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婚后事

【书名: [红楼]林氏女到皇太后 第66章 婚后事 作者:春困秋乏

强烈推荐: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超品相师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重生之大赢家空间重生:盛宠神医商女大漫画     父皇,怪不得皇上来迟了呢,弟妹这般的品貌,想是叫九弟十分欢喜的。

    这句话说得真是诛心,一说萧纪不忠不孝,来见上皇竟然迟到;二说萧纪贪恋女色,把持不住是昏君;三说林薇以色侍君,引诱皇帝,不配为一国之后。

    林薇心里咯噔一声,不知道是萧纪的哪个兄弟,出口竟然如此不留情面。

    她借着向前走的姿势,微微抬高头看过去,观风殿正上方是一张龙座,整个殿的规制摆设与萧纪的谨身殿十分相似。一位约莫六十多岁的老人穿着一身明黄龙袍坐在上头,眼色沉沉,脸上不辨喜怒,目光扫向萧纪和林薇的眼神冷得像冰。在他身侧站着一位身着正蓝色圆领蟒袍的男人,看规制是亲王,年纪约莫比萧纪大上一些,续了胡须。林薇想了一下便认出来了,这是萧纪的六哥,曾经在争夺储位中败北的那位楚王,不想今日竟然等在这里。

    来者不善,萧纪想是早就知道他在这里,所以方才在门□□待了那么一句话。但是这句话实在是不客气,林薇从侧后方去看身前的萧纪,早上还在同她言笑晏晏的男人此时侧脸弧度刚毅,薄唇微抿,鼻梁高挺,一眼看过去尽是冷漠,比之龙座上的上皇不遑多让。他脊背挺直,站在大殿正中,对龙座上的上皇道:“儿子昨日大婚,今日特携皇后前来给父皇请安,感谢父皇生养之恩。”

    他话音刚落,便有宫人捧来了两个拜垫。

    林薇上前一步,与萧纪平行,一起跪下,行了三拜九叩的大礼。礼毕,萧纪起身,然后向林薇伸出手来,林薇微怔,迅速将手放在他掌心,被萧纪拉着起身。

    龙座上的上皇眼神更加不善,楚王神色越发露骨的带着讥讽。

    林薇站稳后萧纪放了手,转向着楚王冷淡的道:“帝后和睦,乃社稷之福。倒是听说楚王兄因庶妃连生三子,特意前来为之请封诰命。”萧纪勾了勾唇,道:“不过这却也是无妨的,便是宠上天,到底也只是楚王兄府上的家事。”

    林薇在心里暗笑,萧纪这句话是在说楚王没有资格问鼎龙座,自然不懂他作为皇帝的考量,不懂帝后和睦的干系重大。又说他不过是一个亲王,便是在府里宠妾灭妻也无关大局。

    坐在上首看着这兄弟俩一来一往的上皇脸色越发阴沉,开口道:“皇帝明白帝后和睦的重要固然好,但若是因此耽误正事,只一味沉迷,也非明君之所为。”

    尼玛,你们吵架干嘛非得带上我。林薇听着,脸色也不大好,虽然端住了没表现出来。上皇这是一句话便要给她扣一顶以美色勾引萧纪不干正事的大帽子,而萧纪就是那个沉迷女色是个昏君。

    你以为我是苏妲己,萧纪是商纣王么。

    萧纪勾唇,面上带出一丝冷笑,语气却平静极了:“多谢父皇提点,朕必定自省吾身,绝不会让当年甄贵妃之事重演。”

    上皇勃然变色,大怒道:“逆子,你是在指责朕?”

    甄贵妃就是上皇的逆鳞,也是他一生洗不掉的污点。上皇宠爱甄贵妃二十几年,几乎算得上是叫六宫粉黛无颜色了。可是甄贵妃却联手甄家暗害了他最心爱的太子,甄家更在江南呼风唤雨,只手遮天,贪墨之事闹得天下人尽皆知,不但叫上皇灰头土脸的下了罪己诏,还逼得不得不退居二线禅位萧纪。

    这简直是一生的痛,任谁提了,上皇都要炸毛。而此时萧纪竟然说拿这个自省,不会叫旧事重演,这摆明了就是说上皇才美色误国的昏君。

    林薇完全没想到萧纪竟然这么毒舌,更没想到他和上皇已经关系差到了这份上了。

    萧纪见上皇大怒也不过是欠了欠身,漫不经心的答道:“父皇误会了,只是史书所载,朕时不时会翻阅以免重蹈覆辙罢了。说到底,甄贵妃也死了,不会误了父皇的英明。”

    林薇默然,这是活生生的插刀教教主啊。林薇从前一直以为萧纪性格冷,不爱说话,没想到飞起刀子来也是一插一个准。

    上皇直接从上面扔了个什么东西上来,怒吼:“滚,你给朕滚出去。”

    萧纪连躲都不屑于躲,上皇年老,力气不足,那东西飞出一段距离,还没到萧纪面前就落了地。萧纪就等他这句话似的,看似恭敬的行了礼,道:“那父皇就歇息吧,朕先告退了。”

