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书名: [红楼]林氏女到皇太后 第51章 作者:春困秋乏

强烈推荐: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我真是大明星权力巅峰宝瞳超品相师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林薇急匆匆回了家,林如海果然仍旧没有回来。她无奈想打发了人,去从前父亲的旧交和平日里与林家有往来的人家里求助,哪怕不帮忙只帮着打探打探消息也是好的。可又怕把事情闹大,万一叫上皇知道,得个窥探宫闱的罪名,只怕这事儿更是难以回转了。

    也是她们家从她出生便一直在南边,先前老林候虽然在京城那么些年,多多少少有些人手。可一来,这都快十五六年了,而且林如海当官又一直在南边,京城里的埋的人手,伏的线早就不剩下什么的。再者,便是有,她如今也是不知道的,纵然有人知道,那个人也只可能是林如海。她敢说,连她娘贾敏都不知道。

    林薇一时间,竟然有些六神无主,比之扬州那次,还要心慌。那一次,对上的还能说是臣子,便是皇子也不是硬碰硬。可是这回,找茬的那个人是上皇,便是如今的萧纪,从前根基太浅,眼下登基刚刚三年,能否同上皇分庭抗礼都未可知。便是可以,难道她此时便可以去找萧纪帮忙了么?萧纪又为着什么,真肯为了个臣子,为了扬州那还未到手的盐税,同自己的父亲较劲么。以萧纪和上皇的年纪差,萧纪要真是肯忍,只需等着,上皇终有老去、死去的那一日。到时候,天下平平稳稳的便尽归他手了。

    林薇越想越慌,越觉得,林家就像叫人摆上砧板的鱼,对上这些真正在权力顶端的人,谁都能过来啃上一口。如今林如海是这样,来日待林莯、林荀出仕,便能改变么?

    她想着,便叫了丫鬟泡了一杯浓浓的茶,又叫把屋里的冰盆都加足了量。她一个人待在被凉气环绕的屋子里,握着茶杯,一个劲儿的拼命让自己心静下来。她对自己说,林薇,林薇,稳住,你不能慌,若是你也慌了,便真的完了。父亲,父亲一个人还在宫里呢,你叫他怎么办呢?

    她在屋子里,待了大半个时辰,这才最后想了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出来。贾家如今虽说衰落了,可到底她外祖父贾代善是上皇心腹,曾经号称最能明白上皇所思所想的人。哪怕如今他去了,贾家也在南边守孝了几年,可到底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贾家手上,在京城、尤其在宫中一定有人手有暗线。不然原著里的贾元春在宫里那些年能从女史平安混到贤德妃,没有家族之力相助,只怕也是相当困难的。

    如今她也不要贾家做些什么,他们混到现在这样也很难做什么了。她只要先知道林如海在宫中境况到底如何,皇上和上皇斗成何等模样了,上皇到底想要个什么结果?再不济,能帮忙她传一封信,她要见萧纪。直接面对当事人,这世间如今最有权势的另外一人,扭转局势的把握总归要大一点的。

    事到如今,当初那些幼稚的想法。不想进宫,不想女人堆里去抢男人,在如今看来,都十分可笑。皇权在上,哪怕他们林家也是世家贵族,在皇族面前又何尝不是蝼蚁,任人踩踏,叫人拿捏呢。罢了,便是进宫,也没什么,谁家的后宅真的干净呢?她想找在古代寻求父亲林如海与母亲贾敏这般的生活,那岂止一句想便是能达成的?贾敏的运气,真叫人说起来,这一世真是好极了。实在不成,进宫便进宫吧,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如今以她们家的境况,也很难有更好的选择了

    林薇这边一想明白,便叫人套了车,如今贾府寿宴已经到了第六日了,想必贾赦也没那么忙乱了,她要去找大舅舅帮忙。不是说贾母不好,但是遇到真的紧要之事,比如今日这般,连长公主都退避三舍不愿意掺和,林薇没把握贾母能看在贾敏的份上帮忙。而他大舅舅,就从前张家的事情来看,算是难得的有情有义之人了。而且说起来,林薇对贾赦有恩,这一点,他大舅舅是记着的。从他每年送给林薇的生辰礼便能看出来。又有,说句不敬的话,贾赦之精明与贾母相去甚远,总归是更好说动的。

    林薇叫人匆匆套了车,去往荣国府。又一面打发人悄悄去宁国府请贾赦回来,只说外甥女找舅舅有要事相商。

    林薇这头拼了命的想办法,萧纪这边一路从谨身殿去了上阳宫。

    大殿外头,林如海果然正顶着大太阳跪着。昔日风度翩翩的探花郎,此时已是身形微微打颤。饶是大太阳底下,仍旧面色惨白,汗水津津而落,几缕湿了的头发黏在脸上,后背的衣裳潮的直滴水。然而他却仍旧挺直了背脊,顶着烈日直挺挺跪着。模样狼狈,神色却依旧平静,恍惚仍旧是那个二十年前打马御街前,满楼红袖招的浊世佳公子。

