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6

【书名: 重生之妖娆毒后 796 作者:宝贝鹿鹿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救世主都是美少女清穿带着红包雨不死佣兵穿到明朝考科举犯罪心理:罪与罚     796

    萧紫语没想到萧景慕竟然会这样想自己的母亲,当然,萧紫语也不是说罗氏与人私通这件事做的对,但是作为罗氏的儿子,萧景慕不应该这样说自己的母亲,毕竟这也不全是罗氏的错。

    所以萧紫语才会出手打人。

    萧紫语深深的恨着自己上辈子对萧大太太的所作所为,她甚至都觉得,她至今都没有做过母亲,就是因为,太伤害母亲的心了。

    她明明知道,母亲将她当做心尖子,还那样无视母亲的一片心。

    明知道母亲的性格是那么的直爽,那么单纯的人,还任由她被方姨娘欺负算计,天底下哪里有这样的女儿呢?

    其实萧紫语的心,是有些冷硬的,她从小跟着萧老太太,萧老太太虽然疼爱她,但却不是母亲对女儿的那种溺爱,她从来没有把萧紫语保护的那么好,保护的什么都不知道,她觉得那个样子才是害了萧紫语。

    所以才会养成萧紫语现在这样的性格。

    慧极必伤,也不知道到底是好不好。

    但是多经历过一世的萧紫语,已经想明白了很多事情,这一世,她看透的东西太多,目的性也比较强,起码自己想要什么,想达到一个什么目的,她都很明确了。

    她就是想让自己的亲人过得平平稳稳,在这个基础上,把宇文逸拉下太子的座位。

    当然,她现在已经没有刚刚重生回来时,那股子报仇心切的感觉了,主要是前世的时候,她已经快刀斩乱麻直接把宇文逸从皇位上拉下来了。

    所以这一世,她一直都知道,宇文逸也不是她的对手。

    “你竟敢打我?”萧景慕也有些恼羞成怒,攥着拳头,似乎很有几分想要打回去的**。

    不过萧景慕终究还是不敢对着萧紫语动手的,毕竟萧紫语是何等人物,萧景慕心里也是明白的,如果他真的对这个三妹妹动手的话,只怕就不会是这么轻省的事情了,别人不说,单单是大哥萧景宸也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所以他虽然很愤怒,但终究是没敢跟萧紫语动手,只是十分愤怒的看着萧紫语罢了。

    “我打的就是你。”萧紫语斩钉截铁的说道,:“虽然你年长我一些,算是我的兄长,但是你方才说的话,我是替三太太打你的。”

    “牛凭什么打我,我哪里说错了,难道她不是下贱吗?她做出这样的事情来,难不成还要我引以为荣?”萧景慕吼道。

    萧景慕是真的有些受不了的,想到罗氏做的这些事儿,他就真的很想不去认这个母亲,因为真的觉得很丢人。

    萧景慕其实是一个内心十分大男子主义的人,一向都不觉得女人应该有自己的想法的。

    他从来都看不太上萧紫语的行事作风,和这般强势的性格。

    总觉得女子就该低眉顺眼,应该以夫为天,可是萧紫语倒是好,直接把男人压得死死的,这是个什么道理呢?

    反正萧景慕是不喜欢萧紫语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不然也不会去找萧紫语的麻烦。

    萧景慕就是属于那种没啥大本事,但是却特别以自我为中心的男人,就是觉得自己特别的了不起,特别的厉害。

    就像萧景慕吧,还总觉得,自己是三房的顶梁柱,以后肯定是要照顾母亲,扶持弟弟的,所以觉得特自豪。

    现在罗氏出了这样的事情,他甚至都觉得,这是在给他的人生抹黑。

    萧紫语当然不太知道萧景慕内心这些想法,如果知道的话,大概真的会喷死他的。

    这男人,到了这种地步,也真的是让人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你如果再说一句三太太的不是,我还打你,不信你就试试看。”萧紫语指着萧景慕说道,萧紫语其实一直都不太喜欢用手指着别人说话,总觉得这是很没有家教的动作,可是对于萧景慕来说,萧紫语却觉得萧景慕真的脑袋里长得全是草。

