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林家女

【书名: [红楼]林氏女到皇太后 第61章 林家女 作者:春困秋乏

强烈推荐:权力巅峰宝瞳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韩娱之秘密讯息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这日林家一直忙到华灯初上,贾敏才算是歇了口气。

    搭着嬷嬷的手走回自己的院子,一进院门便见正堂的灯亮着,晕黄的灯光撒了满屋,她的几个孩子都在。林荀正扒着他大姐姐的腿靠着,仰着头等着林薇给他剥栗子吃,小嘴儿张着,像只嗷嗷待哺的小雏鸟儿。小黛玉则靠站在哥哥身旁,正叽叽喳喳连笔带划的说着什么,把林莯逗得一直笑。

    贾敏远远瞧着,只觉累了一天又酸软又疲乏的身子也像是恢复了些力气,唇角不自觉便染了相同的笑意,搭着嬷嬷手走进了大堂。

    几个孩子都站起来迎接母亲,黛玉先扑过来抱住母亲的腿:“娘,我下午,看见,看见,这么大一只蚂蚱,就在园子里。它蹬了蹬腿儿,就死啦。哥哥说,那是害虫,是吃粮食叶子的!”

    林莯也跑过来,抱住母亲另外一只腿:“娘,吃饭....饿。”

    贾敏叫两个小的缠着,笑意连连:“好,好,可是饿着我儿了,先叫丫鬟们摆饭,吃完咱们再说话。”

    用完了饭,林薇嘱咐丫鬟带着两小就在园子里走走路,消消食。然后又挥退了丫鬟,这才对贾敏和林莯道:“娘,皇上给弟弟找了个先生,是严廷益,严大人。”

    “是内阁学士严大人?比你爹早一科的榜眼?才调任左都御史的那位?”贾敏颇有些惊讶的问道,不知道皇帝怎么突然关心起儿子的教育问题了。

    但是严廷益,她是知道的。早林如海一科的榜眼,工诗擅画,当得起一声才高八斗。亦是世家出身,早年恃才傲物,因此上皇不喜他的脾性。又因当年跟甄家有些矛盾,被甄贵妃吹了几句枕头风,才被硬生生从状元压到榜眼上头。也幸亏他家世过硬,不然那科殿试他能不能进三甲都不好说。考中榜眼后,因甄家人阻挠,他在翰林院一待就是七年,也没捞到什么好职位,最后反而阴差阳错不知怎么就跟从前的济北王混到一块了。

    如今萧纪从济北王一路杀上龙座成了皇帝,严廷益也咸鱼翻身,迎来事业上的光明第二春。

    要说严廷益,跟林家还真有点八竿子能打着的亲戚关系。

    严均,字廷益,出自山东世家大族严家。其祖母林氏,出自山东林家。林薇的曾曾曾祖父,也就是林家开国的那位侯爷,便是山东林家的嫡支幼子。

    但是林薇也不清楚在当初那代有啥恩怨没,反正她家先祖是搬到姑苏以后就分宗了。山东和姑苏离得又远,早两代兴许还能有些联系,但到林如海这代,不但不同宗,就是从血缘上也已出五服了,因此如今逢年过节跟山东林家那边也没什么来往。

    且不说这些,只说严廷益这人,才气那是尽有的,便是林如海也是多有赞扬的,不然人也不能考上榜眼。又有严廷益是皇帝的人,对林家来说,属于同一队伍。他又是皇帝亲口指的老师,有才气,有能力,还有实职,林家真没啥不满意的。

    因此贾敏笑道:“你弟弟若能跟着严大人读书,那自然是求之不得。”

    便是林莯也很高兴,他父亲林如海是探花郎出身,如今皇上亲指了位师傅是榜眼出身,又是父亲也常赞的人物,他在京中也常听严大人的才名。得这样一位良师,林莯自然是十分乐意的。

    于是林薇有笑道:“下午娘您忙着,我也没来得及多说。就先叫丫鬟整理出了一份礼单,您给瞧瞧。若是没问题,明日,让弟弟带着礼去拜师。”

    “这么急?”贾敏有些惊讶,有好老师,尽快去拜见当然很好。但即便拜师也需提前递拜帖,家里也要好好挑选几件礼物,体面妥当的上门方不失礼。

    林薇轻笑道:“皇上的意思,是明日让弟弟去拜师。然后咱家马上就要宴请,父亲不在京,则恩师如父。外院便可请弟弟的老师帮着招呼,娘你也可请严夫人那日也帮着接待堂客。早些时候去拜师,也早些亲近起来。拜帖的事情娘不用担心,想来皇上今日应该也同严大人提过,又有女儿下午也命人去递了拜帖了。”

