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书名: [红楼]林氏女到皇太后 第36章 作者:春困秋乏

强烈推荐:韩娱之秘密讯息宝瞳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那金世子会说出去吗?”

    金晟又被噎住了,哼哼了两声,这才随手披了件衣裳,坐在床沿上瞧着她道:“说吧,你这大半夜的来找我,是有什么想求着本世子给你帮忙的?”

    金晟的性子有些像林薇前世里的表弟,被宠大的孩子,顺风顺水惯了就多半都会这样。再者林薇是个颜控,金晟越大如今长得越好,已经是个挺拔的小小少年了,颜值高的多汁小鲜肉。又有,金晟毕竟已帮了她好几回,便是他态度上差一点,语气欠抽一些,林薇如今的耐心也是随着好感度蹭蹭往上长了许多的。

    黑暗里,林薇正色起身,还隔了窗前到床的距离呢,就突然跪下了,把金晟吓了一跳,赶忙伸手要去拉她:“你,你..这是做什么?”他不敢高声,只能压低了声音,结结巴巴的有些着慌:“你,你起来说话。”

    林薇没动,只低低道:“今夜来扰世子,本已出格,只是事有轻重缓急,于名声上也顾不得了。如今只求世子能带我出城去见济北王。”

    一直到金晟领着林薇的丫鬟和林薇坐上了马车,咯吱咯吱的车轴一路随着马蹄声驶向城外,金晟才从迷迷瞪瞪、恍恍惚惚中醒悟过来。他瞪着马车另一侧坐着的,披着一身黑色斗篷,丫鬟装小姐,小姐穿了丫鬟装的林薇,说不出话。

    方才到底是中了什么邪,才这么随随便便就答应了她,把人带出来了?大半夜的出城,去见济北王?一个林家小姐,一个林家丫鬟?

    金晟伸出一只手抚住额头,没有发烧。但心里的小人儿头一次直想就这么整个蒙住脑袋,直接埋进马车底下去。九哥肯定得骂死我的!我这是中了什么妖招儿?这林家丫头莫不是会妖法给我施了*术?

    林薇坐着马车的这一侧瞧着他,随着马车行驶,车窗上布帘晃动的间隙里,透入车厢点点月光,大半照在了金晟脸上,让林薇能清晰地看见他变幻的脸色。

    林薇有些想笑,许是黑夜里,金晟并没有刻意遮掩,他的心里话、他的疑惑懊恼已经全都显在了脸上。

    金晟不懂,林薇却是懂的。

    如金晟这般的半大少年,放在前世那正是叛逆期。他又是这般的身世,从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真有事儿要找他帮忙,循规蹈矩、恭恭敬敬的可不成。他见过太多人这样捧着他、求着他了,金晟肯定已经免疫了不吃这一套。

    反其道而行之,先让他惊讶,再让他兴奋,他觉得不同凡响,觉得有趣儿了,这事儿也就成了一大半了。

    至于名声问题,皇家出来的孩子,不说聪明不聪明,只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都是心里门清儿的。那嘴巴,只要想闭上的时候,也都是一个赛一个的严实,且看金晟当初给她传信时的委婉程度便知了。

    那时的金晟可比现下还要小上两岁的。只能说,处境催人成长,这年头皇族和世家的孩子,其实远不是前世现代无忧无虑,只需好好上学、好好长个儿的孩子能比的。

    这样的早熟,某种程度上,在林薇瞧来,是一种悲哀。

    林薇瞧着他的神色十分有趣儿,再者懊恼归懊恼,她并不希望金晟真的后悔,或者说,她也并不想真的惹恼了金晟。而且,即将见到济北王,那是一个完全不同于金晟的,已在宫廷倾轧、朝堂权谋,战场厮杀走过来的人,年纪虽不比她前世大,但是对上这样一个男人,一个成熟的站在天下顶端的皇家人,林薇是有些紧张的,她紧张了便想同金晟这样单纯得多且对她没有恶意也没有期许的人,说说话,缓解一下紧绷的神经。

    故而她轻笑着,出声逗金晟道:“世子何故如此?莫不是想反悔?不怕长灰耳朵?”

    金晟放下抚额的手,微微抬眼瞅了她一眼,道:“什么叫灰耳朵?”

    林薇轻笑:“爱说谎的孩子会长长鼻子,会反悔的男孩儿会长灰耳朵,你小时候没听过?”

    金晟像看白痴似的瞥了她一眼,道:“你今年几岁了?还拿这种哄小孩的话来哄我?”

    林薇给他的神情逗笑了,眉眼弯弯的道:“你小时候不是想听我讲故事?如今大了,便觉得故事没趣儿了?”

    她这样一说,金晟反而到真的想起从前的事情来,问她:“你那时候是不是觉得我特别傻?被你一激就上当了?”

