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大婚

【书名: [红楼]林氏女到皇太后 第63章 大婚 作者:春困秋乏

强烈推荐:重生之大赢家阴阳超市韩娱之秘密讯息空间重生:盛宠神医商女超品相师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大漫画     冬去春又来,宏兴四年在炮竹声中姗姗而至。扬州的盐商们比着赛似得每晚放着烟火,白日则请了戏班子在扬州城的大街上搭了戏台子唱戏。一些积善之家还在城里设了几处施粥铺子分发给穷人、乞丐和流浪汉。

    这样的热闹在大年初一之后一直延续着,直到元宵这日攀上又一个□□。一大早大街上就挂满了各色的灯笼,只等晚上点亮吸引观灯人群驻足。舞龙的队伍也早早的就开始收拾行头,似乎准备随时上阵露上一手。

    然而这一日的扬州城,大大小小官员女眷们却是不得空的,她们早几日就已经在盼望着巡盐御史府的贴子,并以接到这张帖子为荣

    正月十五,扬州巡盐御史林如海的嫡长女,皇帝亲册的未来皇后年满十五,在府中举行及笄礼。

    接到帖子的官家亲眷早早打扮了起来,穿着簇新的衣裳,前往巡盐御史府观礼。

    林家没有近支长辈,林家主母贾敏便邀了姑苏老家的一位林如海同年的夫人充当正宾。这位夫人年约四十,出自山东孔氏,面貌可亲,德才兼备,儿女双全。林薇也邀请了扬州城里素日认识的两位姑娘做了赞者。

    及笄礼,这是这个时代的女人一生中最重要时刻之一,象征女子成年,其重要性等同男子及冠。整个及笄礼的仪式庄重、肃穆,也饱含了祝福。

    在众人的或赞叹或好奇或艳羡的目光下,林薇由赞者引着缓步进入正厅。采衣采履,面西而坐。先由赞者为她梳头,再聆听正宾用柔和又庄重的声音念着第一句祝词:“令月吉日,始加元服。弃尔幼志,顺尔成德。寿考惟祺,介尔景福。”

    这样肃穆的时刻,这样多目光的注视,便是林薇也恍惚觉得在这一刻,仿佛才真有了一些将要成年,离开父母,成为另一个人的伴侣的真实。她确切的知道,在这一刻,这一世的她,正在按这个世界的方式,正式从孩童跨入成年。

    她有一些难以形容的感受,那是在前世成年时候不曾感受过的。然在此刻,她不自觉便收敛心神,认认真真的在正宾的指引下,三加,三拜,最后由正宾为她加钗冠。

    那是一顶精致华美的九凤朝珠钗冠。九只累丝金凤正迎风展翅,似将腾空遨游九天。栩栩如生的凤口都朝向一颗硕大明珠,凤足之下是金色镂空流云,上缀着红绿各色宝石攒成的牡丹花、蕊头和翠叶等形状。

    赞者捧着托盘送出来时,惊了四座。没错,这个规制,不是普通人可以用的。即便是准皇后,也还不是皇后,林家是不敢自己找工匠制作这样一顶钗冠的。

    那么这样明显违制的东西,林家敢捧出来当着满堂宾客给女儿戴上头,那就只有一种可能,这是宫里皇帝赐下的。

    何等荣宠?尚未入宫,已如此!

    然林家显然不在意旁人怎样看的,只由赞者扶了林薇起身,回到东房更换与头上钗冠相配礼服,然后回到原位。

    正宾为林薇取字,或者说不是取,而是将取好的字,告知众人和亲友。

    赞者捧上另一张托盘,上放着一张正红色的签纸,围观的人群有眼尖已低呼出声,只因那签纸压印着龙纹。

    正宾恭恭敬敬的双手奉出那张签纸,再次面向林薇念道:“礼仪既备,令月吉日,昭告尔字。爰字孔嘉,髦士攸宜,宜之于假,永受保之,曰嘉悦甫。”

    跪坐着的林薇俏脸微微一红,心口处仿佛也开始砰砰直跳,她缓缓答道:“嘉悦虽不敏,敢不夙夜祗奉。”

    嘉为赞许,悦为心仪。

    这两个字,是萧纪取的,亲笔题在正红色的签纸上,同九凤朝珠钗冠一起快马送来。

    自次以后,这便是林薇的字,嘉悦!

    林薇有些形容不出,被萧纪亲自取字的感受。他是她将来的夫,这番行事萧纪并不违礼。然而在现代从始至终都顶着出生时父母所取名字的姑娘,第一次感觉被这样古人式的浪漫刷了一脸。

    然而,她心底到底是高兴的。

    便是林如海有些郁闷萧纪抢了他的活儿,到底也是十分满意的。看这满堂艳羡的目光,他的女儿是备受未来夫君喜爱和看重的女人,将来必定能和和美美的一路向前。

    及笄礼之后,林薇在这个时代,就被彻底定义为成年人了。此后,她在林家的日子就一天少过一天了,她能承欢父母膝下的日子,仿佛在每日掰着手指数日子中一天天划过,速度快得惊人。

