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醋桶

【书名: [红楼]林氏女到皇太后 第65章 醋桶 作者:春困秋乏

强烈推荐: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超品相师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重生之大赢家空间重生:盛宠神医商女大漫画     寅时,外间天色仍旧漆黑一片,大梁的皇宫已从沉睡中开始苏醒。宫女太监们陆续起身,粗使宫人开始清扫。

    凤仪殿的洞房外,随着林薇陪嫁入宫的紫苏领着碧,同本就是宫中派来的夏荷并夏木,一起站在寝殿门外守夜。

    四人一夜未歇,此时眼中已有些疲倦,但精神尚好。她们是皇后宫中的大宫女,自然是主子越受宠她们才能过得越好。昨夜寝殿里的动静,她们在外头是能隐隐约约听见一些的,面红耳赤之余,也为主子开心。

    但是眼瞧着天色渐渐微亮,立着的西洋钟已是指向卯正了,寝殿里还没有起身的动静。今日还要去拜见上皇并祭祖,再不起身,可就要晚了。四人交换了一个眼神,不知当不当开口叫起。

    实则洞房里头,萧纪已经醒了。皇帝因要每日上朝,他素来寅时便要起身的,已早就养成到点就醒的习惯了。此时一直没动作,不过皇帝大婚有三日婚假,不必早朝。

    这一夜过得叫他格外满意,此时见林薇还沉沉睡着,也不叫醒,只起了心思想好好瞧瞧他的皇后。

    寝殿烧着火龙,门帘也厚实,因此屋里并不冷。两人赤着身子还交缠在一起,他的一只胳膊横在她腰身下,她的脑袋枕在他胸膛上,一头浓密的青丝大半堆在他肩膀处,几缕调皮的发丝随着她轻微的呼吸在撩拨他的胸口。她则是一只胳膊压在身下,另外一只搭在他的腰腹上,两人的四条腿也以一个奇怪的姿势交缠着,竟就这么黏糊的睡了一夜。

    萧纪没动,只伸出了一只手轻轻拨开她搭在脸颊上的发丝,露出光洁秀气的额头。她的眼睛还闭着,让他想起昨夜动情时她眼尾的嫣红。此时自然已经消退,只是留下一行淡淡的干涸的泪痕,让萧纪不免弯了弯唇角。

    她的睫毛生得密又长,乖巧的阖着像蝴蝶停止煽动的翅膀。鼻梁有些高,鼻头圆润,一张樱桃小口红艳艳的似乎还有点肿。她肌肤白皙,但像是过于细嫩,以致于在颈项,肩头、以及半掩在被中若隐若现的胸口处,以及可以想见的被子下的身体,散落着青紫的吻痕,以及他情动之时难以控制力道留下的指痕,叫萧纪看得有些怜惜又有些眼热。

    他自己其实也没好到哪去,胸膛上的吻痕遍布,一道微红的抓痕从肩头横亘过胸口,肩胛上还留下了一枚小巧的齿痕,不算很深,但是尚未消退。他瞧着胸膛上睡着时显得分外乖巧的人,不由低笑。

    低下去亲亲她额头,真像只小野猫。平日里收敛着利爪,看着乖巧又温顺,但若逼得急了,她不但会挠人还会咬人。他想着她昨夜被他逗弄得急了,一把将他推到在床上骑上来的样子,就觉得可乐。

    他不缺女人,从前在府邸时候不缺,如今登基后更不缺。可从来没有哪个女人敢在他身上留下这样的痕迹,也没人像她这样大胆,羞涩稚嫩也掩不住直白热烈。

    怀里的人眼睫轻轻颤了颤,睁开了一条缝,有些迷蒙的看了看他,然后就又闭上了。萧纪看得好笑,索性也不去叫她,只看着她作何反应。她又眯了一会儿,闭着眼睛问道:“紫苏,什么时辰了?”

    “卯时。”接话的人不是紫苏,是萧纪。

    “哦。”林薇还迷糊着,她哼唧了一声,在被子里扭动了两下,手也跟着划动像是在摸索什么。忽然,她猛地睁开了眼睛,才反应过来刚才回应她的不是紫苏,而是熟悉的男声。她的眼睛瞬间瞪得大大,看向光裸着被她半边身体压着的萧纪,尾音打着旋儿的上翘:“皇,皇上?”

