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南台夜乱

【书名: [红楼]林氏女到皇太后 第76章 南台夜乱 作者:春困秋乏

强烈推荐:重生之大赢家阴阳超市韩娱之秘密讯息空间重生:盛宠神医商女超品相师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大漫画     端阳节这日极为热闹,又从皇宫一路到了南台,大家早就乏了。夜里涵元殿还有夜宴,因林薇带着孩子,露了个面也就先退席了,不多会儿萧纪又使人来香扆殿报知说他晚上就宿在涵元殿。

    “皇上说,今日兴致极好,涵元殿的夜宴还热闹着,不知何时散场,上皇倒是累了早早就回去歇息了。皇上说他晚上便宿在涵元殿了,请皇后娘娘带着小皇子早点歇息。”

    派过来传话的人是沈方德,打从萧纪八岁就贴身伺候他的,如今是谨身殿的掌事太监,似今日这种也就跑个腿儿的事情这个时候怎么竟派他来传话?

    林薇心中的念头在急转,沈方德此时说完了正事儿又笑眯眯的道:“皇上说蓬莱阁风景独好,白日可凭海品茶,夜间可卧看星河满天,最是惬意。如今天儿也热,娘娘又是头一次来南台,若有兴致可往蓬莱阁住一晚。”

    林薇闻言眼波一闪,笑道:“可不是,我正有此意呢,原还想着等皇上回来一起往那边去,如今皇上忙着,我便抱着五皇子去住一晚。”

    沈方德笑得越发明显,道:“皇上就猜着娘娘肯定乐意去,还特意让老奴带来拳头大的夜明珠一颗,说是娘娘在蓬莱阁可以不用掌灯,只把这颗夜明珠放在桌上,就是一屋子的星辉。衬着窗外的海子,天上的银河,这景儿就别提多美了。”

    说着,他身后跟着的小监捧上来一只朱漆描金的盒子,沈方德接过亲自上前奉给林薇。

    林薇眼波转了转,命燕雪上前接过。燕雪接来递给另外,林薇抱在怀里并未打开,而是口中看着沈方德笑道:“皇上说好的东西,想来定然是极好的。既如此我便到了蓬莱阁再打开吧。”

    沈方德果然似是略松了一口气,闻言笑道:“皇上与娘娘夫妻情深,皇上对娘娘的爱重也是有目共睹的,能叫皇上特意送来给娘娘的东西,必然是天下间独一份儿的。”

    送走了沈方德,林薇即刻带着亲近的几人抱着已经睡着的五皇子一起去了蓬莱阁,到了蓬莱阁,把五皇子交给紫苏抱着,她自己在内室打开沈方德送来的盒子。

    这是一方玉印,在暗色的锦盒里发出淡淡的光晕。林薇拿起来,只见其色绿如蓝,温润而泽。方圆四寸,上纽交五龙,正面刻有仿成龙、鸟、鱼、蛇形状“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篆字。

    这是,这是传国玉玺!!

    林薇目瞪口呆,一瞬间觉得捧着玉玺的手都在抖,萧纪,萧纪这是什么意思?

    他,他.

    林薇感觉自己的脑子里有一瞬间的空白,这个时候,手中捧着的这个东西代表什么,想必没人会不清楚。沈方德先前的意有所指,此刻都明明白白的展示在林薇眼前。

    今日一整天右眼皮都在莫名跳动,心口也总是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笼罩,在此时终于明了。

    萧纪是准备动手了吗?就在今日,这样一座小小的南台岛,两皇均在,楚王,上皇的子嗣,萧纪的子嗣,全部都在。一旦开始起兵,四面环海,除了窄窄一座石桥,退路都没有。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进不来,两方人马就不是敌死就是我亡。

    可萧纪把传国玉玺给她是什么意思,还特地命她抱走五皇子,他...林薇越想,心中越慌。

    萧纪这人,骨子里有一股狠辣,他认定的事情十头牛也拉不回来。林薇再想他之前所说让她养五皇子两个月,又夜夜歇在坤仪殿,除了林薇月事那几天或是他实在累极,两人必然有一番□□折腾。此事回想他对尽快有个嫡子的执着,林薇只觉心跳如擂鼓。