    幸好还有一个脑袋庆幸的萧景律,不然三房以后是毁了,还不晓得会乱成个什么样子的。

    “萧紫语,你不要太过分了,我好歹也是你四哥,是你哥哥吧,你怎么可以这样不尊重我这个做哥哥的呢。”萧景慕十分生气的吼道。

    “你闭嘴,你看看你自己的样子,还有大家公子的风范吗?你在这儿大吵大闹的,跟个市井之徒有什么区别?”萧紫语冷冷的说道。

    萧景律也觉得今天萧景慕真的是有失风度了,忍不住劝道,:“四哥,你别这样子,三姐姐都是为了我们好,如果不是为了我们好的话,也不用单独找我们出来说话了。”萧景律还是很看眼色的,起码比起萧景慕真的是好了太多了。

    这话说的才算是让人听着顺耳啊,起码不是那么的刺耳了。

    “六弟比你小,但是却比你知道好歹。”萧紫语直接毫不客气的说道,这话说的是一点儿也没错,这个萧景慕真的是脑袋里长得全是草。

    “你们怎么说话呢?我比你们俩都大吧,这就是你们对兄长说话的态度吗?”萧景慕十分的生气。

    说实话,萧紫语和萧景律都没觉得有多过分。

    其实萧景律也觉得萧景慕说罗氏的那些话很难听。

    “四哥,不管怎么说,母亲即便是犯下了大错,你也不应该这样说母亲你这样说母亲,我就不允许。”萧景律直接说道。

    “我为什么不能说她,是她做出了这等不要脸面的事情,怎么现在听起来倒是我的错处了呢?”萧景慕就有些不明白了,明明都是罗氏的错,怎么到了此刻,倒像是他的不对了呢?

    “四哥,她是咱们的母亲,但是你说说,这两年,你关心过她吗?也包括我,我也没有关心过她,你觉得作为儿子,你称职吗?说白了,到了现在为止,咱们不也是一直都在让母亲照顾着吗?而且你看母亲,都病成了什么样子了,你我都没发现,而父亲,却从来都未出现过,你觉得父亲就是好的吗?父亲这些年是怎么对待母亲,难道你心里没数吗?这一切也不全是母亲的错,你这样责怪母亲,也是有些牵强了吧。”萧景律一字一句的说道。

    萧紫语看着萧景律,其实萧景律说话很有分寸,木业知道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论据十分的清晰,萧景慕根本就不是对手。

    萧紫语真的觉得自己也是有些看走眼了,当初怎么就没发现萧景律也是个人物呢。

    倒是萧景慕,虽然年纪大两岁,但是做事容易冲动,并且性格这么极端,以后可很容易吃亏啊。

    “那她也不能做这样的事情啊,这做人妻子的,哪里有不受委屈的,受了委屈,难道就应该做这等伤风败俗的事情吗?那这女德女戒,都读到哪里去了。”虽然被弟弟数落了一顿,萧景慕这心里仍旧是不痛快的,所以争辩着说道。

    “四哥,你这话我就不愿意听了,说谁女子就该受委屈了,你怎么不自己受委屈呢?三太太受了委屈,你还在这儿说风凉话,你可真是好儿子,三太太怎么会生了你这样的儿子啊。”萧紫语觉得如果罗氏听到萧景慕的论调,估摸着悔不当初,怎么会生出这样的儿子来,还不如当时直接掐死算了,也省的现在说这样的话来刺激她。

    好歹的这话,他还没当着罗氏的面儿说出来,如果真的当着罗氏的面儿说出来,可能真的会气的罗氏一命呜呼了。

    “三姐姐说的对,娶媳妇儿回来,也不是受委屈的吧,母亲受了多少委屈,你都没有说一句,偏偏就抓着母亲的错处不放了,不过我倒是觉得母亲也未必是成心这样的,高家表舅的品行你还不知道吗?母亲如此单纯,只怕也是别欺骗了也未可知。”萧景律很是护着罗氏。

    在萧景律的心里,罗氏永远都是那个温柔,善解人意的母亲,罗氏对他所做的一切,他都不会忘记的。

    “行了,我不跟你们两个说了,我跟你说不通。”萧景慕想要转身走。

    萧紫语却叮嘱道,“你想去找你父亲吗?正好让你父亲过来,不管怎么说,你两位舅父,一位舅母,还有姨母都过来了,三叔难道还想躲着不见客吗?”