    听女儿这样一说,贾敏脸上也露出了笑容,道:“到底是皇上想的周到。严大人,我是尽知的,你父亲时常提起,说他学问好。你弟弟若能跟着他念书,当真是再好不过了,便是你父亲也当是十分乐意的。”

    贾敏说完就仔细看了看女儿拟的礼单,跟女儿讨论了几句,又往上头添了两样。她并没有问女儿在内院是如何接到皇上旨意的,因她相信她的女儿是个极有主意也有分寸的人。

    且这样一来,确实能解决眼下的大难题。不是说她不放心自己娘家,但是贾家是勋贵武将出身,而林家的故旧,林如海的交友圈,多是文官进士之流。显然贾赦、贾政的能为性情,未必适合担任接待一职。女儿如今身份不同了,她不能叫未来皇后家的第一场宴席便扫了女儿的面子。

    于是这件事便这样定下来了,明日一早林莯带着东西去拜师,林如海不在家,只得林莯自己去了。

    至于皇帝这样做的背后用意,三人谁也没提,但心里多少都是有数的。即便林莯年纪小,到底也是从小叫林如海用心培养的嫡长子,跟着父亲耳濡目染的长大。无论如何,林家的女儿已经是钦定的皇后,彻底绑死在皇帝的大船上了。既然皇帝愿意给自己女儿做脸,抬举她的弟弟,她的家族,甭管这背后萧纪有多少自己的考量,对林家来说,总归是好处更大。

    三日后,林家宴请宾客。皇族宗室、王公世家、文官武官、一品二品、三品四品,集聚一堂。有在宴席上从头坐到尾的,也有礼到人不到的,更有收了帖子也无丝毫回应的。

    最叫来参加宴席的众人吃了一惊的是,林如海不在京,在林府外院领着林家长公子待客的,不是他贾家的两位舅舅,而是新上任的左都御史严廷益,皇帝心腹中的心腹。

    不少人心里打鼓,见识浅薄的直说是皇帝恩典,在给未来皇后做脸;见多识广的,在心底默默念叨,这是要逼朝臣站位啊。到底皇上和太上皇,谁更安全呢?

    原本一直积极想要帮忙的贾母,早一日在闻听林莯拜师,林家请了林莯恩师来帮着在外院接待客人,本心中不愉,但一闻说是左都御史严大人,便是贾母也无话了。

    同身旁围了一圈的儿子、媳妇、孙子、孙女儿道:“皇上想来是极为满意敏儿家圆姐儿的,这是知道女婿不在家,特特给林家做脸呢。”

    贾母随后又交代贾赦、贾政:“把给林家的贺礼再加厚三分,咱们明日,一定要早早的过去,全家都去。我们毕竟是未来皇后的母舅家,便是不帮着外院待客,还是要早早去了给你妹妹在内院里帮帮忙的。”还有的话没说,这次一定会来许多高级官员,两个儿子且不说,几个孙子总该多露露脸。还有府里的姑娘,迎春也不小了,应该领了出去见见世面。再怎么是庶女,她爹也袭了爵位,又有如今也是未来皇后的表妹了。

    至于林家宴请这日何等热闹,又何等风光,林薇又出去坐了片刻,叫多少人家的太太夫人们赞扬“极有气派的”、“到底是书香门第、探花郎的女儿”等等,都不一一描述了。

    只说林家宴请后的第二日早朝,下了朝,萧纪召见了严廷益,问了一回昨日林家盛况。

    严廷益细细说了一回,某大人如何如何,又某大人咋样咋样,末了还赞了一回林莯:“皇上给臣找了个好学生。悟性极佳,一点就透,林如海那厮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养孩子的妙招,这教出来的娃娃怎么就是比别家的聪明呢?”

