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书名: [红楼]林氏女到皇太后 第43章 作者:春困秋乏

强烈推荐:我真是大明星天字号保镖超品相师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林薇瞧见元春书桌上摆放的《女则》,眼睫毛轻轻颤了颤。转而又若无其事的去看元春书架子上的其他藏书。经史子集,汉乐府,唐三百,元曲宋词,还有许多讲音律的书。

    贾家四春,俱是才女,琴棋书画,各有擅长。原著中,贾元春最擅长的应该是琴。

    林薇一时好奇,对元春道:“听闻姐姐最擅琴艺,今日可能抚上一曲,好叫妹妹一饱耳福?”

    元春欣然应允,叫抱琴去拿了琴来,又更衣、焚香、净手,一套下来,林薇觉得好看是好看,优雅是优雅,也真是麻烦透了。总之林薇弹琴是从未有如此这般耐心的。

    但贾元春的琴艺是真的好,如林薇这样在林如海和贾敏耳濡目染,本身自己也学琴的人听来,也觉技艺娴熟,一曲《清平调》弹来娓娓动听,叫林薇轻轻闭了眼,仿佛真的见到春日蝶恋花香,翩跹不去。美人慵懒,沉香亭中倚栏而观。人比花更娇,颜色醉君王。

    一曲毕,林薇缓缓睁眼,含笑真心赞道:“姐姐的琴艺大有精进,倒真叫妹妹有绕梁三日之感了。”

    “真的有那么好吗?”元春闻言嗔了她一眼,略有些羞涩,倒像是因为林薇的赞扬太直白。她又轻轻蹙了眉,口中缓缓道:“妹妹可见是哄我,妹妹又何尝听过多少别的姑娘抚琴呢?”

    话已至此,林薇心中一动,已有些明白今日元春留她是为何了。

    两人正说着,外间有小丫鬟禀道:“大姑娘,大爷叫人送了东西来,说是给姑娘和表姑娘赏玩的。”

    林薇闻言望过去,便见抱琴转出外间不过片刻便回,手中拿了两个盒子,一长一短。

    贾元春一一打开,林薇这才看清,长的是一卷画。短的倒像是一本诗集。

    元春先打开了那幅画,却是一副密云黑龙十八潭景,原是郑宁候所画,林薇听过却不曾见过,想不到在贾珠手上。

    两人细细赏看了一番,又打开了那本诗集,字迹约莫有一两分眼熟,细细看来,却是十八首诗,正是为密云黑龙十八潭景而作。书写工整,一笔不错的颜体,方正茂密,笔画横轻竖重,气势庄重,已得五分火候了。那诗作,叫林薇来看,却是一般,比之她父亲林如海,立意并无新意,辞藻也略有些堆砌,失了天然。

    贾元春神秘一笑,道:“可瞧出来了?”

    林薇闻言柳眉略略一挑:“怎么?”

    贾元春拿帕子掩了嘴,轻轻眨了眨眼睛:“我大哥哥写的,如何,可还能入眼?”

    林薇失笑,想不到贾元春今日留她原来还有这个原因。她倒也不恼,也不见羞窘,只大方的道:“珠表哥的字写的十分好,这个年纪,已能得颜体几分真味,实属不易。至于诗作,你却是问错人了,我这般的闺阁女子,能见过多少人的诗词呢,大表哥将来要考进士的,哪里轮得到我来点评,你拿了去找我父亲到还差不多。”她既不点破元春的用意,便也就假作未曾听懂了。

    元春一笑,也不多话,她是聪明的女子,这样的事情,稍稍提一下便罢了。女子要贞静,婚姻大事自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岂能有她们说话的道理,便是说出来提一提都不应当。她如今也不过是拿哥哥的诗作叫林薇看一眼,好知晓他哥哥之文采,多添几分好感罢了。至于其它,自有家中长辈做主,林薇聪慧,从原先祖父,如今祖母到她父亲都是极为喜欢的,姑妈并姑父如应了这门亲事,也算是亲上加亲,皆大欢喜了。

    贾元春自觉完成了一桩心事,便拉了林薇出门,去外头小花园子逛逛,而后再往贾母处去用晚饭。

    林薇也只作平常在家里一般,同贾母说说话,也逗弄逗弄贾家几个小豆丁。到了晚上,她与元春同歇。

    抱琴铺了床,伺候两个主子洗漱后上了床,又掩上了帐幔,丫鬟熄了灯,在外间守夜。

    屋内外间仿佛一瞬间就静下来,黑暗里,林薇和元春肩并肩躺着,听元春慢慢道来:“妹妹,九月里宫中大选,家里已商议好,要送我去应选了。”

