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产子

【书名: [红楼]林氏女到皇太后 第90章 产子 作者:春困秋乏

强烈推荐:韩娱之秘密讯息超级乐神阴阳超市校花的贴身高手超品相师重生之大赢家天字号保镖空间重生:盛宠神医商女     生孩子这种事情, 没有人能说得准。医术高超如韩得在也不好说林薇腹中的龙子皇孙到底啥时候才会出娘胎,预产期不过是个预估数, 准不准得看肚子里小宝贝儿的心情。

    万寿节的宴席进入□□,底下觥筹交错, 林薇却越发觉得有些不耐。一则是因为眼下身子容易疲累,这种环境又太过吵闹,对孕妇来说实则是个负担。二则是因为产期临近, 胎动虽比之前要少, 但肚子会时不时发紧,偶尔还觉腹痛, 这是产期将近时正常的子宫收缩现象, 但着实不算好受。

    林薇前世没结婚生子,对生孩子没什么经验, 也没提前预料到自己有穿越的这一天, 因而也没提前储备什么生孩子的相关知识。但没吃过猪肉还是见过猪跑的, 身边闺蜜怀孕时话特多, 爱叨叨几句, 总有那么一句半句的听进了耳朵里。又有韩德在还是靠谱的, 身边嬷嬷包括贾敏, 贾母都传授了不少知识, 因而此时宫缩虽然有些频繁, 也并不觉得有异,只当是环境吵闹情绪受到影响后的正常现象。

    因着身份的关系,今日又特殊, 林薇还算是克制,依然笑意盈盈的同身侧的人时不时说上两句。只是这种克制随着越来越频繁的宫缩让她开始有些心慌,紫苏和雁雪终于察觉到了她的异常,借着递茶的功夫问道:“娘娘,可是不适?”

    林薇微不可见的点头,伸手搭着紫苏和雁雪的手欲借更衣的借口起身,谁知才将将起身,忽觉有液体如涓涓细流从下身一股脑涌出来,很快就觉大腿处湿了一片。

    她的心咯噔一声,几乎下意识的侧头去看萧纪,萧纪正好侧头望过来。

    宫缩忽然就剧烈起来,她的脚一软险些坐回去,“娘娘!”惊得身边紫苏雁雪惊呼出声。萧纪一下子就站了起来,面前案桌上的酒杯被他一撞哐啷啷洒到一片,他大跨步的冲过来,退开紫苏一把抱住她。却见林薇脸色已经白如纸,额角汗都快下来了,捂着腹部,一双眼睛直直看着他,张了张嘴,没发出声音。

    她怕极了,从未有过的害怕,因为她的身孕满打满算也就八个多月还要差几天才将将九个月,临产期按说还有至少二十天的,孩子怎么这时候就要生了。民间有传言七活八不活,她害怕,怕极了。她疼的说不出话,只能紧紧抓住萧纪的袖子,满眼都是害怕和哀求。

    萧纪也有些慌,他已经是几个孩子的父亲了,孩子该什么时候生多少是有些概念的。况且他心里确实对这个孩子抱有不一般的期待,这大半年又同林薇如胶似漆,基本都没往后宫去过,因为孩子的状况他也是十分清楚的,眼下怎么突然就要生了。

    他一时间就阴谋论了,是不是林薇被人下了暗招了,今天人多眼杂的。但眼前最要紧的还是林薇还有她腹中的孩子。

    “韩德在!韩德在!”他连喊了几声,韩德在大声应答了,早就被见势不妙的沈方德叫了两个小太监一路架上来了。

    在场所有人都被上方的动静惊动了,纷纷围了上来,韩德在快速的上前单膝跪地给林薇诊脉,道:“皇上,娘娘怕是要提前临盆了,快快把娘娘送回提前预备好的产房里去。”

    身旁的嬷嬷们早拿了担架要抬,被萧纪直接挥手拒绝了,他一用力双手打横抱起了林薇,喊道:“御撵呢,快,去坤仪殿。”

    贾敏也吓坏了,女儿这怎么就会早产,她慌的不行,黛玉也抓着她的手在一旁问:“母亲,姐姐,姐姐她怎么了?”

