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昏迷

【书名: [红楼]林氏女到皇太后 第79章 昏迷 作者:春困秋乏

强烈推荐:韩娱之秘密讯息超品相师阴阳超市都市无上仙医重生之大赢家天字号保镖空间重生:盛宠神医商女大漫画     萧纪刚刚策马冲到马车前,便见里面的人突然掀开了帘子,探出头来,正是身批黑色斗篷,头戴凤冠的林薇。外面一系列变故,她坐在马车里都能听得见,可她不敢冒险,直到江望出声。

    “皇上!”林薇一脸笑意,面上还带着类似劫后余生的感慨,不等人来扶,她已经一手拎着裙摆,直接跳下了马车,朝萧纪奔去。

    萧纪翻身跳下马,一把将奔至近前的女人拥入怀中,紧紧抱住,急促跳动的心才肯在胸腔里稍稍安分一些。

    他一手搂林薇的腰,一手扣住她的头,紧紧压在自己怀里,嗓音有些抖:“你吓死朕了,你你...”

    他本想说,你怎么这样不听话?你怎么能不听朕的安排,擅自做主?他想说的很多很多,但最终只能想起先到的杨明超,想起南台岛上突然逆转的战局,想起奄奄一息的牟山的那句“要么同生,要么共死。”

    萧纪的嘴唇抖了许久,最后的最后,他也只是紧紧拥住怀里的人,仿佛这次终于抱住了期待已久的,能够填补从幼年到如今空缺的那块名为“爱”的东西。

    他低低喃道:“你,你以后,再别这样了。朕,朕刚才……很害怕!”

    两人在无数兵将的注视下紧紧相拥,林薇将头埋在萧纪怀里,眸中隐隐有泪,这一场凶险万分的离别,这一次拼尽全力的豪赌,最终也只是让她在心潮澎湃中,轻轻点头道:“嗯,以后,我都听皇上的。”

    冯唐和他身后的东营将士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直到燕雪掀开了马车帘,也跳下车,冯唐终于反应过来,这一场瞒天过海到底是怎样逆转原本应有的战局。

    他在层层御前侍卫的包围下,身体微微晃了晃,最终也只是苦笑数声,道:“我冯唐纵横疆场三十年,不想今日栽在了这里,果然是我冯家气数已尽。皇后娘娘,您唱得好一出空城计!”

    萧纪闻言,才略略抑制住了自己激荡得心绪,与林薇轻轻分开,却牵住了她的一只手。身旁江望赶紧将林薇拦住冯唐后所发生的一切悉数快速禀报给萧纪,萧纪握着林薇的手轻轻捏了捏,然后对着她笑了,眉目间掩不住的骄傲和欣喜。

    不过一瞬,他又收敛了笑容,面向冯唐冷道:“朕的皇后,自然不是别人可比。你今日败在她手里,不冤!”

    冯唐一时间无话可说,更兼万念俱灰,干脆利落的扑通一声跪下,道:“皇上,一切都是臣的错,臣愿万死以偿罪过。只东营的兵士,他们都是受臣的蒙蔽,请皇上看着他们也曾为大梁浴血疆场的份上广开圣恩,能从轻发落。”

    冯唐说话声音并不低,在场诸人都听得清清楚楚,东营将士一时间有些骚动。

    萧纪只作未闻,微微勾唇道:“你确实罪该万死。但念在你大错尚未铸成,冯家之前世代忠心耿耿,皇后先前又应了你的份上,朕饶你一命。”他微微一顿,松开了林薇的手向前走了几步,在跟上来的御前侍卫团团护卫中,向着东营所有的兵将道:“我东营将士,本是拱卫京师的精锐,保家卫国的栋梁,素来都是各地守军心中的楷模。今日你们这样轻易就被人煽动、受人蒙蔽,擅自入城,这是每一个东营人的耻辱!朕且念你们过去为大梁立下汗马功劳,今日也大错未铸成,暂且不予追究。但是,你们都给朕记住,你们每一个人都是大梁的子民,都是朕的臣子,是朕的将士,你们是为护国而存在,为天下百姓的安宁而效力,为朕而效忠。今日之事你们当好好反省,若然再犯,以谋反罪夷三族!”