    不管怎么说,也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罗家的人上门来就是来解决问题的,现在罗氏还活着,萧清卓就是罗氏的丈夫,就应该出现,如果不出现,也实在是萧家太不知道礼数了。因为脸面的问题,萧老太爷,萧老太太,甚至萧家的其他人都没有出面,萧清卓如果再不来的话,是怎么都说不过去了吧。

    “父亲受了刺激,不过来也是可以的吧。”萧景慕替萧清卓辩解道。

    “好,三叔可以不来,只要三叔能承担的了后果,大可以不过来。”萧紫语淡淡的说道。

    萧景慕自然知道萧紫语这是威胁,而且是**裸的威胁。

    萧景慕气的浑身发抖,说不出一句话来,但是也知道萧紫语的厉害,没法子,只得去通知萧清卓了。

    萧景律看着萧景慕赌气离开的背影,心里也是十分的不好受,他就不明白了,四哥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了,小时候四哥还不是这样子的,和母亲的关系也十分的和睦,起码不过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会去这样侮辱自己的母亲吧。

    这样萧景律真的是有些受不了的。

    毕竟萧景律觉得这件事,纵然是母亲有错,但是也不是母亲的全错。

    况且母亲现在病成现在这样了,父亲作为丈夫,却从来没有出现过,这原本就是很大的不对了,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可说的吗?

    具体到底孰是孰非,他不想做判断了。

    “三姐姐,这件事,给三姐姐添麻烦了。”萧景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不管怎么说,总归还是有些麻烦萧紫语的。

    “别这么说,咱们是一家人,祖父和祖母,都不太方面出面,我母亲还怀着身孕,我代表咱们家出面,是应该的。”萧紫语直接说道。

    萧紫语从来都不觉得自己出面有什么不应该的。

    “三姐姐,从前我就知道你将来一定是咱们家的顶梁柱,果真我是没看错的。”萧景律十分佩服的说道。

    “你怎么这样说呢,咱们家的顶梁柱可是祖父和父亲,再往后说就是大哥,怎么也轮不到我啊。”萧紫语笑了笑,说道,只是觉得萧景律这孩子挺会说话的,并且心情也比较稳妥,将来是可以成大事的。、“三姐姐,也许你不相信,其实我每次看到你处理咱家的事情,就觉得心里特踏实,真的很踏实,觉得这世界上就没有你处理不了的事情的。”萧景律一脸崇拜的看着萧紫语。

    虽说萧紫语觉得萧景律这话十分有拍马屁的嫌疑,可是萧紫语也不得不说,这小屁孩子,马屁拍的真的挺好的,让她心里心花怒放的。

    这小小年纪就这么会哄女孩子了,长大了,还得了吗?

    萧紫语笑了笑,:“行了,你就别拍马屁了,有些事情,是任何人都改变不了的。”

    萧景律其实也是真的很想让萧紫语来解决这件事,起码能让罗氏留下也是好的,萧景律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心里也明白,出了这样的事情,罗氏只怕是无法留在萧家了,但是萧景律真的很想让罗氏留下的,不管从哪一方面来说,罗氏留在萧家,对他们兄弟都是只有好处的。

    萧景慕现在一心都是想着他自己的感受,觉得他自己受了委屈,可是这点子委屈,比起罗氏离开萧家,又能算得了什么呢?

    罗氏如果被休弃了,那么他们虽然是嫡出,那又如何,母亲是被这样的缘故休弃的,虽然没有阖府都知晓,但是终归也是抬不起来的。

    以后继母进门,加上那个凡事都不管的爹,这下子可真的热闹了。

    他们以后怕是连站的地方都没有吧。

    虽然萧清卓年纪已经不小了,可是依着萧家的门第,肯定能娶一个未婚的姑娘来给萧清卓做继室的。

    这一点,毋庸置疑。

    萧景律想的是比较长远的。

    所以他真的很想让萧紫语想想办法,将罗氏留在萧家,虽然萧景律知道这很难,可是如果不试一试的话,如何会知道结果呢?

