,朕也是疼爱语儿丫头罢了,觉得这件事是语儿丫头受了委屈,所以才想着让语儿丫头自己来处理,不管语儿丫头想怎么样,朕都依着。”泰和帝保证说道。

    泰和帝倒也不是一定要为难萧紫语,只是泰和帝想到宇文娇,真的无法下的了重手来处罚皇贵妃。

    这也是人之常情吧。

    “父皇,这件事,儿臣相信父皇,所以单凭父皇处置,儿臣都没有任何的意见。”萧紫语也跪了下来,说道。

    其实萧紫语也不想管这些事情了,木贵妃对于萧紫语来说,也是不可能在掀起什么大浪来了。

    萧紫语想的比较长远。

    如果说这一次,泰和帝重重的惩罚了木贵妃,未必不会心软,不会后悔,说不定木贵妃以后还有复起的一天。

    人不都是这样吗?如果从一开始太过于绝情了,势必会心软,但是如果泰和帝没有重重的惩罚木贵妃,轻而易举的把这件事给放下了,心里觉得愧疚的人,就不会是木贵妃了,说不定会是萧紫语了。

    而且宇文娇的死,泰和帝应该也能放下了,只要能放下宇文娇的死,那事情就大不一样了。

    木贵妃之所以可以这么的任性妄为,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泰和帝对宇文娇的死十分愧疚的,觉得木贵妃失去了女儿,所以应该好好的补偿木贵妃的。

    如果说泰和帝放下了宇文娇的死,那么别说是木贵妃了,就连宇文仲的地位也会大不如前了。

    萧紫语上一世,在皇宫里见面了太多太多,也很泰和帝打了无数的交道,所以是很了解泰和帝的想法的。

    她这是要一劳永逸的拔出泰和帝心里的刺,这才是最管用的法子。

    泰和帝没想到萧紫语会说这样的话,不由得有些发怔的看着萧紫语,:“丫头,当真吗?”泰和帝此刻看着萧紫语是十分的顺眼的,没想到这丫头竟然这么的明事理。

    “自然是,不管父皇怎么处置这件事,儿臣都没有异议,儿臣是父皇的儿媳,就应该提父皇分忧,而不是让父皇为难。”萧紫语十分诚恳的说道。

    皇贵妃吃不太准萧紫语的意思,却一个劲儿的给萧紫语打眼色。

    萧紫语只是看着皇贵妃,神色也是十分如常的样子,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皇贵妃真的是拿不准萧紫语这到底是想要干什么。

    萧紫语却最后给了皇贵妃一个你放心的眼神。

    皇贵妃只好也不说话了。

    说实话,最吃惊的人是木贵妃和宇文仲,他们母子都没想到,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了,萧紫语竟然会这样轻轻的放过他们母子。

    其实严格说起来,宇文仲也是欺上瞒下,并且帮着木贵妃一起欺骗泰和帝,这条条状状也都是大罪,如果真的追究起来,也是不得了的。

    可是萧紫语都没有提及过。

    看这样子,似乎真的是想放过木贵妃母子的。

    说实话,宇文仲并不明白萧紫语打的到底是一个什么主意,这样做,对于萧紫语来说,到底是有什么好处呢?

    木贵妃却冷冷的看着萧紫语,说道,:“不要以为你这样做,本宫就会感激你,即便你今天放过本宫,本宫他日也不会放过你的。”

