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书名: [红楼]林氏女到皇太后 第33章 作者:春困秋乏

强烈推荐:超品相师我真是大明星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林如海的书房,十分紧要。尤其是他处在如今这个位置上,里面各类机密文件,等闲根本不让人进来,连打扫的丫鬟也是不放的,都是林如海的两个心腹随从每日帮着收拾,门口也从早到晚都有得力的人值守。

    林薇和林莯平日里也来的少,来了也是来被检查功课的。别看林薇是女孩儿,林如海对她可一点也没放松。虽然不如林莯这般,日后要科举因此先得细细研读四书五经,打下扎实基础,杂书现在还不能给他看,年纪还小怕移了性情,得等他再大一些。林薇就不一样了,林如海的各种藏书都能翻阅,只要她看得懂。因此林薇和林莯被考察的深度和内容都不同。

    叫林薇来说,林如海的这种教育方法,大概跟前世高考有些类似。有些省份要考大综合,理化生政史地全来。有些省份,仍旧文理分科,考试内容就更有偏向性,在某些科目上深入得多。

    林如海先考了林莯,小家伙年纪虽小,记性却好。林如海全程嘴角都是弯的,看着不及自己腰高的小家伙背着手,摇头晃脑的背书,释义,两片小嘴皮子吧嗒嗒吧的说,口齿清晰。虽然还是在重复先生的讲解,但是这个年纪能记下来,用自己的话讲出来已经非常好了。对于这个儿子,林如海是十分满意的。

    小家伙背完了书,被林如海夸奖了一番也告诫不可骄傲之后,并没有走。反而抬头眼巴巴的看着林如海,圆溜溜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爹,我书背的好,那可以每日多吃一块糕吗?”他竖起一根肉呼呼的小指头,奶声奶气的强调道:“只多吃一块!就一块!”

    从林如海的视角来看,儿子脑袋圆圆的,脸圆圆的,眼睛圆圆的,连身子也圆乎乎的,眼巴巴望着他,说起糕点来险些都要流口水的样子可爱极了。

    林如海十分想笑,这个小子打小就身体好,叫他母亲和姐姐也养得好,长得圆润,胃口好,还尤其爱吃糕点。可林薇怕他以后吃多甜食坏了牙,尤其怕他以后太胖瘦不下来,因此是严格控制他每日糕点供应量的,一天一块,吃完就没了,撒娇耍赖也没用。

    这事儿林如海是知道的,因此便故作严肃的摇摇头,回绝道:“爹只管你读书,教导你成材。至于吃食衣裳,那你可求错人了,这些都是你母亲和你姐姐管着,便是爹也插不上话。爹今日便是说了给你每日加一块糕,你娘不让丫鬟做,那也是无用的。”

    林如海故作一脸遗憾的样子。瞧着林莯委屈的低下头,对了对肉乎乎的手指头,唉声叹气了一回,然后忽然竖起胳膊握紧了小拳头,奶声奶气地喊道:“我要好好念书,好好吃饭,快快的长个儿。等我长大了,娶了媳妇儿,吃食衣裳就不归娘亲和姐姐管了,以后想吃多少叫我媳妇儿做多少!”

    “哈哈!”林如海不妨儿子说出如此一段话来,大笑出声。林薇也笑得不行,这些话原是林莯撒娇耍赖要吃糕贾敏拿了来搪塞他的,他到记得牢。

    林如海摸了摸儿子的小脑袋,忍笑道:“我儿说的不错,如此你只要好好念书,好好吃饭,就能快快长个儿,很快就比你姐姐高,要跟父亲比肩了。到时候给你娶一房好媳妇儿,你娘和你姐姐便管不得你了。”

    叫丫鬟领走了林莯送回后院,林如海也抽查了林薇的功课。

    对于这个长女,林如海是有些矛盾的。林薇自小聪慧,且生她的时候有异象,又有岳父贾代善临去前的一些话。林薇日渐长大身上也有越多的地方是叫林如海十分惊喜和骄傲的,因此林如海对她的将来确是抱有期待的。

    可从另一方面来说,林薇出生时,林如海尚在守孝,这又是他的第一个孩子,因此林薇才是林如海抱过最多,相处得最多,眼看着她从出生到会爬,会走,到后来慢慢长大到可以帮助母亲打理家事了。原来那样一个比小臂长不了什么的小肉团,如今长成这样乖巧懂事的女儿,单纯作为一个父亲,林如海是希望林薇将来平平淡淡过一生,找一个能爱她,疼她,如他与贾敏这般,夫妻恩爱相和过一生的。