    林薇既已猜到,自然并不惊讶,然而口中依然问道:“为何?大梁宫中的大选,素来是官宦及世家之女方有机会参加,但是并非强制参选,你是国公爷的孙女儿,便是不去也没什么。”

    贾元春在黑暗中微微一笑,道:“我知道妹妹的心,也知道姑妈并姑父并不舍得妹妹去。只我家不同,自祖父去后,大伯虽袭爵,却无实职。父亲虽有任职,到底只是从五品。妹妹远在苏州,父亲丁忧前又是从三品的大员,并不知道我家这些年的境况。我大哥哥并大伯家的琏二哥哥如今十五六罢了,刚开始考秀才,等考上进士不知还要几年。人都说三十老明经,五十少进士。如姑父那般年纪轻轻就考中探花的,多少年才能出得一个呢。我们家,却是等不起了,不然,任谁都能踩上一脚。”

    林薇默然,没有说话,想起扬州城里的那两年,腥风血雨仿佛犹在耳边。

    这个世界,家族的确攸关生死。一个家族的强弱,关系一族人的荣辱,甚至生命。一个没落的家族,若还十分有钱,底蕴深厚,早晚沦为他人口中餐。虽然林薇并不赞同这样一个不缺男人的家族依靠女人支撑门户,却也没有立场反对。她不是贾元春,她们林家也不是贾家,她能理解,或者不理解,都不可能真的感同身受。

    而作为女人,贾元春也有许多尴尬之处。她是国公爷的嫡出孙女儿,然而她祖父已经去世了。她的父亲不过是从五品。对于荣国府来说的门当户对,对贾元春未必不是高攀。更何况,贾家目前年少一代尚未出仕,甚至还不曾科考,未来如何难料。老一辈如贾赦这代是注定没有多少可指望的了。世家大族里可没有几个傻子。

    而对于一个女人,若没有一个强势的家族坐后盾,如她们这般的出身,哪怕已经嫁入大家世族,最后也未见能讨得了好。

    对于贾元春和贾家的选择,林薇理解,却仍觉,白瞎了她当初的一片心,一番借外祖父托梦的话。

    罢了罢了,贾家命运改不改,且看她们自己的造化吧。

    林薇没有说话,元春也没有非要她回话,也许她不过是想找个人倾诉。

    黑暗里,元春继续说这话,嗓音里有着一丝娇羞:“妹妹可曾见过皇上?”

    “恩?”林薇侧目,轻轻转过头见贾元春仍旧面朝上躺在枕头上,眼睛在黑暗里亮亮的,似乎正盯着帐幔顶出神。

    “我见过皇上。外祖父没了的时候,皇上曾与那时候的晋王、楚王一起来吊丧,妹妹也在的,你还记得吗?”她慢慢的说着话,仿佛在回忆:“我当时跪在母亲身后,不知怎么就大着胆子悄悄抬头往前面望,当时的皇上还是济北王。他正要去灵堂祭拜,我一眼望过去,也只瞧见他的背影,谁知他突然回头,一眼就望过来,我吓了一跳。他看见我了妹妹,他看见我了。只他没说话,又转回头去了。”

    林薇默默闭紧了嘴,她怎么不记得,她当时也在偷瞧。那难道是济北王一眼抓住了两个不守规矩的偷窥者?

    元春也没想叫她答话,只继续道:“我要进宫了。我想着,若是……皇上,那也不错。他生的那样英武,跟大伯、父亲,还有哥哥们都不一样。跟姑父也不同,倒有一些像祖父从前的时候,气势吓人,但是真厉害呀!他真厉害,从济北王到吴王到太子再到九五之尊!”

    林薇默然,她想起了扬州城里,那个冲天火光下眼神冷肃的济北王。想起那一树晚霞下的梨花白,和树下池畔的舞剑人。

    济北王那样的人,是同她父亲,舅舅们都不一样。他的身上有一种杀伐之气,那是征战沙场之后留下的,果决威武,英气勃发。但是元春没有看到的是,那英武的背后,有着怎样一颗冷静如斯,冷厉如斯的心。

    如她所说,皇上真厉害。不厉害怎么能从皇宫里的小透明皇子,最终步步走上了龙座呢?历史上多少皇子,太子,死在了跨上龙座前的最后一步?

    林薇也不知道,贾元春是因为喜欢当年那个惊鸿一瞥的济北王才觉得进宫也不错,还是因为要进宫了觉得嫁个男人是当了皇帝的济北王也是不错的呢?

