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2章 贾所求

【书名: [红楼]林氏女到皇太后 正文 第92章 贾所求 作者:春困秋乏

强烈推荐:韩娱之秘密讯息超级乐神校花的贴身高手阴阳超市超品相师重生之大赢家天字号保镖空间重生:盛宠神医商女     皇子百日宴, 京城里有头有脸的人家都得送礼。贾家作为皇后的外家,又有数代积累, 自然少不得在贾母的主持下翻箱倒柜,以示对此事的看重。

    两个儿媳妇许氏和王氏跟着忙碌了一天, 晚上回去腰酸背痛。

    许氏是贾赦续取的夫人,自己没生养,对着贾琏、贾迎春兄妹三个倒是视如己出。晚上一家子人坐着吃完饭后, 许夫人对贾赦道:“外甥女是真有福气, 如今圣宠在身,儿子也生了, 中宫位子越发稳固。老爷从前就跟外甥女关系比二房的亲近, 我今天恍惚听老太太说,要求娘娘给珠儿指婚。我想着同样都是表兄, 咱们琏儿也大了, 这个年纪多少人家的公子媳妇儿娶了, 儿子都生了, 就连皇后娘娘可比咱们琏儿还小上一些呢。如今可真是不能拖了, 莫不如也求求皇后娘娘, 看看哪家的闺秀合适, 给牵条红线。”

    贾赦摸了摸胡子, 想了想道:“娘娘做事一贯谨慎, 必不会随意指婚。你不如先看看几家的闺女,跟人家父母说好了,两家定下来了再请娘娘懿旨赐婚, 如此不叫娘娘难做,也算是给女方增添脸面。”

    许氏应下了,又道:“瞧着王家和二房的意思,是想把她们王家的姑娘嫁给咱们琏儿。老爷怎么看?”

    贾赦冷笑一声:“想的倒是挺美,要娶让她自个儿儿子娶,别打我儿子的主意。”贾赦顿了顿,又道:“你后日进宫时,也跟妹妹说一声,就说我想给琏儿娶个书香门第出身的,请妹妹帮着相看。又有,也请妹妹帮着母亲面前说说,琏儿虽不成器,到底是要袭爵的,媳妇儿可万要明事理,那等大字不识一个的我是万万不会答应的。”

    许夫人应下了,想了想,又笑道:“老爷,我瞧着老太太和王氏还未死心呢,今儿王氏可是把自个儿压箱底的东西都拿出来了,听说元春也卯足劲儿这几日都在做小衣裳,赶着后日准备献上去的。”

    贾赦叹了口气道:“母亲的想法我倒是知道,可她也不想想,娘娘那性子,打小看着柔顺,实则最是有主见不过的,能松口让表姐进去同她争宠?退一步说,便是元春进宫了,又能如何?宫里是缺美人还是缺才女?”

    许氏也叹了叹,道:“可不是。论品貌才气,大姑娘都不错,放在京中一众闺秀中也算拔尖,可比起皇后娘娘,当真还差得太远。”

    贾赦也道:“只盼母亲不要做得过火,惹恼了娘娘一家子都不好过。便是妹妹,知道母亲一心想送元春进宫难道心里就舒服?一个是亲女,一个是侄女儿,孰轻孰重?”

    那厢屋里王氏也搂着女儿在说私房话,手边上就搁着元春的针线,是一件精致的小衣裳,做的是春衫,上绣着麒麟抱子。针脚细密,看得出费了不少心思。

    王氏瞧着女儿的侧脸,眉眼如画,肌骨丰润,微微低着头在烛火下越发显得柔顺而美丽。王氏抚摸着女儿的一头秀发,低声道:“娘已同老太太商议好了,这回同皇后娘娘好好说说,叫你进宫去。若是她聪明便不会不允,今秋又是三年一度的大选。届时高门秀女不知凡几,她总要些自己人入宫做帮手占据高位的。何况她如今已经生了儿子了,也不会再有理由把持着皇上不放了。”

    元春羞红了脸微微点头,一面又声如蚊呐,低低道:“若是…若是皇后娘娘不愿意呢?”

    她与林薇小时候曾玩在一处,自知这个表妹心性与常人不同,这事儿她会如何想还真是没把握。元春想着那日万寿节,她一身明黄吉服高高在上,皇上又一心维护的模样默默叹了口气,明明论出身,她是国公爷的嫡亲孙女儿的。可到底,她想着父亲贾政十年如一日没动过的品级,只能叹生不逢时。若是祖父还在便好了。

    王氏眼里一冷,寒声道:“那咱们便等九月里参加大选。难道大选也能由她只手遮天吗?便是如此,难道咱们还见不得皇上一面了么?”

