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连招凶猛

【书名: 武道宗师 第一百七十九章 连招凶猛 作者:爱潜水的乌贼

强烈推荐:     陈敌国一拳未中,立刻就知道不好,当即后仰腰背,跷跷板般带动落空的右臂上撩,险之又险格挡住了林缺反抡劈打的左拳。

    砰!

    他仓促招架的手臂被打得往下弹开,而林缺以暴雪二十四击糅合阴阳转的技巧,回摆了左臂,斜跨出右脚,转正身体的同时,毫无空隙地送了出去右拳,崩向了对手的胸腹之间。

    陈敌国拜入崆峒院之前,已小有名气,属于顶尖职九,修炼的是家传的太极捶法,号称陈氏一脉,当即危急关头,他借助右臂下弹之势,重新挺直了腰背,以惯性带得左拳抖出,横架在了身前。

    砰!闷响声里,匆忙格挡的他做出撤步才算稳住了身形,可林缺的“大雪崩”一经展开,哪有如此简单,拳收腿崩,膝盖一弹,脚尖已低踢而出,接得通畅而凶猛,根本不给敌人“还劲抱力”的机会,似乎要以这炼体武功直接把对手连到死。

    不断炸出的响声里,陈敌国勉强招架着狂风暴雪般的攻击,逐渐有了喘不过气的感受。

    他知道不能再这么下去了,再被林缺这样一点点积累胜势,他根本就不会有太大消耗就能击败自己。

    啪!

    陈敌国急抬左臂,以铁索横江的状态抵住了林缺的炮拳,于身体的摇晃之中,突地高速振动了右腕,配合“暴风劲”的灌注,抖甩出了一道月牙般的劲风,直袭对手的双眼。

    陈氏专属,“腕剑”!

    他在崆峒院只能算是一般弟子,非是核心嫡传,得授的“暴风劲”不属于“风部”顶尖绝學,而且也不像楼成的“冰霜劲”一样,能无缝进阶核心劲力,在它的推动下,“凛刀”的威力自然不如同境界时任莉打出的效果。

    陈敌国接受这个事实,但不愿意接受这个结果,每日苦思,时时锤炼,在任莉的指导和诸多资料的参考下,将“凛刀”的技巧改得更适合自身,创造出了“腕剑”这门功法。

    从效果上看,它没有提升,可发招更快更隐蔽了,成为了陈敌国的杀手锏之一,最大的作用便是破连招,乱节奏!

    当然,他有工夫去琢磨这些,也是因为实力提高缓慢,不像楼成林缺他们飞速蹿升,有太多东西需要去學去掌握,哪有空闲搞类似的东西。

    呜!“腕剑”刚出,林缺的眼睛就是一痛,感受到了危险的来袭。

    这不会伤到他什么,但足以压迫他的眸子,造成短暂的不良影响,就被小孩一巴掌拍在了双眼位置。

    他正呈攻击之势,来不及招架,当即急降重心,埋了脑袋。

    就是要让你放缓节奏!陈敌国“腕剑”一甩,毫不犹豫就回流了气血,趁“大雪崩”出现停顿的机会,丹劲一炸,左臂一胀,拳头凶猛崩出,转守为攻,进行反扑。

    林缺也是久经战斗,知道一旦仓促躲避“腕剑”,后续必遭连环打击,沉下重心的同时就已收缩了气血,还抱了劲力,如今流星坠地,火山爆发,正好也轰出了一拳,与陈敌国的抢攻正面进行了碰撞。

    砰!

    他们各自的拳头皆见微小肌肉的膨胀和青黑筋脉的凸显,在半空仿佛粘在了一起,凝固于原地。

    刹那之后,劲风四溢,刮动了他们踩出的碎屑。

    而发散的气浪中,他们同时后晃,手臂往回弹动。

    就在这时,陈敌国再做“抱丹”,以“两连爆”的凶猛气势摆腰提胯,踢出了右腿。

    他想得很明白,既然以“腕剑”找到了机会,那就必须做出连爆,能连多少是多少,逼得林缺也跟着去连,这样一来,哪怕最终自己输给了他,也差不多榨干他的体力了,给最后出场的小婵奠定好胜局。

    从前面的比赛可以看出,林缺提升很快,顶峰状态时,大概能完成七八连爆了,再加上斗部的顶尖传承,说他强七品绝对没错,但自己也不赖,虽然得授的劲力不算顶尖,掌握的“风部”招式也不多,却是老资格七品,也能做出七八连爆!

