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不靠谱的准皇后

【书名: [红楼]林氏女到皇太后 第60章 不靠谱的准皇后 作者:春困秋乏

强烈推荐:超品相师我真是大明星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女儿要被封为皇后,在这个时代绝对是件大事,足够往祠堂焚香告祭祖宗,并大宴三日的那种。

    便是贾敏这般世家出身,也当家做主了快小二十年的持重主母,突然接到旨意也呆了一呆。哪怕之前有预料,也抵不过这实打实的圣旨啊!

    太好了,女儿嫁进皇宫里也是大老婆,皇帝看样子还颇为喜欢她!尤其是继而在了解到本次大选只立后不纳妃的消息,贾敏的嘴角一连数日就没下来过。

    贾敏一边打发人快马去给林如海报喜,虽然知道林如海很快就会收到朝廷邸报,可是她还是自己亲笔写了封信,吩咐下人一定要马不停蹄尽快报于老爷知道。

    另一头她又吩咐了林莯,带着林荀,赶紧上小祠堂焚香祭祖去,要告诉祖宗家里出了这样一件荣耀的大事。女儿被封为皇后,不仅仅是对她自己的肯定,更是皇帝对林氏整个家族和祖上往上至少三四代的肯定。

    家里的下人们也喜气洋洋,哪怕还是穿着平日里的衣裳,都觉得格外精神抖擞。个个眼神炯炯,干起活儿来十分麻利。贾敏也不叫林薇管家了,如今她已是有婚约的人了,得在家里乖乖待着待嫁,直到出嫁那日。

    还有要打发人给亲戚们送信,虽说林家这头因为五代单传,五服之内都没有堂族,但是别的亲戚总是有的啊,比如历代主母的娘家。

    又有女儿的嫁妆才是大宗啊!虽然林家不穷,家底儿厚实。嫁妆也是从林薇打小生下来就开始攒起,但那时候想象的未来女婿是指着门当户对去的啊,如今女儿可是要做皇后,嫁的人是皇帝!那从前那些便有些拿不出手了。坏了,贾敏一拍脑门,吩咐自己的心腹奶嬷嬷,明日赶紧带着丫鬟把库房盘点下,得把嫁妆单子重新拟定了,该采买的得吩咐人采买去,有些东西,尤其是这个时代世家女儿的嫁妆,好些都不是那么容易得的。

    这个时候,就显出了林家人少的不好了,林薇自己的嫁妆单子总不能让她自己来弄,这可太不讲规矩了。又有林如海也不在家,直把贾敏忙了个昏天暗地。

    而林薇,如今在家里的地位陡升,贾敏啥都不叫做了,只叫两个小的陪着姐姐在房里玩儿。好吧,这也是眼下林薇能给贾敏分担的事情了,照看家里两小。

    因林薇管家日久,贾敏现下还真未必比林薇清楚家里的状况,因此燕微和紫苏她们俩被林薇派过去给贾敏帮忙了。如今两人身份瞬间变成了紫苏姐姐,燕微姐姐,哪怕贾敏屋子里的丫鬟见到她们也神态更亲热了三分,语气更尊重客气了三分。

    无所事事的林薇在自己的屋子里炕床上坐着,瞅着两个小的在翻绳子玩。林荀到底小一点,又是男孩儿,手不如黛玉灵巧,没玩几回就嚷嚷着不跟二姐姐玩了。

    然后像只小老虎似的扑进林薇怀里一通滚。黛玉也扔了红绳,挤到林薇跟前,问她:“大姐姐,她们都说你要做皇后了,皇后是什么呀?”

    林薇看着她天真无邪的眼睛,一双小手捧着自己肉嘟嘟的小脸,那样子可爱又灵气十足,一看就是被家人宠大的无忧无虑的孩子,完全看不出原著里未来多愁多病西施的样子。

    她伸手摸了摸黛玉的头发:“皇后,便是皇上的妻子。皇上是这个世间权利最大的男人,她的妻子皇后便是这个天下地位最高的女人。”

    她微笑道,神色里有小黛玉看不懂的郑重:“所以只要姐姐一日是皇后,在这个世上,你便可以不看任何女人的脸色。婆婆、妯娌,小姑子,家里的亲戚姊妹。只有她们捧着你的,没有任何人需要你来迁就她们!”