    “三姐姐,我求你一件事好吗?”萧景律想了想,仍旧开口说道。

    萧紫语看着萧景律,觉得萧景律都说出这样的话来了,这件事,肯定是很不简单的。

    “说吧,怎么了?”萧紫语问道。

    “三姐姐能先答应我吗?”萧景律问道。

    萧紫语觉得这点子小屁孩,还是有些心机的。

    这是要给自己出什么难题啊。

    “你先说吧,如果我能做到的,我肯定会帮你的,但是我做不到的,我答应了你也没什么用处啊。”萧紫语直接说道。

    虽然萧景律也是有些小心思的,但是对于萧紫语来说,不管底多么有心思的小孩儿,萧紫语都见多了,自然是能应付的来的。

    萧景律想了想,也对,即便萧紫语是很有能力的人,但是也不是万能的,有些事情,也不能太强人所难了,如果太过于强求了,也是没有什么用处的。

    萧景律有些为难的开口说道,:“三姐姐,你能想法子让我母亲留下吗?别让父亲休弃母亲,可以吗?”萧景律问道。

    萧紫语听到这话,真的是觉得很新鲜,不过转念一想,她并没有说过罗氏的性命只剩下一个月了。

    怪不得萧景律会这样想。

    萧景律只是以为罗氏病的人有些重,过段时间会好起来的,但是怕萧清卓休弃罗氏,毕竟罗氏做出这样的事情来,除了被休弃,好像也是没有第二条路了吧。

    萧景律对自己开出这样的条件来,怪不得会吞吞吐吐的,这的确有够让人为难的了,她是大房的姑娘,而且还是一个已经出嫁的姑娘了,虽然现在这身份是尊贵一点,但是归根究底,也并没有到一定的地步,出了这样的事情,萧清卓如果要休妻,真的谁也拦不住的。

    别说是她了,就是罗家的人,哪怕是罗大太太,也是不能阻拦的。

    不然罗姨太太不会说那样的话,让罗氏带着嫁妆回去好好的生活。

    不过萧紫语也没怪萧景律,萧景律有这样的心思,还是不错的,虽然也有自己的小心思,但是归根究底,也是孝顺罗氏,不想让罗氏成为了弃妇。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也就只能如此了。

    萧紫语实在是也不知道怎么对这个少年说,他的母亲没有几天的时间好活了,这也是极其残忍的,但是也是不能不说的。

    “六弟,有些话,我原本是打算让三太太来告诉你的,但是事到如今,只好我亲口来告诉你了。”萧紫语的神色有些凝重。

    萧景律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是不是罗氏会被休弃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萧景律十分紧张的看着萧紫语。

    萧紫语却一字一句的说道,:“六弟,三太太不会被休弃,因为三太太的病已经很重了,只怕也是没有多少日子了。”萧紫语直接说道。

    萧景律的脸色变了,完全变了,萧紫语虽然说了事情的全部经过,但是并没有说罗氏重病命不久矣的事情,这样的话,她是没法说出口的,还不如等罗氏跟他们兄弟说,但是到了这个时候,不说也是没法子了。

    “三姐姐,这不是真的,母亲怎么可能没有多少日子了呢?”萧景律也顾不上许多了,直接抓着萧紫语,大声问道。

    “六弟,你听我说。”萧紫语自然也没有在意,毕竟是自己的亲堂弟,也不是外人,萧紫语抓着萧景律,:“是静儿给三太太看的,三太太这是心病,这两年一直都郁结于心,而也不肯吃药,最近这一个月,连饭都不吃了,这身子已经是千疮百孔,病入膏肓了,怎么都救不了了,三太太是一心想要求死的。”萧紫语说道。、

    萧紫语不想告诉萧景律,在这里头,萧清卓到底扮演着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因为萧紫语是无法说出口的,并且萧清卓怎么都是萧景律的亲生父亲,萧景律和萧景慕已经快要失去母亲了,她不能让这他们两个和父亲也反目成仇了,那样他们在萧家的未来就更加的艰难了。

    萧清卓续娶,这绝对是不久以后的事情了,以后三房的麻烦事,绝对少不了,所以有些事情,萧景律和萧景慕还是不知道的好。

    “怎么会这样呢?母亲怎么这般的想不开呢?”萧景律的眼泪慢慢的掉了下来,他是真的不能接受这件事情的。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好端端的,他就要失去母亲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到底怎么了这是?

