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书名: [红楼]林氏女到皇太后 第46章 作者:春困秋乏

强烈推荐: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宝瞳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韩娱之秘密讯息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吐槽的不仅仅是林薇。

    吴甘简直已经无法理解自己的主子了,忍住内心腹诽,赶紧带了人驾马跟上,就怕皇帝在外头遇刺。可是皇帝很任性,他不仅不低调还不按常理出牌,此时还领了人家闺女要送人回家。吴甘觉得如果他是林如海,都可以想象对方见到皇帝那一刹那,该是多么*又酸爽的表情。

    燕微和燕戎互相对视一眼,也急急翻身上马跟着一路而去。

    那中年文人幸好也是会骑马的,竟也打马跟上了大部队,只是他眼睛里依然全是不解,觉得今日见到的皇上简直已经不是那个冷面严厉的皇上了,这不过半炷香的时间,一出出的事情简直要让他怀疑人生了。

    “这个小公子到底是男还是女?林如海的嫡长子今年不是才十一岁,眼前这个就是?这看着个子长得挺快?他跟皇上怎么看起来很熟的样子?皇上怎么,怎么变得这么温柔好说话了?还有,皇帝其实好龙阳,还恋童??”

    他一副懵圈摸不着头脑的样子,跟着打马一路到了林家的后门不远处的院墙下。

    是的,你没看错,是林家后门不远处的院墙下!

    林薇有些无奈也有些不好意思了,但这是她现下唯一能想到的办法,不让萧纪进门,别让他爹直面她领着皇帝回家。

    她本就是偷偷溜出来的,先前出门是从后门走出来的没错,燕戎在外头牵着马接应。但眼下这个时候,正是要用晚饭的时候,她爹娘这时候没心情,可不能全家连饭都不做,一家子下人也跟着不吃饭吧。还有林莯、黛玉两个小的呢。所以现在这个时间节点,正是林家后门进出最人多的时刻之一。

    为啥不走前门?自己想去。

    林薇顶着萧纪的眼神艰难的开口,对着他低声道:“九,九哥,要不,要不您先回宫?已经到了,我自己回家去就行了。”

    萧纪低了头,看着怀里的林薇眼神有一些难以形容。然后他抬头又扫了眼林家一丈多高的院墙,感觉喉咙里像是有什么在哽着,颇有些艰涩的开口道:“你是翻墙出来的?现在要这样翻回去?”

    林薇听他这样一问,是真的有些不好意思了,低声道:“先前是从后门出来的,现在是饭点正是人多,不能再走。”

    意思很明白了,她确实是打算翻墙回家,当着他的面,当着一个皇帝的面,翻墙回家。

    萧纪已不知该怎么样形容眼下这样的情景和他的感受,只是道:“你准备怎么上去?”

    林薇侧头瞧了一眼燕戎,萧纪也紧跟着眼睛瞧向燕戎,他们身后的吴甘并一众侍卫连着那个文人都跟着看向燕戎。

    燕戎被这么多人瞧着实是有些紧张,抖着手脚下了马,从怀中掏出一根绳索来,那绳索端头挂着一只飞爪。如果有人从还珠穿越而来,会知道,这就是曾经还珠格格使用并命名过的飞抓百练索。当然,这个不是小燕子就帘帐挂钩简易拼搭的,而是林薇命燕戎找了工匠打的,已用过了好几回的东西了。

    萧纪本就是带过兵打过仗的人,对这东西并不陌生,战场上打攻城战时也会用到,但他的确是头一回见了拿着这东西翻自家院墙的人,他看向林薇的眼神已经十分之微妙和难以形容了。

    林薇只得硬着头皮,顶着萧纪的眼神,再次道:“九,九哥。要不您先回去?这太阳已经落山了,宫门要下钥了……”

    她的话没说完,就被萧纪截住了,他道:“不必你为我考虑,你只先考虑你要怎么翻墙回家?朕就在这里看着,看着你进去。”

    皇帝就是有任性的资格,他不走,林薇也不能赶他走。林薇只能硬着头皮,自己下了马,萧纪瞧着也没伸手扶她,反而像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林薇在心里腹诽了几句,却也不敢说出口,只得走到燕戎身边,道:“走吧,回家!”

    看就看呗,反正我又不会少块肉。难不成你是皇帝,就不允许别人翻墙回自己家,这犯罪吗?!

    燕戎退后两步,将绳索往院墙上一抛,勾住了院墙内的一颗大树,他随后蹭蹭蹬着院墙如履平地一般两三步就上了墙头。

    余下林薇和燕微两个人在院墙底下。林薇抬头又瞧了眼还坐在马上的萧纪,看着他冷冷得挑了一挑眉,于是闭紧了自己嘴巴没说话,跺了跺脚,像是在做准备运动,然后抬头看了燕戎一眼,道:“好了,扔下来吧!”

    燕戎将扔了绳索下来,林薇抓住在腰间绕了两圈,燕微也帮她打好了结,然后燕戎一使力,林薇配合着双手也抓紧了绳索,□□换着蹬在院墙上,模仿燕戎先前的动作,燕微也站在下面努力将她往上托,这样慢慢将她拉上了墙头。

    这画面太美,萧纪的脸已经黑了。林薇站在院墙头上解开了绳索放下去,燕微也接了绕在腰间,她的体力比林薇好,无需人托着,借着燕戎的力道,自己蹬着墙面就被拉上去了。

    燕微上了墙,并没有解开绳索,而是直接吊着,燕戎拽着绳索又向墙内将她如法炮制慢慢放下去。燕微下去落地后才解开了绳索,燕戎收了回来,看了林薇一眼。

    林薇站在墙头上,居高临下的瞧着萧纪,张了张嘴,最后无奈的自暴自弃道:“九哥,那我回家去了,你,你赶紧回宫吧。”

