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书名: [红楼]林氏女到皇太后 第48章 作者:春困秋乏

强烈推荐: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我真是大明星宝瞳超品相师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林如海的书房,林薇不是头一回进,但这一次格外忐忑。

    在来的路上,她想了许多,从一僧一道到萧纪,从前世到今生。这是一个带着玄幻色彩的红楼世界,有贾宝玉衔玉而诞,有僧道旦夕间能要人性命,有萧纪这样的真龙之主,也有她这样的异界闯入者。

    林如海的书房离得很近,不过眨眼便至。她在门口停了片刻,听得守门小厮通报,这才推门而入。

    “爹”

    出乎她的意料,林如海并未坐在书架前的太师椅上一脸严肃的等她进来,而是正在窗前的书案上提笔做画。正是巳时,屋里光线甚好,太阳透过半开的纱窗照进来,金灿灿铺满书桌上的宣纸,林如海整个人像是也在晕黄的光影里,乌黑的发梢都跳跃着淡淡的金。

    “进来。”林如海并未抬头,仍旧用细细的纤毫笔在描绘着什么。

    林薇进了屋,站在一旁等了一会儿,林如海才搁了笔,道:“来,你来瞧瞧我这幅画如何?”

    如林如海这样的人,世家出身,君子六艺都是有所涉猎的。林薇也曾见过她爹偶尔闲暇时同她母亲一起作画,不客气的说,她初见时非常疑惑怎么古代人都看起来请棋书画啥都会,还样样都能大师级水平。

    后来林薇知道了,闲的。比如她娘贾敏,嫁人了就不说了,需要管家。可在家当姑娘时候,每天除了给父母请安,就剩下看看书,写写字,弹弹琴,绣绣花儿啦。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没有逛街,没有旅游,串门走亲戚一年也没几回。不客气的说,古代只要出身好,家里能供给,父母开明一点,姑娘们琴棋书画绝对是标配,而要科考、要格调的世家贵族男人就更不必说了。当然,自己不乐意学的,比如呆霸王薛蟠那样的就没办法了。

    这是一幅山水画,两岸连山,略无阙处。重岩叠嶂,隐天蔽日。天高夜黑,只一轮明月高悬。江水如沸,泡漩翻滚。礁石林立,浪猛多险。一只小舟,独御风乘奔而下。

    其景色之绝美,非勇者不可见。其个中之惊险,无需言自可察。

    林薇唰的一下白了脸,这幅画,是画给她看的。那轮明月,便是萧纪。那只孤舟,是林薇自己。两岸连山、重岩叠嶂说的是大梁的河山和风景,是万人之上的权力和诱惑。而江水如沸、礁石林立,说的是此路非坦途,无数暗礁,险阻,看得见和看不见的都在沿路。

    甚至无需林如海说,林薇都知道这画中是何处的风景。前世,她见过的,这是长江最险要的一段,其景之绮丽与途之凶险齐名。

    作为一个父亲,有些事林如海并不知该如何与女儿开口,他画给她看。他告诉她,那是绝少人能见到的风景,那也是无数人葬身的险地,你仍要去吗?

    作为一个父亲,他也不知这条路是对是错,年年岁岁都有人不顾一切的奔过去。但他必须要让女儿明白,选了这条路,前方面对的是什么。

    林薇张了张口,竟然不知还能说些什么。她想说,她并非故意招惹萧纪;她想说,她曾经并未如是想,便是现在也未曾这样想;但是,她什么也不能说,如果只从前在扬州之事,萧纪记住了她。但她不来,不再遇见他,兴许也就这样过去了。那对镯子,终究送出的时候是大了,不合适她戴的;但是如今,经过此回,她知道,萧纪于她,只怕已决难放手了。

    林薇静静站了好一会儿,也没有去看父亲,只微微低了眸子,在想,她是怎么把自己置于如今这种地步的呢?这一世,除了父亲弟弟,和外祖家的舅舅表哥们,她甚至只能算是见过两个男人,而且还不能算熟识。一个是金晟,一个萧纪。

    金晟于她,更像个顽劣任性的孩子,以她的心理年龄,看金晟一贯像是看弟弟。而萧纪,不得不承认,一个有能力,有担当,有谋略,有权势的男人,放在前世那是妥妥的钻石王老五。如果萧纪不是皇帝,那她嫁给萧纪,也没什么不好。至少他见过她骨子里野性和自由的一面,那是这个时代的大多数男人所不能忍受的,而却又是她不可分割不能放弃的一部分。萧纪没有嫌弃,没有不耐,甚至在欣赏。这一点,林薇是能感觉得出来的。他欣赏一个女人真正的聪慧和手腕,也不介意她偶尔的出格和放肆,这在这个时代,是多么难能可贵的一点。

    可惜,他是皇帝。注定三宫六院,也注定女人和爱情都不会是他生命里最重要的一部分。

    林薇轻轻抬了头,微微笑着对林如海道:“爹,让我想一想,你让我再想一想。我会有答案的。不管最终答案是什么,我自己作出的选择,绝不后悔!”