    “六弟,你不要太过于伤心了,事情已经是如此了,你要学会面对现实。”萧紫语说道。

    “三姐姐,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这件事,我也从来没想到过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的心真的好乱。”萧景律有些语无伦次的说道。

    萧紫语当然是理解的,出了这样的事情,谁都会觉得挺难接受的,母亲偷人,别父亲抓了一个正着,并且现在还面临着被休弃,结果休弃倒是不可能了,性命快没有了,这如果放在谁身上,都是难以接受的,事情真的是够乱的。

    “六弟,我知道你现在的心里很乱,不行你先好好的回房间歇一会子,这里的事情,有我在,一会儿三叔也会过来,绝对没有大问题的。”萧紫语拍着萧景律的肩膀,安慰着说道。

    萧景律突然抓住了萧紫语的衣袖,他沉声问道,:“三姐姐,你告诉我,我父亲知道母亲不久于人世的事情吗?”

    萧紫语觉得这一点,真的没法背着良心说萧清卓不知道,萧清卓比谁知道的都清楚。

    萧紫语最终还是点了点头,:“知道。”

    萧景律笑了笑,:“我就知道他知道,他果然是没心没肺的,是个狼心狗肺的,母亲不管做错了什么,现在连生命的代价都付出了,还想怎么样啊?”

    萧紫语其实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连萧紫语都觉得萧清卓太不是个东西了,真的是一点儿旧情也不念着了。但凡念着一丝丝的旧情,也不会如此对待罗氏的,当然,他带绿帽子,自然心里是不痛快的,可是不痛快,也不必用这种手段来逼迫旁人吧。

    好歹也是做了十几年夫妻的,况且罗氏也不过错了一次,萧清卓外头有多少女人呢?

    这也是半斤八两吧,当然,萧紫语这话是不能宣之于口的,如果萧紫语说出来,只怕这口水也会吧萧紫语给一并淹死了。

    “三姐姐,我母亲太可怜了,竟然为了这样一件事情,为了这么一个人渣,就把自己的性命给搭上了,你可知道,我那个表舅舅是个什么人吗?”萧景律觉得太不值得了,真的是太不值得了。

    萧紫语点了点头,:“大体上是知道的吧。”萧紫语说道。

    高家二老爷,反正没干过什么好事儿,勾引女人,绝对是一把好手,就没有他搞不定的女人,真是长了一张帅气的脸,并且还有一张可以老少通吃,能把死人给说活的嘴巴,最会哄女人开心了,所以真的是什么样的女人,都能被高家二老爷给欺骗到手了,罗氏算是比较单纯的人了,自然是逃不出高二老爷的手掌心的,这一点,萧紫语还是明白的。

    “你说我母亲为什么会为了这样一个人渣,就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呢?”萧景律还是不能明白。

    “六弟,其实三太太选择这条路并不是为了旁人,而是想要保住自己的颜面吧。”萧紫语说道。

    “可是为什么会这样呢?”萧景律还是无法接受,毕竟萧景律还是一个孩子,真的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

    萧紫语叹了口气,亲自把萧景律给送回去了,交给旁人也是有些不放心的,萧景律在罗氏这里,还是有房间的,他们兄弟两个住了单独的一个院子,没人三间正房,萧紫语直接把萧景律给送回去了。

    而正房内,罗氏也竟将事情的经过都说出来了,世道如今,在自家兄长,嫂子面前,罗氏也没打算隐瞒了,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事情到了这个时候,总是要解决的吧。

