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惊吓

【书名: [红楼]林氏女到皇太后 第55章 惊吓 作者:春困秋乏

强烈推荐:宝瞳权力巅峰韩娱之秘密讯息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妻者,齐也。这许是我能想到的,这个世间离皇上最近的距离。

    暖阁里像是突然安静了,这句话,像个闷雷。震住了萧纪,也似乎吓到了林薇自己。

    林薇怔了片刻,忽然笑了一笑,起身便要离开,却被萧纪一把拽了回来。他十分强势的支起上半身,一手捏住她的下颚,让她直视自己的眼睛:“朕同意了。朕不会让你做女官,朕会立你为后!”

    他说着,停顿了片刻,复又重复道:“朕会立你为皇后!”

    林薇呆住了,她是想借此话给萧纪留个深刻的印记,毕竟是估计很难找到第二个人敢跟萧纪当面提这个要求了。如此萧纪即便不能同意,日后也会心有所念,继而补偿性的给她一个高位。这总比从低等嫔妃慢慢往上爬来得好得多,她可不想在后宫里见人就跪。

    可她万万没想到,萧纪竟然答应了。

    这是一国皇后之位啊,又不是别的什么。萧纪答应的未免太痛快,痛快的林薇都呆住了。

    萧纪看着她呆愣的样子,反倒笑了。他弯着唇道:“你既然敢跟朕提这么个要求,这会儿却是发什么呆?没想过朕会同意?”

    林薇点头,老实的回答道:“没想过。”

    “你的小脑瓜里不要整日里东想西想,都是在吓唬你自己。你也不要想着,有朝一日能离开朕的身边。”萧纪笑了笑,凑上去亲了亲她的唇,神色十分温柔。

    “我从前在扬州时送你的那对镯子,本是我不知回京后结果如何,是不是能有机会再见,故而送得大了,也未曾明言。便是等着你及笄之年,迎娶你过门的意思。那时候,王妃已经去了。我自回京之后,一直未再续娶。登基以来,也一直未立后。便是在等着你长大。如今,既是你自己所求,朕也应了。你便万不要辜负朕的心。”他难得这样剖白自己的心意,然而说着,眼中竟然露出一丝罕见的狠辣来:“否则,朕真的会扼死你。”

    他很认真的盯着她的眼睛,掐着她的下颚:“你听明白了吗?此生,林薇对萧纪,要一心一意!”

    林薇静静看着他,看着他的温柔里也毫不掩饰的狠辣,忽然笑了。她低头又亲了亲他,柔声道:“只叫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这句话她出自真心,若你能真心对我,我自然以心相待。

    萧纪这才松了手放她起身,他自己也跟着下了床。他们两人在殿里这一番纠缠,已过去了半个多时辰。四周也无伺候的宫人太监,林薇此刻到底未婚,也不欲更多人知道她来过,只得自己先伺候萧纪重新穿戴好了衣裳,再与萧纪一同走到大殿那头去。

    萧纪自己打开了门,把殿门外的小监吓了一跳。他又唤来吴甘,吩咐道:“派了妥当的人,送林姑娘回去。”顿了顿,他又道:“告诉林如海,朕不想这样的事情再来第二次。”他转过头,又对林薇道:“大选之前,乖乖待在家里。”

    林薇抿了抿唇,在心里略有些好笑。萧纪这人,挺小心眼的,还颇记仇。她微微点头,柔声应道:“我知道了。”

    萧纪又低头从腰上摘下了一枚玉佩,系在了她腰间:“你若有事,可来找朕。你不方便,便拿了这个叫人找吴甘通报。”

    林薇应了:“谢皇上,我记住了。”

    林薇便如来时,出了宫门,坐了马车,一路回家去。在车上,她抚着脖颈,再回想今日种种,只觉恍然如梦。她不知道自己有什么特别的,竟能叫萧纪记住。只她既然开了口,他也应了立她为后。横竖都是要进宫的,那她必然要抓住这个机会,坐实了这件事情。

    无论如何,皇后与嫔妃,不可同日而语。只上皇既厌她爹,只怕这一关不好过。但想来萧纪肯定不愿意立一个上皇中意的皇后,而她的家世,林家是孤臣,没有那么大的势力牵扯,他爹如今又肯定是萧纪船上的人。萧纪既然有那么一些喜欢她,想要立她为后,也应承了她,只怕不是虚言,只看萧纪如何令上皇同意吧。

    而她既然敢开这个口,也是心中十分明白,她的家世,林家的人丁单薄,林如海的站位,以及她自己表现出的智慧和心性,对于萧纪这样一个强势的皇帝,一个正在□□的皇帝,是能叫他接受且放心的。