    萧纪十分体贴的点点头:“是朕”。

    昨夜的种种一下子全部涌入脑海,林薇立马就完全清醒了,然后也很快就意识到两人现在正是□□肉贴肉的纯天然状态,然后她的手似乎还抓着的一个…她的脸色瞬间爆红,迅速放手便要爬起身。

    被子滑落,她才抬起的身体马上重新趴回被窝,睁着眼睛瞧着萧纪。对方的眼神已经十分不对劲儿了,在林薇涨的通红的脸色中,萧纪意味深长的笑道:“皇后不要急,早上要祭天,还要去拜见父皇,我们可以等下午回来再继续。”

    林薇张口结舌,完全没有想到这个冷酷面瘫竟然还有这样耍流氓一面,选择性遗忘了昨晚被某人啥啥啥时候诱哄着做的种种事情了。

    到底还是新婚第一日,脸皮儿的厚度还没能经得起这样的锤炼,林薇在萧纪戏虐眼神中生出一种百口莫辩的感慨来,她索性把被子一拉,耍赖皮似的把整个人连头都罩了进去,在萧纪的大笑声中,闷声道:“皇上先起身吧,然后再唤紫苏进来伺候我起身。”

    萧纪不肯如她的愿,笑道:“你我新婚,这头一日不该是做妻子的要表现一下,起来伺候我这个做夫君的穿衣,以示自己的贤良淑德么?”

    林薇只当没听见,趴在被窝里装死。萧纪也耍无赖,就躺在床上不动。外间紫苏等人终于听见寝殿里有了动静,心里一喜,夏荷扬声在外头道:“皇上、皇后娘娘,要奴婢们现在就进来伺候起身么?”

    萧纪不答话,外头又问了两遍,林薇无奈,只得钻出被子,露出一颗头在外头,道:“不必了,把衣裳放在架子上,抬两桶水进来,我和皇上要沐浴。”

    萧纪挑挑眉,道:“你不让她们进来,皇后是要亲自伺候朕沐浴么?”

    林薇白他一眼,她自己的男人,能不叫别人瞧见自然是不想别人瞧的。于是不答话,只等外间窸窸窣窣的声音停了,紫苏轻声回道:“皇上、皇后娘娘,热水和衣裳都已备好了。”

    “知道了。”林薇应了一声,深吸了一口气,到底是红着脸顶着萧纪的眼神爬起身,先捡了地上乱扔的衣裳披了一件,然后去拉萧纪起身,也给他随手披了件衣裳。

    萧纪看她故作镇定,眼睛都不敢朝他下面望,也不敢看他的眼睛,只盯着他的上身,越发忍不住想要逗弄她的心思。他被她牵着手拉着走到浴桶旁,林薇道:“皇上入水吧,我伺候你沐浴。”

    萧纪张开手臂,示意林薇给他脱掉披着的衣裳,一副你总不能叫朕穿着衣裳下水的样子吧。林薇知道他是故意的,却也只能上前给他脱掉衣裳。心里拼命给自己洗脑,反正睡都睡过了,看也看光了,这个时候矫情什么呀。

    在心里默念了几遍,果然镇定些了。萧纪自己跨进了浴桶,林薇先给他洗头发。这个时代男人的头发长,还要掐算着时间,幸好是大婚前肯定沐浴过的,只是一夜难免有些汗渍,因此只用清水洗了洗。

    林薇又开始给他擦背,萧纪这时候倒是很乖巧,没乱动。只是等林薇给他擦完背叫他自己擦洗前面时,他就不干了。林薇无法只能硬着头皮给他清洗,萧纪这个懒人,动都不动一下,大爷样的伸着胳膊,等着她伺候。等给他洗完,林薇转身去拿干毛巾和他的换洗衣裳,萧纪突然从浴桶里站起来,掐着林薇的腰就把她提起来一起拉进了浴桶。

    手上快速的拉下她的衣裳,把她压在木桶壁上吻过来,含糊道:“嘉悦伺候朕沐浴,朕这做人夫君的自然得礼尚往来。”

    他哪里会伺候人啊,拿着浴巾在她身上胡乱的摸,手上也没个轻重,擦得她又痛又痒,又被压着躲也躲不开,他根本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林薇昨夜被他折腾了三回,某个地方还隐隐作痛呢,于是挣扎着道:“皇上别闹,时间不多,一会儿还要去拜见上皇呢。”