    闻得脚步声走近,林如海抬眼看过来,一眼便瞧见了萧纪。萧纪脚步一顿,有一瞬间,他在林如海的脸上,在林如海的眼睛里,瞧见了熟悉的神色。冷静又倔强,从容且刚烈,傲骨铮铮,仿佛阳春白雪映红梅。

    他微微阖了下眼睑,到底是嫡亲父女俩,他们的神色,尤其是那双眼睛,像极了。

    他想到林薇,想起扬州那日江心火光冲天的夜晚,想起那皎洁月色下的一树梨花白,想起林薇下马翻墙回林府的样子,想起她在他怀里哭得撕心裂肺。他在心中喟叹一声,低声吩咐了左右道:“去叫韩德在来。”

    说罢,萧纪一路入了上阳宫殿门。早有太监通报,上皇正在大殿里,高高坐在龙椅上等他。天无二日,国无二主。他有一瞬间,想到了这句话。

    “父皇!”虽是皇帝,萧纪见到上皇,依旧要行父子之礼。

    “皇帝今日怎么有空,到我这上阳宫里来?”高高坐在龙座上的上皇,微微勾着唇,不阴不阳的道。已经六十多岁的人了,哪怕保养的再好,终究也不同于龙座下站着的皇帝,年纪正好,精力正盛。

    “儿子听闻林如海今日惹得父皇心下不爽快,特来瞧瞧。”

    上皇冷笑一声,道:“哦?皇帝是想将他杀了,好给朕出出气?那可真是朕的好儿子,是个知道孝顺的。”

    皇帝微微一笑:“父皇说笑了。林如海乃是当年父皇钦点的探花郎,从前扬州盐政案又于国有功。于情于理,都不可杀。他既惹了父皇不快,且叫他回家去,好好反省一段日子吧。”

    说着,萧纪转头,吩咐殿门口的小太监:“去,宣朕口谕:林如海御前失仪,着令闭门好好反省。”

    上皇在上头连声冷笑,却也不答话,那小监抖抖嗖嗖的应了,自去门外宣旨。

    林如海不过是个由子,上皇想要什么,萧纪却是明白的。他微微一笑,道:“父皇不要生气。儿子瞧着林如海是个能臣,为官一方,从未有什么贪赃枉法之事,算得上清明。而今预备派他往扬州去,理一理盐税。到底从前扬州一案,遗留下许多问题,盐税的亏空至今也不曾补上。他既熟悉,便留着好好效力。只淮安漕运一职,朕想了许久,也不曾有好人手派了去。如今来征询父皇建议,可有什么老臣子能启用的?”

    这是一场皇权下的交易,萧纪要保住林如海,想要拿下半壁盐政,只得让出淮安漕运。那是大梁又一个财政的三分之一。

    上皇这才算是缓和了脸色,露了点笑脸,温和的道:“皇帝到底还年轻,你才登基不过三年。哪里便熟悉那许多的老臣子了,只他们如今虽说老了,还能抵得些用处罢了。这样吧,林如海,派往扬州为巡盐御史。淮安漕运,且叫石光珠去吧。缮国公府的祖上也都是开国功臣,他爷爷当年也颇为能干,朕瞧着他虽不见得比他爷爷强,倒也还是个能办事的。”

    “是,便如父皇所说,朕回头便叫人拟旨。”

    上皇既然目标达成,也懒得再揪着林如海不放了,转而说起另外一件事来:“宫里的大选准备的怎么样了?各个官员世家的适龄姐妹女儿都报上来了吗?”

    萧纪回道:“回父皇,这些子事情都是叫吴妃在打理,后宫之事,朕也不耐烦管着。”

    “你呀,就是这么个冷漠的性子。”上皇一拍龙椅扶手,道:“从前给你娶王妃,你也说随便朕来挑,只要朕觉着好,就行。如今你当了皇帝,瞧瞧你的后宫,皇后未立,贵妃没有,统共四妃里头就一个吴妃,其他嫔位、贵人也多有空缺,这成什么体统?再瞧瞧你的子嗣,不说比先前□□、太宗的话,只就你这同辈的。朕有多少个儿子,你有多少个兄弟,你再瞧瞧你的。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你可上点心吧你。”

    萧纪恭敬的应了:“是,父皇,儿子知道了。”