    他是做了万全之策的,如有万一....楚王和上皇谁也不可能离开南台了,作为一国皇后的林薇理所当然的立幼帝登基。

    在萧纪诸子中,五皇子是最年幼的,她母妃根基最浅。林薇这样一个新皇后抱养他是阻力最小的,孩子一定能养得亲,也不怕小皇帝的亲母争权。

    皇帝年幼,太后年轻。不管是太上皇一方还是萧纪一方的大臣,在两方都群龙无首之际,这样没有过深背景,但又出身书香世家,与勋贵也有牵扯的年轻太后和幼帝,是所有人都可以达成一致。因为谁也拿不出更好的选择来,皇帝年幼,大臣才有发挥的机会。

    林薇越想心里越慌,此时再想到早上萧纪早晨离开坤仪殿去上朝时的那一番叮嘱,心里头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哪怕知道萧纪此番作为不全是为了她,更主要是为了江山后继和稳定的考虑,但....这样生的机会,这样的信任,这样面面俱到的周全。

    林薇不由得苦笑着牵了牵嘴角,这个男人,哪怕后宫无数让她无法赋予真心,到底他对她是无话可说的。

    林薇这一夜都提心吊胆,不曾入睡,也吩咐燕雪紫苏今日守夜。到了二更,涵元殿那边还是灯火通明,蓬莱阁二楼的窗户却被轻轻敲响。

    这点动静着实轻微,倒像是有雨滴落在窗前那样轻巧,幸而林薇一直都没入睡,精神极度警惕。林薇一惊就要起身,便见燕雪已听见动静抢先过去。窗外扒着墙的是萧纪身前的御前侍卫,吴甘的副手。

    燕雪开窗放他进来,一进殿,那人便道:“皇后娘娘,皇上命臣护送娘娘和五皇子回宫,娘娘请抱着五皇子跟臣来。”

    林薇什么话也不曾多说,玉玺早叫她裹好藏在了五皇子的襁褓里,她抿着唇抱着五皇子带着燕雪和紫苏跟上去。

    这不是林薇第一次吊着绳子爬墙,但是的确是深夜里头一回这样提心吊胆,尤其怕五皇子突然醒来哭闹。好在燕雪有些经验,用了不知道什么香便让五皇子睡得很熟。

    蓬莱阁地处南台西侧,临海而建,半边悬空,下面便是礁石湖水。底下有一只小船正等在下面,船上还有三个侍卫,俱都是一身黑衣,林薇三人也都披着黑色的斗篷。

    几人沉默的坐在船上,林薇紧紧抱着五皇子,小船在蓬莱阁下静静停了一会儿。忽间远处传来喧哗声,有一队明显不是正常巡逻的人从石桥那头登上南台,紧接着便有惨叫声和兵刃交击的声响,不多时喧哗声越大,隐隐有人在大喊,岸头一片混乱,紧接着便有火光燃起。

    林薇瞧着,死死捂住嘴不敢惊呼出声,心里对萧纪的担忧一时间占据了整个头脑,可是她知道她必须走,留下她不但帮不了萧纪,更会打乱她的布置。这样的要命的时刻,容不得任何人任性。

    燕雪和紫苏眼里也显出惊惶来,显然也明白了可能发生了什么事情,紫苏紧紧捂住嘴,燕雪倒是眼中划过一抹狠色,靠近林薇了一些,显然准备在紧要关头拼命。到底是外祖父贾代善一手培养的,这样的场景让燕雪虽然震惊,但也不是全然的慌乱。

    小船在岸上开始乱起来的时候也开动了,如离弦的箭矢擦着水面轻而快的划过,在夜色下留下一晃而过的黑影。

    西苑外头有人接应,一行七人外加一个孩子登上马车。两个黑衣侍卫驾车,一辆极不出彩的青篷马车,似哪个普通人家里头出来的,迅速沿着小路朝着皇宫的方向飞奔。

    飞奔的马车碾动石板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扬鞭的声音沉默的响在寂静的夜里,听得人胆战心惊。