    出了正月,日子过得更快了,仿佛昨日院子里的桃树才开花,转眼间林府后院那满池碧绿的荷叶已开始干枯成黑褐的颜色。

    宏兴四年腊月,林家举家上京。林如海借述职之便,连带请了三个月的假期,入京过年兼为女送嫁。

    在林家启程前三日,林薇借着父母忙碌,弟妹也各自玩闹着不得空之时,偷偷换了男装,又一次溜出了林府。

    她不但换了男装,还借燕微的手改了容貌。她牵走了府中的一匹马,打马带着同样换装了的燕雪、燕戎一路出了城。

    冬日的城外,行人甚少,路两旁还有尚未融化的积雪。林薇扬鞭策马,沿着城外的小路飞奔,寒冷的风扑在面上,耳边只听得见呼呼的风声。她不惧寒冷,只在这一日,这一时,寻求最后一日的放纵和自由。

    “啊——”她扔了马鞭,踩过覆雪的干枯芦苇丛,放声呼喊远处的山峦,在田间地头惊飞鸟雀无数。

    她的眼泪在冷风中滚滚而落,热烫烫的,那是前世自由的灵魂。

    我不知前路如何,

    不知途中是否遍地荆棘,

    我不会选择退却,

    我在这里,

    同过去的自己告别。

    她在冷风中的大地上游荡着,时而茫然奔走,时而胯上烈马,她哭,她笑,她放声高歌,只在这一天,只给自己这一天!

    燕戎、燕雪远远的跟着,她也不在意。这一天,这一刻,她只想做自己,做一切想要做的事,哪怕被人当成疯子。

    十五年,哪怕快乐和幸福也不能遮掩住的彷徨,那是光明下的阴影,是她对过去的想念。但路依旧要走,即使漫长,即便艰辛,她在冬日和煦的阳光下,对着山川大地,笑得泪流满面。

    再见!

    她仰头以袖擦干了泪水,回头最后看了一眼,她在前世也来过的这个地方,即便那是截然不同的风景。

    我不会忘却,但我的脚步将一路向前。我不畏惧路途的艰险,因为再多刺的荆棘也会开出美丽的蔷薇。

    燕雪和燕戎在林薇打马走近才靠过来,他们什么也没问,也不该问。他们只需要知道,眼前刚及笄的少女将在数月之后成为大梁的皇后,她是他们之后人生唯一效忠的对象。

    燕戎从来不敢小瞧林薇,但他也从来不知道,他的主子竟然胆大到了这一步。

    没错,林薇发泄了一通后,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来到一处戏园子。大手笔的出钱包了相邻的一连三家雅间,然后给了燕戎十张银票。

    是汇通票号,不大不小的面额,一百两一张,可以直接在市面上流通的。然后她说了一句把燕戎、燕雪兄妹俩都吓了一跳的话:“去丽春院,把她们最红的那位姑娘给我请过来。记住,只要最红的那位姑娘。”

    燕戎张口结舌,拿着银票完全不知该如何反应。还是燕雪反应更快,推了她哥一把:“公子说什么就是什么,哥你还不快去?”

    燕戎看了看林薇,又看了看燕雪,跺了跺脚,转身去了。燕雪脸上的不可置信还未完全掩去,但眼睛里的光却越来越亮,简直有粉丝见到偶像的那种光芒在闪烁。

    林薇此刻并没有空理她,也知道燕雪这丫头内心素来大胆,又自视甚高。如今碰上一个时时不按常理出牌,却又聪慧神秘的能压制住她的人,简直要化身林薇的头号迷弟了。

    燕戎是贾代善亲自培养出来的,曾经替贾代善和林薇都做过许多事情,对他的办事能力林薇是一贯信任的。果不其然,很快,便有一位穿着毛毡戴着雪帽的姑娘进门。

    进屋摘下雪帽,一头乌鸦鸦的青丝披泻而下,抬头微微一笑,满室生光晕。眉不描而翠,,唇不点而朱,一张颠倒众生芙蓉面。那姑娘对着一身男装的林薇盈盈下拜,嗓音如出谷黄鹂:“宛宛见过公子。”

    林薇一笑,赞道:“姑娘请座,看茶。”

    燕雪上了茶,识趣儿的与燕戎一起出了门,一左一右守住门。

    林薇笑了一笑,对宛宛姑娘道:“想必宛宛姑娘看出来了,今日来,原是有事请教。”

    那名宛宛的少女盈盈一笑,道:“公子请讲。”

    林薇道:“敢问宛宛姑娘,男人重色,如何能令他只守一人。”

    宛宛一笑:“一为山无棱,天地合,世间只一男一女,方可!”

    “再无他法?”

    “有。你爱他九分,他爱你十一分,便是这世间有百媚千红,他也只会远观而不会亵玩。”

    林薇低笑:“为何是九分和十一分?”

    宛宛轻笑:“加起来,不正好是两颗十分的心。女人重情,留一分清明自省。男人多情,十一分他才不敢擅动。”

    林薇笑道:“可人心是会变的,爱也是会变的。”

    宛宛笑道:“没错,所以姑娘为何要追求一直在变动的事情?”

