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贾之谋

【书名: [红楼]林氏女到皇太后 第82章 贾之谋 作者:春困秋乏

强烈推荐:天字号保镖超品相师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乐神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重生之大赢家空间重生:盛宠神医商女     要说荣国府,从前初代荣国公贾源开始,到贾代善逝世前,荣国府都算是几代帝王心腹,在朝堂、京城、军中的影响力不可小觑,贾家从上到下也早已习惯这样的尊荣。但是贾代善去世,荣国府的老老小小很快就感受到了不同。

    所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用这句话来形容荣国府上上下下的心态是十分合适的。

    荣国府被人捧了这许多年,陡然一朝发现自己需要夹着尾巴开始过日子了,不习惯也是难免的。当从前一些差不多的人家开始疏远关系看不上自己,一些原本不如自己甚至上不得台面人家都敢当面给自己使绊子的时候,这种感觉就会变得越发难以忍受,想要出头重获荣耀振兴家族的心就会无比的强烈。

    可是振兴家族绝对不是靠说说,参考史书,一般来说有三种办法。最容易想到的,也是默认最正规扎实的一条路无疑的文官靠科举,武官靠功勋,但是贾家贾赦、贾政兄弟俩谁也不是这条道上的人。文官,贾政连举人都没考上更别说是进士了。贾敬倒是考上进士了,可惜他的仕途也不那么好走,去当道士了。而武官,贾赦不行,王子腾和史家两侯爷倒是走的这条路,可惜人家不姓贾。而贾家第三代,不好意思,暂时最有出息、最会读书的贾珠目前还只是个秀才。

    第二条路,从龙之功。别说史书上了,就是贾代善生前可以在京城中享有这样的地位,固然是有军功打底,又何尝不是有辅佐上皇登基之功劳呢。这一条,贾家倒是希望走,可惜从前最先选中的也是风险最小的先皇太子早死。后面贾代善去后,甄家跟贾家倒是老亲,三皇子也跟贾家打得火热,但是甄贵妃自尽了,三皇子被圈禁了。不客气的说,早前如果不是上皇仍在,萧纪又正忙,后来林薇又做了皇后,贾家兴许就要被收拾了。

    前面两条路都不通,那就只剩下最后第三条路了。所幸这条路投入小,回报高,舍出去一个女儿,也许可以换来贾家一步登天。比起前两种,这个办法实在是操作简单,执行方便,输了没关系,赢了,那乐子就大了。

    对于此事,贾家上下达成了一致,于是有了二年前贾元春入宫选秀,可惜半路折戟。但是,天上掉下了个大惊喜,孙女是半路回家了,可是外孙女儿成皇后了啊。贾家瞬间就神清气爽起来,觉得自己看到了家族振兴的机会。

    事实的确如此,自从外孙女成了皇后,家里前来走动人家的品质也上了一个等级。可很快贾家就发现,他们依然不能抖起来,因为他们家原是上皇心腹,而外孙女是皇帝的皇后。贾家老太君是个明白人,因此在两皇相争之时,贾家也还算低调,并没有借着皇后的势做些什么,甚至她入宫走动的都很少,就怕被上皇盯着了。而眼下,这一切阻碍都没了,皇帝赢了,大权在握。外孙女是皇后,而且还立下大功。南台夜乱对民间说法是楚王造反,有孕在身的皇后为了救皇上被暗箭所伤。而事实如何,这些京城里的世家是一清二楚的。贾老太君得到消息,心底后怕的同时,也越发感慨从前国公爷的眼光,谁能知道当初只敏儿家里的一个小小丫头,今日不但成为皇后,而且还在这样的大事中仅凭一己之力,立阻数万大军呢。民间传唱皇后的忠贞,对皇帝的深情厚谊。世家私下流传,皇后手段高杆,仅凭南台夜乱中立阻东营和舍命相救皇上的功劳,只要来日不犯上作乱,她的皇后之位就稳得不能再稳了。此时皇后有孕,若生下嫡子,看皇帝对皇后的宠爱,只怕储君之位非皇后子莫属了。

    因此这一夜后,贾家门庭之热闹,堪比贾代善尚在世时。因此皇后昏迷不醒,这也算是贾家担忧的头等大事了,贾老太君不是没打过申请入宫看望皇后,可是皇帝暴怒中,宫里也没人批准她的申请,便这样拖下来了。因此皇后清醒,皇嗣无恙,消息一传来贾家欢呼一片,贾母立刻便要往上打申请,请求入宫给皇后娘娘请安。

