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立后

【书名: [红楼]林氏女到皇太后 第58章 立后 作者:春困秋乏

强烈推荐: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宝瞳我真是大明星韩娱之秘密讯息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储秀宫位于皇宫西面,是太宗一位宠妃曾经的住所,其装修摆设之精巧考究在东西六宫之中都是数得着的。

    宫门前东西设着一对铜鹿,入了宫门分前后殿。前殿为单檐歇山顶,面阔五间,并配有东西配殿。如今都是秀女,前殿的正殿肯定尚无资格入住。但东西配殿,各有面阔三间,分别称为养和殿、缓福殿,却是安排了人的。

    因这一批秀女人多,林薇这些从三品以上官员之姊妹女儿,皆可两人一间。怡和宫那面却是五人一间了。

    且说储秀宫乃太宗宠妃的住所,而这位宠妃也是选秀出身,先前身份不够时,便住在现下称为缓福殿的储秀宫西配殿里。后来她从这里发迹,一路宠冠六宫,更妙的是,她还生了儿子,笑到了最后。故这座她从前的住所储秀宫一直没有安排新的嫔妃入住,如今过了两朝,倒是做了大选秀女的住所。

    所以,对眼下住进储秀宫的秀女来说,这可称为是一个福地。

    然后眼下,林薇一进宫门,便觉得气氛不对。她也不便多问,进了后殿,自己的住处。

    储秀宫的后殿称为丽景轩,同样面阔五间,且有东、西配殿。东配殿称为凤光室,西配殿叫做猗兰馆,林薇独得了凤光室的一个单间。

    单间里南部设了一只木炕,北部摆了翘头案和桌椅,屋里各色东西齐备。便是梳妆镜也单独立了一只,上搁着一只朱漆描了西洋人物景儿的妆奁匣子。打开,里面有一整套的胭脂水粉,还有两套簪子、耳坠、镯子等物。瞧着都是上好的,与林薇素日的穿戴极像。炕上还摆着两套衣裳,瞧着都是簇新的,与那头面也都是正好相陪的。

    她想想,便笑了。萧纪这人想起做一样事情来,当真是细心周全极了。虽然这些东西她自己都带着,到底这份心意她须得领了。

    林薇是在房间内用的晚饭,是先前给她领路的宫女端进来的,林薇晓得她是萧纪的人,她问林薇爱吃什么的时候,林薇便也没客气。报的都是自己素日里喜欢的,因而这顿晚饭用的十分合心意。

    她用了晚饭,因着萧纪的叮嘱,也不曾去外头的院子里走动,只站着在房间里踱步消食。一面心里想着,也不知萧纪会做些什么?一时脑子里又跑到别处去了,不知娘在家里和弟弟妹妹们怎么样?这一世她还真是很少离开父母身边。又想着她爹爹林如海,不知到了扬州没,路上可顺利?

    她正想着,忽然听到外头隐隐有些喧哗声,像是从前殿那头传过来的。林薇想了想,还是忍住了好奇,没有出门,只交代了那位宫女,叫她去瞧瞧,是发生了什么?

    那喧哗闹了一小阵子就息声了,毕竟是皇宫内院,哪怕前殿住着的如南安郡主这般的身份,到了宫里头那也就是臣女,没有封妃前都是矮人一头的。便是如今这储秀宫里的太监宫女,也不敢轻易得罪了,毕竟谁知道他们都属于哪个宫里派来的,是皇上的人还是上皇的人呢,会不会在两圣跟前说自己的不好?

    待那宫女回来,林薇才约莫了解到一些信息。前头据说是南安郡主霍绾与吏部尚书章太炎之女争执了几句。

    林薇有些奇怪,问道:“南安郡主我是见过的,长得极美,她身份摆在那里,便是有些傲气,但也不至于在宫里使性子。更何况,章家小姐出身书香世家,从前章太傅是她爷爷,曾教上皇读书。便是她的父亲和叔伯们,也个个都是进士出身,她父亲更是官至吏部尚书,叔伯也都为一省大员,主政一方。她在京里的名声也极好,我同母亲往日去赴宴时,也远远见过一回,十分的知书达理,温柔娴静的。若说这样的家里出来的女孩子,在储秀宫同人争执,对方还是南安郡主,我却是不信的。”

    她在心里默默道,按章家素日的行事作风及章秀秀的名声来看,当不至于这么蠢吶。

    那宫女也是个沉默性子,闻言也不曾多说,只是道:“奴婢也不知是所谓何事。之听旁边的人说,是因着章家小姐在缓福殿独居了一个单间,南安郡主却是同治国公府上的小姐合居一间,住在养和殿那边。今日不过是第一日入住,先前大家都不知道,晚上用了饭,几位姑娘们在院子里走动,说起来才知道。南安郡主便要找掌事公公换房间,不知怎么说了几句,两人便有了争执。其他的秀女们,也多少有些参与。”