    林薇轻轻摇头,微微笑道:“不,我那时候只觉得,我打不过你,也说服不了你,那总要能骗得过你,不然我怎么赢?”

    金晟从小霸王似的,又是男孩儿,好胜心极强,此刻对着林薇,听她说着这些话,他竟一点也不生气,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稀奇。

    他想,兴许她是个女孩儿,我男子汉大丈夫,跟她生什么气?再者她说的对,她打不过我,还不能努努力想法子骗过我吗?

    他笑了一笑,便将先前那些懊恼全都抛开了,又露出了少年人朝气烂漫的样子,有些痞痞的抱了手,翘起二郎腿,一副闲闲的语气,斜眼瞧着林薇,道:“说说吧,你这样子骗了本世子出城,去见我九哥,到底想干些什么?”

    林薇冲他眨眨眼睛,神秘的道:“我说我只是去拜见济北王,什么也无需做,你信么?”

    金晟显然是不信的,只觉得她没说实话,不过倒也可以理解,她这样深更半夜的去见济北王,定然是十分重大的事情了,十有*还可能涉及盐税。她是巡盐御史林如海的女儿。

    一样想的,不止是是金晟。

    这一日,因着金晟在林府出现,因着济北王在扬州城外的河上停留,盐运使的府上书房里,灯火一夜未熄灭。

    岂止是金晟不信,盐运使卢大人和甄家的三老爷同样不信!

    “我就说,林如海手头上肯定有东西,他来了这么大半年了,看着好说话,你不是一样没拿下他。他肯定在暗落落的搜集我们的罪证!”甄家三老爷暴跳如雷:“他林如海是谁啊?先前他爹林颉也是帝王心腹,他岳父是贾代善。他自己三甲探花出身,能没点本事?能跟往日那些没背景的穷书生考出来做官的一样?你可倒好,说是要等,等,等,等得如今怎么样?等到皇上把济北王派过来了!现在可好,现在可怎么是好?”他抬手一扫,将桌案上的杯盏、书本、砚台一径扫落地,犹觉不过瘾,又抬手举起了一只大花瓶,“砰”一声砸了个粉碎。

    盐运使卢大人此时脸色漆黑一面,瞧他的眼底都是深沉,额角的青筋直跳,只想着他的身份,想着他在宫中的妹子甄贵妃,想着他的外甥晋王,和他在金陵的大哥甄应嘉,只得强忍了怒气,沉着嗓音道:“所以,三老爷预备如何?不过是一个西宁王世子连夜从林如海府上出来,带走了两个丫鬟,能有什么事?你焉知不是林如海没有我们的把柄,故意联合了济北王来赚我们入套的?”

    “我们如今果真一乱,岂不正中他下怀?”卢大人压低了声音,对甄家三老爷道。

    “呵。”甄家三老爷一把推开他,昂首阔步就要出门唤人:“你以为我还信你?我早就跟大哥说过,你不过只是胆小的老鼠,这些年若没有我们甄家,你什么也不是!如今,你既不敢,我亲自领了人去杀了济北王,把证据夺回来,再收拾了林如海这个不识抬举的老匹夫!”

    卢大人一把拽住他,神色里全是不敢置信:“你疯了?济北王是皇子!身上的九皇子!”

    甄家三老爷仿佛突然平静了下来,唇角勾着阴森森的笑意,嫌弃臭虫一般的扶开了卢大人的手,道:“那又如何,又不是没杀过!”

    卢大人瞪大了眼睛,瞧着他跟疯子一样,眼睛里都是杀戮嗜血的光,甄家三老爷仍在喋喋不休:“何况他不过是一个透明人儿似得在宫里长大的皇子,如今都二十多岁,上阵杀敌几回了,依然是个郡王爵!”他又转头望向卢大人,阴阴的冷笑:“船行不过十数里,便能到南边的江上。这一段,水流急,夜里风又大,说不准还有什么水匪拦路,出一点子事情,连人带船沉进了江里,简直再正常不过了,连尸首都捞不着。”

    卢大人简直被他的言论惊得如遭雷击,喃喃道:“你疯了!你一定是疯了。且不说还没到那一步,便是到了,贪墨和杀皇子,哪个罪过大?你以为你杀了皇子,让皇上知道了,甄贵妃和晋王能捞你出来?”

    甄家三老爷眯了眯眼睛瞅了他一眼,道:“你既然怕,就缩在你的乌龟壳里等着吧!”说着,他便要出门,卢大人疯了一般的扑上去,一把拽住他,一边喊:“来人,来人,给我捆了他,捆了他!”