    “是!臣等谢主隆恩,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一时间,山呼万岁之声高涨,越发显得被团团围住的冯唐脊背都开始佝偻。

    林薇知道萧纪放过东营的原因,他与上皇的□□之战刚刚结束,作为上皇心腹大本营的东营,此时能劝降收服才是上策。若逼得东营反,在京城中开战,必定伤亡惨重。眼下上皇已拜,整个大梁都是他的,他自然不愿意如此。再有,放过东营也是做给更多原属于上皇的人看,避免更多的人因为恐惧被清算而铤而走险或是反抗到底。

    萧纪不会杀冯唐,只是会夺职。而冯唐若是聪明,真按先前林薇所言戴罪立功,未必没有重新出头之日。

    所以林薇只是看着冯唐笑了笑,希望他懂,如此她这个皇后也可以收获第一个在军中的强大势力。别说她骗了冯唐,冯唐会不会恨她。如这样的老政客,绝对不会幼稚道如此地步,他自然明白两军交战,一切的阴谋诡计最终要的只是胜利。林薇技高一筹,他输也得输得心服口服。且眼下,上皇已废,萧纪独断乾坤,作为曾经上皇心腹的他,想要讨好萧纪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想要咸鱼翻身,除了林薇他别无选择。

    随后萧纪便下旨命东营的人在其中一位副将的带领下即刻出城返回驻地,冯唐则被去职着令回家反省,一场纷争到此时终于结束。

    萧纪牵着林薇,正要扶她上马车准备回宫,忽听一声锐物破空而来。

    “皇上!”吴甘率先发现出声,然后他离得太远。

    那箭矢的速度太快了,林薇正好面对着萧纪眼睁睁看剑射向萧纪背后,她本能的伸手用力推了他一把,萧纪被她推得身子一晃侧转过去,她自己却闷哼一声,有鲜红的血飞溅到萧纪的脸上。

    “皇上!”

    “娘娘!”

    一时间周围大乱,萧纪在慌乱中转过身,眼睁睁看着她倒下,抢上前去一把抱住她软下来的身子,便见一只箭矢洞穿了她的臂膀,鲜血止不住的涌出来,很快就打湿了她的衣裳。

    “太医!太医!”萧纪慌乱的抱住她大喊,慌得伸手去按住,只一眨眼间他的手掌上就染满了她的血。

    林薇痛的眼前都发黑,只潜意识里告诉她,似乎,似乎应该问问萧纪,皇上你好不好,有没有受伤?电视剧里不都是这样演的么?

    但是,她太痛了,只是微微睁开了眼看了萧纪一眼,就彻底昏迷过去。

    现场的兵荒马乱不足以言语来形容,等许久林薇有些微意识的时候,只能迷迷糊糊听见萧纪在怒吼:“你说皇后只是伤到了胳膊,是痛晕过去了,为什么现在还不醒来?”

    是吗?她还没有醒吗?

    “皇上,娘娘有孕在身,臣等并不敢用猛药,怕伤及皇嗣。娘娘的伤势并不很严重,只是有些失血过多,又受了惊吓,现今又是双身子,故而过于虚弱而未曾醒来。”

    “朕不想听你们废话,朕只想知道,朕的皇后什么时候会醒?”

    娘娘有孕,这是什么意思?娘娘,哪个娘娘?是说她?有孕?

    怎么会?

    “皇上若要娘娘,娘娘早日苏醒。臣等只能更换药方,可如此,恐怕,恐怕保不住皇嗣了。娘娘如今身体太弱,根本负担不起效力强的药。”

    殿中一时沉默,许久萧纪开口,嗓音沙哑,像是好些天都没休息好的样子:“如果不用猛药,保住皇嗣,还有什么办法可以让皇后早日醒来?”