    “母妃,您能少说两句吗?”宇文仲几乎是要被木贵妃给气死了,不管怎么说,也不能再激怒萧紫语吧。

    萧紫语倒是反映如常,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木贵妃,就好像木贵妃只是空气而已。

    泰和帝的脸色不大好看,也觉得木贵妃有些太不识好歹了,萧紫语话都已经说成这个样子了,木贵妃丝毫都不觉得内疚吗?反而还说这样的话,也真的是不知道让人说什么才好了。

    “好了,都不要说了。”泰和帝沉声说道。

    “贵妃身子不适,精神不济,以后再宫里好好的静养吧,无事的话,就不要出宫一步了。”泰和帝直接说道。

    这样的处罚,也不过是禁足罢了,连个分位都灭有降,处罚也真的是够不痛不痒的了,真的是让人心里觉得太不公平了。

    萧紫语听了,脸色也并没有太大的反映,好像这一切都在萧紫语的意料之中一样,很是无所谓的样子。

    皇贵妃的涵养,一向都是最好的,听了这事儿,脸色都是十分的难看的,真的是要气死了。

    犯了这样的大错,就这样轻轻的放过了,也实在是太不公平了吧。

    皇贵妃刚想着开口说话,但是却被萧紫语用眼神阻止了。

    皇贵妃有些不太理解萧紫语,不知道萧紫语这到底是想要干什么,这样饶过木贵妃的话,也是在是太轻省了。

    让人心里太不舒服了。

    “至于老二,以后无事也不要进宫了。”泰和帝看着宇文仲说道。

    宇文仲何尝不知道,自己这个样子,也是被嫌弃了,可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人事情,他也算是被连累的吧。

    宇文仲只是跪在地上,谢恩接旨了,除了这个,也没有别的出路。

    “行了,都散了吧。”泰和帝摆了摆手,有些烦躁的转身想要走。

    皇贵妃却说道,:“陛下,且等一等,臣妾有话要说。”

    如果要是别人的话,估摸着泰和帝可能会直接骂过去,但是说话的是皇贵妃,皇贵妃可是他心尖子上的人,他自然是有些怨气,也不会发出来的。

    只是看着皇贵妃,说道,:“爱妃有何话要说?”

    “陛下,您怎么处置木贵妃,臣妾都没有意见,但是这些护卫呢,他们可是对语儿下了狠手的,如果陛下和臣妾没有这么快赶到的话,可能语儿真的已经出事了,到时候,咱们怎么跟萧家交代,怎么跟墨儿交代,好好的一个媳妇,在皇宫的地界上,出了事,陛下觉得这话能是对外说的吗?”皇贵妃质问道。

    皇贵妃也是真的生气了,虽然不能对木贵妃有太大的教训,但是折了木贵妃的这些心腹,也是极好的。

    泰和帝本来也是一肚子的火气没处发泄。

    他看着蒋直,:“交给你处理了。”泰和帝吩咐道。

    蒋直自然是明白这话的分量,看着这些跪在地上的侍卫,知道这些人是一个也活不成了。

    木贵妃自然也知道,这些人的下场,可是木贵妃也没说什么,主要是木贵妃说什么都是多余的,泰和帝也不会听的。

    她现在自身都难保了,就更遑论是帮助别人了。

    “贵妃娘娘,救救奴才们吧。”那侍卫不停地对着木贵妃求情。

    木贵妃也装作听不到,如果可以的话,木贵妃何尝不愿意救这些人呢,只是木贵妃也是真的没办法,也灭有这个能力救这些人的。

    真的是没法子。

    “朕先去处理政事了,没事找事,都是闲的吧,今晚的宴会取消。”泰和帝说完,就直接离开了。

    从前的时候,泰和帝如果离开的话,大概也都会带着皇贵妃的,但是这一次,也并没有带着皇贵妃,只是一个人离开了,可见泰和帝这次的心情,真的是不太好的。

    泰和帝走了之后,皇贵妃也带着宇文露和萧紫语离开了,只留下了宇文仲母子二人。

    等人都走了之后,宇文仲才上前扶起了木贵妃。

    宇文仲叹着气说道,:“木贵妃,你这是何苦啊,你这样,也不过是苦了自己罢了,原本在这宫里,母妃还是有一席之地的,可是现在,却也是到了这个地步了,母妃真的是太失策了。”宇文仲的语气也带着几分的责怪的。