    林薇轻笑:“不甘心罢了!”

    “便是姑娘自己,便能以十分之心爱人么?”

    “不,不能!以九分之心对他,留一分清明自省,便是极限了。”

    “那便是了。姑娘是个聪明人,既然明白这道理,便不可妄求。世间男子,你若真能另他爱你、重你,十一分,他自收敛。若做不到,就不要强求。”

    “宛宛姑娘见过这样的人么?”

    “不曾见过。”

    林薇低笑:“宛宛姑娘,另一个问题。如果有一个男人,他什么都有。你想取悦他,有什么办法?”

    宛宛想了想,道:“这世间不会有人,什么都有。便是皇帝,坐拥天下,他有常人有的感情和快乐吗?”

    林薇也想了一想,笑道:“是我自误了,宛宛姑娘说的不错。这个时间,从来容不得十全十美,自然也不会有人样样无缺。”

    林薇最后笑道:“且还有一样事情,要同宛宛姑娘请教。”

    宛宛看着林薇,半晌,突然笑了一笑,道:“姑娘真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女人了。宛宛愿,倾囊相授。”

    林薇笑而不语,半个时辰后,方从雅间出来,对燕戎道:“送宛宛姑娘回去。”

    宛宛自屋内走出,已戴好了风帽,转出门走过林薇身旁时,低声说了最后一句话:“将心比心,以情换情,这是取悦任何人最好的办法。”

    林薇低低一笑,道:“多谢。”

    送走了宛宛,待燕戎回来,三人从来路悄无声息的溜回去。林薇换回了衣裳,打量着屋子,轻轻喟叹。

    她没谈过恋爱,不代表没见过猪跑。她没有过xx生活,不代表没看过小黄片。她找宛宛,与其说是请教,不如说是找一个可以放开话题的人,一个这个时代号称最了解男人的女人,来了解这个世界女人对男人和男人对女人的看法。

    这位艳名远播,入幕之宾不乏朝廷重臣及皇族宗室的江南名妓,见过男人最恶劣的一面。

    而林薇的父亲,作为一个丈夫来说,应当是这个时代男人最好的一面。

    而萧纪,会是哪一种?

    他不是林如海,也未必是宛宛口中的普罗大众,如何打动这样一个男人?

    林薇深深叹息。不得不说,她也许是有一点患上了婚前恐惧症,这样的藏在心里的丝丝焦虑,无法排遣。

    一进宫,她的命运便掌握在萧纪的手里。过得好不好,能不能活下来,仿佛都在他的股掌之中。这样一个男人,完全无法对等。他什么都有,而林薇,除了好感,你还能拿什么来换他的感情?延绵不绝的,可以长青的感情?

    没有人可以给她答案,也许萧纪也不能,所以一切只能靠她自己。

    宏兴四年腊月二十,林家抵达京城。

    宏兴五年二月初二,龙抬头,帝后大婚。

    以《梁律》,皇帝大婚分纳采、问名、纳吉、纳征、告期和亲迎六礼。前面的五礼从下旨到备嫁这一年里已走完。

    二月初二日,子时,皇帝遣夫妻和睦、儿女双全之使节,至京城林府行册立奉迎礼。身着龙凤同和袍的林薇,在林府正厅接下了象征皇后地位的金册与金宝,从待字闺阁的“准皇后”真正确立为皇后。

    从这一刻开始,她成为大梁最尊贵的女人。除了上皇和皇帝,所有的人见到她都要先问安行礼。

    子初三刻,皇后升凤舆。林薇被扶上外明黄内红缎绣龙凤的凤舆时,回过头隔着盖头望了一眼。父亲正扶着母亲,双双红着眼睛。弟弟妹妹在侧,想哭又不敢哭,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她。她微微一笑,回过头去上了凤舆。

    皇后凤舆由府邸正厅檐下启行,后左右手各持一柄双喜金如意,端坐凤舆中,经长安街,过承天门,抬入宫中。寅正三刻至坤仪殿檐下,皇后降舆,四位一品夫人搀扶,皇后接宝瓶,跨过坤仪殿门槛上的马鞍,进入洞房。

    林薇被人扶着,抱着宝瓶登上御龙凤喜床,面向正南方天喜方位而坐,此意为“坐福”。

    不过片刻,她便听见有脚步窸窣过来的声音,她听见有宫女低声禀报:“皇上到了。”

    前后两世,生平第一遭结婚,还搞了这么大而正式的仪式,说不紧张是假的。尤其是在听见萧纪的脚步声向着她走来,林薇的心一瞬间提到了嗓子眼,不由自主便抱紧了怀里的宝瓶,连一旁司礼的人说什么都没注意。

    眼前突然亮了,林薇猛然被光刺了下眼睛,下意识微闭了一下,马上又睁开了。萧纪的脸就在眼前,笑意盈盈的看着她。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林氏女到皇太后相邻的书:贴身女神医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宫花为聘[红楼].拈花一笑重生校园之盛世女帝浪冢女总裁的顶级兵王美女总裁的贴身兵王极品兼职[综英美]好男人是要用抢的!红楼之财迷贾瑚你才是狐狸精[封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