    近距离,同境界对手的连爆,两个条件相加,林缺自然无法等闲视之,他只能跟着收缩气劲和刚才碰撞的反弹,做出爆发,快速抽腿,砰的一声挡住了敌人的踢踹,掀起了一股狂暴的乱风。

    啪!啪!陈敌国毫不客气,做出了三连爆和四连爆,肘击,膝撞,没有停息,不断抢攻。

    砰!砰!林缺牢牢抵着,将“暴雪二十四击”和“阴阳转”融入了丹境的连爆里,招招借力,越打越猛,越打越强!

    陈敌国是知道林缺擅长借力打力的,但没想到他能做得如此好,堪称炉火纯青,登堂入室,四连爆后,他惊恐地发现快压不住对手了!

    啪!

    林缺将所有的感觉尽数收缩于了下腹,借着爆发之势的牵扯,舒展了身体,手握巨锤般斜捶出了拳头。

    陈敌国咬紧牙关,气血一收一荡,以硬碰硬地做出了五连爆,驱左臂搬拦往上!

    他不得不这么做,要不然立刻就会被打得屁滚尿流,他刚才苦心经营的无法闪避局面成为了拘束他自己的陷阱!

    砰!

    拳中小臂,声响爆开,陈敌国只觉对手的力量浩荡澎湃,再非自己能够抗衡,身体不由自主就往后急退。

    林缺眼眸幽深,没有吝啬体力,气劲收缩,旋即炸涌,粗大了他的右脚。

    他的右脚时机恰当地猛然一跺,前翻犁地,抢在敌人运转“暴风劲”前用出了斗部绝學“地裂”!

    六连爆!

    轰!陈敌国落脚处的擂台陡然急晃,裂出了缝隙,喷薄了劲力,让他重心再仰,短暂失衡。

    林缺膝盖打挺,借着跺脚反弹之力,合身前扑,一下就抢到了陈敌国近前,急探右掌,张开五指,试图抓拿肩膀,完成“死劫”连击。

    就在他刚触及对手肩部时,陈敌国及时回流了气血,往下做出了一个俯身团躯的动作,险险避开了擒拿,然后鼓胀丹劲,就要抖臂反抓,缠绕敌人。

    风部,第一十四式,缠!

    可林缺的“死劫”哪有如此简单,一抓未中,当即跨前下蹲,带动手臂曲起,肘部直接抵住了陈敌国反打的胳膊,位置恰好是发力的关窍处,以正常的招式化解了丹境的爆发!

    紧跟着,他一个侧身,像是陨石坠地,飞快靠撞向了陈敌国。

    在这里,“死劫”不再是收式,变做了中央的衔接!

    砰!

    陈敌国勉强架臂挡住,身体再有后退。

    林缺滑步抢上,右臂再探,抓拿又出,还是“死劫”!

    眼见着对手的五根指头已经落在了自己的肩上,陈敌国急促吸了口气,观想出了呼啸于天地间的狂风,将劲力“灌注”往了身体各处。

    他肌肉鼓胀,像是充满了气体,林缺五指一捏,竟被反弹。

    “风”怎么能被抓得住?

    刚有反弹,林缺又做侧身。

    这一次,他做出了“还劲抱力”,身形变得高大,以恐怖过先前的威势猛烈一靠。

    砰!

    陈敌国刚回荡手臂,抵在身前,又被撞散了架子,并且由于新劲未生,失去了那种轻飘飘的感觉。

    这番交手,林缺攻得密不透风,让人觉得他随时能够获胜,但陈敌国却连连躲过,哪怕他已使尽了浑身本事,也看得楼成等人惊心动魄,生怕林缺一个不慎,就被对手以风一般的“飘渺”逃脱了,那样的话,后续还有番苦战。

    陈敌国不愧是老牌七品!

    这个时候,林缺第三次上抢,还是探出右臂,要连“死劫”。

    陈敌国没别的想法了,重心不稳,架子不存,只能强撑着准备回流气血,身体则提前往下一缩。

    就在这时,吸取了教训的林缺化抓为掌,甩动肘关节,啪的一声打在了陈敌国的肩膀上,打得他浑身一抖,气血散开,“还劲抱力”未能成功。

    他颤动之中,林缺五指张开,终于拿住了他的肩膀,然后观想出流星划破天际的画面,将劲力灌注入体,短暂冲击了筋脉,瓦解了他的反抗。

    肘关节一抵,林缺提着陈敌国便跳了起来,将他狠狠撞向了地面。

    斗部,第十式,“死劫”!

    砰!

    碎石纷飞,烟尘四起,晕头转向的陈敌国浑身疼痛,一时竟难以动弹,耳畔则是裁判的宏大的声音:

    “第二局,林缺胜!”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武道宗师相邻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