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书名: [红楼]林氏女到皇太后 第35章 作者:春困秋乏

强烈推荐: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我真是大明星权力巅峰宝瞳超品相师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夜已三更,整个扬州巡盐御史府陷入一片沉睡的寂静,浓重黑暗里只能听见树丛草地里虫子爬过、草叶划动的簌簌低响。只在大门、二门处有守夜的下人婆子提着灯笼倚靠着门打盹儿,纸糊的灯笼随着提它人的手一起歪倒着,微弱的火光不稳跳跃着仿佛随时会熄灭。

    林薇如今大了,独居一个院子,院种栽种着一株重瓣垂丝海棠,已有丈来高了。春节后天气回暖的快,眼瞧着都快要打花苞了。今夜月色黯淡,总半遮半掩在乌云后、若隐若现,照得海棠细枝密叶在夜色里映出幢幢黑影。

    “夜黑、风高、月黯、星稀”林薇披了斗篷,瞧着窗外轻笑一声:“流血的天气!”

    她本意不过是想起从前诸多小说和电影电视里的人物们爱说的台词,顺口呼噜了出来,谁知正给她戴上风帽的燕微却当真了似得,一怔之下眼睛竟陡然亮了一亮。

    林薇瞧见她神色哑然,果然是外祖父□□出来的人么,听见流血反而兴奋?她有些好笑,燕微如今虽听话,本性却是变不了的,骨子里流着一股肆意野性的血。

    林薇笑了笑,戴上风帽领着燕微悄悄出了房门,本应在今晚值夜的紫苏在对着林薇轻轻点头,在她们离开后轻轻关上门,做出一副仍旧值夜守着床上姑娘的姿势。

    黑暗里的林府静悄悄的,林薇和燕微各自穿着一件深色斗篷穿行在林府后院。林薇本没有这样颜色的斗篷,她的衣裳都是适合小女孩儿的明亮颜色,在黑夜里未免太过显眼,因而这两件斗篷还是燕微找了燕戎下午里从外面偷偷买了送进来的。

    守着二门的婆子正倚门睡着,灯笼被提竿支着架在一旁的廊道栏杆上。燕微灵巧的避开她的腿脚,又用了一根细草搔弄那婆子歪在一侧的耳根子,趁她觉得痒翻身在门上蹭了蹭的功夫迅速取下了那婆子压了一半在腰下的钥匙。

    燕微钥匙到手之后,对旁边树丛后藏着的林薇比了个手势,林薇点点头从树后头放轻脚步走出来,燕微拿了钥匙轻轻捅进门锁里,“咔擦”一声轻响,林薇心一跳,又一阵欢喜。

    燕微冲林薇得意一笑,正轻轻拉开门,忽听得身后不远处传来冷冷地一声“你们要上哪儿去?”

    燕微被这突来的声音惊得一慌,正在的开门的手力度一下子就没控制住,门嘎吱一声推开了,发出的声音在夜里十分明显。

    门外的冷风已经呼呼朝着挡在门口的两人吹来,瞬间将林薇迎面刮得一个哆嗦,怔怔然转过身去,果然看见不远处的树影里站在一个人,林薇的父亲,林如海!

    林薇有一瞬间觉得腿软,险些一个站不住朝后歪去了。但到底她不是真的九岁,硬生生忍住了,心里的慌乱和恐惧在林如海出声的那一瞬间就沸腾起来了,现在脑袋里竟然有片刻的空白。她张了张嘴,发现不知应该说些什么,也不能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说些什么。

    她慢慢抬腿,缓缓走到了林如海面前去,黯淡月光下,浓深树影下,她抬起头,年幼稚嫩的脸上有尚未掩住的惊乱和惶恐,然而父亲的脸她却第一次觉得离得这么近,夜色太暗她看不清。

    燕微见状赶紧也关上了门,放下手中钥匙扔在未能被吵醒仍在昏睡的婆子身上,轻步快挪到林薇身后去。

    林如海没有再开口,转身朝后院里走去,林薇抬脚默默跟上,燕微跟着林薇,一行人仿佛来的时候那样脚步轻得没发出什么声响,只草丛里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响着清亮的虫鸣,一声又一声,在这死寂般的夜里听得惊心。