    林薇闻言也赶紧行礼,然后跟着萧纪转身就走。上皇在后面气喘吁吁,连声大呼:“逆子,你这个逆子。”

    出了观风殿,萧纪的脸色就冷下来,阴沉得吓人,大步流星的朝前走,跟着的宫人吓得大气也不敢出。林薇也脸色沉重的紧跟在他身后,暗想到底是父子,走到这一步,连大婚都得不到父亲的祝福,萧纪心里应该还是很难受的。

    她想着便快步走了两步,伸出手去悄悄拉住了萧纪的手,萧纪的身形顿了一下,回手握住她的手,跨出的步子放慢了一些。林薇也没开口再说什么话,只是默默的与他两手相握,传达‘你还有我,我会在这里陪着你’的信息。

    一直走出上阳宫,萧纪都没有再放开她的手,他带着林薇一起上了御撵。帘子一落下,他就伸手将林薇抱在了怀里,抱得紧紧的什么话也没说。林薇也回抱住他,温柔的以拥抱来抚慰他,一直到御撵回了坤仪殿,两人都没说话。

    匆匆的重新换过祭祀衮服,皇帝还要携皇后前往太庙祭拜列祖列宗。

    太庙是大梁皇帝祭祀祖先的场所,位于承天门的东侧,西侧是社稷坛。太庙由牺牲所、神厨、神库、井亭、燎炉、配殿等组成,其中最为重要的是大戟门和三重殿堂,即享殿、寝殿、祧庙。

    而享殿又是整个太庙的中心,殿宇为黄琉璃瓦重檐庑殿顶,其建筑规制等同于奉天殿。整个太庙雄伟壮丽,立于三重汉白玉须弥座式台基之上,四周围着石护栏,主殿前檐下悬挂九龙贴金额匾。这里是祭祀先祖的仪式举行地,而供奉历代帝后神位之处是在寝殿。

    萧纪和林薇所乘御撵和凤撵到达太庙的时候,操办祭祀的大臣们早已将祖先的牌位都请到祭坛上,略休息了下,吉时已到。三品太常寺卿在大次外,高声宣布安神已毕,并奏请皇上行礼祭祖。

    此时,萧纪领着林薇穿着石青色的衮服立在诸位大臣面前,有四名太监分别上前举着两只金盆和毛巾,请皇帝、皇后金盆洗手。然后在官员的恭导下,皇帝、皇后从祭坛的北遗门进到北棂星门,再从北棂星门上到祭坛的第一层,最后在祭祀的乐曲中,皇帝上到祭坛的第二层,也就是最高层,开始祭祀活动。

    这是林薇第一次身临这样盛大庄重的仪式,从祭祀开始,便让人不自觉收敛心神严肃以待,她也跟随萧纪,诚心诚意的向先祖行礼祭拜并祈求祖先的祝福和庇佑。

    整个祭祀是一场极为耗费精神和体力的事情,在长达一个多时辰的时间里,都在不停的上下台阶,行走以及磕头下跪行礼,林薇都咬着牙一丝不苟的完成了。

    萧纪也知道她经过昨晚,早上又折腾了一场,体力必定不支。但这是祭祖,他也无法,并不能扶她一把或者是什么,只是在行走的间歇里抽空关切的看了她好几眼,林薇都以眼神回他微笑,表示能坚持住。

    整场祭祀的最后,萧纪和林薇站在高台上,底下是黑压压跪了一片山呼万岁的文武官员。饶是她心里也不由得涌起一种难以言喻的兴奋感,这就是万人之上,这就是皇权,便是这个帝国最高阶层的精英们,也要伏跪在地,在皇帝的威仪上颤抖。

    难怪,会有那么多人前赴后继,只为了这个位置。林薇不用侧头,便能看见身侧的萧纪,如今她也站在帝国的顶端,仅仅只在萧纪一人之下。然而这个位置现在只是因为宠爱而在,总有一日,她会让它变得名副其实,让天下以同样敬仰畏惧的目光,仰视他们的皇后。

    祭拜过先祖过后,林薇这个皇后就算是彻底的昭告天下了。数十年之后,只要她安安稳稳的没有被废,就会在这座太庙的寝殿里占有一个位置,跟萧纪摆在一起,供后世子孙祭拜。

    想想前世的八宝山,那可不是普通人能去的,所以,她其实穿越一回还能算个人生赢家?林薇在回去的路上不免脑子里跑偏了。

    祭天的来回路上,她和萧纪可没坐在一张御撵上,所以没看到在祭祀之后,许是因为会得到先祖对大婚的祝福,萧纪的脸色缓和了许多。

    萧纪大婚可得假期三日,所以祭祖后回宫他就直接跟着林薇回了坤仪殿。林薇因为这又长达一个时辰的爬上爬下,起来跪下,祭祀时候还能咬牙硬撑,等到上了凤撵,整个人一放松下来,身体迅速就通通把该有的反应回给她了,只酸疼疲惫四字也不能形容。所以下凤撵时,她整个人都几乎站不住,全靠宫女生生扶下去的。

    萧纪一眼就看出来了,上前两步,一把将她打横抱起来了,林薇脸一红,搂着他脖子低声道:“皇上,大家都看着呢,我们还穿着吉服…..”