    林薇听了,便在心里暗笑。太上皇从前的朝臣们,留在京中的,武官原以林薇之外祖父荣国公贾代善为首,贾代善去了便是犹自领着兵权的南安王府隐隐为首。而文官,与武将素来都是两拨人,互相瞧之不起。文官这头,章家历经三朝,章太傅并其三子都是太上皇的心腹,如今老的去了,留下的三个儿子个个不是善茬。

    谁都知道,这次大选,萧纪选的不止是皇妃,更是皇后,这才是大鱼。哪怕同位太上皇的阵营,谁不希望自己家出个皇后呢?何况太上皇老迈,皇上却正值青年,他们这样的上皇之心腹,便是为了家里转换门庭,来日能在皇上的朝堂继续有一席之地,也必须得争一争这次的大选。何况,双方背后都站着上皇,手心手背都是肉,真要硬拼,谁怕谁呢?而文官武官,尤其是京里的,都是有着自己一拨圈子的,真闹起来,那可不是两家的事情。

    而章秀秀确实论才名、论美貌,都要比南安郡主为佳。

    神仙打架,林薇这样的自然站的远远的。如她这样明明是从二品大员家里的姑娘,却被安排住在了后殿的,知道的都晓得林家人口单薄,林如海实职从三品,家里在京中根基又不深,还真是不会被放在眼里。

    林薇笑了笑,便放下了。这样的小姑娘,便是再有心机,遇到了真正在朝堂权谋里争斗打滚的人,怎能是对手?

    已是九月里,京城已入秋了,夜里外间的风呼呼的响。林薇睡得正好,忽然被那宫女叫醒:“姑娘,醒醒,醒醒。”

    林薇睁开眼,发现窗外仍旧是一片黑暗,不由问道:“怎么了?是什么时辰了?”

    话音未落,便听得前殿那头传来一声:“来人呐,走水啦。”

    林薇一头坐起身,那宫人却慌而不乱,快速的拿了衣裳给她草草穿了,瞧着似乎有些故意弄得不整齐。又拿了披风给她裹住,披散着头发就领着她出门。走到院子里,果然见前殿已是火光熊熊,数个太监宫女正拿了桶接水往上浇。但本是夜里,又正巧刮着大风,风助火势,眼看着前殿火势越来越猛。住在储秀宫的秀女都出身极好,自小养在深闺里,何尝遇见过这样的情形。一时间披头散发就纷纷朝外头跑去,鞋子、衣裳扔了一地,尖叫声此起彼伏。

    林薇也跟着那宫女匆匆混在人群里朝外走去,等从后宫门出去,火势已经不受控制,快要烧到后殿了。林薇跟秀女们挤在一处,瞧着还有人穿着单衣便跑出来的,在冷风里瑟瑟发抖。

    前殿烧得太厉害,空气里明显感觉到热浪滚滚,木头的噼啪声在夜里听起来尤为清晰,一声巨大的咔擦,前殿的横梁似乎已经烧断了,在众人的惊呼声中,储秀宫前殿坍塌了,蹿起来的火苗腾起几丈高,整个储秀宫瞬间成了火海。

    整个皇宫都被惊动了,先赶过来的正是皇帝萧纪,他似乎还在批阅奏折,便被人叫了来,身上仍旧穿着白日里的衣裳。

    萧纪的脸整个都是黑的,见到眼下的慌乱陈一团的秀女,宫女,太监们,和已经整个陷入大火中的储秀宫,大怒:“还不赶紧救水。”

    一群秀女被领到储秀宫后面的怡和宫里休息,却也没人睡得着,宫里出了这样的事情,储秀宫里大火,不知道她们这次大选的命运将会发生何种改变。

    怡和宫里的秀女也闻声都起来了,看到平日这些高高在上,等闲见不着面的世家千金们难得的狼狈样,有那一个两个不长眼的面上已经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

    元春便是被安排在了怡和宫,她也穿好了衣裳闻声出来了,此时在人群里见到林薇,立刻上来牵了她的手,道:“妹妹,你怎么样?可有吓着?”

    林薇头发披散着,身上裹着披风,里面的衣裳不看也知道,必然是乱的,又是睡梦中被人叫起的。不用装,都是一副被吓着了的模样。

    但她微微摇了摇头,道:“我没事,只是不知道前头怎么样了?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没逃出来的姑娘。”

    元春拉着她的手安慰,又带她到自己的房间去休息。元春的父亲是五品,便是在怡和殿也住不到前殿,她跟另外几个姑娘挤在一间屋子里,几乎是床挨着床,倒有些像前世的宿舍。她领着林薇进了门,面上略有一些尴尬,道:“这便是我的住所,妹妹若不嫌弃,先留在我这里休息。且看明日皇上另外给妹妹和其他姑娘们安排到哪里住?”