    林薇如今心情正好,腹中孩子很好,五皇子也给萧纪主动命人送回去周贵人那里了,只为她能安心养胎。萧纪忙碌之余,许是仍旧担心她,日日回来坤仪殿用膳睡觉。虽然不能实质性同房,也每晚搂着她陪她一起入睡,说说闲话讲给她听。偶尔林薇觉得他也不是没需求,但是他到底也没去后宫其他人处。

    林薇心情好,故而看到贾母的申请,想着到底是外祖母,如今她也见不着母亲贾敏,见见贾家人也罢。于是批准了,这日待嫔妃请安后,单独宣了贾母。

    林薇如今的身份,不能直接起身去迎接贾母,她再是长辈也不行,君臣有别,这是一个天地君亲师的年代,君高于亲。但为了表示尊重,林薇派了紫苏前去殿外迎接贾母。

    紫苏出了殿,正欲满脸笑意的迎上去,却见扶着贾太君的正是贾家的大孙女贾元春。紫苏眼波一闪,在心里默道:“贾家大姑娘怎么来了?也没提前通报?”

    迎了两人进殿,紫苏对着迎面来的燕雪眨了下眼睛,燕雪一眼看见她引着的人立刻明白,微微笑了笑示意自己懂了,与贾母招呼了一声自出殿去了。

    进了大殿,便见一身凤袍的女子高高坐在凤座上,四周站着彩嫔宫娥。她云鬓高挽,插着象征皇后身份的龙凤簪,脸上带着笑意。待贾母和元春行了大礼后,忙命宫人将贾母搀扶起来。口中笑道:“许多时日不见了,外祖母瞧着精神甚好。可巧今日从西北供上来一些京中不常见的瓜果,外祖母便陪我用了午膳再回吧。”

    贾母闻言笑眯了眼睛,满脸的褶子都似在放光,道:“臣妇谢娘娘恩典。劳娘娘惦记着,臣妇这身子还算硬朗,每日里也无什么事情忙,只在家里含饴弄孙,尽享天伦罢了。只是心里记挂着娘娘,前些日子听说娘娘昏睡不醒,臣妇一时也入不得宫,心里急得不得了,只能每日在菩萨面前念经为娘娘祈福。幸得娘娘洪福齐天,老天爷也保佑,今日见娘娘气色极好,听说小皇子也好,臣妇这颗心总算能放下了。”她说罢,又道:“娘娘近日觉得如何?用膳可用得香?夜里可睡得好?这女人怀了孩子,头一两个月是极不容易的。”

    林薇闻言笑了,她轻轻摸了摸自己的小腹,眼里都是柔软的光,轻声笑道:“劳外祖母挂念,这小家伙儿到算是乖巧。我如今用膳用的香,也不挑嘴,就是一个人要用从前两顿的量,我自己都愁得很,这样吃下去可怎么得了,等生完孩子那得胖成什么样了?每夜睡也睡得好,只有睡不醒的,没有睡不着的。”她口中说着就笑了,想起这几日萧纪陪她用饭,见着她吃饭吃得又香又多,啧啧称奇,直道他儿子有个好胃口,来日生下来必定白白胖胖,身体健康。

    贾母也笑,连连道:“娘娘万不用担心。您如今一张嘴,要养两个人呢。吃得多,睡得好才是真的好,这也是咱们小皇子体贴母后呢。等娘娘生下小皇子,自然就吃不了这么多了,到时候自然而然的就会瘦下来。到底是娘娘年轻,底子也好,又有福气。娘娘您不知道外头的多少妇人头一胎都折腾的很,就说我当初怀着娘娘的大舅舅,那也是吃不好,睡不着,头几个月吃什么吐什么,把人愁坏了。可不是他生出来就是个淘气的,从小就叫他父亲收拾到大。”

    这话说的林薇直笑,几人闲聊了几句,贾母看了看林薇身旁守着的宫女,又道:“娘娘如今怀着孩子,也不能久坐。莫不如炕上歪着再说话,只多垫上几个软垫子,保管舒舒服服的。这女人才有孕,容易腰酸。”

    林薇闻歌知雅意,立刻知道是贾母有话想跟她私下说了,她也想知道贾母有什么新鲜消息。要说贾家在京城,算是半个地头蛇,论在京中的消息根基,确实比常年在外任职的林家要好多了。而且她如今也确实不能久坐,故而点点头,道:“可不是,自从有了身子,我就不耐久坐,极容易疲乏。”

    立即便有夏荷等人搀扶林薇起身,一起移到东配殿外朝北的小厅里坐了。如今这天气,热的很,林薇是孕妇,也不敢在殿中用太多的冰。但是孕妇体温高,怕热,便只得宫人一刻也不停的给她打扇。东配殿朝北的小厅里不向阳,这时候倒是凉快些,厅里摆着一张软榻,铺着萧纪特意命人送来的象牙簟,林薇下午时常在这里歇着。

    紫苏和碧芯扶着林薇在榻上半靠着,然后其他宫人上了茶点瓜果之后陆续退下,林薇道:“外祖母有什么话想跟我说?”