    小黛玉的神色仍旧是懵懂的,她睁着大眼睛看林薇,林薇笑笑,捏捏她的小脸蛋儿道:“听不懂没关系,等你再大一些就懂了。”

    封后旨意下来,贾家是第一家上门的。也是没办法,因为林家在京城没有姓林的亲戚了,别说京城没有,姑苏五服之内的也没有。算起来,叫林薇有点伤心,论关系,还真是贾家跟她们家最近了。

    贾敏打发人来请林薇过去,林薇一进门,面上不显,心里却吓了一跳。来的不只是荣国府,还有宁国府的人。贾母领着王夫人、贾元春,贾宝玉,还有宁国府贾珍的继室尤氏。贾赦、贾政、贾珍并贾珠、贾琏在前院,由林莯接待。

    林家跟宁国府没太多联系,贾珍续娶尤氏时,林家还在扬州,贾敏也只是送了平常的礼。林薇虽然对这一家子没啥好感,但是人来了,也还真算得上是勉强搭着边的亲戚,总不能赶出去。

    但这也叫林薇生出一种警惕来,今日宁国府这样积极,显然有拉近关系,借林家之势的念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句话林薇是听过的。原著里贾家最后势败抄家,很多罪过都是贾家自恃家中出了贵妃,在外头胡作非为的结果。

    这个是林薇绝对不能容忍的,别说宁国府这样差点能算得上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了,便是贾家,她也绝不会给他们当靠山。乖乖的不惹麻烦,听话又老实,看在外祖父的面上关键时刻帮扶一把是没问题,可是要拿她当冤大头,借着她的势给自己谋利益,最后屎盆子都扣在她或者林家头上,那她宁可自己先出手一脚踩死贾家,一干二净!

    林薇一进门,包括贾母在内的人都站起身了。林薇略有些不适应,毕竟这一屋子除了贾元春和贾珍的老婆尤氏,确实还都算长辈,哪怕她不喜欢的王夫人那也占着舅母的身份。尤其是贾母满头白发了,还站起来迎接外孙女,有点叫林薇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但是,这个时代天地君亲师,君是排在亲前面的。哪怕她如今还不是皇后,可是圣旨下了,她就是板上钉钉的准国母了。这时候,还真是不能如往常一样亲戚之间行家礼。

    最终林薇实在有点看不下去这些人让自己坐上座的规矩,到底她还没进宫呢,也不想这时候便在别人面前拿乔,说出去也不好听。故几人转到暖阁里坐了,她同贾母两人坐在炕上,元春领着宝玉站在贾母旁边。林薇又拉了自己母亲贾敏同坐,看王夫人、尤氏坐在下头,心里头才舒服了点。

    “原是听见大姑娘的喜事,我们这做外祖母、舅母,表嫂的这不赶紧来给你道喜。你两个舅舅并你珍大哥也来了,在外头你弟弟在招呼呢。”这个时候贾母说起来话来,比往常又是不同。平日里她叫林薇都是叫圆儿,圆丫头,现在身份不同了,称呼都改了。

    林薇见她满脸笑意,神色中十分开怀,一副有荣与焉的模样,只得抿着嘴故作羞涩道:“多谢外祖母、舅母,并表嫂们。”

    贾母又道:“听说你的喜事,你舅舅们都高兴得不得了。这不我们也忙忙的过来了,一来是跟你道喜。二来,也是瞧着你母亲如今一个人,这样一件大事恐忙不过来。又有明日必定有宾客上门,需要招待,你父亲现不在家,团哥儿到底年纪小,若有事,尽管找你两个舅舅、并你二舅母。”

    林薇抿着唇笑:“多谢外祖母,母亲正愁忙不过来呢,若有顾不到的地方,必要央舅舅帮忙的。”

    心里却暗道,父亲不在家,家里确实忙不过来。她有心低调,但是萧纪却不一定这样想。她是萧纪钦定的皇后,现在又正是上皇和皇帝摆在明面上争斗的开始,萧纪是否要借她们家摆宴一事让朝臣表明态度却不可知。

    这样一想,她便有心,一会儿便去写封信问问萧纪怎么办?