    无暇深究,也不必深究,不过是个选择罢了,能开开心心的去,何苦要把自己弄得像是献祭。

    元春说着说着,声音低下来了,最后竟然睡着了。林薇也想着心事,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林家也方才安静下来。哄睡了两个小的,贾敏收拾完毕才上来床歇着,林如海已经躺在床上等着她了,丫鬟掩了纱帐,熄灭了灯火,自去外间守夜。

    一室静悄悄,贾敏翻了个身,侧对林如海,瞧着黑暗里丈夫的面部轮廓,慢慢道:“午间用了饭,我同母亲说话,母亲到跟我提了一提圆儿的事情。要说她如今虚岁十四了,等开了年就十五,已经是大姑娘了。因着守孝,从前我也没给她相看过人家,现下才寻摸着,等定亲怕不还要一年,已是略晚了。我跟着老爷你一同上京来,原也有在这里给她相看个女婿的意思,来年等老爷调回京城,离得近些也方便走动照应。你我统共就这么四个孩子,还是咱们林家几代以来子女最多的人了,我舍不得她们离我太远,如今圆儿是,将来黛玉也是。”

    她顿了顿又道:“母亲跟我略提了一提,是想为二哥家的珠儿说和。我原倒是没这么想过,叫她嫁回我娘家去,只母亲说亲上加亲,圆儿将来嫁进去,上有母亲护着,下有夫婿疼爱,公公又是她亲舅舅,不比别家过得舒坦些?我想着,母亲说的是有些子道理,只两样,一是我跟二嫂老爷也是知道的,实在谈不上亲厚,她未必喜欢我的女儿。若真叫圆儿嫁进去,以后有这么个婆婆,要是磨搓她,只要不过分,便是母亲想护着也不好说。二则,我们圆儿原本就是嫡长女,老爷又一向疼她的紧,珠儿怎么样我见得也少尚且不知道,还得老爷做主。因此我回了母亲,说回来再与老爷商议。”

    林如海闭着眼睛微微笑了笑,伸手将贾敏放在外面的手拉住送回被窝里,口中道:“你的女儿,你最清楚。珠儿虽不错,是个好孩子,念书也认真,但他的性子有些软。咱们圆儿却正好相反,看着性子乖巧,实则内里刚强。珠子这样的性子是压不住咱们家圆儿的。这做丈夫的,要是不如自己的妻子,来日矛盾必然多,到时候真对上婆婆,怕丈夫也未必会帮妻子说话。又有,到底你二哥如今是从五品,我丁忧之后起复总不会低过从三品,咱们念着亲戚不在乎这些,珠儿呢,珠儿在不在意妻子门第高?”

    一番话下来,贾敏默然良久,她想了想,道:“老爷说的有理,到底是我女儿,我虽有心孝顺母亲,却无论如何不能拿我家圆儿的婚姻大事做耍。女儿家,这一嫁人就是一辈子的事情,必定得给咱们圆儿寻个四角俱全,夫婿也有能为,能护主她,婆婆也和善的人家。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孩子,辛辛苦苦养到这么大,从小舍不得她受丁点儿的委屈,怎么也不能嫁人后叫别人欺负了去。再者,我也实是不能放心二嫂。”

    林如海笑了一笑,道:“可不就是这个道理。”

    贾敏放了心,翻身也平着睡着,一手在被子底下抓着林如海的一只手,道:“我就想给咱们圆儿,还有将来黛玉,都寻个老爷这样的夫君,可叫我怎么去找呢?”

    林如海听得好笑:“夫人这是在夸赞为夫的表现叫你十分满意了?”

    贾敏将头靠过去,倚在他肩头,林如海也顺势伸出胳膊搂住了她,贾敏轻笑道:“再满意不过了。这一生能嫁给老爷,生了这样四个可爱的孩子,便是叫我死后……”

    话未说完,叫林如海堵住了嘴:“不许瞎说。”

    帐子里翻腾了起来,许久才慢慢静下来,又听得几句絮絮低语之后,才渐渐归于长久的寂静。

    第二日用了午饭,贾敏便打发了人来接林薇回去。元春将她一径送至二门口,仍旧依依不舍,口中道:“妹妹,八月里你若得空了再来寻我顽一回。”

    大选便在九月里,她的确也只在八月里有机会再见到元春了。日后她入宫,若按原著则是先做女官,后为嫔妃,只怕再无交集了。于是林薇点头应下了,道:“过几日外祖母大寿,我必是要来的,之后若还得空,也来看望姐姐”。