    如果不是木贵妃这么着急的话,也就不会发生现在这样的事情了。

    “连你也怪我吗?你妹妹死的这么惨,难道我不该给你妹妹报仇吗?我只是恨我自己技不如人罢了,如果可以的话,我恨不得杀了萧紫语。”木贵妃狠狠的说道。

    “母妃,到现在您还没看清楚吗?萧紫语不是我们现在能对付的了的,我们要做的是,扶持我坐上那个位置,等我成了九五之尊,别说一个萧紫语了,就是十个萧紫语,不也任凭母妃打杀吗?”宇文仲很是焦急的说道。

    “仲儿,你是我的儿子,你的性子我还不了解吗?你会杀了萧紫语吗?不说别的时候,就说今天,你看萧紫语的眼神,已经出卖了你,如果真的有一天,你坐上了那个位置,你可能首先要做的就是如何能得到萧紫语吧,你会让我杀了她吗?”木贵妃反问道。

    其实木贵妃也是真的没看错,宇文仲的确是对萧紫语念念不忘了,到了现在这一刻,还是念念不忘。

    “母妃,儿臣并没有。”宇文仲矢口否认道。

    “有没有你心里清楚,我也不想和你做过多的争执了,反正现在我已经被禁足了,也帮不上你什么了,以后的路就靠你自己走下去了。”木贵妃有些疲累的说道。

    宇文仲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他总是觉得,木贵妃好像有些不太想管他的意思了,不管怎么说,宇文仲自己也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事情就到了这种地步了。

    “母妃,难道你不想管儿臣了吗?”宇文仲问道。

    “我如今已经是自身难保了,如何呢还能管你呢?”木贵妃直接说道,其实木贵妃也看透了宇文仲的为人。

    虽然宇文仲是她的儿子不假,可是宇文仲太注重功利了,根本就灭有什么情谊可言了。

    就算是自己的亲妹妹,在名利功利面前,也要往后站。

    如果但凡宇文仲有一点儿怜惜宇文娇之死的话,也不会这两年了,从来没想过要给宇文娇报仇的事情。

    说起来,这也是太让人心寒了。

    从前宇文仲刚刚回来的时候,也说过让宇文仲给宇文娇报仇的话,可是到了后来,也发现了宇文仲根本就不放在心上。

    最初的时候,宇文仲也说过时机不到,说等一等,再等一等。

    可是慢慢的,木贵妃就发现,宇文仲根本就没有一丝的想要替宇文娇报仇的心思,只是一门心思的想要得到那个位子。

    所以木贵妃也是慢慢的冷了心思,想要自己给宇文娇报仇了。

    “母妃,只要你耐下性子的话,父皇肯定还会原谅你的。”宇文仲立刻说道。

    “不会了,你父皇今日已经耗尽了所有的情分,以后再也不会有半点的情分了。”木贵妃直接说道。

    “为什么?这怎么可能呢?”宇文仲有些不明所以的问道。

    “你难道还不了解你父皇吗?你父皇今日也是看在娇儿的份上才会如此轻轻放过这件事,但是经过这件事之后,你父皇也会彻底的放下娇儿的死,以后我们再用娇儿当借口,已经是不中用了,所以你也不用在想着用娇儿当借口了。”木贵妃直接说道。

    “母妃,儿臣从来没想着用娇儿当借口的,娇儿也是我妹妹。”宇文仲说道。

    “你的心思是怎么样的,我明白,你也明白,你不必在我面前装模作样的。”木贵妃直接说道。

    “母妃,你这到底是怎么了?娇儿纵然死的有些不值的,但是我们也不能因为娇儿的死,就搭上自己的前程和性命吧,这也未免太不值得了吧。”宇文仲带着几分怨气说道。

    “好了,你出宫去吧,你父皇也说了,以后无事就不要进宫来了。”木贵妃摆摆手说道,很显然,木贵妃已经不想和宇文仲继续交谈下去了。

    “母妃,你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我是你唯一的儿子,难道我好了,你不高兴吗?”宇文仲问道。

    “无所谓了,对我来说,现在什么都不重要,什么都无所谓。”木贵妃直接说道。

    “好,既然母妃这样说的话,那儿臣也无话可说了。”宇文仲也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他真的都不知道为什么,事情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木贵妃看着自己,就好像是看着仇敌一样。