    眼瞧着林如海抽查完功课便有些走神,林薇也十分惊讶。她爹林如海是个风度翩翩的文人,人虽在官场多年,但在家人面前却仍旧不失真性情,其从容坦荡、豁达开明之处,少有人能及,跟这个年代的许多士大夫都不一样。

    林薇也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能做林如海的女儿。可眼下显然她爹心中有什么纠结之事。

    林如海却忽然在心中失笑,只觉自己杞人忧天,女儿如今才八岁,开了年才九岁呢,便是说人家,开始相看也还至少等上三四年呢。

    等到那时候,以林薇之心性聪慧,且看她自己的想法吧。林如海对于儿女,从来都是开明的,儿女的心愿幸福比许多死板规矩重要,他并不是不知变通的人。

    林如海想明白之后,也就把这事儿搁下了。转而同林薇问道:“今日盐运使卢大人送了两个人来?”

    林如海没有用扬州瘦马这样的字样,因为觉得女儿面前不好说此等污言秽语,因此只用了两个人来说明代替。

    林薇回道:“回爹的话,是卢夫人命人送来的,说是某个盐商的女儿,特特献上来给爹娘使唤伺候的。女儿想着即是送了两个,爹爹又与卢大人平级,怎么好独占人家的好意。因此命人挑了好的那个给卢夫人送回去使唤了。余下这一个,既是送来伺候的下人,怎么着也得学学规矩。毕竟盐商跟咱们家,规矩可错得远了去了。因此女儿叫人把她送到城外的庄子上去了,先命教导些规矩,知道些礼仪,再视情况看是否用得。”

    这话说得林如海一笑,有条有理,有进有退。既不扫卢大人的面子,留下一个。也给了卢夫人一巴掌,送还一个。还能找个不能反驳的理由,送到庄子上去,免得把家里闹得乌烟瘴气。至于林薇叫人瞒了消息,不叫告诉贾敏知道,省的碍了贾敏的眼,这事儿林如海也一回来大管事就告诉他了。

    这么一想,林如海只觉得自己这个女儿真真是七巧玲珑心,哪儿哪儿都好!做事谨慎,胆大心细,更兼进退之间分寸把握的极好,这要是个儿子,封侯拜相只怕也就是时间问题了。

    到底是个女孩儿,这世间对于女子的束缚甚多。想到女儿这样的心性和悟性,来日却要在别家的后宅困住一生,不得施展,林如海只觉心中一软,伸手摸了摸林薇的头发,柔声道:“圆儿做的甚好,便是爹爹也不能处理的更好了。”

    想了想,林如海又道:“你如今帮着你母亲打理家事,如今日这等事端来日只怕甚多。你既然能料理,爹爹也有心叫你多学一些,往后你处置完了家事,可来爹爹书房。朝廷邸报,一些实事策论都可看,若有不能叫你看的,爹爹会收好。爹若得空,也会多告诉你一些东西叫你知道。”

    林薇立时扬起脸给了林如海一个大大的笑颜,声音里都藏着兴奋:“谢谢爹!”

    要说林薇的性子,前世里家境十分一般,故从小她就知道想要的一切都必须要自己的奋斗。待从大学毕业先是从员工一路杀到总监,而后辞职自己创业,一路辛苦却也心满意足。她其实十分享受奋斗和汗水带来的成就和满足的,以至于前世三十多了连男人都顾不上找一个。她的骨子里许就藏着不甘平淡的、奋而向上的血液,便是来到古代,困守后院,可亲爹愿意让她多了解一下这个世界。这个男人在拼杀的地方,如何不开心,不兴奋呢?纵然以后嫁人了,仍要困守于方寸之地,到底此时多了解一点是一点,她对新鲜的世界,新鲜的事物始终抱着强烈好奇心的。

    林如海爱怜的拍拍她的肩头,他的女儿也许注定不是池中物。岳父大人说的本也无错,女儿若是真有心展翅,做父亲的为何不能送她一片天?