    “我说二姑太太,你怎么这般糊涂呢,怎么可以做出这等事情来呢?”罗大太太忍不住说道。

    罗大太太是宣和县主,宗室女出身,大宇朝的民风也算是开放。

    男女定亲后,见面也不算是太过于拘谨,未婚夫妻,一起出去游玩的也是有的,也没有人觉得有什么不妥之处。

    当然,私相授受,或者偷情,这就是另一回事儿了。

    其实大宇朝的公主,郡主,宗室女都是性格十分彪悍的,当然,其中以公主最甚。

    这公主偷人的也是大有人在。

    只是都没有人闹到明面上罢了,当然,公主们也不会做事这般的不稳妥,反正是没有被抓住的,即便有,也能压下去。

    可是如果没有公主郡主这宗室女的身份,就不要做这样的事情,做了这样的事情,不是给自己找难看吗?

    罗氏没有说话,她犯下的这滔天的大错,她已经用两年的时间去悔过了,这两年,她没有一刻是过的好受的,几乎天天都遭受着折磨,也实在是够了。

    每天她都在想着,她的事情如果曝光了该怎么办才好?

    她的脸面发往哪里搁,她还怎么活下去?

    几乎每天在都在想这些,都在被这些问题折磨着,今天,她终于解脱了,反正她也活不了多久了,这脸面名声什么的,也就真的不重要了。

    “我知道二姑太太也委屈,二姑爷也太不像样了,可是二姑太太若是觉得委屈,大可以回来跟我说,我这当嫂子的,自然会给你出头,可是你怎么能做这样的事情呢,做了这样的事情,你可就不占理了,现在是人家萧家占理了。”罗大太太无比担忧的说道。

    罗大太太是个大局观非常好的人,自然知道,这件事罗氏太被动了,看来是只能休弃回家了。

    “大嫂,你也别怪小妹了,高家那个混账货你还不知道吗?”罗姨太太忍不住替罗氏说话。

    罗大太太想想高家二老爷那个样子,都快四十的人了,还整日里穿着一身耀眼的衣服,无比的鲜艳亮丽,虽然高二老爷这张脸是很不错,说实话,他那个年纪的男子,整个帝都,也没有人能比的上,可就是有一点,一件人事都没做过。

    就是这么的混账东西,罗姨太太说他是混账货,还真的一点儿都没有亏着他。

    想到这些,罗大太太这火气也小了不少,:“我知道,你也是受害者,可是事到如今,咱们毕竟是有错的,咱也认了,二姑太太就跟着我们回罗家吧,嫁妆咱们也不要了,咱就直接走人,你放心吧,有我这个大嫂在,谁也轻慢不了你,大嫂在一天,保证你过的舒舒服服的,当初老太太的嫁妆分了四份,你们四个一人一份,老太太向来都是公平的,但是之前我刚进门的时候,老太太也给了我两间铺子,当然,也给了二太太两间,两个媳妇也是一样的,全都是一碗水端平了,今儿我就做主了,老太太给你大哥的那一份,和给我的这两间铺子,我都给了二姑太太,将来让二姑太太傍身。”罗大太太直接说道。

    罗大老爷有些发怔,但是反应过来之后,就是对妻子无比的感激。

    因为罗大太太不管是作为罗家的媳妇,还是作为嫂子,甚至是儿媳妇,做的事情,都是没得说的。

    这么多年,罗大老爷无时无刻不觉得自己娶了一个宜家宜室的好媳妇,有兴家立业之才。

    罗大太太为罗氏做到这地步,真的也是没得说了。

    当然,大家都明白,罗大太太这是感念着罗老太太对她的母女之情。

    要说,罗老太太活着的时候,这婆媳两个的关系是真的好,比她们母女的关系都亲厚,关键是女儿嫁出去了,肯定也是婆媳相处的时间长。

    罗大太太虽然是宗室女,但是一点儿骄矜之气也没有。

    反正就是各种和睦,如果没有罗老太爷这些破事,罗家也应该过的也是很平静的,起码是走上坡路的,罗老太爷自身的能力就不是很强,结果被现在这个妻子,彻底的坏了名声了。

    所以朝堂上,早就没有了罗老太爷的立足之地了。

    “大嫂,不用了,真的不用了。”罗氏忙说道。

    罗姨太太听到罗氏这样说,就开始抹眼泪。

    罗大太太看着这气氛很是不寻常啊,忍不住问道,:“大姑太太,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罗大太太虽然不是火眼金睛,但是看事情还是十分准的。