    “恩,是无所谓了。”木贵妃淡淡的说道。

    宇文仲看着木贵妃这般模样,气的掉头就走了,连头也没有回。

    木贵妃看着宇文仲离开的身影,也没说什么,只是长长的叹了口气。

    其实沦落到这个地步之后,木贵妃心里也就越发的清楚明了了,她是不中用了,只怕这一次的禁足,很可能就是一辈子了,以后在这皇宫里,她再也没有出头之日了。

    与其这样,还不如不连累宇文仲。

    皇贵妃带着萧紫语和宇文露回到了自己宫里。

    泰和帝也回了御书房,大概也是心烦吧。

    皇贵妃也没让宇文露回避,其实也就没把宇文露当外人,而且宇文露对于这件事情,也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

    所以也没必要瞒着宇文露了。

    “语儿,你今儿到底是怎么了?怎么好端端的竟也帮着木贵妃说起话来了,如果你没有说这样大度的话,只怕陛下也不会这样轻轻放过这件事情的。”皇贵妃忍不住说道。

    “母妃,您先别着急,听我慢慢说。”萧紫语不骄不躁的说道。

    “你说。”

    “母妃,你说木贵妃之所以敢这样对待我,仰仗的到底是什么?”萧紫语看着皇贵妃,问道。

    皇贵妃微微蹙眉,皇贵妃是个无比聪慧的人,有的时候,更是一点就透的。

    只需要说一句就够了。

    “你是说,你打算耗尽陛下对木贵妃所有的旧情吗?”皇贵妃问道。

    “对,没错,我就是这么打算的,如果不是宇文娇的死,我们也不会沦落到这个地步,也不会有今天这么棘手的事情发生了,这一切也不过是父皇对于宇文娇的内疚罢了。”萧紫语直接说道。

    “因为这个,我们也是够烦心的,这一次,不如一劳永逸的解决。”

    皇贵妃听闻这个不断的点头,:“是,你说的没错,我也是让木贵妃给闹腾,木贵妃这两年,也真的让的大家都头疼的要命了。”皇贵妃直接说道。

    “是啊,父皇今日原本也是有些为难的,父皇之所以会把这个烫手山芋扔给我,意思也很明显,就是随便我来处理,我想怎么处理都可以父皇都不会有半句怨言的,其实父皇就是想让我来做这个决定的。”萧紫语娓娓道来。

    皇贵妃听的点头,:“的确是如此,不过你父皇从前也不是这样子的,怎么年纪大了,反倒是做决定也这么难了?”

    “只能说,父皇当年是真的疼爱宇文娇的吧,所以到了现在这个地步,父皇才这么难以抉择。”

    “是啊,当年,你父皇是万般疼爱宇文娇的,宇文娇的性子如此的骄纵,做了多少的错事儿,你父皇不也是一直都疼爱着吗?”皇贵妃说道。

    “是啊,不过这一次,也算是一劳永逸了,这件事如此轻轻放过,应该可以解开父皇的心结了,宇文娇的死,也困扰了父皇两年了,也是时候该解开了。”萧紫语叹了口气,说道。

    其实泰和帝也真的是一个好父亲,对于宇文娇,也算是做到仁至义尽了。

    “希望如此吧。”皇贵妃叹着气说道。

    “幸好今晚的晚宴取消了,这个时候如果在继续宴请的话,可真的是狗心烦的了。”皇贵妃摆了摆手说道。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皇贵妃其实也没有太大的心情了。

    “母妃,其实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萧紫语笑了笑说道。

    宇文露已然明白了过来,忍不住说道,:“是啊,这样我母妃就没有办法一鸣惊人了,希望我母妃也能想开一些,不要在闹腾了。”宇文露说道这里,心里也是十分的着急,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淑妃的事情,并不是很麻烦的,其实我也不甚在意的,至于淑妃想怎么样,都随着淑妃去吧。”皇贵妃烦心也不是为了淑妃,而皇贵妃也从来没把淑妃当做是对手。