    开宝十三年,二月十二,花朝节。

    扬州巡盐御史的宅邸,林夫人贾敏在几个小时的剧痛后诞下次女,婴啼响起的那一刹那,林府后院百花齐开。这等景象连林薇也一时震住了。

    知道是一回事,看到是另外一回事。这红楼世界之神奇,果然非我等凡人能理解。先是外祖父梦中赠物。后有贾宝玉衔玉而诞。如今自家亲妹妹出生,百花齐放,果然不负绛珠仙子的身份。

    林薇只觉得自己的穿越在这群神仙面前算个啥?人家死后能回天上去,她死了能回从前的世界去吗?

    这些且先不提,林妹妹诞生的兴奋也先不说,林薇赶紧打点内院的人,隐藏这桩异象。幸好如今贾敏生产,为了安全,林薇早早打发了无关的人,如今内院都是心腹之人。又大家本就是正因贾敏生产而忙碌,真正注意到异象的人不多。且如今正是花朝节,本就是百花仙子的生日,此景虽怪,也不是完全找不到理由解释胡诌。

    总之,林妹妹来了。当林薇看到襁褓里裹着的红红一小团儿的时候,心内柔软极了。这便是林黛玉呀,天上掉下来的绛珠草,才华横溢的潇湘妃。多愁善感、寂寞孤高、寄人篱下的少女。短短十七年的人生,风霜刀剑严相逼,在那样艰难的环境里,依旧是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

    这样一个惹人怜爱的少女,后世多少人的心中女神,如今是她的妹妹。

    这样小小的一团,林薇轻轻用指头戳了戳那不及巴掌大小脸儿,看她淡淡的眉毛皱了皱,撇嘴欲哭的样子,赶紧安抚的轻轻拍襁褓,口中哄道:“好妹妹别哭,以后姐姐照顾你,一定对你好!”

    她在心中也默默说,以后姐姐绝不会让你落入那般寄人篱下,凄凉死去的境地。

    这一世,咱们无需还泪,谁也值不起你的眼泪!

    贾敏生下孩子,林家举家欢庆。林老夫人虽然开始得知是个女孩儿而有些失落,待见得新生小孙女儿时,立刻就把那点子不快抛到脑后去了。她抱着襁褓里的女婴,瞧着她红彤彤的脸蛋,那还皱巴巴的眉眼间已有了林家人的影子,十分开心。笑道:“瞧瞧这丫头可真会长,到比我们圆儿小时候生的还红,将来必定是个美人儿胚子。”

    林薇笑嘻嘻接口道:“妹妹将来必定是千里挑一的美人儿!祖母可不能有了更好看的孙女儿就不疼圆儿了。”

    林老夫人顿时乐了,她这个年纪自然喜欢孙女儿在眼前逗趣儿,也显得亲近,因此故意板了脸道:“那祖母便要看看你和妹妹将来到底谁更乖巧,更懂事一些,祖母的私房以后便给谁做嫁妆。”

    林莯此时正扒着祖母的手看妹妹,闻言也立刻举手道:“祖母也不能忘了孙儿,我也乖巧懂事的。”

    林老夫人好笑,话题就紧跟着被转到林莯身上了。林薇看着,只觉得近日来的辛苦都值了。

    贾敏开始做月子,因年纪渐渐大了,林老夫人此次让她做双月子,好好养养身体,争取明年再得一个孙儿。

    其实贾敏的年纪放到现代,也就是很多人都市白领生第一胎的年纪,可这个时代毕竟不一样,人的寿命没那么长,医疗条件也跟不上,纵然林家在饮食药材上花的起,贾敏这个岁数怀胎依旧算高龄产妇,风险高,复原得也慢。

    林薇如今已将整个后院的事情都接过来了,只为母亲能好好休养。她打理家事已有一阵子,中途有不懂的也注意着去问林老夫人,问家里积年的老嬷嬷,又有贾敏身边的大丫头雅意帮着,到没出过什么篓子,因此贾敏也放心她。

    眼瞧着妹妹又睡熟了,林薇叫人将她抱回母亲那里。林老夫人跟孙子孙女笑闹了一阵子,也累了,林薇亲自扶着她一路送回院子。林莯则叫了小厮领他回自己的小书房念书去。他今日是贾敏生产,请了假没去先生那里,但书还是要念的,字也还是要写的。