    林如海直接一路走回了自己的书房,书房外本有人守着,见到林如海面罩寒霜,身后跟着低着头的穿着黑色斗篷的林薇有些惊诧,却闭紧嘴巴什么也没开口,只拦住了林薇身后的燕微。燕微也识趣儿的停下来,再者能不进去她自然也不想进去。

    一进门,林如海自己摸黑取了屉子里的火折子点燃了书房里的灯。数根蜡烛一同燃烧起来的那一瞬间,林薇轻轻闭了闭眼睛,缓和了一下眼睛陡然见光的不适,然后睁开眼睛,面对着林如海,缓缓跪了下去。

    她没有再低头,只沉默的挺直了背脊跪着,静静看着林如海,似在等待父亲的责罚,又似在等待父亲的理解。

    林如海就那样站着,看着她,从高处低低地凝视自己的女儿。进屋后被取下的风帽下,犹梳双丫髻的女儿,稚嫩的、平静的脸庞,那长眉弯弯似贾敏,那仿佛时时刻刻看人都带着一点点笑的眼睛像他,还有那高挺的鼻子,那轻抿的薄唇都像他,只下巴的弧度,纤细又修长的脖颈,像极了贾敏。

    这样一个女儿,一个他和贾敏生出来的,捧在手心里疼爱了这么多年的女儿,在这样一个本是喜庆之后的夜里,倔强的跪在地上,没有半点认错和悔改之心的直视着他。

    林如海缓缓抬起手,好几次笼在袖子里还没动上几寸便又放回去,他盯着她的眉眼,平静的眉眼,只觉得愤怒仿佛被这夜里的寒冷一点一点抽空,最后,他踉跄了两步,一屁股坐回了身后的太师椅上。

    他闭了闭眼睛,嗓音里藏不住疲惫和干哑,终于开口问道:“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你知不知道你是个女孩儿?今年只有九岁?你到底想要怎么做?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

    林如海出声的一刹那,林薇的眼泪就顺着脸庞滑落下来了,滴在她直挺挺跪着的地面上,一颗、一颗,没有马上渗透,而是亮晶晶的仿佛闪耀着与烛火同色的光辉。

    林薇慢慢开口:“父亲,我不想你有事,我不想我们这个家有事。我的眼里没有皇权在上,没有君父天命。我的眼里、心里,有得只是你,母亲、祖母、弟弟和新生的妹妹,也许未来还有将要出生的弟妹们。除了你们,什么我也不放心心上,也不必放在心上。如果有人要破坏,要毁灭我们的家,我宁愿先下手为强,杀了他!纵然他有一千、一万个帮手后盾,我也会一一瓦解,杀尽他们!”

    说到最后,她的嗓音里已有一丝沙哑,眼睛里红红的,却不再掉下泪来。

    林如海仿佛疲倦已极,好一会儿,才缓缓道:“你怎么知道,我就会死?我就会输?我就不会赢?在你的眼里,你的父亲便是这样没用?连自己的家人亲眷儿女都护不住?”

    林薇闭了眼睛,在地上深深磕了一个头,伏在地上没用再起身,只听低低声音渐渐响起在静静的书房里:“父亲,我自然信你,你是我爹爹,世上再没有一个爹爹能像你一样护着我,护着我们的家。但是父亲,我不信皇帝,不信这个世间的皇权。他有能力践踏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毁灭每一个家庭。我也知道,父亲您能守得住我们的家,保护得了我们,可是父亲,谁来保护你?”

    “谁来保护你,父亲?……”

    林薇没有再说话,只她最后一句像带着尾音一圈又一圈绕在林如海的耳边、心尖,闷闷的响,钝钝的痛,痛得他的眼圈也渐渐红了。

    他已经听见他的女儿在心底未完的话了。

    她在说,父亲,你要用一生坚守对皇上的忠诚,对天下百姓的信诺,可以!可是父亲,我不想要你用命换我平安一生,我想如果祖母、母亲、弟弟、还有新生的妹妹,他们知道,他们也不会要,这样得来的平安!

