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消息传来

【书名: [红楼]林氏女到皇太后 第59章 消息传来 作者:春困秋乏

强烈推荐:宝瞳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韩娱之秘密讯息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圣旨到时,林家一家子正在用饭。林如海去了扬州,林薇从宫里回来,朝堂上乱成一锅粥,午门每日都有人在砍头,司门口天天都有官家女眷在发卖。

    两皇相争,底下的官员倒了大霉。谁也没料到登基三年都算平静的萧纪一出手就来了这么个大招,朝堂上半数三品以上高官都叫拉下了马。手段之果断凌厉叫上皇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

    自家丈夫因着前事不容于上皇,贾敏是知道的。如今被皇帝派去了扬州,更是明堂正道的被打上了皇帝的标记。这一下,皇帝算是和上皇彻底撕破了脸,关系越发差了,贾敏在家十分怕林如海会有事。

    可她不能走,不能马上带着孩子追去扬州,因着林薇选秀的事情。

    要她说,实在是没想到这次选秀会出这样的乱子,一整批的秀女都叫回家来了,包括她的女儿林薇也在回家的人群之中。

    贾敏心中着实有些慌乱,前些日子是皇帝亲叫女儿去大选,林薇又说她向皇帝讨了皇后之位,可如今这选秀摆明不可能继续了。那她的女儿呢,别家女儿尚可再相看人家,不愁不能出嫁。可她的女儿行吗?皇帝看中的人,话都说明了的,她们怎么敢?可今年选秀不成,且还要等着三年后吗?三年后选秀便能顺利吗?那时候女儿都十七了,万一皇帝对女儿兴趣已过,落了选,十七岁再找婆家,会不会太晚?会不会门当户对的好人家都叫别家姑娘先挑走了?

    贾敏一连数日都不曾睡好,林如海又不在家,虽则女儿日日仍旧如往日那般过来请安,陪她说话,照旧处理家事,瞧着十分平静,可贾敏仍旧慌。

    这日林薇处理完家事,便在贾敏的院子里陪着母亲说话。她知道贾敏的慌乱,可她不能多说。萧纪这盘棋下得太大,已不仅仅是为了她的后位,为了不在后宫受到一群勋贵的掣肘了。蛰伏三年,萧纪终于出手,借着储秀宫大火一事,生生砍了朝堂上皇的半数人马。上皇当了那么多年的皇帝,又岂是轻易便能善罢甘休的?他呼风唤雨了一辈子,如今年纪大了,又岂能甘心被萧纪□□?这场纷争,选秀为引,不过是个开始罢了。

    也是这件事,让林薇越发认识到,萧纪骨子里的傲气和血性。一个在吃人的宫廷,没有母亲庇护,跌跌撞撞独自长大的皇子。一个上过战场,从谁都不放在眼里的透明郡王,步步为营,到今日的铁血帝王。萧纪骨子里是傲气的,所以甚至不愿意等待上皇老去后的权利交接,而是凭借自己的手腕,从上皇手中抢回他想要的。

    是的,是“抢”!这个男人,血液里天生便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头,一股征服的*。他可以选择蛰伏,可他终将按照自己的方式改写这段历史。

    在这一点上,林薇欣赏他。欣赏他作为一个男人的血性和强势。

    因着林如海不在家,京里又正乱,林莯这几日都不曾去上学,只在家里温书。他如今已经在学八股文和策论了。八股文这种,林薇是不耐烦看的,策论倒是能跟他讨教讨教。两个小的,尚还不知世事,每日里只知道吃吃喝喝,打打闹闹,一派天真无邪,叫贾敏和林薇看了,眼里也多了些笑意。

    午间,林薇留在贾敏这里,林莯也来了,还有两个小的玩了一早上,也叫奶娘抱了来,几人正在用饭,突然林福家的慌慌张张来了:“太太,有圣旨到了,是两位大人前来宣旨。”

    贾敏一听,忙起身,叫设香案。林如海不在,好在家里还有林莯这个男丁,如今也是小大人了。现今只有叫林莯到前头去接旨,贾敏则领着林薇跪在后头。

    天使前来宣旨,打头是皇帝身边的掌事太监,引着两位官员。二官皆着绯袍,一人官袍上绣仙鹤,另一人官袍上绘着狮子,林莯一眼瞧见,立刻便知只怕是了不得的事情。因为宣旨劳动的竟然是一文一武,两位一品大员。

    两位大人一见来接旨的竟然是一位十来岁的孩童,顿时笑了。哪怕有再多对林如海走了个狗屎运的酸意,此时瞧着林莯,想到林家的人丁稀少,子嗣单薄,就隐隐又有了优越感。

    你家养了个好闺女,有什么呀?我家人多!

