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书名: [红楼]林氏女到皇太后 第47章 作者:春困秋乏

强烈推荐:韩娱之秘密讯息宝瞳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当今的皇帝,从前的济北王萧纪,原为上皇丽嫔所生,登基后方才追封生母为章德皇太后。丽嫔出身于淮安一座极为普通的人家,长相绝丽,在一次上皇南巡时被看中带了回宫,之后宠了几年。到底后宫新人代代出,如丽嫔这样并无太多背景家世,只有美貌的女人,很快便冷落下去了。幸好她生了个儿子,但也因为是个儿子,丽妃死的很早,儿子成了后宫中多年的小透明,扔在皇子所里孤单长大。也幸好是真的长大了,这才有了今日的皇帝萧纪。

    萧纪大了林薇十六岁,今年正好虚岁三十。他原为济北王时,是有正妃的,可惜在登基前便殁了。如今后宫之中,他尚未立后,只叫分位最高的几个妃子在协同理事。

    此时的林薇尚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已被写进了大选的名册之中,她正盯着匆匆赶到的太医院掌院使韩德在给林荀诊脉。她离开的这段时间,林如海使尽了手段请来各种大大小小,但凡是有一些名气的大夫并数位太医。

    而当下人通报,说太医院掌院使韩德在递了帖子来给二爷看病时,林如海那一瞬间的惊讶和紧跟着扫射而来的目光,让林薇如坐针毡。这个事情,真的是不好解释!

    不同于贾敏的单纯欣喜,林如海在惊喜的同时也一瞬间就明白了,谁才能真的指使得动太医院的掌院使,只这时,尚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

    不管林如海心内如何惊涛骇浪,太医院首席太医韩德在递了帖子上门,仍旧被林如海和贾敏视作救命稻草一般,恭恭敬敬的请了进门。

    韩德在家族世代行医,他的父亲、祖父、曾祖父都曾是太医。其人年纪约莫五十,半把花白的胡子,一双眼睛瞧着温和又睿智。

    他进了门,先对林如海道:“老夫不请自来,还请林大人见谅。”他没有直说是皇上的口谕,因着请他的侍卫本也是便装,不知皇上心中所想故也不提,但林如海心里是明白的。

    “老大人哪里的话,能得您上门,是犬子之幸运。”林如海也是一日一夜未歇了,眼底血丝,眼下青黑,心内担忧焦躁,瞧着亦十分憔悴。

    “林大人不必客气,救死扶伤本是医者之职。林大人且请带路,现下便去与小公子诊脉。”

    林如海再次道谢,立刻带着人去诊脉。

    已经是一屋子的大夫了,此时见了韩德在进门,谁人不知他的名声与医术,纷纷上前拜见。韩德在摆摆手:“且先诊脉吧。”

    已经一夜并一个白日过去了,床榻上卧着的小小孩童儿闭着眼像是一直在昏睡,脸色绯红,额头上敷着湿毛巾,哪怕一直在用温水喂他,那小嘴唇也隐隐有些起皮开裂。

    韩德在先翻了翻他的眼皮,又捏着孩子的腮帮迫使他微微张口,仔细看了看他的舌苔,最后又掀开被子,俯下身去听孩子胸腔里的声音。最后才搭了脉,微微阖眼切脉。

    太医院的掌院使来了,贾敏先不去想这位专职为太上皇、皇上看病的首席太医怎么会来,只单纯的像是溺水之人抓住了一根浮木般,不错眼的盯着韩德在,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希望真的能给小儿子带来生机。

    不过片刻的功夫,林如海并贾敏互相搀扶着,只觉心跳如雷,仿佛按着床榻上儿子呼吸的频率在敲响。林薇亦候在一侧,屏住呼吸等待着。这个时候,她和贾敏,没谁不长眼的跟她们提守规矩要退避之事。

    韩德在一连变换了几种切脉的手势后,收了手,林家三个守着的主子都觉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韩德在起身,十分理解的没说半句废话,直接道:“小公子年纪太小,烧得有些久了,老夫先开一剂猛药,把体温降下去。这期间,孩子身边离不得人,劳烦林大人安排下次间,老夫便在这里守着。现下我先开药,叫小厮拿了方子速去太医院抓药,上头有一两味儿药虽不稀罕只怕外头不好买。”