    我们是一家人,我们只要,一起活!

    许久,林如海张口出声,嗓音嘶哑,轻声道:“你起来吧!”

    林薇慢慢直起身,跪的太久,地上太冷,她晃了一下,才抓着一旁书架慢慢站起身。

    林如海低低的开口,道:“你今日原本是想要做什么?”

    林薇抿了一下唇,慢慢开口:“去找西宁王世子,金晟。然后跟他一起趁夜去城外,去济北王的船上,同他,做一笔交易!”

    “什么样的交易?”

    “他帮我们家一把,渡过这次劫难。我送他甄家的把柄,晋王的催命符!”

    林如海眼底微微变色,他看着眼前抿着唇,眼神坚定的林薇,仿佛有些不敢置信:“你知道些什么?”

    林薇看着林如海,一字一句道:“我知道,晋王下了暗手,杀了先太子!我还知道,甄家想要拉拢父亲不成,就想要我们整个林家的命!我还知道,欲想使其亡,必先使其狂!只要今晚金晟夜半悄悄离去,我们府上有人跟着出现在济北王的船上,不管我们是否真的做了什么,说了什么,明日扬州城都将大乱。不乱,不慌,怎么火中取栗?济北王既有心,自然要承受风险!我可不信,他真的是因为金晟要来,才不得不跟着来还留在城外!”最后,林薇静静看着林如海,补上了最后一句:“我还知道,父亲手里的确握有甄家和卢大人勾结贪墨盐税的证据!”

    林薇每说一句,林如海的脸色便白上一分,直到她最后一句说完,林如海已脸白如纸,嘴唇微微发抖,颤着声音盯着林薇问道:“这都是谁教给你的?我从未,从未教过你权谋诡计!”

    林如海有一刹那,仿佛都觉得不认识她,眼前这个九岁的女孩儿,不过九岁,这样熟悉的面貌,然却怎么会是他的女儿?他的圆儿聪明,却怎么会在这个年纪懂得这样可怕的东西?

    林薇轻轻低了眼,声音比外间浓深的夜色还要黯淡:“也许,也许女儿,生来便会!也许,我的身子里,原本住着魔鬼?”

    “闭嘴!”林如海一声断喝,打断她的话:“你乱胡说些什么?你是我和你母亲亲生的孩子,我眼看着她十月怀胎生下来,我看着你,”他用手比划了一尺来长的样子,道:“我看着你,从这么点大,刚生出来,还是湿漉漉紧闭着眼睛,长到现在这样大!”

    林薇轻轻弯唇,低低笑道:“父亲,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懂。反正,就是懂了,我觉得,也不是什么坏事。至少,会反抗,比傻站着让人杀好吧。”

    林如海长长呼出一口气,道:“你出生那日,你母亲梦月入怀。我原以为这都是史书上穿凿附会加上去的,谁知道,”林如海笑了一笑:“甘罗十二岁可为相,我的女儿为何就不能生而聪敏”

    林薇也笑了,林如海站起身,摸了摸她的头发:“你去吧,见到济北王,就说,这些都是我的意思。我既不便,吾女代劳!”

    林薇笑着点头,道:“爹爹,女儿去了。爹爹无需忧虑,明日,咱们起,咱们家且有硬仗要打。父亲多派些人守着祖母、母亲和弟弟妹妹。”

    林如海点头,林薇朝他行了礼,戴上风帽,打开了门。冷风在一瞬间灌入,将桌案上的蜡烛扑得飒飒的抖动,几欲熄灭,却到底烛火还是在风中摇摆着,挣脱者,慢慢稳住了火苗,腾腾得向上跃动。

    林如海站在书房里,看着门外女儿领着她的丫鬟渐渐远去,隐没在黑暗里。

    命运。林家的命运,将至。然而此时,他已不是独木支撑,孤军奋战。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林氏女到皇太后相邻的书:贴身女神医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宫花为聘[红楼].拈花一笑重生校园之盛世女帝浪冢女总裁的顶级兵王美女总裁的贴身兵王极品兼职[综英美]好男人是要用抢的!红楼之财迷贾瑚你才是狐狸精[封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