    林如海看着女儿,在心里深深喟叹,他的女儿,他的圆儿,如果不是女儿身,该是能走得多么远?可她却生就女儿身,于是这一生,便要处处为男人和规矩掣肘吗?

    他也没有答案,他只能笑笑,伸手摸摸女儿的头,道:“好,爹爹等你。”

    林薇点了点头,转身就出了门。不知为什么,有一点点,一点点,想哭。不,她不能软弱,这个世界比之前世,还要容不得软弱。

    林薇,她在心里对自己说。静下来,问问你的心,这一世,你到底想要什么?

    林薇一出了门,林如海便一屁股坐在了太师椅上。扪心自问,如果有一脚登天的机会,如果是他自己,他会放弃吗?多少人家,贵族世家,平民百姓,都盼着女儿一飞冲天,更甚者诞下来日真龙?

    这次的事情,他早已叫来了燕微燕戎了解了全程。僧道之诡异,女儿的种种神秘,皇帝的处处表现。他只觉事情,已朝着他的控制范围之外在发展。他唯一能做的,是给女儿指明前路的凶险,和做她最坚韧的后盾。

    至于僧道,他依旧在想他们话语中改天逆命的后果,可惜这两人太神秘,派出去追踪的人现在也没有回音。只希望,不要连累圆儿。

    林荀这次病的蹊跷,好的也挺快,体温降下来的第三日便吵着闹着要出门去玩。太医院的掌院使诊过脉,即说没什么,又见他确实精神头甚好,便也由着他下了地,跟着黛玉一起在院子里折腾。

    到了第五日,便是八月初三,是荣国府贾太夫人七十整寿。贾敏本就常年不在京中,如今好容易回来,且专程要去给母亲祝寿的,自然到了那天,早早的就把一家子收拾打扮齐整了,骑马的骑马,乘车的乘车,一起往贾府去。

    贾母原是贾府中地位最高的年龄最大的“老祖宗”,今朝又尤其重孝道。如今贾母过寿,自然是贾府的头等大事。因亲友众多,恐筵宴排设不开,于是要连摆七日。这第一日,只请最显要之人。诸王并八公,达官并显贵。郡王,驸马,公主,王妃,皇亲国戚不少。因荣国府地方有限,于是荣宁两处齐开筵宴,宁国府中单请官客,荣国府中单请堂客。并在荣府中收拾出嘉荫阁等几处专作退居。

    林薇一进贾家的大门,便着实被这场面给震住了。要说她们林家也算家底子不薄了,她自己也还算是去过几家子的宴请,如今却真真的被贾府给震到了。林薇一路随贾敏进了内院,只见处处张灯结彩,什么麻姑拜寿灯,什么长命百岁灯,样样精致。一路走来,各个丫鬟婆子,小厮管事,谁不是簇新的衣裳穿着,打扮的光鲜齐整,颇给主人家涨脸面。几处戏台子,各搭各的戏,林薇隐隐听见,似乎是把京城里头四大班子一并请来了,要连唱七日不重样的。

    林薇瞧着,面上带笑,心里连声我擦。她管家日久,只在心里粗略估一估,便觉没个三五万两银子,这七日开销根本打不住。

    这是作死呢!萧纪新登基,财权大半还都掌控在上皇手里,最近朝上事情又多,估计他都要穷疯了。你们还敢这样折腾,就怕他不知道你们家里有钱是吧。

    因贾敏是嫡亲女儿,故林家一家子来的比别的客人要早些。到了便先往内宅去给贾母拜寿,除了家里准备的贺礼,从贾敏到林薇到几个小的,还各有自己亲手所制的礼物表达心意。林薇的亲娘贾敏,一年也难得做两笔针线的,这回却送了一副亲手绣的抹额,精致极了。贾母是最懂这个女儿素来不爱女红的,因此得了这么件礼物十分开怀,直道这个闺女没白养。

    林薇讨了个巧,送了一套自己亲笔所画,特意拿了去叫人烧出来的一套十二件的麻姑拜寿杯盏。东西不值什么,主要是心意,贾母瞧着也十分开心,忙命鸳鸯收好。林莯如今大一些,字画都学得,送了一幅自己写的字,福如东海长水流,寿比南山不老松。黛玉、林荀年纪太小,他们的东西都是贾敏帮着准备的。