    那位一品文官,与林如海认识,还能算得上是林如海的座师。此时见了林莯,看他一个十一二岁的孩童,独自前来领旨,见到两位一品大员,之是面上惊讶了一瞬,却也未曾失态,不慌不忙的前来领旨。心里便先赞了一回,这么个年纪的孩子,着实是不易了,到底林如海教养的好。而且人家姐姐马上就是皇后了,于是面上带的笑便越发真诚了一些,对身旁的武官道:“如海生了个好儿子,老夫观这小子的气度,来日必定雏凤清于老凤声啊,老林侯泉下有知也当大笑三声。”

    那武官也点头赞道:“岂止是老林侯,便是荣国公地上有知,也当浮一大白。”这武官从前是贾代善的副将,这时候说这句话,难免有拉进关系之意。

    林莯在心里听得云里雾,面上却不显,口中笑着作揖道:“小子年纪尚幼,当不得两位大人夸赞,只盼来年大了不丢家父的脸面便知足了。”

    两官大笑,那文官道:“罢了,我们今日却是来宣旨的。知道你父亲不在家,且由你代劳吧,你父亲那里,想必很快也能接到朝廷邸报了。”

    林莯跪下接旨,上面还未念完,他已呆了。

    姐姐立为皇后了?他如今不小了,京里、朝里,一些事情,他平常都会关注,尤其林如海去扬州之前,特意叮嘱林福,京里一些打听来的事情也要告知林莯叫他知道,以培养儿子的政治敏锐度。因此林莯自然知道京中选秀储秀宫大火,连累整批秀女回家一事。他还以为姐姐之后就不必进宫了呢,没想到一朝封后。

    后面贾敏得到消息也呆了。林薇倒是愣了一下,她不意外,只是没想到圣旨下得这么早。她以为萧纪会等到彻底压倒太上皇,才会宣旨呢。毕竟此次,他这一举动算是废了整批秀女了,而她也是秀女之一呀。但以她的年纪,便是参加三年后的大选,也没问题。

    完全没想到,萧纪这人完全不按常理出牌。紧接着得知的消息,叫林薇心中暗笑。

    “咱们家圆儿,运道不错。”听到皇帝下罪已诏,并本次选秀只立后,不纳妃的消息,饶是贾敏,也不由的松了一口气,直道女儿运气好。

    可不是,后宫三年里,不会家世高的新人进入。而女儿,便只用面对皇帝后宫里的老人。竞争者少了,女儿又这般品貌,三年时间,自然有更大机会在宫中站稳脚跟。

    有这一叹的人,不止是贾敏。

    “敏儿家的圆儿,从前国公爷在时就极喜欢她,果真是好运道!”

    元春被连累,从宫里回来,尚在忐忑不安等待圣旨,以了解本批秀女到底还能不能进宫。没多久,便接到了这样的信息。

    本次大选,只立后,不纳妃。而皇后,便是她嫡嫡亲的姑表姊妹,林薇!

    余者秀女皆命归家自嫁。元春有一瞬间,感觉有一些眩晕。

    王夫人到底是心疼这个女儿的,第一时间看见了,悄悄伸手握了握她的手,让女儿一定要稳住。

    她们是未来皇后的母舅家,不论如何,已成事实,女儿万不能失态,否则一旦传出去,便是对圣意不满。若传到林家,只怕也会引得贾敏和林薇不悦,此时,木已成舟,女儿将来若真想入宫,是万万不能得罪她们的。

    到底元春是贾家精心教养大的姑娘,被母亲一握,立即便强行稳住了,脸上也带了笑,接了贾母的话道:“可不是,从小,圆儿妹妹便与别人不同。不止是祖父,便是大伯,和父亲,还有我们这些小的,都是极为喜欢她,亲近她的。”

