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9章 非他人所比

【书名: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 第879章 非他人所比 作者:让你窝心

强烈推荐:六零年代好生活不死佣兵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恶毒炮灰他弟[星际]盛世医香山村名医回到七零年代     不比不知道,回到宫中后赵昺更觉难受,觉得还不如在庙里待着自由、舒坦。他大婚的消息以明旨昭告天下后,自己当下的任务就是由礼部的官员教导大婚的规矩,此外就是拆阅各处送来的贺表。那些军中和地方的大吏皆是自己的铁杆亲信,当然也知道自己的规矩,不敢送金银财物,只能选些稀罕之物送来,并请旨回京希望参加盛典。

    由于马上要迎接新到的女主人,东宫也在重新整修,将原忻王府的正殿改建为慈宁宫,作为正宫皇后的住所。同时还要收拾出几座院落,安置几个妃子。另外每处都要配备女官、内侍和宫女,教他们学规矩,所以整个东宫有些乱哄哄的。

    虽然这些杂事自有太后和王德操心,但是赵昺看着心烦,那烧的都是钱啊!于是本着眼不见心不烦的态度,他便搬到苑中的芙蓉园中的香远堂中居住。这里紧靠小西湖东岸,离他最喜欢的湖中四面亭也就不足五十步的距离,不仅近水且清净,离前朝很近,到西宫慈元殿请安也不太远。

    香远堂虽然不大,但是对于赵昺来说以足够宽敞,起码比在琼州的淡泊阁大了一倍不止。正堂在他看来有些空当,便将这里又分割成了三个部分,正中作为会客之地,左侧改成书房,右侧作为寝室,后堂则用于藏书。东偏殿依旧是他的工作室,西偏殿前厅是内侍们的职事房,后厅为储物间。

    唯一让赵昺不满意的是名字,香远堂一听就是当年高宗皇帝提的,这里住的多半是教坊司的歌舞伎们,以便于在四面亭中宴饮时献歌伴舞。于是乎他命人将匾额摘下来,改名为致远堂,取‘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之意,与琼州的淡泊阁相呼应,以示自己不忘当年之志。

    不过这里靠近湖塘,江南的冬天又是有名的湿冷难耐,赵昺还是命人将这里进行改造,仿造北方宫室取暖的方式加装了‘地龙’,利用布置在地下的烟道来提高温度,原理与现代的地暖相似。如此一来,尽管外界寒气逼人,室内却仍然温暖如春。

    这日赵昺起床,推门一看昨夜竟下了一场雪,芙蓉冈上已是一片雪白,而此时雪花还在不断的飘落,尽管天气阴沉,天光未亮,他还是习惯的起床沿着后苑中的小路跑了一个时辰,待回来后便沐浴更衣前往西宫慈元宫给太后请安,并嘱咐不要将院子中的雪扫了,他回来还要赏雪。

    请安已毕,杨太后见赵昺只穿着件薄薄的丝绵锦袍,又命人寻了件紫貂皮的袍子让他穿上,然后留他用了早膳。吃饭的功夫也不忘说起大婚之事,并要他好生在宫中待着,不准偷溜出去,还嘱咐王德好生看着陛下,出了事情拿其是问。然后又让人拿过新近缝制的龙袍试穿,还把新制的凤冠、霞帔拿来给他看。

    赵昺尽管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自己也不懂其中的道道儿,但看着太后兴致勃勃的样子,与乡间为儿子操办婚事的母亲没有二致。想想此次大婚其拿出几十万贯来,这也可以说是她多年的积蓄,其身上的衣服还是前年置办的,回到江南亦没有舍得给自己置身新衣,眼见如此心中那点儿不满也顷刻四散了。

    今日虽不是大朝会,但依然要上殿与众宰执集议,眼见时辰已到,娘俩儿又说了几句话,赵昺送太后出了中门才悻悻而归。这时雪愈发下的大了,已经积了三寸后,宫中的小黄门和宫女们在不断的清扫路上积雪,以防止路滑伤了贵人们,见皇帝经过纷纷跪地行礼,可他看看跪在雪中黑压压的一片,心中又觉沉重,抬手让他们免礼加快脚步匆匆而过。

    “参见陛下!”赵昺刚刚从廊桥下走过来,便见倪亮一家在此相候。

    “免礼!”赵昺紧走两步蹲下,拉起一个孩子,拍拍其身上的雪笑着问道,“福儿,冷不冷啊?”