    林如海连连点头道谢,贾敏也赶紧叫人收拾了次间,好给韩院使做退步和歇息。

    韩德在开好了方子,递给了林家的下人,林薇并未找别人,直接叫了燕戎来,骑马去太医院抓药。

    这一头,林如海好好的送走了其他诸位大夫,林荀的住处便清净了许多。燕戎很快抓了药来,林薇盯着丫头亲自煎药。药好了,林薇跟贾敏,一个扶住弟弟半抱在怀里,一个拿了小汤勺给儿子喂药。

    林荀开始不张嘴,他已经烧得迷迷糊糊的了,林薇无奈只得一狠心,捏着他的腮帮子迫使他开口,贾敏吹凉了药一勺勺灌下去。两个人一边喂药,一边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

    这么小的孩子,实在是太受罪了。贾敏喂完了药,放下药碗和勺子,转头就用帕子捂住嘴,无声的痛哭。林如海在一旁搂着她,也觉心如刀绞,却安慰道:“韩大人开的方子,必定管用,你先别哭了,仔细哭坏了身子,等孩子烧退了还得你来照看呢”。

    喝了药,果然不过一两个时辰便见了效,林荀出了一身的汗,体温也慢慢降下来。韩德在探了探他的额头,嘴角露出微微的笑,道:“如此这般叫哥儿好好休息一晚,我再另开了方子给他将养。”

    林家一家子千恩万谢的,又给林荀收拾着擦了身子,换了床单被褥,叫他好生睡着。

    林如海又叫人备了酒席,请韩大人先吃点东西,韩大人也应了,两人便往前头去了。林薇也劝慰贾敏,叫丫鬟拿了米粥小菜来,两人将就着先用一些,到底还是不敢擅离,只就在林荀隔间的小暖阁里用饭。

    用完饭,贾敏打发林薇先去睡觉,只说她也折腾了一夜一日未歇,林薇摇头道:“不看着弟弟,我哪里睡得着。且等韩大人用了饭回来再诊一回脉再说吧。娘倒是先歇一会子,哪怕就先眯上一会儿,您如今可比不得女儿年轻,弟弟妹妹又小,明日醒了还得您照看,女儿可管不住他们两个小的。”

    贾敏微微笑了,道:“那也成,我就在暖阁里眯上半个时辰,再叫丫鬟叫我起来。韩大人一回来,诊了脉,就换你回去歇着。年轻也不能熬坏了身子,你和你弟弟都是我十月怀胎生出来的,手心手背都是肉。若是你弟弟好了,你再病了,可不是要剜我的心。”

    林薇应了,便送贾敏去略眯一会儿。林薇自己则就坐在弟弟身旁,希望他能快快好起来。

    然而还没到韩德在回来的功夫,林薇便听见林荀好容易安稳下来的呼吸又有些不对,她伸手一摸,果然,林荀的体温又在渐渐上升。

    林薇一瞬间,简直觉得要疯了。她一面唤丫鬟赶紧去告诉韩大人,一面在心里阴暗的想,是不是警幻仙子动了手脚?是不是那一僧一道没有被威胁成功?如果幼弟真有什么不策,林薇有点无法想象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她是不是会真的去弄死贾宝玉一了百了,彻底破坏了这什么见鬼的痴男怨女下凡历劫。

    韩德在并着林如海匆匆而来,贾敏也在隔间听到动静跑了过来。一进屋,韩德在先翻林荀的眼皮,又切脉,口中低喃道:“怎么会?明明已经降温了,怎会反复?”

    林薇一听,只觉得心里的愤怒和阴暗简直要压不住了,为什么反复,因为那帮自认为普度众生的神仙非要她幼弟的命。

    正在此时,忽然闻得外间有隐隐的木鱼声响,有人念了一句:“南无阿弥陀佛。有那人口不利,或逢凶险,或中邪祟,或重病难医者,我们善能医治。”

    贾敏一听,顿时抓了林如海的手,道:“老爷,你听,这深更半夜里,又如此深宅,何得听的这样真切?莫不是,菩萨怜悯我儿,快请,快快请了来。”

    林薇一听,顿时知道,这必然是那一僧一道,只是这两人太可恨,非要拖到这时候方来,却也不敢大意,亲自领了人去迎他们进门。

    果然是那个癞头和尚并跛足道人,两人见了林薇只作不识得。林如海见二人虽面貌怪异,衣着邋遢,但神色气度却隐隐不同。他出生世家,又为官多年,本也是个见多识广的人,只十分客气的问那一僧一道,道:“两位大师,不知在哪座庙里焚修。”

    那赖头和尚嘻嘻一笑,道:“大人且不须多话。因闻得府上人口不利,故特来医治。”