    她在心里长叹一口气,萧纪,萧纪。假若真的入宫,没有雄厚背景的皇后,只能笼络住皇帝,时时刻刻跟他站在一处,想他之所想,思他之所思。还要叫萧纪对她的这份心,深一点,再深一点,一直到有朝一日,她生了儿子,儿子登基了,许这片吊着的心才能放下来。

    皇后,中笑言,天下前三的危险职业。皇帝、皇后、并太子。

    然既已走到这步,且只能,一路向前。神挡杀神,佛挡诛佛。

    林薇出宫的时候,已是夕阳西下,橘黄的光洒满了整个皇城。她的马车走出很远,再掀帘回望,但见一片金灿灿的琉璃瓦,在夕阳下熠熠生辉。两只寒鸦扑闪着翅膀从一连片的琉璃瓦上方掠过,叫她想起一首诗,“玉颜不及寒鸦色,犹带昭阳日影来。”

    下次再来这里,便就是她宫廷生涯的起点了。此生从未料到,但无论如何,她都要笑到最后。

    林薇放下了车帘,头也不回的一路返家。到家的时候,天色已不早了,林如海膝盖上有伤,正在他和贾敏院中休息,虽忧心女儿没有睡觉,贾敏也强压了他靠坐在软榻上,不许他起身。贾敏自己则在前院的大厅里,等着女儿。

    “太太,姑娘回来了。”

    女儿这一去,已一个多时辰,眼见宫门就要下钥了,贾敏越发担忧。正坐立难安时突然听见女儿回来了,立刻起身迎了出来。她本是长辈,理当坐在大厅里等着女儿来请安,只此时哪怕她是一位大家子主母,稳重妇人,也难免因了疼宠担忧女儿之心失态一回。

    林薇是叫宫里人送回来的,送人的姑姑、太监,瞧着都是有品级的。贾敏先是客客气气的送走了他们,这才牵了林薇,匆匆进了屋。

    她方才要说话,一眼便瞧见林薇领口处脖颈上的青紫,贾敏瞬间失声,她指着那处,慌道:“这,这是怎么了?”

    林薇瞬间脸色爆红,一手捂住自己的脖颈。

    贾敏看她的神色,越发不对,掰开她的手,指着那处道:“谁掐的?”

    林薇这才知道自己想岔了,脸上红晕略略淡了一点,她缓了缓,道:“已经没事了,娘。”

    贾敏急得拍了她一下:“这孩子,有什么话不能跟娘说。你爹..”她说到此处放低了声音:“不是说不是吴妃召见,是皇上么…怎么,怎么?谁敢掐得你。”

    林薇无奈,只得道:“娘,你别问了。真的没事了,原是我先前惹恼了皇上,后来解释清楚了就没事了。”

    贾敏张大了嘴:“你一贯沉稳懂事,如何会惹恼皇上?宫中礼仪小时候你们也都学过,便是见御驾也不当会失仪才是。”

    林薇只得安慰她:“原是一场误会。娘就别担心了,女儿先去换件衣裳,然后去给爹爹请安。娘也先回院儿里吧,女儿去去就来。娘也不要跟爹说,省的叫他忧心。都过去了的事情,多说也无益的。”

    谁生的女儿谁知道,林薇瞧着面上乖巧,实则骨子里强硬得很。她若是不想说的话,哪怕是贾敏这个做娘的问了,她也能寻出一百件事情岔过去。

    因此贾敏只得应了,回了后院先跟丈夫说了女儿返家之事,又夫妻俩一起等着女儿过来。

    林薇回了自己的闺房,照了镜子才发现,脖子上一圈青紫十分明显,是先前叫萧纪掐的。在宫里头没显出来,这过了一个多时辰倒是清晰得浮出来。再往下头,她的脖颈上头还有另外一些痕迹,还好今日穿的衣裳有领子,不然真是一百张嘴也说不清。再有她的唇也略微有些肿,想是贾敏先前被她脖子上的痕迹惊住了,没留意到。

    林薇先是自己进屋换了件高龄的衣裳,也没叫燕微、紫苏伺候,然后又戴了一串项链遮掩。然后又没管燕微、紫苏的诧异神色,用了冰敷了一会儿唇。她赶时间也不好耽搁的太久,无法只能用脂粉又遮掩了,勉强能见人了,才匆匆去了贾敏和林如海的院中。