    送了礼,拜了寿,两个小的跟着母亲。林莯到前头跟着父亲,他如今大了,需要学些交际人往,每回出门,林如海大多都带着他,耳濡目染才能学得快。元春则来携了林薇出门去迎客,今日荣国府宴请的都是堂客,这些女眷多都会带着自己女儿,孙女儿出门,尤其是到了年纪的正是时候相看的那些。

    第一家来的,却是南安王妃携着女儿,并儿媳南安世子妃。南安王妃单论年纪,比王夫人尚要大上不少,约莫快要五十左右。这个女儿是家里最小的一个,是三十五六头上才生的,比她哥哥小了十来岁,算是老来女,自幼颇得宠爱,如今正好十六岁,正是娇花儿一样的年纪。人长得也美,名霍绾。

    南安王妃这种身份的,自然是由贾母亲自招待了陪着。霍绾不耐烦跟一屋子太太夫人在一处,只叫了元春招待,林薇自然得相陪。

    元春今日穿了一身簇新的大红底子绣喜鹊登枝的洋缎对襟褙子,下着撒花洋绉裙。一支凤鸟衔珠的金步摇斜插着,配上小巧的红宝石头花儿,别致又利落。她本就生得好,这样一打扮,瞧着整个人都出挑极了。

    霍绾上前挽了她的手,道:“贾妹妹今日这身衬你极了,瞧着又别致又好看,来日莫不是要一朝飞上枝头,坐那….”她挑眉朝宫中的方向望了一眼,元春的脸立刻就红了。

    霍绾笑着围着她啧啧打量,只把元春闹了个面红耳赤。贾家和南安王府一直有些交情,同为四王八公。又有史家大老爷也就是史湘云之父,娶的便是南安太妃的内侄女儿,因此也算有些亲戚关系。往日做客,元春也是见过霍绾的,因此她们两人自热闹着。

    元春也介绍了表妹林薇,只这郡主并不怎么搭理林薇,想来如今林家已无爵位,林如海又丁忧结束还未得皇上宣召,是不怎么能入南安王府小郡主的眼。林薇也不在意,只在一旁坐着。心里却叹贾府的人口风实在不怎么紧。元春九月里便要去选秀,她是生得美,可也并不是万中无一,哪里就真的有十足把握,能如杨贵妃那般一入宫就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了。这还没去参选呢,话头已经漏出去叫人尽皆知了。若有个万一,这脸还不被人打的啪啪响。

    南安小郡主既不乐意搭理她,林薇也懒得热脸贴人家冷屁股。更何况,南安王府是太上皇的人,来日怎样可不好说,她还真不会上赶着去找不自在。

    林薇发了会儿呆的功夫,前头长安长公主来了,她如今正在京城,贾敏原已递了帖子,只林荀这突然一病给耽搁往后延期了,只等贾母寿辰之后便去拜访的。

    长安长公主即来,贾敏便叫人唤了林薇去拜见。还有贾母也叫了元春,南安王妃也叫了霍绾去。

    进了屋,三人均向长安长公主请安,长公主拉了三人打量,笑道:“还是有女儿好,瞧瞧,个个娇花儿似得,可叫人馋。哪里像我们家的小子,就跟个没笼头的野马一样,整日里不着家。”

    林薇在心里暗笑,这说的是金晟呢。只长公主嘴上谦虚,心里指不定怎么觉得自家儿子好。果然贾敏等接话都是纷纷夸赞金世子的,只把人夸成了一朵花儿,也叫长公主闻言笑成了一朵花儿。

    末了,长公主又拉着林薇的手道:“瞧瞧,好有十来年没见了吧,这丫头,那时候只我腿高。如今生的可真是好,叫我爱都爱不过来呢。哪日里有空且上我府上去玩去,我每日里在家实在是闲得发慌,就爱看如今这些年轻的女孩子们,瞧着心里舒坦。”

    南安王妃一笑,接口道:“长公主既爱她,且领了回去陪您去。只要林探花,林夫人舍得。”

    长公主笑道:“我倒是想,可敏妹妹舍不舍得?从前我们就玩得好,如今你女儿我也爱,且叫她跟我回去住上两日。”

    这话就有点意思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林氏女到皇太后相邻的书:贴身女神医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宫花为聘[红楼].拈花一笑重生校园之盛世女帝浪冢女总裁的顶级兵王美女总裁的贴身兵王极品兼职[综英美]好男人是要用抢的!红楼之财迷贾瑚你才是狐狸精[封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