    “大嫂,小妹活不了多久了。”罗姨太太说着,又开始噼里啪啦掉眼泪。

    “什么,怎么会这样呢?”罗大太太显然不能接受这样的事情。

    罗大老爷和罗二老爷也愣住了。

    罗氏解释着说道,:“没什么,是我自己的缘故,是我自己想不开,把身子给弄坏了。”

    “二姑太太怎么这样糊涂呢,即便是遇到天大的事情,还有我和你哥哥呢,我们如何不能给你解决呢,即便是回了罗家,也会照顾你一辈子,你何苦为了这样的事情,作践你自己呢?”罗大太太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罗大老爷更是咬牙要的咯吱咯吱的。

    也是巧了,正好在这个时候,萧清卓和萧景慕进来了。

    罗大老爷此刻看到萧清卓,那可是新仇旧恨一起涌上来了。

    其实头几年的时候,罗大老爷就看的出来,萧清卓好像变了很多。

    对罗氏也不上心了,这几年更是在外头花天酒地的,早就恨不满意萧清卓了,早就想要找机会教训萧清卓了,今天却知道了罗氏不久于人世的消息,这可真的是晴天霹雳啊。

    不管罗氏是为了什么事回请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可是罗氏才三十多岁,这年轻啊。

    他们兄妹四个,罗氏是年纪最小的了,他如何能接受罗氏最早的死亡呢。

    可谓真的是新仇旧恨一起涌上来了,罗大老爷上去一拳就对着萧清卓的脸过去了。

    罗大老爷是习武之人,萧清卓肯定不是罗大老爷的对手。

    罗二老爷虽然人老实,但也是习武之人,看自己哥哥动手了,也就跟着上了,罗二老爷其实是一个没啥大本事,但是却很听话的人,从来都是罗大老爷指着什么地方,他就立刻过去。

    所以见自己大哥都动手了,他自然也就上了。

    这样就是二对一。

    当然,这边也是有萧景慕的,可是萧景慕本身也是文不成武不就的,好容易有个秀才功名了,自然是都把经历放在读书上了,这勋贵世家的子弟,不会武功,也的确是有点儿不太合适,萧景慕看着两位舅父下手这么狠,也是吓了一跳,如果上去劝架,大概也会连他一起揍吧。

    萧景慕可不是这么有胆量的人,自然也就躲到一边儿去了,想了想,才想到到外头去喊人。

    罗大老爷和罗二老爷兄弟大,对着萧清卓可是下了死手打的,打的萧清卓哭爹喊娘的。

    这可是比刚才萧清卓打罗氏狠多了。

    罗大太太看着这情形,如果等萧景慕找人来,只怕萧清卓会被这两兄弟给打死的,当然,罗大太太也巴不得萧清卓死了算了,反正这样的人活着也没啥意思。

    但是这个场合,也不能让他真的死了。

    “老爷,二叔,赶紧住手,不能再打了。”罗大太太上前劝说着说道,如果再打的话,可能真的会打死了,出人命就麻烦了。

    罗姨太太虽然也是觉得萧清卓这种人,就该死,她妹妹都活不了多久了,作为夫妻,不是应该一起受难吗?但是也知道不能再萧家让萧清卓死了,否则这官司就真的缠不清了。

    罗大老爷听到罗大太太的声音,才回了理智,这才踢了萧清卓一脚,然后住手了,罗二老爷也停下来了。

    罗大老爷对着萧清卓啐了一口,:“你算个什么东西,还是个男人吗?我今个儿就告诉你,我妹妹没对不起你,你看看你把她折磨成什么样子了,你这个孬种,如果不是看在两个外甥的份上,我索性打死你,哪怕给你偿命,我都不怕,只是你敢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妖娆毒后相邻的书:变身错恋异域之女王异化都市梦青歌巅峰修理工自己建造的幻想乡诡门十三针王杀夜不语诡异档案血统超神者凭陵杀气中二少年的妄想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