    “皇上,没有别的法子,只能等待娘娘自己苏醒。”那人顿了顿,颇为艰难的补了一句话:“且如果再过三天,娘娘还不醒,臣等便是不用猛药,只怕也保不住皇嗣了。”

    萧纪沉默了许久又突然爆发:“滚,你们都给朕滚出去,滚出去!”

    殿中杯盏碎落成一片,满殿鸦雀无声,宫人们战战兢兢,一群太医连滚带爬的退了出去。

    皇后自那日被箭矢射中昏迷,距今已有五日。当日皇帝抱着满身是血的皇后惊慌失措的样子仍然历历在目,尤其在听见韩德在诊脉后言皇后娘娘有孕在身,时日太浅,先前平安脉未能诊出时,皇帝那一瞬间的表情,即痛又悔,悲中带喜。可是因着皇后有孕在身,太医们在不敢用内服的猛药,只能尽量温和不伤及孩子的药,而大部分都要靠外用的药为皇后止血,慢慢恢复伤势。

    皇后一连五日昏迷未醒,皇帝除了处理紧急的事情,根本不出坤仪殿。随着皇后昏迷的时间越长,皇帝的脾气越发暴躁,加上几日未能好好歇息,他的眼底血丝密布,盯着人时杀气腾腾,仿佛被激怒的狮子。

    可是太医们想尽办法,皇后仍旧没有醒来,如若再不醒来,皇嗣也要保不住了,到时候,皇帝会是何等的暴怒,众人根本不敢想象。

    心爱的妻子,在以身犯险拦住东营,助力逆转战局,本身是大喜的事情。只却在一眨眼就被鲜血染上暗红的阴霾。而且,还是为了救他,而她,腹中还怀着他期待已久的孩子,他们的孩子。

    萧纪半跪在林薇的床前,紧紧握住她的手,将头埋在她的身上,低声喃喃:“嘉悦,嘉悦,朕求你,你醒醒,醒一醒。”

    没有人回应他,林薇不是不想回应,可她的眼皮像是千斤坠一样,完全一动不能动。她的全身都仿佛被禁锢住了,任她半分气力也使不出来。

    孩子,她已有了孩子了吗?

    她模模糊糊的想着,可是她的身体太虚弱了,只是一眨眼间又陷入了昏迷中。

    不知过了多久,萧纪恍恍惚惚的抬起头,发现自己身处一片白茫茫的天地里,而他似乎就趴在一座亭子里的石桌上睡着了。但见四周朱栏玉砌,绿树清溪,仙花馥郁,异草芬芳,人迹不逢,飞鸟罕到。不远处几座宫殿在白雾中时隐时现,隐约可见画栋雕檐,光摇朱户,琼窗玉宫。风景之美,便是他的御花园也不足以媲美,几疑是仙境。

    正在萧纪惊疑不定时,忽闻远处传来隐隐约约的歌声,有词唱道:“春梦随云散,飞花逐水流。寄言众儿女,何必觅闲愁。”

    萧纪顺着歌声飘来的地方定睛看去,但见一位蹁跹袅娜的美人飘然而来,一身打扮与平常所见之女子大不相同,倒有些似曾见的道家古画中仙姑的装扮。

    那美人飘然走近,到了萧纪身前方才拜了一拜:“吾乃离恨天之上,灌愁海之中,放春山遣香洞太虚幻境警幻仙姑是也,专管人间风情月债,女愁男痴。因近来风流冤孽,缠绵于此,是以前来访察,不想于此地见到人间帝王,警幻这厢有礼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林氏女到皇太后相邻的书:贴身女神医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宫花为聘[红楼].拈花一笑重生校园之盛世女帝浪冢女总裁的顶级兵王美女总裁的贴身兵王极品兼职[综英美]好男人是要用抢的!红楼之财迷贾瑚你才是狐狸精[封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