    “吁!”一声极低的轻呵,马车停了下来。外间黑衣侍卫低声禀报道:“大人,前面有动静。”

    吴甘的副手名唤江望,立刻快速下了马车,几个闪身出了巷子,很快便又退了回来,几人牵着马车避入巷子民居拐角处的阴影里。

    很快林薇也听见了动静,一连串的马蹄声和整齐的步子,人数很多,就在巷子那头的街道上,像是训练有素的军队在行军。林薇的脸瞬间就白了,她已经明白必然是太上皇的人,不然江望不会这么快就躲起来。几人屏息凝神,静静等这只队伍过去。

    待动静没了,江望又出去看了一眼,返回后示意马车继续前行,被林薇拦住了。

    她抱着五皇子,盯着江望的眼睛,问道:“刚才那只队伍是太上皇的人对不对?”

    江望抿了抿唇,他也是萧纪的心腹,能被派来护送皇后,萧纪必然有过很多交代,也知道林薇此刻的身份意味着什么。他沉默了一会儿,还是点头了,道:“娘娘,这是太上皇的人,驻扎在京郊的东营。”

    闻言林薇的脸色更白了,东营是太上皇的嫡系军队,所有的高级将领都是太上皇的心腹,里面的士兵也都是各个地方选上来的精锐,志在守护京师平安,林薇的外祖父贾代善从前就做过东营的大将。

    林薇又问了一句:“皇上的人呢?总不可能就没有任何准备就跟东营的对上?”

    江望的脸色也不甚好:“上皇在京师的人手众多,皇上在京师的人手全部都在南台,从外地调入京中的军队先头部队应该也到了,估计和刚才的这只队伍会撞上。”他沉默了一会儿,道:“上皇的东营离得近,皇上本已命人截了消息拖住他们的到天明的,眼下看来应该是哪里出了岔子,他们提前得到了消息就出动了。”

    几句话间,林薇已经明白了眼下的形式。这种事情,本也没有什么万全之策,有时候一点点运气也会天差地别。东营为什么会提前达到现在不是关键,关键是如果这样萧纪的调来的先头部队若同他们在路上相遇,就不能支援南台了,势必会在京城中打起来,到时候形势就更不可预估。

    她必须要想办法拦住这只军队,萧纪不能输,他不能死在南台。

    哪怕林薇可以做太后,她也并不想现在就当寡妇,在权臣之下做个多年傀儡,等到幼帝长成再设法除奸佞。

    她不是孝庄,五皇子也未见的是康熙,如若眼下不努力,寄希望于十几年后,还不知道会发生多少变故。事情也未必就能按萧纪设想来走,她不能赌,赌一个那样迷茫的未来。

    林薇快速的问:“东营的将领眼下是谁?”

    她不是不知道,但是她仍然要装作不知道。她便是插手这事,也要以一种被迫无奈,放手一搏的姿势。

    “冯唐。”

    林薇抿了抿唇,道:“现在,从小道赶到这只队伍前头去,我要见冯唐。”

    江望大吃一惊:“娘娘,您。”

    “不必多说,我意已决。”林薇的神色从未有过的郑重,她以一国皇后的气势和威仪对江望道:“你是皇上信重的臣子,不然你不会被他派来保护我和五皇子。但是现在,江望,你听着,我是大梁的皇后。此刻皇上不在,你就须得听我的。我信你,你也要助我,我不希望皇上输,想必你也一样。现在,听我的安排,你派一个人立刻回去南台给皇上报信,告知他这头的情况。也告诉他,我拒绝他对我的安排,我们本是夫妻,要么同生,要么共死。五皇子,我会妥善安排,把他送回他生母那里去,如若他真的有那个命,没有我,他也一样会走上他自己的路。”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林氏女到皇太后相邻的书:贴身女神医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宫花为聘[红楼].拈花一笑重生校园之盛世女帝浪冢女总裁的顶级兵王美女总裁的贴身兵王极品兼职[综英美]好男人是要用抢的!红楼之财迷贾瑚你才是狐狸精[封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