    贾母望了眼林薇身侧的碧芯和紫苏,林薇笑了笑,道:“无妨,外祖母不必避讳。”

    贾母笑了笑,便拍了拍身侧元春的手背。元春立刻会意的福了一福,对林薇道:“娘娘,臣女去外间候着。”

    林薇点点头,扬声唤道:“夏荷,元春表姐第一次来宫里,你陪她略转一转,天气热得很,就在坤仪殿走动走动吧,别去外头中了暑气。”

    “是!”外间守着的夏荷立即应下,贾元春也乖巧的跟着夏荷出去了。

    屋里便只剩了四个人,能叫林薇留下的必然是她的心腹,紫苏贾母是知道的打小跟着林薇的。碧芯贾母从前未见过,但也知道她是林家的家生子,是林薇陪嫁进宫的。因此倒也放心,从袖子中掏出一张纸,展开起身双手奉于林薇,道:“娘娘,臣妇今日来,除了看望娘娘,也有人托臣妇一桩事情,臣妇拿不定主意,特来求娘娘赐下。”

    紫苏上前接过,递与林薇,林薇一目十行,迅速扫过,面上不动声色,只是笑道:“这意思我是懂了。却不知这人想求什么?”

    贾母见林薇并未露出不悦之色,也半点未见惊讶,也不知道林薇是如何想的,只是斟酌着道:“他们家,如今战战兢兢,不知如何是好,只是来向娘娘求一个平安。”

    她见林薇不答话,便又道:“天下间谁人不知道,如今娘娘是皇上捧在心尖上疼宠的人,娘娘若应允,他们家还能有八分的希望,若不然,便只能等着圣意。”

    林薇闻言笑了笑,道:“那外祖母的意思是?”

    贾母又看了眼林薇身侧站着的紫苏和碧芯,低声道:“臣妇的意思是,他们家如今是惊弓之鸟,若得娘娘一话之恩,来日娘娘要什么,只要他们家有,必然是愿意双手奉上的。这家子人在京城、在军中也还有些子根基,有朝一日娘娘也是用得着的。”

    林薇笑了,道:“外祖母的意思我知道了,且待我仔细想想。”她说着便命紫苏把那张纸收好。

    贾母闻言露出了一个笑意,道:“娘娘是真正聪慧之人,从前国公爷在世时便说娘娘打小便与别人不同,将来必然有大出息。到底是国公爷看得准,如今可不是叫他说中了么。”

    林薇只是谦虚的笑笑道:“外祖父素来眼光都是极好的…..”正说着,忽然听见外头传来声音道:“皇上驾到。”

    林薇闻言轻怔,想着萧纪今日怎么这时候回来了?他这几日都忙,中午都不曾回来用膳,都是晚上才陪着林薇一起用饭的。林薇一面想着,一面便要起身,紫苏扶着她这边才走到大殿,就见到贾元春半歪着跪在地上,林薇一怔,还没说话呢,就见萧纪绕过贾元春就大步进来了,见她要行礼忙上前止住她,道:“好了,好了。你如今怀着孩子呢,又在自己殿中,不必多礼。”

    他一面说着,一面就亲自来扶林薇,一面又伸出手掌隔着林薇的衣裳摸摸她的肚子。林薇侧头扫了眼跪在地上被燕雪冷眼看着的贾元春,又见萧纪一脸无所觉,完全啥事儿也没发生过,只小心翼翼扶着林薇,摸着她肚子的模样,心里转了一圈,有些明了。于是好笑道:“皇上今日怎么这时候就回来了?我瞧你这几日都忙呢,今日倒是事情少一些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搞定了,感觉好心累。

    话说,这是昨天的那更。晚上会再码一章,算今天的。具体时间不定,尽量早吧。我现在对我的手速没信心,只希望今晚能写的顺手一点。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林氏女到皇太后相邻的书:贴身女神医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宫花为聘[红楼].拈花一笑重生校园之盛世女帝浪冢女总裁的顶级兵王美女总裁的贴身兵王极品兼职[综英美]好男人是要用抢的!红楼之财迷贾瑚你才是狐狸精[封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