    “娘娘,这件事的确是我母妃做的不对,如果事情真的闹出来了,不管娘娘做什么样的事情,我都不会怨怼娘娘的。:”宇文露说的很是真诚。

    对于宇文露来说,她也是有是非曲直的。

    宇文露并不觉得淑妃这件事做的很对。

    “算了,不要在意了,现在首要的是,是调理语儿的身体,我马上下旨,让静儿进宫来吧,先看看你的身子如何?”皇贵妃直接说道。

    皇贵妃其实很照顾萧紫语的感受,知道萧紫语肯定还是信任萧静儿的,所以让萧静儿进宫是最好的选择。

    “好,多谢母妃。”萧紫语客气的说道。

    “跟我还客气什么。”皇贵妃打趣儿道。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这样也是最好的选择了。

    宇文露总觉得自己是有些多余的,觉得皇贵妃大概跟萧紫语是有话说的,所以也就找了一个借口离开了。

    宇文露离开之后。

    皇贵妃才长长的叹了口气,说道,:“露儿也是够命苦的,为什么会有这样也一个母妃呢?”

    “是啊,淑妃太过于糊涂了,我也是没先到淑妃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这不是让露儿为难吗?”萧紫语也十分不赞同的说道。

    “淑妃的样貌真的变化很大吗?”皇贵妃有些好奇的问道。

    萧紫语点头,:“的确是变化不小的,尤其是气质和内涵全变了,反正给人的感觉,的确是很吸引人的,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

    “这样子吗,我倒是有些期待想要见一见淑妃了。”皇贵妃笑道。

    “其实母妃也不必着急,我觉得今晚的宴会不成,淑妃应该也会有别的法子亲近父皇,淑妃既然已经做到这个地步了,肯定也是有万全之策的。”萧紫语神秘的笑了笑。

    “这个就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了,反正也是无所谓的,对我来说,淑妃怎么样,都无所谓,你父皇有没有别的女人,我也不是很在意。”

    “母妃,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子?”萧紫语有些不解的问道。

    “没有为什么,只因为我看开了,也想开了,所以就变成这样子了吧。”皇贵妃直接说道。

    “好吧,那我也不问了。”萧紫语说道。

    两个人谈了一会儿,萧紫语也就离开了。

    这一晚,果然,泰和帝没有来飞霞宫。

    其实泰和帝也不是因为恼了皇贵妃,只是不想过来罢了。

    晚间萧静儿进宫来了,给萧紫语把脉之后,也就释然了,问题的确也是不大的,只要调理一两个月也就好了。

    萧紫语原本是想要出宫的,但是皇贵妃说,还是在宫里调理一些日子吧。萧紫语也就答应了下来。

    几天后,果然发生了件大事,泰和帝在淑妃的寝宫歇下了。

    这件事,也真的是惊掉了人的下巴。

    淑妃早就已经多年不受宠了,并且也紧闭在寝宫里两年了,怎么现在倒是和泰和帝在一起了。

    能得到泰和帝的宠爱了呢,这本来就是一件很令人惊讶的事情。

    主要是,淑妃也不是容貌鼎好的,年纪也大了,怎么就能让泰和帝倾心呢?

    这简直也太令人吃惊了吧。

    不过皇贵妃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倒是没有太大的反映。

    反映算是平平的吧。

    不过淑妃的得宠,算是惊起了后宫的波澜吧。

    别的人反映都很大,几乎整个后宫不安宁了,但是唯有皇贵妃没有太大的反映,还是照常的生活偶,丝毫都没有影响自己的正常生活的。

    仿佛淑妃得不得宠,都是无所谓的。

    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随他去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妖娆毒后相邻的书:变身错恋异域之女王异化都市梦青歌巅峰修理工自己建造的幻想乡诡门十三针王杀夜不语诡异档案血统超神者凭陵杀气中二少年的妄想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