    林如海在贾敏生产之后,已又回去盐政院了,林薇命人煮了一篮子红鸡蛋给他的随从带着,也给盐政院的官员们沾沾喜气。

    打理完一切,林薇去了林如海的书房,她如今每隔两日便要来一趟,翻翻朝廷最新消息动向,也帮着林如海收拾书房。

    进了书房门,林薇看着这书香气息满满的屋子,开了窗,坐在了林如海的书案后,仰头靠在了椅子上,只觉十分疲乏。

    林如海如今在盐政院情况并不十分好,底下人盘根错节,林如海又孤身一人,便是世家出身、皇帝心腹,也一时无法有太大动作。这些尚不是最为难的,盐运使卢大人原是皇帝心腹,但卢夫人这个继妻姓甄,不是甄家嫡系,却也在五服之内。

    甄家原也是勋贵之家,算起来跟贾家起家时间差不多,本就是地头蛇。这一代因着甄贵妃宠冠后宫几十年,如今太子一去三皇子又居长,甄家拉帮结派,已然在江南成只手遮天之势。

    如今这两淮盐政占天下赋税三分之一,盐运使已成自己人,扬州知府本就只管辖地方行政事务,品级又低于盐运使和巡盐御史,不能插手盐务,顺势闭着眼睛就装鹌鹑,根本不能指望。

    她父亲林如海,在这扬州,甚至偌大江南,像是一片波涛怒浪中的孤舟。这样一想,林薇只觉得老皇帝根本就是拿他爹当炮灰用,不然若真想肃清盐政,派一个有深厚背景能压得住的官员,背后有雄厚家世撑腰才更合适。

    林薇这样一想,猛然一头坐起来。原著中,林如海连任巡盐御史多年,根本不合常理,便是皇帝再信任,也不至如此。也许有些猜测是对的,林如海不是病死,要么是给老皇帝派来当炮灰,要么就是忠于老皇帝被夺嫡皇子们拉拢不成弄死的。而这个下手的人,最大可能就是如今在江南势力庞大到难以想象的甄家。

    林如海上任这半年里,甄家和卢大人在扬州行事一定束手束脚,现在观察期估计过半,甄家该动手了。如果林薇没料错的话,借着今日贾敏诞女之事,甄家必然很快送上厚礼。

    可是,以林如海之性情,倒向甄家贪墨盐税显然不可能,而且即便是如此,相比娶了甄氏女又合作多年的卢大人,一旦出事拿林如海顶缸的可能性更大。而如果不接受甄家跑来的橄榄枝,只怕前任巡盐御史死于非命便是林如海最可能的下场。

    林薇闭了眼睛,如果有人想要他们林家的死来让位,她该怎么做呢?

    一,要么杀了那人,把对方势力全部瓦解。

    二,主动让位,离得远远的,让对方不再将自己列为对手。

    想杀人,灭了整个甄家,现在的林家做不到。便是加上贾家也做不到。别说林薇,这个世上目前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皇帝,而正是这个皇帝将林如海置于此地。此路不通。

    主动让位,皇帝不答应,能有什么办法逼得他不得不应呢?递辞呈是不合适的,此举不但有不识抬举之嫌,会惹怒皇帝。林家五世传家,家底丰厚这是明眼人都看得出的事实,但林家势单力薄,一旦不在官场混了,三岁孩童闹世抱金砖可不是真的用来形容小孩的。而林家下一代想要出仕起码十五年后,而且林家现在也只得一个儿子罢了,这与林如海的处境又有何区别?

    贾家现在且无暇他顾,便是有心,也绝对帮不上忙的,不拉后腿就不错了。他们林家,需要一个强力后援!

    林薇低头苦笑了一笑,仿佛有些许明白当年贾元春入宫缘由了。那时候的贾家,是比林家现在好得多,至少烟亲故旧多,贾史王薛四家联络有亲。可别人有,怎么比得上握在自己手上的权势来得放心呢?

    一个月后,林家二姑娘满月,小名黛玉,大名林菀(wan),取其茂盛之意,希望她之后林家还有子嗣诞生。

    金陵甄家果然在黛玉满月当日送来了丰厚的贺礼,林薇也在满月宴上见到了一个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林氏女到皇太后相邻的书:贴身女神医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宫花为聘[红楼].拈花一笑重生校园之盛世女帝浪冢女总裁的顶级兵王美女总裁的贴身兵王极品兼职[综英美]好男人是要用抢的!红楼之财迷贾瑚你才是狐狸精[封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