    元春含泪点点头,不舍的目送她坐了软轿朝前头去,再换乘马车回林府。

    回家第二日晚上,林荀叫丫鬟一个没看住,与黛玉姐弟俩偷偷多吃了一块生冷瓜果。当日夜里二更时候,黛玉就闹腾起来拉肚子,不过片刻,又有丫鬟来报,说林荀有些发热。

    林家本来就因着两个年幼的孩子身子弱,在家里养着大夫,如今深更半夜里匆匆叫了来,只说肠胃虚弱,叫生冷瓜果凉了胃,先开了两幅帖子叫煎于二人喝。

    到了四更,黛玉倒是消停下来了,不拉肚子了,沉沉睡过去了,让奶娘正看着。林荀的高烧却一直未能降下来,大夫也有些一筹莫展。

    林薇瞧着,只见幼弟小小的一个人儿躺在锦被里,浑身滚烫,脸烧得通红,口中喃喃唤道“娘,安儿疼~”,只觉心如刀绞。

    大夫也重新换了药方子,叫丫鬟重新熬了来给林荀喝下去。贾敏在一旁握着林荀的手,急的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林如海也守着母子俩。

    林薇一面派人去请别的大夫,只天还没亮,只能夜里去敲人家的门,此时却也顾不得了。她自己则先领了紫苏用热水投了温热的帕子一遍一遍的给林荀擦身子,物理降温。又贾敏扶着他的小脑袋,给他小口小口的喂温水,希望他能多喝一些,促进身体出汗和排尿。

    如此三五回,体温稍稍有些下降,但要不一会儿就又升了回去。这样小的孩子,如果一直高烧不止,就算能保得住,也怕烧坏了脑子。林薇急的不行,到了天大亮时,京城里各家医馆的好大夫都差不多全叫来了,林薇又拿了林如海的帖子去请了太医院的太医来。

    最后还是一名老太医微微摇头道:“这是娘胎里带来的症候,生冷瓜果不过是个引子。原本若是小心谨慎的养着,等大了便要好一些。小男孩儿,十岁以前本就不好养,如今只好开一剂方子,先吃着看看。”

    林薇一宿没睡,如今也不敢合眼。到中午时候,黛玉醒了,听说弟弟病了,愧疚得不行,觉得是自己带了弟弟偷吃生冷瓜果闹得,她在隔壁屋子里哭着要来看弟弟。林薇不敢叫她过来过了病气,又有林荀这里如今也忙乱。可黛玉哭得撕心裂肺的,林薇隐隐有些总觉得这是小孩子敏感,心里有所感应,再一想到林荀原著里三岁而殁的事情,更是担心得心头一阵阵发慌。

    林莯也没有去上学,守在弟弟屋外,如今林如海和贾敏都不敢暂离林荀身边,林薇也走不开,只得叫了林莯,让他去屋子里哄黛玉。

    到了下午,林荀的高烧依然没有退下来,一屋子的大夫像是已经束手无策,甚至隐隐的口气都是叫林家准备后事。贾敏险些哭晕过去了,林如海也一径的让下人去找更好的大夫。

    这时燕微突然过来,悄悄在林薇耳边道:“姑娘,你一直让留心的事情有眉目了,我哥哥刚来说是前些日子听闻金陵城来了一僧一道,去了皇商薛家。昨日有人看见他们竟像是来了京城,在城外一座破庙出现过。”

    林薇心中一禀,直觉林荀的事情跟这两个人有关。她对着紫苏使了个眼色,让她先照看着,自己悄悄退下,出了门便吩咐燕微道:“你去告诉你哥哥,不惜一切代价,搜遍全京城,今日也要把这两个人找出来。一旦发现,立刻来报于我知道。”

    到了快傍晚的时候,燕戎有了消息,说那一僧一道进了城,在西城外的一座破庙里待着。

    林薇立刻唤了紫苏,叫她看着家里,父母问起便说回屋里换了衣裳去了。

    随后立刻便换了男装,带着燕微,悄悄从后门出去了,燕戎便在后门接应。

    林薇如今会骑马,一是小时候在荣国府缠着贾赦教过,二是后来偶而去庄子上住,叫燕微、燕戎刻意教她训练过。

    如今三人穿着男装,直接纵马一路狂奔出城而去。

    西城外,一座破面,原是某个世家的家庙,后又其败落,杀头的杀头,流放的流放,整个家族迅速败落下去,而这座家庙也紧跟迅速衰败了,如今一个和尚也无,空了十来年了。

    林薇到的时候,夕阳刚刚西下。天边一道晚霞绚丽多姿,眼前是几处断壁残垣。院墙早已坍塌,上头爬满了青藤、野草,叶子已经开始发黄了,几只蛐蛐正在发出秋日里最后的嘶鸣。

    庙门早已*成一堆破木头,只剩半块门板还挂在那里,被风一吹,咯吱咯吱的响。燕戎打头,一手持剑,轻轻推开了那庙门,燕微持着短匕首护着林薇小心翼翼跟在后面。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林氏女到皇太后相邻的书:贴身女神医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宫花为聘[红楼].拈花一笑重生校园之盛世女帝浪冢女总裁的顶级兵王美女总裁的贴身兵王极品兼职[综英美]好男人是要用抢的!红楼之财迷贾瑚你才是狐狸精[封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