    “禀陛下,福儿不冷!”小孩儿一本正经地施礼道。

    “手这么凉,还说不冷!”赵昺将其双手握在自己手中焐着心疼地道。

    “不冷,福儿每日随父亲习武,寒暑不缀,这点儿冷不算什么!”福儿拍着胸脯道。

    “哈哈,好样的!”赵昺站起身竖起大拇指夸奖道,又转向倪亮两口儿,“福儿生在琼州,这江南的冬天还是很冷的,不要冻冰了。”

    “陛下像福儿这般年纪早已统兵作战,彼时风餐露宿又何曾叫过苦,他也不能太娇气了!”倪亮不以为意地道。

    “陛下要好好教训下他,如今晨练他只让福儿穿身单衣,却非要练出汗来才作罢!”素馨在旁告状道。

    “勿要多言,这比之陛下当年差远了,元妙大师比吾严厉多了,陛下练功稍有懈怠就是一顿板子!”倪亮瞪了一眼素馨道。

    “如此说来,你还手下留情了,不要忘了福儿可是你的儿子啊!”素馨却不买账,厉声反驳道。

    “呵呵,你们两口子不要吵,清官也难断家务事,朕无法评判!”赵昺见倪亮夫妇要吵,赶紧言道。

    “陛下、倪都统还是堂中叙话吧!”王德在边上笑着言道,“想想当年陛下也就是福儿的年纪,倪都统也就是陛下现下的年纪,两人那时寸步不离,日夜相伴,转眼已是十年了。”

    “是啊,可当下其是见色忘友,这大半年都未曾看望朕了!”赵昺听了却是翻了个白眼儿,颇为幽怨地道。

    “非是倪亮忘义,而是陛下曾有严令,要属下坐镇京城,无旨不准离城半步。”倪亮听了反驳道。

    “陛下自离京后,他是日夜坐立不安,想要出城探望,可又有旨在先不敢擅离,苦恼的紧啊!”素馨也连忙帮着解释道。

    “朕过去也习惯了他在身边的日子,初时也甚感不便,心中更是常常想念。可当时京中形势严峻,朕又不得不出城,有汝在城里统率众军,朕在外才能安心!”赵昺拍拍倪亮的肩膀,拉着福儿向致远堂走去。

    进屋之后,赵昺顾不得换下衣袍便让人给福儿准备吃食,换下身上被雪打湿的衣服,再加上两个火盆,然后才到后堂更衣。待他出来后,却发现堂上多了几口箱子。

    “这是何物?”赵昺坐下喝了口茶,问坐在自己下手的倪亮道。

    “陛下,箱中是些金银!”倪亮答道。

    “你在朕身边也非日短,不知道规矩吗!”赵昺脸一沉道。

    “知道。”倪亮毫不遮掩地回答道。

    “既然知道,为何还要如此?”赵昺盯着其再问道。

    “陛下大婚缺钱,属下这些钱放在府中无用,陛下先使着。”倪亮憨厚的笑笑道。

    “陛下,他那日退朝回家,见宫中正在出卖内藏库积压的旧物,回家后就一直念叨陛下定是手头紧了,他要帮帮,一连已经嘟囔多日了。陛下若是不收,只怕他要坐下病了。”素馨在旁言道。

    “朕非得收下吗?”赵昺听了扭脸又问倪亮道。

    “嗯,陛下定要收下。过去在乡间左邻右舍有人大婚,大家也皆会相帮,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的,属下岂能见陛下有难处而不相帮的。”倪亮点点头道。