    贾母也是一脸焦急,一群贾家的女人跟着急得团团装。幸而雁雪眼尖,跟上御撵的同时也叫上了她,道:“请靖国公夫人同往坤仪殿。”

    她是皇后的侍女,这时候也没人顾得上她这话是不是合理,反正都是皇后的娘家人,贾敏应了一声就匆忙跟上,其他人想跟被拦住了,尤其黛玉是个小姑娘,此刻并不应该跟去的。

    长安长公主开口道:“老夫人且安心,皇后娘娘和小皇子定然会无恙的,二小姐当是被吓着了,老夫人不如留在这里照料外孙女和这一大家子。如有消息,本宫派人报知你们。”

    说完长安长公主也匆匆跟上往后宫去了,她是萧纪的亲姑姑,眼下公主中地位最高的,又有西宁王府在,此时自然避之不过,往后宫去了。

    一众的妃嫔娘娘们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最后纷纷看向吴妃。吴妃再三想了想,面上担忧暗咬牙道:“咱们姐妹们也都去佛前给娘娘祈祷,求佛祖保佑。”

    眼下这事儿掺和不得,皇后若平安生产还好,如是不平安,这时候谁靠上去谁倒霉,皇帝发起脾气来只怕倒觉得她们不安好心。可要什么都不做,那也不成,回头也得被清算。不如去佛祖面前,不管坤仪殿是个什么结果,都怪不得她们。

    一众娘娘都觉吴妃说的有理,跟着就去了。

    大臣和诰命们这时候却是不好告辞的,不知是谁起了个头,突然面向坤仪殿跪地道:“嫡皇子将诞,乃国之大事,吾便在此祈上苍保佑,佑娘娘与皇子平安。”

    这个马屁拍的好,不管前头什么结果都可以应对了,故而刷拉拉跪下一大片。诰命这边也跟着跪下了,林如海跪在地上,身旁就是两个儿子,心跳入擂鼓,冷静如他,此时也紧张得浑身都是冷汗,心里不停的念着列祖列宗,求着保佑娘娘,保佑小皇子。

    产房里,林薇躺在产床上死死抓住萧纪的手不肯松开,她疼的浑身都是汗,萧纪的手被她抓着青筋都泛出来了。

    “娘娘,娘娘,你松松手,皇上不能留在产房里。”身旁的嬷嬷一直在劝说,又不敢上手去掰,只能一脸着急的连声在劝。

    贾敏也是跟着一起进来的,此时也焦急又担忧的在一旁低声安抚女儿的情绪,一面希望她不要紧张,一面又看着她把皇帝的手都抓的泛白,又觉心惊肉跳。再者皇帝不能在产房里呀,女儿这是要生孩子,不能有男人在,更何况她不能让女儿回头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说皇后不讲规矩,产子冲撞了皇帝。

    萧纪倒是很温柔,即没有抽出手,也没有丝毫不耐,反而反手握住林薇的手,空出的那只手还拿着帕子一直在帮她擦额上的汗,压低了头在她耳边低声道:“嘉悦,别怕,我在这儿,朕在这儿呢。孩子会平平安安的,你也会平平安安的,朕在这儿呢,朕把所有的太医都叫来了,会没事的,你别怕。一切都有朕呢。”

    萧纪重复了两遍,林薇终于慢慢松开了手,缓缓睁眼看了他一眼。她的脸色已经疼的惨白,满头的汗,口中牙齿咬得咯咯响,看起来狼狈又有些扭曲,再没有往日的冷静睿智和风轻云淡。但她的眼睛很亮很亮,那眼睛里湿漉漉的,像是被汗液又像是被泪水润泽,里面满满都是一览无余的害怕、紧张和脆弱,只是又那么分明的升起了一丝信任,信任和希望的光,这是投给萧纪的。

    她相信,在这样的关头,她选择相信,她的丈夫!

    萧纪看懂了,所以缓缓低头,微笑着在她沾满汗水的额头上轻轻一吻,低声道:“嘉悦,你安心,朕一直都在,就在这里陪着你,守着你。一会儿,朕就在那里,”他指向隔壁的屋子,:“就在那儿,就隔着一道墙,守着你,守着你把咱们的孩子平平安安生下来。”

    林薇吃力的点点头,又看了他一样,然后缓缓闭下眼睛。她疼得脸色已经有些扭曲,但是没怎么叫嚷,只是疼得不住的喘息。

    萧纪又看了她一眼,硬着头皮起身,把脖子里一直戴着的一块玉坠摘了下来,俯下身子轻轻放在了林薇的手中握紧,然后又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转身出了产房。

    “一定要保皇后和腹中孩子平安!”