    她先去给父母请安,再去瞧林如海的腿,听得是韩德在开得药,说了敷上几天就好,才放下心。但到底是亲爹,瞧着林如海膝盖上哦一片红肿,只把林薇恨得牙痒。她对上皇实在没什么好印象,从前因为他宠着甄贵妃,把甄家养大了胃口,才害的林如海在扬州那样艰难。再有身为君王,不顾臣子死活,推了林如海当棋子,这也是一件叫林薇耿耿于怀的事情。再加上今日,林薇只觉得若有机会,她当真想要报复的。

    瞧着女儿一脸心疼的神色,林如海倒觉得还好,安慰了她一回。又问林薇入宫的情况,皇帝到底所谓何事,他心内实在担忧,好在看见林薇全须全尾的回来,精神也好,倒没做多想。只是觉得皇帝太任性,不顾女儿名声,这样就招进宫去。便是用了吴妃名义,一旦走漏风声,也是件大问题。

    林薇让屋子里伺候的人都退的远远的,不许任何人靠近,这才对林如海和贾敏行了一礼,道:“爹爹,娘亲。今日在宫中,原是皇上召见,想必爹爹也猜着了。”

    林如海点点头,林薇又看向贾敏,见贾敏也点头,便知林如海已经告诉她了。

    紧接着,林薇扔了一个重磅炸弹:“皇上让女儿入宫,女儿向他讨了后位。”

    “什么?”饶是林如海这样老成持重的人,都叫林薇这一句话惊得坐起来。

    贾敏瞪圆了眼睛,瞧着女儿说不出话来。

    “皇上应了。”林薇复又说了第二句,这一句,却是结果。

    林如海和贾敏,目瞪口呆!

    林家这一晚,连晚饭都用得不香,先是林如海受了伤回来,两个小的不懂,林莯这个年纪却是懂的。他担心父亲,只恨自己年纪太小,不能分担,故而有些没胃口。而贾敏和林如海,是叫女儿扔出的重磅炸弹给炸晕了,一顿晚饭用的心不在焉,味同嚼蜡。

    生平头一回,听说后位还有“开口要”这种说法,然后皇帝还同意了。

    贾敏这辈子,少时在家父母疼宠,大了嫁得如意郎君,生了二女二子,上头婆婆也是慈善人,除了早先因为子嗣问题略有些分歧,再没旁的不好。因此算是顺风顺水,如今又有女儿打理家事,她已清闲了许久了。今日不过短短几个时辰,却被接连几个事情砸的有些眩晕。

    她匆匆用了饭,回了房间去。又早早洗漱了,连守夜的丫鬟都不叫留,上了床,才对林如海一脸不可置信的道:“老爷,咱们圆儿是不是在说笑?”

    林如海到底是男人,素来理智冷静,今儿虽叫女儿吓了一回,这会儿也缓过来了。闻言点头道:“你的女儿,你最清楚,在这些子上头,她是再不会说笑撒谎的。”

    贾敏一脸崩溃,低声道:“可,可,怎么不过一眨眼间,我的女儿就要变成皇后了呢?那么个位置,多少人盯着,咱们家虽然不差,到底人丁少,圆儿她,她日后…..家里帮不了她!”

    林如海拍拍她的肩膀,想着林薇从小到大的事情,想着贾代善从前的叮嘱,此刻倒是平静得多,他轻声道:“这不是我们乐见的事情,却也不见得是件坏事。多少人挤破脑袋也得不到的东西,却叫咱们圆儿拿到了。既然已到这一步,便是我林家人口再少,我这个做爹的,也一定在背后支撑着她走到最后。再者,你别小看咱们的女儿,且,咱们家人丁从前少,如今并不少,咱们还有两个儿子,把他们教养好了,将来都是圆儿的后盾。”

    从本质上来说,林如海还是一个古代人。到了这一步,便是再多得担心,他也还是为女儿的将来,林家的将来,鼓动着一颗踌躇满志的心。

    林家的皇后。他的女儿。他知道,这一生,在他有生之年,林家也许真的会登上巅峰。

    九月初一,宫中大选。从九品官员及以上爵位家的小姐,年13岁以上、19岁以下皆可参选以备后宫。

    其中从三品官员及爵位以上者家中小姐,初入宫,经过体检之后,可直接进行”貌选”与”才选”,初封会成为六品”美人”或”才人”。

    而从三品以下官员家中小姐,经过仔细筛选仍有幸留下者,便可到达掖庭宫,呈玉牌,可选择”貌选”与”才选”,通过者为女官,或成为后宫最低等级”良人”。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林氏女到皇太后相邻的书:贴身女神医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宫花为聘[红楼].拈花一笑重生校园之盛世女帝浪冢女总裁的顶级兵王美女总裁的贴身兵王极品兼职[综英美]好男人是要用抢的!红楼之财迷贾瑚你才是狐狸精[封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