    林薇拉住元春的手,道:“我跟姐姐挤一挤吧,只是现在有些睡不着,不知道前面的火势怎么样了,今晚的风太大了。”

    她跟元春挤在一张床上,因着旁边还有别的姑娘在,也不方便多说什么。许是因为先前萧纪给她打过预防针了,她还真就迷迷糊糊跟元春肩并肩的睡过去了,等她醒来,元春已经起了。

    窗外蒙蒙亮,林薇穿好了衣裳,净面后,又用元春的妆奁匣子梳妆。她昨晚匆匆忙忙出来,虽说早有准备,可也不能大包小包的带出来,因此只把萧纪送她的玉佩和那一堆镯子带着出来了。如今可好,真是在宫里一穷二白,什么也没有了。

    等她出了门,果见怡和宫前头的储秀宫已经烧成了断壁残垣,倒下的圆柱没烧干净的,还在缕缕冒着青烟。

    萧纪已经不见了身影,想是去上朝了。到了中午,林薇就听说了,查到了夜间储秀宫的大火,原是晚间秀女们争执打翻了烛台,一只蜡烛滚到了地毯下,点燃了地毯一角,所引起的。而秀女争执的源头,是南安王府的郡主和章尚书家的小姐因居所之争。

    萧纪在早朝上大怒,将昨日所涉秀女一并命逐出宫去,不予录取,一下子就刷掉了一大批出身世家的姑娘们。然后又把南安郡王和章尚书臭骂了一顿。南安郡王尚在西海沿子,此番被皇帝命召回京中。念在祖宗功绩上,只罚俸三年,削减了一些兵权。而章家,就太倒霉了,谁叫章尚书就在京中,且要日日早朝呢。此次被萧纪指着鼻子在朝堂上大骂,说他家不会教姑娘。

    “家事尚且如此不堪,还能指望你办好国事?你女儿如此骄纵,在宫里便敢惹事。朕还敢指望你这个吏部尚书,能给朕带一批什么样的好官员?”

    萧纪这话说的戳心,再加上他一贯冷面,官员们就被不敢亲近他,如今这样暴跳如雷的大骂,满朝静的连掉根针都听得见。

    萧纪这人,做事一向干净利落。还在早朝上,就把章尚书的官职一撸到底,让他回家去反省了。他两个兄弟也受到牵连,一并官降三级。不待下朝被太上皇召去,彻查此案的官员又爆出新冷门。

    此次选秀,太上皇宫中的掌事太监收受贿赂,承诺在太上皇跟前给部分秀女说好话,甚至大放厥词能叫对方至少得个嫔位。

    这事,牵连甚广,一时间拔出萝卜带出泥,朝堂上的御史们纷纷跳出来,挽起袖子参这个,骂那个,一时间朝堂上乌烟瘴气,人心惶惶。

    这种时候,便是皇帝萧纪也没心思选妃了,下旨命所有秀女们返家,以待之后圣旨,听旨行事。但谁都知道,这一届的秀女算是集体废了。

    而数天之后,京师不过百里的地方发生地震,河北等地出现蝗灾,又有章尚书一系的官员贪墨险些官逼民反。一时间,离得近的京城,涌入无数流民。

    皇帝叫钦天监算了一卦,具体内容不得而知。但随后皇帝昭告天下,下了罪己诏,朝堂上一片官员落马,午门天天都有人在被砍头。而一片不起眼的原先不在要职的人悄无声息的迅速顶上,整个朝堂不过一月时间翻天覆地,焕然一新。

    然后便是关于赈灾的种种安排,流民的处置,发生灾祸的地区皇帝下诏免三年赋税等等。

    到了十月里,皇帝又颁布了一道圣旨,言为顺应天意,阴阳相合,皇帝从国家考虑,自本届秀女中,择一人为后,正位后宫,以为天下女子之典范。其余秀女者皆命归家自嫁,皇帝此次不再纳妃。又有为调和阴阳和增添人口计,后宫中放出了一批适龄宫女。

    一时间,天下平民皆赞扬皇帝英明。而在家的林薇等来了一道圣旨。

    宏兴三年,十月初十日,帝下旨,以兰台寺大夫、扬州巡盐御史林如海之长女为后,另命钦天监另择吉日大婚。

    其册文曰:朕惟乾坤德合,式隆化育之功。内外治成,聿懋雍和之用。典礼于斯而备,教化所由以兴。咨尔姑苏林氏,乃兰台寺大夫、扬州巡盐御史林海之女也。世德钟祥,崇勋启秀。柔嘉成性,宜昭女教于六宫。贞静持躬,应正母仪于万国。今以册宝立尔为皇后,其尚弘资孝养,克赞恭勤,茂本支奕叶之休,佐宗庙维馨之祀。钦哉!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林氏女到皇太后相邻的书:贴身女神医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宫花为聘[红楼].拈花一笑重生校园之盛世女帝浪冢女总裁的顶级兵王美女总裁的贴身兵王极品兼职[综英美]好男人是要用抢的!红楼之财迷贾瑚你才是狐狸精[封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