    萧纪笑而不语,严廷益便是那日他出门在街上遇林薇策马被人讹诈时候,跟在身边的那文士。因前前后后的事情他都看见了,自然知道萧纪此次立后,不单纯是为了政治考量,也有他的真心在。故而提前拍一拍皇帝和皇后的马屁。

    两人正说着,吴甘又悄悄呈上了一封信放在了御案上。萧纪扫了眼信封,也没在意严廷益还在,伸手便拿过来了。拆开,信还挺厚,从里面抽出了好几张信纸。

    萧纪细细看了几眼后,嘴角就弯起来了。他抽出了其中几张信纸递给了严廷益,笑道:“你是应当去封信问问林如海,看他到底有什么教养孩子的妙招。”

    严廷益双手接过,仔细看了看那信纸,上面写了密密麻麻的字。从初十日到十五日,某家,来了什么人,送了什么礼,一行行写的清清楚楚,倒像是谁誊抄了一份礼单。

    那信纸上字迹清秀,一笔颜体已颇得几分□□了,瞧着还有些林如海的风骨。严廷益抬头见皇帝面上的笑,心里一转弯,顿时明了,笑赞道:“皇上说的没错,臣是该去封信跟林如海那厮讨教几招了。只皇上却无需问他,只等来年,龙子降生,皇上便能亲眼见到林氏养娃*是有何等神妙了。”

    萧纪没撑住,拍桌大笑,道:“好个严廷益,你这张嘴连朕都敢拿来说笑了。”

    严廷益弯腰作势行了一礼,道:“微臣岂敢。臣只是打从心底佩服皇上,也恭喜皇上,慧眼如炬,觅得贤妻,来日必当是又一段青史佳话。”

    萧纪笑得不行,未来老婆聪明,于政治一道上也能领悟他所想所需,他自然是十分高兴的。因此听了严廷益的话,颇为不客气的笑纳了。他自觉他眼神儿极好,不然能在扬州那次,便早早将人定下么?

    两人笑了一阵,转而又说起了别的话来:“要说林如海,应该也到扬州了。他对盐政熟悉,又从前在扬州任过巡盐御史。他那脑子也活泛,应当用不了多久,便能给皇上一个满意的交待。”

    萧纪点头:“只盼如此,林如海能早日理顺盐政。不然国库已空,若再来一两次天灾,只怕拆了户部也拿不出钱来了。”

    说着,萧纪皱了皱眉头,好笑道:“朕还得给林如海去个口谕,嘱咐他手脚快些。不然说起来朕连娶她闺女的聘礼,国库都要出不起了。”

    严廷益大笑:“那皇上千万放心,林如海便是为着自己闺女,也必定好好当差,不负圣恩”。

    这句是大实话。眼下林如海接到朝廷邸报,果然第一页便是“皇帝下旨,册兰台寺大夫、巡盐御史林海之女为皇后。”

    又惊又喜。惊者为没想到女儿果真做了皇后,皇帝并未食言。喜者自然是林家竟然出了真凤,重登高峰指日可待。

    林如海快快的翻了一遍朝廷邸报,又瞧见后面皇帝此次大选遣归所有秀女,只立后不纳妃的消息。只觉心中一口气鼓胀胀的,他想起那年守在贾敏产房外焦急漫长的等待,和被奶嬷嬷包裹在襁褓里抱出来的红红肉团子一般的女儿,如今竟然已经要做皇后了。

    饶是林如海生性豁达,不慕权贵,也从未有过要送女儿入宫或嫁女入高门以提携自家、帮扶自家的心思,但他的女儿做了皇后,这件事依然是叫他激动万分的。男人的雄心,家族的鼎盛,豁达清高如林如海也不是全然无动于衷的。

    他在心中道:“既然我的女儿有能为,能凭自己走到这一步。那他这个做父亲的,无论如何都要护着女儿一路笑到最后。”

    待转头再去看桌上扬州盐政那些烦不胜烦的账册子、小抄本,林如海也觉没那么厌烦了,生为一个父亲,和身为一家之主的动力,让他干劲十足。

    他要为他的女儿争气。一个皇后,在宫中能否立得稳,不仅仅要看皇帝的宠爱尊重,要看她自己的手腕能力,也要看她的家族能否成为她坚实的靠山,能否在关键时刻成为她的依仗。

    只要他林如海立得稳,他能成为皇帝不可或缺的臣子,便是他的女儿在宫里,也会多得皇帝一份尊重。

    而尊重,和宠爱是不同的!

    这一点,身为男人的林如海,十分清楚!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林氏女到皇太后相邻的书:贴身女神医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宫花为聘[红楼].拈花一笑重生校园之盛世女帝浪冢女总裁的顶级兵王美女总裁的贴身兵王极品兼职[综英美]好男人是要用抢的!红楼之财迷贾瑚你才是狐狸精[封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