    萧纪没有多言,只这一句,所有人看着他的脸色,也知道他的意思。皇后和皇嗣平安,这里人都有赏。如若不然,只怕,血流成河。

    这年头,女人生孩子,太医并不能进屋,到了皇后这里就更是了。一群太医守在外间,窃窃低语,不停的有人在太医和产房间来回,中央还站着气压逼人的皇帝。

    屋内的□□断断续续,偶尔才有一声压抑的痛呼,萧纪站在那里,听得心惊肉跳,他从未守在任何一位女人的产房外,便是从前的济北王妃生产时,他也恰巧不在王府。而吴妃等人生产时,他也只用在自己殿中等消息罢了。

    他知道女人生孩子不容易,但从不知道这样的艰难疼痛。七活八不活,他还没有听说过。但孩子早产,太医面色谨慎,这他是知道的。如果孩子…孩子,那怎么办?他有些不敢想。他对这个孩子有过多少的期待,林薇对这个孩子有多么的看重,如果万一…..他真的不敢想。

    他头一次期待这个世上真有神灵,如此便能保佑他的妻子和孩子,他的皇后他的皇儿,平平安安。

    生孩子确实不容易,从巳时入产房一直持续申时,孩子都还没生出来。只能听见林薇压抑的痛呼、嬷嬷们的喊话,和来回在产房内外传话步履急促的宫人。

    在嬷嬷一声又一声的“娘娘用力”时,殿外突然起了一阵骚动,“快看,快看,紫色的云彩”,似乎有年轻的小监忍不住惊呼出声。沈方德看萧纪眉头一皱,正要出声呵斥,才侧头就看见半开的窗外,一抹紫红色的霞光横在天际,还有越来越大正在扩散的趋势。似乎转瞬间就已经铺散开来,从屋内看去,那紫红色的霞光已然慢慢横过坤仪殿正前方谨身殿的殿顶,连殿檐上蹲坐的神兽都披上了一层淡紫红。那霞光还在靠近,似正往坤仪殿而来。

    不知何时,萧纪也被惊动了,已然出现在了窗边。他双手一推,窗户顿时大开,紫红的霞光仿佛算准了时间一般,也正好来到坤仪殿上方,霎时穿过窗户铺了满殿的紫红色光晕。似心有所感般,萧纪在紫红色的霞光笼罩中侧头看向了产房,一声婴啼!

    “恭喜皇上,贺喜皇上,母子平安,皇后娘娘诞下了一位小皇子!”

    满屋的贺喜声如潮水一般涌起来,萧纪张了张嘴竟一时没能说出话来。直到裹在明黄色襁褓中,正嗷嗷哭叫着的小家伙被放进他怀中,萧纪才从恍惚中回神,手忙脚乱的双手捧着儿子,看着他皱巴巴红彤彤一点也不好看的小脸,笑开了脸。

    “皇后,皇后怎么样了?”他两手捧着儿子姿势别扭,一面侧过脸问着紧的问宫人。

    “回皇上的话,娘娘很好,只是有些脱力,就说了一句让奴婢们把小皇子抱来给您,就握着您放在她手心里的玉坠睡着了。”

    这许是沈方德头一回看见萧纪笑成这样,眼睛快要眯成一条缝,牙花子都能看见了。

    太医诊了脉,怀里捧着的这个小家伙哭声响亮,并无常见早产儿的虚弱,看着他在父亲怀里闭着眼睛嚎哭,还挥动手脚的样子,连韩德在都有些啧啧称奇。

    “回皇上的话,小皇子虽是早产,但身子康健,好好养着,并无妨碍。”

    萧纪并不放心,虽说怀里的小家伙看着就不是个虚弱的,但毕竟不是足月,难免还是有些担心。韩德在道:“回皇上的话,生孩子说是十月怀胎,实则多数都是九个多月就临盆,真正怀满十个月的并不多见。偶也有早一些的,娘娘虽说是怀胎八个多月,离九月还有几天。实则有孕之事本也是诊脉诊的,估算的日子究竟是早了几日还是晚了几日也是说不准的。娘娘身体底子好,小皇子在胎中也养得好,如今一切都好,并无什么妨碍,皇上可宽心。”

    听了韩德在这么一说,萧纪也算放下心来,怀里的小家伙仍然在嚎哭,萧纪有些心疼,问:“小皇子这是怎么了?”

    “回皇上的话,小皇子应该是饿了,生出来到现在,还没奶过呢。”

    萧纪虽然不舍,仍旧还是把儿子交给了宫女,奶娘是之前他亲自挑的,又给林薇过目的,没什么不放心的。果然小家伙被抱进内室,有了吃的就不哭了。

    萧纪这才有心思打量今日的事情,唔,今日是万寿节呢,嫡子又生了,生日宴虽然中途被打断了,可是双喜临门呀!这真是天大的喜事,儿子还跟他生在同一天。

    唔,外面大臣诰命还都等着呢,儿子出生的消息一定要马上昭告天下。

    萧纪的心思在快速的转动着,心情好极了,连眉头都是扬着的。

    作者有话要说:  估计下一更是下周末了。大家晚安。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林氏女到皇太后相邻的书:贴身女神医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宫花为聘[红楼].拈花一笑重生校园之盛世女帝浪冢女总裁的顶级兵王美女总裁的贴身兵王极品兼职[综英美]好男人是要用抢的!红楼之财迷贾瑚你才是狐狸精[封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