    萧纪没等她说话,也没在乎,可能在他眼里,只要不是祭祖,上朝这样的时刻,皇帝就该想做啥做啥。说不准太监宫女在他眼里都不能算是个人,所以他根本不在乎,抱着林薇就进了凤仪殿,直到把她放到软榻上躺着,才道:“去叫韩德在来。”

    林薇脸一红,一把拉住他:道:“皇上,不用叫太医了,我休息一会儿就行了。”

    还叫什么韩德在啊,她这明显就是萧纪作孽,他纵欲过度才连累的她成这样。让太医来干什么?诊脉诊出个帝后房事太激烈,所以大婚第二天就请了太医?

    大哥,你脸皮厚没什么,可是我还得要名声啊!这种话题在这个时代,绝对不是啥好听的。

    萧纪被林薇一拽,也就反应过来了,干咳了一声,略有些不自然的道:“罢了,不必去请了。”顿了顿又道:“去叫沈方德找些药来。”

    沈方德是萧纪跟前的掌事太监,也算是如今宫中的太监头头了。萧纪话虽然说得不明白,但以沈方德跟随他这么多年的理解力,必定知道皇帝要什么药。

    林薇也听明白了,脸红了红,到底没再说什么。总不能叫她一直这样酸着疼着呀,谁知道萧纪这禽兽晚上要再发情,她还活不活了。

    半个时辰后,林薇果然趴在床上,把头埋在被子里,咬牙切齿的在心里大骂萧纪是个禽兽。

    沈方德是个极为聪明的人,萧纪一说,他就明白是谁要用药,为什么要用药了。赶紧了的悄无声息的叫人去拿了药,给萧纪送来了,上还附着药品使用方法的说明签子。

    萧纪先自己看了看,抿着唇笑了笑。然后把林薇抱回了寝殿,斥退了宫人,自己给林薇涂药。

    林薇一见他把她往寝殿抱就知道不好,连声阻止说让紫苏给她上药都没能阻止萧纪。那药有两种,一种去疲乏的,有点像是精油,需要全身涂抹然后辅助以按摩吸收。另外一种,自然是用在那处的,类似清凉活血,化瘀生肌的。

    另外的小细胳膊没拧过萧纪的大腿,她被迫脱了下半身的衣裳,光溜溜的赤着叫萧纪分开她的两腿,压着给她上药。

    这姿势实在是太过羞耻,林薇这样自诩为言情小黄文里摸爬滚打过来的人都没能抗得住。大婚第二天,叫老公掰着腿给那处上药这种事情,真是怎么也没能料到会发生在她身上。林薇最后索性当鸵鸟,把头朝被子里一埋,装死。羞耻play玩到了极致,就破罐子破摔了,随你折腾吧。

    只她还是错估了一点,那药实在太tm的酸爽。不知道有人试过曾经某个牌子不知道抽什么风出的一款薄荷清凉味的大姨妈巾么?就是那样的酸爽!估计能赶上朝男人那活儿上滴风油精再拿风扇吹吹的程度。

    林薇咬着被子,险些就要叫出声来,脸上都快要露出要杀人的抓狂神态了。只是那药的确是十分有效的,最初的那阵酸爽刺激过后就有点凉沁沁的,很舒服,疼痛感都消退了许多。

    只是这样一折腾,萧纪还能有什么好?他还非要作死的继续给林薇涂抹消乏的药。林薇被他扒了个精光趴在床上,由着他抹药揉搓,最后到底还是…不可言说。

    在午饭前,两人又洗了个澡,这次萧纪倒是没瞎折腾,也没有叫宫女,两个人在各自桶里泡了泡,萧纪自己随意擦洗了两把就起身了,还连带把林薇弄起来了。

    只是出去后,明显看见燕雪、紫苏等人低头忍笑的目光,燕雪甚至还偷偷给了她一个‘干的好!’的眼神。

    呵呵哒!林薇只有这一个词可以说。

    这一日便没有别的事情了,萧纪哪里也没去,用过午饭两人就一起午歇。

    至于三日回门,嫁进皇家的林薇是不要想了,但是明天妃子、命妇们都要来朝拜她这个新皇后,她的母亲也会来。还有贾家她的外祖母等品级够的诰命也会入宫来朝拜她。再有便是皇帝明日会给皇后娘家人赐宴,她可能有机会见到她爹和弟弟妹妹们。同时萧纪应当是要下恩旨给她娘家人加恩赐爵了。

    不过入宫两天,她已经十分想念家人了,知道要见到他们,林薇很期待也很高兴。

    也不知道会封个什么爵位呢?皇后的娘家人封爵并没有特别固定的规矩,有些什么爵位都没捞着,只升个官。有些皇后受宠,会封侯,封伯。最得宠的皇后,娘家父亲可能直接获得超品国公的赐封。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林氏女到皇太后相邻的书:贴身女神医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宫花为聘[红楼].拈花一笑重生校园之盛世女帝浪冢女总裁的顶级兵王美女总裁的贴身兵王极品兼职[综英美]好男人是要用抢的!红楼之财迷贾瑚你才是狐狸精[封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