    眼下,林薇还是陪着贾母等说话,她一贯是个有主意的,从小就能看得出来。而贾敏也是个十分有主意的人,且还当了近二十年的主母,因此贾母只将话轻轻一点,别的也未多说。

    贾家过来只是道喜,表明下两家的亲近。眼下还不是林家大宴宾客的时候,林家也正忙着,是以贾母坐了坐,便叫了王夫人等回去了。

    等她们走后,贾敏将贾家礼单递给林薇瞧,林薇吃了一吓,贾家可真是把压箱底儿的宝贝都拿出来了。

    贾敏在一旁笑着指着上面的东西告诉林薇:“这副头面是你外祖母三十岁生日时候,你外祖父在西征不得回,命人送回来的。这一副是你外祖母的母亲给她的陪嫁…..”她说着,忽然又嗤了一声,道:“二嫂这回可真是舍得,把嫁妆底子都拿出来了。”

    林薇顺着她的手指点处一看,是一整套的四大美人象牙插屏。一共四副,分别是西施浣纱、昭君出塞、貂蝉拜月、贵妃醉酒。雕工细腻,画工出彩,象牙上的人物栩栩如生,最难得的是一并四副,保存的十分好,瞧着便知十分珍贵,想来确实应该是王夫人压箱底儿的宝贝了。

    那头马车上,贾母搂着怀里的宝玉,也在对与她同坐了一辆车的元春道:“你这表妹自幼便是个有主意的,元丫头你若要讨她喜欢,太聪明不行,太笨却也不成!”

    元春抿着嘴坐着,出了林府便有些郁郁寡欢,闻听贾母所说,口中应道:“是,祖母,元儿明白。”

    贾母笑道:“你也别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你表妹做了皇后,于你是大大的好事。不然你父亲如今的官职,你便是进宫了也是最低等的才人开始做起,若是再次一等,说不得便是个女史之类的女官,那又有什么趣儿?你须知,宫里的女人,能最终做到一宫主位的可都不容易。如今,你有这样一个表妹,正位中宫,日后皇上的后宫她总是得做五分主的,那便是大大的不同了。”

    贾宝玉年纪小,已经在贾母怀中昏昏欲睡了,贾母眯了眯眼睛,道:“林家人少,这次出了这样大的喜事,你姑父又不在家,你正该同你母亲说说,让她务必要上心,帮着你姑妈。”

    贾元春听了贾母一番话,眼睛里倒是渐渐有了神采,她轻轻咬了咬唇,道:“元儿明白了,祖母放心。”

    贾母赞许的点点头,便不再说话,倚着马车一路轻轻摇晃着回府。

    这头,林薇以玉佩为引,叫燕戎送出了第一封给萧纪的信。

    说到燕戎,便想起燕微,她要入宫,身份便不同,得给燕微改个名字了,不然便是她不在意,只怕别人也得戳燕微脊梁骨了。

    又有紫苏和燕微是她的左膀右臂,年纪也都不算小了,是嫁出去,还是跟她进宫呢,却有些不好办。罢了,还是问问她们自己的意思,也趁着没出嫁,看看底下的二等丫鬟里头,再提两个起来。

    燕戎的信最后是直接交到吴甘手上的,吴甘也是十分神奇。早朝下的立后旨意,下午准皇后便给皇帝送了一封私信,想想这一对儿也是挺奇葩。

    他摇摇脑袋,叫燕戎在外头等着,自己进去禀报萧纪。萧纪早朝上刚砸了个重雷,下了朝就被上皇叫去了上阳宫一通骂。但木已成舟,圣旨总不可能收回来,这种事情关乎皇帝这个身份的权威,哪怕上皇也是不能且不愿做的。

    萧纪被骂了两个时辰,直到上皇累了去休息了才算完,因此耽搁了连午饭都没吃。回了谨身殿又看见臣子的奏折说哪里又有灾,哪个官员又贪污受贿,总之没啥好事儿,因此心情更是欠佳。