    贾敏本是女流,小时候也是听贾母讲过许多神异故事的,此时儿子又高烧起来,早已慌得六神无主,闻言抢过话头道:“两位大师且快快看看我儿子,只要能救得他,便是千两万两的香油钱我也舍得。”

    那一僧一道,只微微摇头:“非也非也,出家人,并不在意这些身外之物。且先看看小公子吧。”

    林薇领了他们进屋去看林荀,林如海见状一面也抱着试一试的态度,一面向韩德在表示歉意。毕竟当着当朝首席太医的面,请了和尚道士进来瞧病,未免有些不恭。只此时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韩德在到底是医者仁心,又有瞧病瞧得多了,也见多识广,看这一僧一道似乎不像是一般人,故而让开只站在一侧瞧着两人诊治。

    却见两人只叫拿了碗清水来,那癞头和尚接过,用手指在里面搅了搅,口中念道:“汝本命中只得三载光阴,今阎王有请,当过黄泉奈何。偏偏有人非要逆天改命,既如此,我便救你一救,是福是祸,逆天命者日后自知。”

    他说着,便伸手捏了林荀的嘴巴,直接将一碗水给他倒进去了。

    然后也不等林如海等人反应,转回头便同那跛足道士一道走了。林如海赶着想说句话且让二人坐了吃茶,若儿子真的好了还要送上谢礼,却见这二人一出得门,便失了踪影。

    林如海心中一禀,只道怕不是真的遇见了高人。待他回转过来进了屋,林荀竟然已经醒了,正对贾敏说腹中饥饿,嚷嚷着要吃的喝的。

    韩德在啧啧称奇,一面伸手复给林荀切脉,又让他张口瞧舌苔。然后笑道:“令公子福泽深厚,遇见有道真人,如今已是好了,老夫且开一副调养的方子,吃上两日修养。哥儿若是不爱吃,却也不妨事,只这些日子饮食清淡一些,不要多沾荤腥油腻。”

    林如海忙忙道谢,贾敏已经一把搂住儿子又哭又笑,林薇赶紧叫丫鬟端了温着的清粥来给林荀吃。

    这一通折腾,等林薇去歇息时都快四更天了。另给韩德在备了厢房,且叫他歇息上一晚,明日天亮再回去,也有就近住着,防备林荀真的不再反复高热了的缘故。

    待得林荀真的睡安稳了,贾敏林如海夫妻俩才相携着回了房间去,收拾洗漱便歇下了。到底是累了,贾敏很快便睡着了。林如海虽觉筋疲力尽,劳累异常,但却在真的安静下来的一刻,才想起白日这一桩桩事情,心里的忧心在沸腾,折磨得他夜不敢安寝。

    一为,方才僧道所言到底何意?谁在逆天改命,会有什么后果?

    二为,韩德在亲自上门,显然是有皇帝之命才能如今,谁能请得动皇帝,如何请动?

    其实他心里已隐隐有些明了,只是不敢相信。且不说女儿是如何去寻了皇帝,还请来太医掌院使。只这僧道所说逆天改命一事,便让他心惊胆战。女儿果然是命格不凡吗?那这改了命数的后果是什么?

    手心手背都是肉,儿子女儿俱都是他亲生骨血,他林如海怎么也不想有拿了女儿换儿子一事。只是,他家圆儿,到底做了什么?如果真有报应,且都报在他一个人身上吧。他愿意替了女儿去承担这逆天改命之报应。他的女儿不过是为了幼弟,她年纪还那么小,怎么看也不该为这事承担后果。

    这一切,如果上苍真有惩罚,只求老天,让他一人担了去,不要为难他的孩儿。

    第二日早上,林荀的高热依旧没有反复的征兆,整个人也像是缓过劲来了,一醒了便闹着要母亲,要跟姐姐玩,要吃好吃的。贾敏只得抱着他,先哄了吃东西,又叫了丫鬟来跟他玩。林荀还没好全,不敢叫黛玉来陪他。黛玉身子弱,怕过了病气,万一也病倒了不美。

    林如海封了上等的礼,在韩德在再次给林荀诊脉之后,亲自送了人回府。等回来了,林如海又身侧丫鬟问:“大姑娘在何处?且叫她去我书房,便说是我寻她。”

    丫鬟应了,自去寻林薇往书房见她父亲。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林氏女到皇太后相邻的书:贴身女神医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宫花为聘[红楼].拈花一笑重生校园之盛世女帝浪冢女总裁的顶级兵王美女总裁的贴身兵王极品兼职[综英美]好男人是要用抢的!红楼之财迷贾瑚你才是狐狸精[封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