    “朕瞧着,四王八公家里头就有好些不错的。从前太皇太后在时,就挺喜欢南安王府家的小姑娘,叫霍什么来着?你如今后位空缺,总这么着也不好,有些什么大事,总不能叫个妃子出头,趁着这次大选,把皇后立了,四妃空缺也都补上吧。”

    萧纪微微一笑,道:“朕还不知道那些姑娘长得如何,性情如何呢?若真弄个爱挑事儿的进来,朕也烦得慌。且等大选之日,朕去瞧瞧再议吧。”

    上皇也没再说,离大选且还有几日了,因此挥挥手叫萧纪退下了:“得了,你去忙你的吧。我也要歇一歇。”

    萧纪便告退了,走出上阳宫,见到林如海已经不在了。吴甘忙上来禀报道:“皇上,林大人已经叫人抬回去了,韩院使也瞧过了,开了个药叫带回去。说是多歇息几日,按时涂药,就不妨事。”

    萧纪点了点头,往谨身殿去。才走到离谨身殿没多远的地方,便瞧见宫里下学了,一众年幼的皇子宗室们纷纷嘻嘻哈哈的从尚书房里出来,瞧见皇帝纷纷行礼。

    对着年幼的儿子和子侄们,皇帝好歹略收敛了些低气压,也没问什么,挥了挥手叫他们都退下了。又往前走了几步,忽见长乐长公主的儿子侯景,一个人慢吞吞的走在最后头,想是最后一个从上书房出来的。

    萧纪瞧见他便想起来金晟,开口问他道:“金晟呢,怎么这几天都没瞧见他?就你在上课?”

    萧纪常年都是冷着脸的,此时刚刚见了小辈们,略略收敛了些冷气,因此侯景也没察觉他本心情不佳。便也乐呵呵一笑,道:“回皇上,金晟这几日听说一直在府中陪伴长安长公主姨母呢,有几日没来上课了。”

    同是公主之子,侯景是侯爷之子,金晟是郡王之子。侯景的母亲也不比长安长公主是嫡出公主,但是他跟金晟常常一处玩闹,故萧纪有此一问。

    “他什么时候这么乖巧孝顺了?长安姑母也不是今天才进京城,前些日子怎么不见他天天留在府中陪伴?”萧纪闻言便有些疑惑,于是出言问道。

    侯景正欲答话,又突然一笑,伸手一指,道:“皇上瞧,这不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萧纪转过头,便瞧见远远地金晟来了,面上带着笑,手上还甩着一根不知哪里顺手拔过来的狗尾巴草,心情颇好的样子。

    萧纪瞧着便觉十分奇异,问他道:“你这是遇见什么好事儿了?瞧这一脸的傻笑。”

    金晟突然被问住,赶紧伸手揉了揉脸,又迅速放下了手,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他又伸手摸了摸鼻子,然后记起先给皇帝见了礼,然后抿着嘴笑道:“回皇上,没什么事呀。我瞧着很高兴么?”

    一旁的侯景闻言立刻接口道:“你的牙花子都要笑出来啦!”然后转过头就对萧纪道:“皇上,我听说长安姨母这几日正在给他相看媳妇儿呢,听说是极漂亮的,还接了来在他家里住了几天。想必就是因为这个,他如今心里正美着呢,才笑得见牙不见眼的。”

    “哦,谁家的小姐?”萧纪一听,倒也来了点兴趣。金晟他是知道的,打小于女色上头就少了根弦,前些日子长安长公主就给他相看过不少女孩子,不但没有能叫金晟瞧中的,还把他吓得家都不敢回了。

    侯景冲金晟挤了挤眼睛,金晟不理会他,自己干咳了两声。见萧纪越发有些好奇的神色,这才又揉了揉鼻子,不好意思的小声嘟囔道:“九哥你也认识的。”

    “哦,是谁?谁家小姐竟然我也知道?”萧纪闻言挑眉。

    金晟红了脸,只当是萧纪故意逗他,却不知萧纪是真没往那边去想。他扭捏了几下,才小声道:姓林。”

    萧纪的脸瞬间就沉了下去。他怎么也没想到是这么个答案,姓林的他也认识的小姐,除了林薇还能有谁?这是林薇不懂还是林如海不懂?他们这是什么意思?

    金晟一见他突然变了脸色,便问道:“皇上,怎么了?”

    萧纪冷笑一声,什么话也没说,甩手就走了。金晟并侯景一脸莫名的在后面追了几步,完全摸不着头脑,“怎么了这是?”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林氏女到皇太后相邻的书:贴身女神医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宫花为聘[红楼].拈花一笑重生校园之盛世女帝浪冢女总裁的顶级兵王美女总裁的贴身兵王极品兼职[综英美]好男人是要用抢的!红楼之财迷贾瑚你才是狐狸精[封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