    因此,吴甘几乎称得上是小心翼翼的把林薇的书信呈上去的,心里也在打鼓,觉得未来皇后实在是有点行事不靠谱,专坑他这样的贴身侍卫

    皇帝显然也有些诧异,怔了半秒才接了书信。

    吴甘几乎是把头都准备低到胸口上去,以躲过皇帝不舍得责怪准皇后,反而迁怒他觉得他没事儿送封没话找话的无聊信来。

    但是…吴甘觉得自己幻听了,因为皇帝发出了一声明显的轻笑。不是冷笑,是很满意很愉悦的那种笑。

    吴甘悄悄抬头,看见皇帝满是乌云的脸上放了点晴,唇角也是弯着的,眼神带着点温柔和赞赏。然后敲了敲那封书信点评了一句:“这一笔颜体写的倒不错,到底是探花郎教出来的。”

    随后,萧纪将那封信又折起来,收好,叫了身边的管事太监沈方德,道:“把它收好,就放在朕那个小匣子里。”

    沈方德忙双手恭恭敬敬接过,道:“是!”

    然后萧纪想了想,又叫吴甘磨墨,另找了一张信纸提笔回了一封信,似模似样的封好后,带了一丝笑意道:“这便是朕的回复,给朕的小皇后送去!”

    吴甘只觉心中小人顶了一脑袋黑线,你们夫妻两个是要干啥呀?有话不能好好说,学人家少男少女私相授受一样私信往来。

    但是,吴甘还是十分佩服这个小皇后的,因为皇帝每回见她之后似乎心情都不错。比如今天,他十分好奇,到底信上写了什么才能叫皇帝脸上阴转晴?总不至于真是封情书?难道写的是“皇上我想你?”

    不能吧!吴甘领命转身出了殿门,心中越发像猫爪一样。若是情书,可皇帝没那么好哄啊,皇帝后宫女人是不多,可吴妃不是也据说是个才女么?情书、情诗、情信什么的总写过吧,皇帝不至于这么没有抵抗力啊!

    可若不是情书,只是普通书信,那能传授不?他也不想时时面对阴晴不定的皇帝呀。可惜吴大人丰富的内心,并没有人知道。

    实际林薇的书信上并没有写别的,她只说了几句话,大意如下:上午接到了皇上立后的旨意,有如身在梦中。中午,外祖母家便上门道贺,想来明日也会有不少父亲的亲朋好友到来。如今父亲远在扬州,家里兄弟年龄尚幼,母亲一介妇人。有心不办酒宴,又怕辜负皇上圣意。可若广邀亲朋,女客母亲尚可接待,男客当如何是好?又有京城世家官员之多,父亲不在,弟弟尚且认不全,那该请谁又不请谁呢?父亲不在,快马传讯亦不能及,我便只能向皇上求助了。

    这段话,传递了四个意思:

    一,皇上立我为后,我既惊讶又开心,有如身在美梦中。

    二,这样的喜事,很快就会有宾客上门,皇上是希望我低调处理还是高调张扬呢?

    三,如果高调,皇上希望谁来?我单独给他发帖子。

    四,这些事情本来应该是问父亲,可父亲不在家。皇上是我日后的夫君,这些事情我便只能向皇上求助了。

    萧纪看了信轻笑,自然是看明白了林薇的意思。感叹他选了个聪明的皇后,有着相当不错的政治敏锐度,能在关键时刻领略圣意。

    比如眼下,向未来皇后道喜,这些朝廷重臣们,谁会来谁不来呢?这可真是个好问题!

    另外一点,不懂了就问,爹爹不在,知道找未来夫君,这也是叫萧纪十分满意的地方。因为画外音,便是林薇是从心底里把她自己代入妻子角色了,也认可萧纪是一个可依靠的丈夫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林氏女到皇太后相邻的书:贴身女神医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宫花为聘[红楼].拈花一笑重生校园之盛世女帝浪冢女总裁的顶级兵王美女总裁的贴身兵王极品兼职[综英美]好男人是要用抢的!红楼之财迷贾瑚你才是狐狸精[封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