    甄家三老家转头怒吼:“你敢!”,话刚落音,几个显然是卢大人家养的下人打手已冲进来了,堵嘴的堵嘴,将甄家三老爷按住捆了个结结实实。

    卢大人直接举起袖子一擦额上的汗,盯着他道:“你老老实实的给我待在这儿,等我先把这事情查清楚了,看今晚到底怎么回事儿,林如海拿到了什么东西竟然给了济北王,我再回来,把你送回去金陵,且看甄大人如何处置!”他一甩手,转头就走。

    夜黑,扬州城外运河上风很大,一宿未睡的济北王瞧着眼前还不到他胸口高的,该用一声小姑娘来称呼的女孩儿,十分之好笑。

    他坐在船上的房间里,一间依旧装点的十分整洁大气、布置一应齐全的房间里。慢悠悠的坐在上首,自己煮着茶,深沉的眼睛和脸上的表情一样冷漠:“林如海,便是派了你来?你们林家竟然没有别的人了?派了一个小姑娘?”

    林薇恭恭敬敬的跪在下头,但背脊却是挺直的,面上神情浑不似济北王口中说的小姑娘所应有的:“回王爷的话。我们林家确实没有别的人了,我父亲独立扬州官场上,我的祖母年迈,我的母亲尚在产后月子里调养,我的弟弟比我还要小上三岁,我妹妹今日刚刚满月。”

    济北王喝茶的手微微一顿,倒是侧首仔细瞧了瞧面前的这个女孩子。看年纪,不过□□岁,生的眉目清秀,隐约有些林如海的影子。仍旧梳着双丫髻,披着黑色的斗篷,斗篷的下摆还沾了夜晚地上草丛的露水,湿了一角。此刻微抿着唇,挺直的跪在下首,无所畏惧的直视他,那眼神浑不似一个孩子,一个这个年纪的女孩子。

    这是林如海和贾氏的长女,他知道。许多年前,他曾经在京城里顺道救过她,那时候她是三岁还是四岁来着?比金晟还小的年纪,小小的一个,不及彼时他的大腿高,站在他面前,隐忍着掉眼泪,害怕也不敢哭出声,只看着金晟抱住他的脖子哇哇大哭。

    上一次,他在去京里荣国府吊丧时,她也在,跪在后头偷偷抬了头去瞧他的背影,他一回头,便抓了个正着,看她像被惊吓的小兔子一样,迅速低了头。

    要真说起来,济北王还是觉得林如海十分的会教养孩子,将他的这个女儿养得这般的胆大、心细、聪慧而隐忍。

    济北王收了轻视之心,口中却仍旧漫不经心的道:“你父亲让你来,是投诚还是拖本王下水?”

    林薇仍旧跪着答道:“回王爷的话。父亲说,王爷本是天潢贵胄,天下的子民亦是皇家的子民,天下的朝臣也是皇家的朝臣。如今林家有难,独木难支;扬州官场污浊,贪墨成风。王爷是大梁的王爷,是天子之子,上报王爷本是分内之事。王爷管束,肃清吏治,也是王爷的分内之事。林家为臣子,自当全力以赴,从旁协助王爷。”

    济北王侧过头,静静看着她:“你父亲,给本王出了什么样一个好主意?”

    林薇压低了身子,在地上磕了一个头,声音冷静而清晰:“王爷什么也无需做,只需此刻行船往南至江心之上,然后凿开船底让它沉下去,再乘小船随便找个什么有趣儿的地方好好歇息上三日,顺便瞧瞧这扬州城里的趣事,也就行了。”

    济北王笑了,真真正正的笑了,他道:“林如海,倒真不负三甲探花之才!”他站起身,抖了抖身上袍子,对林薇道:“你也不错,林如海的女儿!”

    他抬了抬手,示意林薇起身,对她道:“如此,你便随本王一起,待上三天!”

    “啊?”林薇惊讶得抬头:“我,我还要回家去,我父亲、我母亲……”

    她瞧着济北王的带着微笑和势在必得的脸,没有再说下去,只得住了口。最后道:“谢王爷,如此,臣女恭敬不如从命!”

    林如海能派她出来,显然是十分看重这个女儿的,此时此刻,于情于理,放她回去,既容易为甄家和卢家的人发现而坏事,也不符合济北王行事一贯的缜密和求稳之意。

    只,林薇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她爹爹估计要担心三日了,还有如何压住消息,与她母亲、祖母、弟弟处瞒下这桩事情。

    开宝十三年,三月十二,济北王于扬州城南外江心遇险,其所乘船舫夜遭强弓火袭,付之一炬,同船西宁王世子及侍从若干俱在,无一幸免。

    消息传来,扬州大乱!朝堂大乱!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林氏女到皇太后相邻的书:贴身女神医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宫花为聘[红楼].拈花一笑重生校园之盛世女帝浪冢女总裁的顶级兵王美女总裁的贴身兵王极品兼职[综英美]好男人是要用抢的!红楼之财迷贾瑚你才是狐狸精[封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