    “那就叫他等着!”萧纪如今跟上皇的关系不好,也就是个面子情罢了,眼下在林薇面前根本不屑于遮掩。

    他本性强势,骨子里的任性其实不必任何皇家的人少。到底还是没拧过他,林薇被他压着,双手撑在浴桶沿上,又从身后被他挤进来闹了一回。到底是幼时便习武射箭,又征战过沙场,哪怕如今萧纪也得空爱练练武,体力甚好。浴桶狭窄,根本就不够他折腾的,动作幅度一大,把水花溅得一地都是。林薇咬着唇承受着他的冲击,也不敢叫出声来,这大清早的,也算是白日宣淫了。她才入宫第二天呢,尼玛的萧纪,这要是传出去,脸都要被你丢完了。

    外头紫苏和夏荷等人听得脸都红成一片,也不知道这大清早的皇上怎么就这么有兴致,眼看时间都要到了,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可也不敢催。这时候出声,不是找死么,四人只能装聋作哑当没听见,还要防止更多的人靠近,又要敲打身边的人不准传出去。

    一番折腾,事后萧纪抱着林薇换到了另外一个浴桶,她靠在萧纪怀里,只觉得腰软得不行,某个地方火辣辣的疼。萧纪似模似样的坐在后面给她先洗头发,再擦洗身体。

    末了,从后面搂住她,吻了吻她的耳畔,低声笑道:“你这个醋桶!你即不喜欢别人伺候我,以后就你亲自为我沐浴吧。”

    他心里自然是得意的。林薇对他来说,不同于别的女人。她是正妻,更是他等了多年迎娶的女人。此时这样在意他,甚至都不肯她的宫女来触碰他,叫萧纪洋洋得意的同时也多了许多的甜蜜。

    妻者,齐也。除了天然对正妻的尊重,亲密也很重要。

    等两人穿着打扮好,一起往上阳宫中去的时候,果然晚了一炷香的时间。

    路上林薇暗想,她自然是不希望别的女人触碰她的丈夫的,也料定她明目张胆的醋意,萧纪不但不会恼,还会得意高兴。男人都是一样的,爱你的时候,便是吃醋也是极为可爱的。若是他不爱你了,贤良淑德又有什么用。

    她便是承认她吃醋,只要不在外面表现出来坏了名声和丢了萧纪的面子,她是不介意在萧纪面前表现出来的。萧纪记得住,对她如果足够上心,自然在她面前就会收敛,哪怕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心里也会惦记她会不会介意。至少,他还在意她的时候,就绝不会做出在她的宫中宠幸别的女人的事情。宫里想爬床的宫女不少,防不胜防。伺候沐浴这种亲密的时候尤其容易出篓子,一方面自然要防微杜渐,另一方面给萧纪打打预防针才是最管用的。林薇可不想到时候出现自己的宫女爬床,那只会像吞掉只苍蝇那样叫她恶心。

    眼下,萧纪已有的后宫嫔妃她暂时阻止不了,可至少要让他知道,我对你一心一意,我在意你,便是你不能做到同样的一心一意,至少你也要清楚的知道我在受委屈,我在难过。

    上阳宫离得有些远,却也近在眼前了。林薇深吸一口气,嫔妃争宠,不是皇后的主业。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萧纪是实权皇帝,她才能逐步成功实权的皇后。萧纪若是坐不稳,她这个皇后自然也会摇摇欲坠。

    上阳宫在皇城西南隅,占地面积颇广,因是上皇居住之所,在入住之前还大力翻修了一回,因此整个上阳宫气势不凡,宫殿多达十几处,且素以大气繁华著称。除宫殿建筑外,门阙、台阁、亭观都极尽豪奢,上阳宫还有专属的翻版御花园。

    萧纪和林薇分别乘坐御撵和凤撵一前一后向着上阳宫去,早早有小监去通报。下了撵,萧纪站了一会儿,等着林薇走过来,才握了她的手,低声道:“一会儿若有什么不好听的,你只管不要在意。万事有朕,你是朕的皇后,朕不会叫你受委屈的。”

    林薇抿着唇笑:“我不怕委屈,有皇上在,我就什么也不怕。”

    萧纪闻言笑了一下,捏了捏她的手,道:“好”,然后首先迈步向上阳宫的正殿观风殿走去,林薇跟在他身后半步处。

    林薇扶着燕微的手才跨过观风殿门槛,便听一道声音传来,似笑非笑地道:“父皇,怪不得皇上来迟了呢,弟妹这般的品貌,想是十分叫九弟欢喜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林氏女到皇太后相邻的书:贴身女神医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宫花为聘[红楼].拈花一笑重生校园之盛世女帝浪冢女总裁的顶级兵王美女总裁的贴身兵王极品兼职[综英美]好男人是要用抢的!红楼之财迷贾瑚你才是狐狸精[封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