    既然是你让我叫你九哥,不拿自己当皇帝,那她也就真的厚着脸皮一回了,看起来反正皇帝也不像是真正生气的样子。然后林薇就真的也不管萧纪怎么想了,接过燕戎手中绳索,缠在腰间,由着燕戎慢慢将她也放回墙内地上去,燕微则在下面接着她。

    做完这一切,最懂规矩的燕戎在墙头半跪着对萧纪行了个礼,道:“九公子,小人失礼了。”然后转头就拉着绳索直接跳下去了,随着一声落地声后,那勾住树枝的飞抓百练索也被收了回去。

    萧纪独留在墙外,骑在马上脸黑如墨,身后一群侍卫一声也不敢吭。那个文人也闭紧了嘴巴,心中已隐隐约约有了个猜测。

    “这要真是个闺女,那老林教的好啊,瞧把皇上给气的,就这么给人晾在院墙外了。”他在心里偷笑几声,他本比林如海高一届,也是榜眼出身,但之前同在翰林院,跟林如海也是颇为熟悉的。再者都是世家出身,跟林家还有点子拐弯抹角的亲戚关系,因此平日里也是一直有来往的,知道林如海有二子二女。如今从年龄和行事反应来看,不是儿子,更像是个闺女,那只能是林如海的嫡长女了。

    啧啧,这丫头胆子真大。但是,谁叫皇上吃这一套,看上人家了呢!

    萧纪心里有气,却又没地方撒。一抖缰绳,扬鞭拍马,道:“回宫!”

    马儿一声嘶鸣才走出几步,忽听得院墙内有个声音道:“哎,那是我的马。燕戎,快去,把马儿要回来。”

    吴甘瞬间低头忍笑,那文人险些没绷住从马上跌下去,萧纪脸已经黑成锅底了,只作没听见。手上加了力道,一鞭子抽得林薇的马儿一声嘶叫,迅速就扬蹄冲出巷弄了。吴甘等人赶紧拍马跟上。

    萧纪一路策马奔回了宫,快到交泰殿前才下了马,这种地方显然不是谁都能纵马的,文人已经早早的就在宫门口下马了,只皇帝的贴身近卫吴甘等人才能隔了距离跟着在两侧一路奔进去。

    萧纪下了马,将手中马鞭甩给了吴甘,吴甘慌忙接住,又硬着头皮问道:“皇上,您骑回来的这匹马……?”

    萧纪转头看了眼那马,正打着鼻响不耐的刨着地,似乎这一路的疾奔仍旧让马儿有些意犹未尽。他气头过了,又觉有些好笑,道:“交给御马监,养着吧。以后便是朕的马了,倒是匹不错的宝马,难怪她舍不得想要了回去。”

    吴甘也有些好笑,道:“这匹马臣原是见过的,应是从前荣国公的坐骑,名唤“奔雷”,是昔年真真国进供上来的,后被上皇赐给了荣国公。因其通身如墨染,只马头上一缕白,又奔跑之声如雷,故荣国公给取了此名。”

    萧纪闻言倒怔了怔,道:“荣国公的马怎么会到了她的手上?”

    吴甘笑道:“那次从扬州回来,皇上命臣查探,臣倒是确实了解过。这位林姑娘自幼早慧,从前荣公国在时,极为喜爱她,常接了去府上玩耍,还带着那时年幼的林姑娘骑过马。贾府上传闻,荣国公十分疼爱这个外孙女,比之亲孙女都有过之而无不及。临终前还特意将自己的私房分了一份给林姑娘,这事儿在贾府不是秘闻,据说因此也让荣府一些人十分不满。这匹马,却是荣国公长子贾赦送给林姑娘的,那年她随着林夫人来给荣国公吊丧之后,就牵回去了。这匹马儿也是不容易,从京城运去了杭州,又跟着扬州苏州的转,不想此次竟然还跟着上京了,想来确实是林姑娘的心爱之物。”

    萧纪想了想,也觉好笑道:“她年幼时,仿佛是挺聪明的。胆子又大,那时候她才三四岁吧,跟着金晟跑了出去,金晟被吓得抱着我哇哇大哭,她就站在跟前看着我,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也不敢出声,也不敢上前,瞧着可怜巴巴的。”

    萧纪突然叹了一口气,有些恨恨道:“只她这个性子,从前看着乖巧,内里实在太野了。虽说事出有因,但是你看她翻墙的样子,显然不是头一回偷跑出门。林如海也不知道是怎么管教的,他们家的门禁也太松了些。”

    吴甘有些好笑,接口道:“皇上不喜欢林姑娘这样?可若是真的乖巧懂事,说一句做一句,没有自己想法,规规矩矩的,这样的姑娘天下间却也多的是。”

    吴甘跟随萧纪许久了,算是从小一起长大,今日难得见他笑容多多,便是此时黑着脸,心情却是放松高兴的,便也越矩一回,说了这些笑言调侃的话。

    萧纪又笑了。他常常冷着脸,难得笑上一回,只觉得整个人的气场都温和了一些。他道:“罢了罢了,堂前教子,枕边教妻,却也是美事一桩。”

    他想了想,又对吴甘道:“你去吴妃那里把这次大选的名册拿来,看看林薇在不在上头,如果不在就加上去。她今年也十四了,正好可以参加大选。”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林氏女到皇太后相邻的书:贴身女神医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宫花为聘[红楼].拈花一笑重生校园之盛世女帝浪冢女总裁的顶级兵王美女总裁的贴身兵王极品兼职[综英美]好男人是要用抢的!红楼之财迷贾瑚你才是狐狸精[封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