    贾母赞赏的瞧着元春,点点对,道:“你说的对。圆儿从小就与咱们家亲近,你外祖父去世时还单单留了许多的梯己给她。咱们家是圆儿的母舅家,自然是极为亲近的,两家本是一体,同进退。”

    贾母一面说着,一面叫鸳鸯道:“去把两位老爷都请回来,这样的喜事,姑爷不在家,这当舅舅的自然要帮上一把。老二家的,你也回去收拾收拾,咱们去林府给你妹妹和外甥女道喜去。”

    “孙女儿也回去换身衣裳,与祖母一道去给圆儿妹妹道喜。”

    京中因这个消息大感惊诧的人不少,其中便有长安长公主。

    “什么?”得知圣旨颁下,昭告天下,在家中的长安长公主大吃一惊。

    因着京中正值大乱,上皇与皇帝相争,原想着从本届秀女里择一个给儿子,请皇上赐婚的长公主也只得暂罢,为防止西宁王府掺和进去,她还强压了儿子在家,不允他近日出门。

    是以,在自己小书房里温书,听得身边得力小厮来报皇帝下旨,立林氏女为后的消息,金晟失手打翻了桌上的茶杯。

    “怎么会?”他脸色在一瞬间惨白:“母妃,母妃不是说…….不是说林家有事,林薇一直在家忙着不能接来玩么…她怎么会,怎么会是去选秀了?.....皇上,九哥他..他”

    少年这番话说的语无伦次,一时间愣在了书房里,只觉有什么突然空了。

    “不,这不会是真的,我要去问母妃,我要去问母妃…..”

    他突然拔腿就跑,一路奔去长公主的寝殿。

    “可不是,这林姑娘真真是好运道…”公主的奶嬷嬷叹道。

    “可不是。”长公主抚了抚鬓发,道:“一个月前,谁能料到今日呢?我原想为晟儿择了她,晟儿瞧着也是喜欢她的,可……..哎,谁叫当日林如海叫上皇殿前罚跪呢,本宫也是不得已。嬷嬷,你说这林姑娘,等她做了皇后,日后想起来那日她来求我,我却避而不见之事,会不会记恨?”

    奶嬷嬷也默了片刻,然后道:“奴婢瞧着林姑娘是个极聪明的人,也端得住,想来不会因小失大。再者,她当日未纠缠,也是大大方方离了咱们府里的,她心里当是明白的,不至于因此事便记恨咱们。且,咱们家还有王爷,公主您的身份也摆在这里的,便是她做了皇后,也不能把您这样一个长辈怎么样…”

    奶嬷嬷正说着,突然顿住了:“世,世子!”

    长安长公主一回头,便见儿子站在东次间的屏风那里,脸色惨白,直直的看着她们,想是已经把话听全了。

    长公主有一瞬间的慌乱,很快便又镇定下来,道:“你这孩子,这会子跑我这里来做什么?书已经温好了?这些子宫女太监也太没规矩了,世子来了怎么也不通报一声。”

    金晟依旧不说话,他能瞧出母亲的心虚,也因此更加愤怒。

    长公主就他一个儿子,自小他来见母亲都没叫人通报过,小时候还故意不许宫女说话,偷偷溜进长公主的寝殿突然出现,故意吓母亲一跳。

    因此,他站了一会儿,见长公主的表情越发不自然,伤心到了极点竟呵呵笑出声,道:“原来母妃你一直都在骗我。”

    “你说林薇家里有事,她要管家,故而接了几次她都不得空前来。你说那次原是她家里有事,才被家里人接了回去。母妃你说什么,儿子都信了…….”金晟的表情,十分复杂:“可原来,你一直都是在骗我。她回家不过是不得不回,她在最需要帮助时,咱们家的人避而不见。亏我那天还兴冲冲入宫去了,并不知道那时候她父亲就跪在上阳宫门口。所以这些日子,母妃你都把我拘在家里不要我出门。”

    “这便是原因?这便是你要的么?”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林氏女到皇太后相邻的书:贴身女神医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宫花为聘[红楼].拈花一笑重生校园之盛世女帝浪冢女总裁的顶级兵王美女总裁的贴身兵王极品兼职[综英美]好男人是要用抢的!红楼之财迷贾瑚你才是狐狸精[封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