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八章 都不顺

【书名: 锦桐 第六百五八章 都不顺 作者:闲听落花

强烈推荐:仙植灵府半个丧尸来种田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网游之位面瓜田李夏太古仙王我有药啊[系统]黑卡     “说不上想通。”李桐半垂着眼帘,慢慢转着手里的杯子,“他说,人活着,能有个说得来的人做个伴,说说话,很难得,我也这么觉得。”

    福安长公主从眼角往下斜着李桐,“你跟他说得来?你?跟他?这可真是天下之大……算我没说。”迎着李桐恼怒的目光,福安长公主一声干笑,不往下说了。

    “算了,这宁七,也不是全无是处,至少长的好看,除了长的好看这一条……”福安长公主拖着长声,细长的手指敲着额头,“别的长处,真得好好想想。”

    李桐别过头,不理她了。

    …………

    解尚书受了高书江的托付,又去了翰林院。

    李信看到解尚书,急忙迎出来,长揖到底,不等解尚书开口,先陪罪道:“正要去跟老尚书禀报,实在是因为家里这两天出了些意外,家母心神不宁……”

    “我不是来找你要回话的,是另有一件喜事。”解尚书呵呵笑道,李信一愣。“我还是来做媒人的,不过是你妹妹的喜事……”

    “这几天家里的意外,正是我妹妹的亲事。”李信趁着解尚书换口气的话缝,抢过话道,“昨天,定北侯府宁七爷到家里求亲,唉,老尚书不知道,这事真是把家母愁的够怆。”

    解尚书愕然,“谁?宁七爷?宁远?求……倒是一门好亲。”毕竟是宦海沉浮了一辈子的人,片刻功夫就反应过来,拱手贺喜,“宁七这眼光倒是不凡,恭喜恭喜。”

    “老尚书过奖了。”李信长揖客气,“我这个妹妹,确实难得,唉,家母最疼妹妹,宁七爷的求亲太过突然,家母心神不宁得很,我就没敢再给家母添乱,实在是……老尚书见谅。”

    “这是大事,”解尚书捻着胡须,看起来十分喜悦,“宁七虽说胡闹些,却是个明白人,是门好亲,这宁七也没托个媒人,就这么自己上门求亲去了?”

    “说是先问了家母的意思,再托……好象是托了长公主。”李信微微躬身陪笑,解尚书看起来十分满意的点着头,“这就对了,长公主,也确实,宁七要求亲,托长公主确实最好不过。”

    解尚书又亲热的和李信客套了半天,别了李信,出了翰林院,径直去找高书江。

    高书江听了解尚书的话,话没听完,就觉得手脚冰凉。

    “……唉,真是没想到,宁七爷那样的……看中的竟然是这位……李家娘子。”解尚书含糊了已嫁这两个字,李家娘子上一门亲事,实在是无辜可怜。

    “幸好,我还没来得及说出是哪家求亲,李翰林是个聪明人,赶在我没说出口之前,就截断了我的话,这样最好,最好不过,唉。”解尚书叹着气,“李家倒没什么,宁七那厮……幸好幸好。”

    解尚书含含糊糊,意思却表达的十分明白。

    “多谢老尚书。”高书江长揖致谢,心却一路往下直坠,宁远上门求亲这时间掐的太准了,真是巧了?只怕不一定……

    高书江心慌神乱,解尚书十分理解他的心情,确切的说,解尚书十分同情他,他这一阵子,可不是一般的背运。

    见高书江慌乱不宁,解尚书随便说了几句,就告辞走了。高书江也没心思处理公务了,急步出来,吩咐长随叫五爷立刻回府,自己出衙门上了马,直奔回去。

    高子宜急急忙忙赶回府里,径直进了父亲的书房,一进屋,就看到父亲正在屋里焦灼不安的踱着步。

    “怎么这么慢?”见高子宜进来,高书江焦躁的先责备了句,“我问你,我准备给你求亲李家娘子的事,你跟别人说过没有?你跟谁说过?”一句责备后,高书江盯着儿子,急急的问道。

    高子宜被父亲的焦灼而焦灼不安起来,“没跟谁……就跟荆国公世子提过几句。”高子宜含糊了一句,没敢说醉酒抱怨的事。

    高书江往后连跌了几步,一屁股跌坐进椅子里,“周家小六……”告诉周家小六,跟告诉宁远有什么分别?果然,那宁远一定早就有意,听到提亲……

    唉!高书江重重一声哀叹,他竟然没想到宁远会看上李家娘子,他怎么能想到这个?高书江一下下重重拍着额头,不是懊恼,而是伤心,这是天意。

    谁能想到宁远会看上李家娘子,这事要是传出去,京城一大半的人,只怕都要惊掉下巴,他怎么能想到?这是天意,天意!

    高书江只觉得一阵接一阵眩晕,身上一阵冷一阵热,用力按着椅子扶手,想站起来,晃了几晃,却没能站起来。

    高子宜急忙上前扶住父亲,“阿爹,阿爹你这是怎么了?来人,请太医!”

    这一回,高书江真真正正病倒了,病的很厉害。

    高子宜送走太医,呆呆站在父亲院门口,想了又想,吩咐小厮备马,出了府门,急急去找周六。

    周六找不到宁远,叫不出背书背的已经半傻的墨七,百无聊赖,只好到衙门呆着,好歹有人说话。

    高子宜叫出周六,劈头问道:“我问你,上回我跟你说,我阿爹要替我求娶李家娘子的事,你告诉宁七那厮了?”

    “啊?什么?噢!我想想。”周六拍着额头,“好象……对对对,我跟远哥说过,就是因为墨七……”

    “你怎么说的?”高子宜那颗存着万一之望的心,啪一声摔在地上,砸的粉碎,连怕带怒之下,上前揪住周六的衣襟,声音里带出了哭腔,“你到底怎么说的?我跟你说的话,你都说了?你快说!快说!”

    “咦!你这是怎么了?这有什么?难道有什么不能说的?我没说什么,就是说你嫌弃李家娘子是个二婚,这有什么?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周六被高子宜揪的想恼,可看着高子宜那幅如丧考妣的样子,满肚皮愕然好奇,顾不上恼了。

    “还问我什么事?你跟你远哥好的穿一条裤子,你不知道他的心事?他到李家求亲去了,你还装不知道?”高子宜的脸几乎贴到周七脸上,又急又怒的吼道。

    “什么?”周六这一声尖叫,一下子就把高子宜的吼声压下去了,“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远哥求亲?李家?”

    周六两眼圆瞪着高子宜,发出一连串的尖叫,这一连串的尖叫把高子宜叫的倒是淡定,“看样子你真不知道,你远哥到李家求亲去了,李翰林家,求娶那个……那个李家大娘子,这一回,我算是被你坑苦了,你这是要害死我!”

    高子宜一巴掌打在惊愕的傻子一样的周六头上,转身就走了。

    高子宜走了好半天,周六才猛喘了口气,缓过神,一迭连声吩咐牵马来,上了马,直奔墨府。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锦桐相邻的书:文坛大神是只喵男神今天直播了吗快穿之主神攻略妖娆小姐进化论赤发魔女传[重生]GL金主暗恋我七年玉兰归男朋友是醋坛子怎么办[快穿]下套一觉醒来末世了怎么办(GL)相亲对象是给我菊花动手术的男医生夜去冬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