    “这两箱金银有多少?”赵昺听了未置可否,接着问道。

    “大概有金五千两,银五万两,若是不够,属下还有些家私可以换成现银。”倪亮搔搔头皮,说出了个大概数道。

    “这真是及时雨啊,朕正发愁何处去凑些金银呢!”赵昺听了欣喜地道。

    “陛下,这……”王德听了却面露难色道。

    “这些金子成色很好,将来赐予众后妃的金印和金册就用这些金子来做,赐下的头钗、首饰也不能用做其它处的。”赵昺离座掀开一只箱子看了看不等其说完便抢先道。

    “小的遵谕。可若是有其他臣僚也要献奉当如何?”王德施礼遵命,却又问道。

    “倪都统与他人一样吗?他是朕的兄弟,我有难处,当哥哥的相帮一二,又有何不可的?若有人问,你如此答对即可!”赵昺皱皱眉言道。

    “是,小的明白了!”王德听罢连连施礼,并令人将金银抬到后堂之中。

    其实小皇帝如此一说,他也反应过来了。先说陛下与倪亮两人的关系,他们可以说是生死之交,小皇帝也是以性命相托,从最初只有几百人的侍卫营到如今近十万的御前护军一直交由其统率。而倪亮也是对小皇帝忠心不二,让他往东绝不向西,让他打狗绝不撵鸡,每逢有难皆是衣不解甲的在旁护卫,可以说他们既是君臣,也是兄弟。

    另外倪亮的憨厚是朝野闻名的,其当然知道小皇帝立下的规矩,却依然给小皇帝送来这么多金银,其实他并非不懂,而是从来没有将小皇帝当做外人,而是家人一般。现在小皇帝缺钱,他自以为理应相帮,可其送来的那些钱看似不少,但对小皇帝来说还真不算不上什么。

    现下小皇帝不仅破例收下,还欢天喜地的表示感激,正是因为清楚其送礼没有功利之心,乃是诚心相助。若不收下,必然会伤了倪亮的心,还让其多想,伤了兄弟之情。当然王德相信,陛下自不会真的收了,而是会设法还了回去。

    “素馨,你们将府中积蓄全都给朕送来了,日子还能过得去吗?”赵昺笑笑又问素馨道。他知道倪亮对银钱向来没有概念,初时没有家事时身上都不留钱,皆是由自己替其保管,以至于其连每月的薪俸有多少都不清楚。而其婚后才将钱物交予素馨,入京后他们修缮府邸,置办家私,算算也花费的不少,现在送来这些恐怕也是倾尽所有了。

    “陛下勿要忧心,当下家中还有余粮,太后又才赐下的薪炭和衣物,且过几日便是发放俸禄的日子,没有问题的。”素馨施礼道。

    “唉,为了朕的婚事,还连累了你们,真是让朕不忍啊!”赵昺叹口气,拿过刚刚送上的点心推到福儿面前,拍拍其的头道。

    “陛下赐的,吃吧!”福儿看看点心舔了舔嘴唇,却没有敢去拿,而是看向母亲,素馨点头道。

    “好吃吗?再尝尝这个。”赵昺见福儿拿过点心,先是浅尝了一口便大口的吃起来,他便又拿过一碟推到其面前道。

    “好吃,我们家中只有节日才能有点心吃的,却也没有宫中的好吃,皇帝叔叔也吃!”福儿回答道,又拿起一块递给皇帝,“我听父亲讲,皇帝叔叔甚是简朴,平日膳食只按统领标准,还不若我们家中的好,想必点心也不是天天都有的吧!”

    “哈哈,中午我们一起用膳不就知道了吗!”赵昺听了大笑了一阵又言道,“福儿快吃吧,这都是给你准备的!”

    “我还听父亲说,皇帝叔叔用饭碗碟之中不得剩下一粒米,以节约粮食,可如此多福儿如何吃的完?”福儿看着桌上四、五碟子点心却犯愁了。

    “吃不完,可以带回去给弟弟及他人尝尝,或留到明日再吃,只要不浪费便好!”赵昺摸摸其的脑袋道。

    “嗯,那我便拿回去与弟弟同享,他还未曾进过宫。”福儿重重点点头,大松了口气才又道,“皇帝叔叔的园子好大,我想去看看,可以吗?”

    “当然可以,以后想来玩儿,叫你父亲带你来就可,叔叔十分欢迎的。”赵昺点点头道。

    “陛下不要过于骄纵了小孩子,会将他惯坏的,坏了宫中的规矩!”倪亮听了却施礼道。

    “福儿,我这里还有果子,随我到园子中边吃边玩儿!”这时苏岚过来对素馨使了个眼色,又对福儿道。

    “也好,回到临安后还未来过,就请姐姐陪我们看看!”素馨也是宫中出去的,得了提示自然明白小皇帝与丈夫有话要说,起身拉着福儿施礼告退……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相邻的书:武侠邪公子妙手仁医龙身漫鼎喵的江湖路位面游戏副本倾城欢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老大总想要我死[快穿]至尊机甲萌宝来袭:娘亲我要爹爹逆时空狩猎龙女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