    元春抿了抿唇,不再说话。她当然希望表妹能亲口接她入宫,入宫不能也不要反对。不然便是入了宫,跟有子的中宫皇后对上,只怕日子也难捱。除非,除非….皇上愿意护着她。

    她想着曾见到过的天子真容,英武又有气势,一眼扫来她的腿都软了,那真真是深闺梦里人。

    京城三月,天气一日暖过一日,柳条儿开始出芽了。庭院里有些花渐次开放,日头好的时候,萧泽小朋友已经可以被亲娘抱着在外头走动走动,晒晒太阳了。

    他的百日宴办的极为盛大,但主角仍旧还是他爹跟他娘。一大早就被打扮得跟红色福娃一样,抱出来晃了一圈也就仍旧抱回殿里去了。

    这样的大典,人多手杂,孩子年纪小抵抗力也不高,林薇可不敢让在座的贵妇一人摸一把。何况,皇宫里能真正有资格在这样的大典上抱抱她家儿子的,基本都早已作古,早挂了。

    太上皇自然是称病没有出席,萧纪和林薇谁也不在意。太上皇没有皇后,太妃们也都一同住在南台。宗室之中,也就长安长公主得到授权抱着侄孙逗弄了两下。其他人其实也就看见个胖包子一闪而过,还要挖空了心思各种夸赞,什么龙章凤姿,什么气质不凡,什么天生聪颖,听得林薇抿着嘴直笑。

    大典之后,林薇留了母亲和贾家的一竿子亲戚说话,过年时候她正在坐月子,上元节也错过了,如今这会儿说不见未免有些不近人情。

    进了殿,先是一通拜见,而后林薇赐座,几人围着说起了闲话。

    林薇道:“许久不见外祖母了和舅母们了。原该把小皇子抱出来给大家瞧瞧的,可巧他方才闹觉睡着了。也不敢叫人抱了来,若是中途吵醒了,只怕哭的叫人头疼。”

    贾母连忙说道:“臣妇们都常住京里的,日后总有机会见的。小皇子这个时候正是睡得多的年纪,且叫他好好睡,万万不敢扰了他。”

    林薇也笑:“可不是,嬷嬷们也都这么说。现如今,他才是殿里的小祖宗,一哭闹起来,一宫的人都围着转。”

    这话说的贾敏也是笑:“娘娘从前小的时候,可不是一样样的。那时候你一哭,你祖母,你父亲都急的什么样,可不也是一屋子人围着团团转么。”

    林薇好笑道:“我自己小时候什么样我是不知道了,从前团哥儿闹觉我是见识过的。”

    几人闲聊着,便听贾母道:“娘娘,前日里你舅舅与人吃酒,听礼部的人说起,今秋又是大选之年,礼部已经着手准备,要开始请旨了。我日前见着北静王妃,听说是她娘家的妹子也请了宫里从前的嬷嬷回去教导着了。不知娘娘,可有什么打算不曾?”

    林薇怔了一下,想不到贾家如此沉不住气,却也笑道:“祖宗自有法度,礼部按例行事,届时如何还得等皇上旨意。我是中宫皇后,自然是听皇上的,眼下还无需我来操心。外祖母是有什么想法要说与我听么?”

    贾母僵了一下,心知皇后这是不愿意提了,却也硬着头皮道:“娘娘,今年大选恰逢许多世家都有姑娘参选,她们出身高贵,自身也不凡。而皇上后宫,如今高位嫔妃中也只得一妃、三嫔罢了,娘娘且需提早做准备。”

    林薇闻言一笑:“外祖母多虑了。”然后就不再多言。

    贾敏的脸色也不好看,岔开了话题,道:“娘娘,你大舅舅前些日子说,琏儿年纪渐长尚未定亲,央着我求娘娘给说合了呢。”

    许氏闻言忙接口,道:“可不是,琏儿还大着娘娘两岁呢,我跟老爷在家里急得不行,到底是没什么见识,还请娘娘给拿主意。”

    林薇笑了,正要接口,那边王氏开口了道:“大嫂,琏儿到底是男儿,且还等得了。咱们家几位姑娘,才要劳动娘娘慧眼识英呢。咱们元春可也与娘娘同岁,上次大选到底是叫不相干的事情给搅和了,这次……..还请娘娘看在自家表姐的份上,多帮衬。”

    林薇几乎要冷笑了,好个王氏,正要开口,却听一声孩子哭闹,林薇连忙起身,匆匆往内殿去。贾敏才将起身跟过去,便见皇帝大踏步的进来了,立刻侧身行礼避让。

    “这是怎么了?”萧纪进门,见紫苏已经把小家伙抱出来递给林薇了,连声问道。

    紫苏行了礼,回道:“回皇上的话,小殿下方才睡醒,醒来不见娘娘也没见着皇上,就不高兴了。奶娘要喂奶他也不肯吃,就哭起来了。”

    萧纪看着林薇怀里哭得一抽一抽的包子,听声音明显是雷声大雨点小,一面还伸手向他,立时哭笑不得。伸手从林薇怀里抱了出来,在他小小的脊背上轻轻拍了两下,小家伙就不哭了,只是颇为委屈的把脸藏在父亲的颈项处。

    萧纪好笑道:“打小就这么粘人,还会撒娇假哭了,都谁教你的?”他一面颠了颠孩子逗他,一面瞧着林薇,明显就是在说有其母必有其子。

    林薇也觉好笑,嗔了他一眼笑道:“我小时可不这样。”

    萧纪笑道:“那要问林夫人了。”

    两人转身,萧纪抱着儿子朝外走去,林薇紧跟着。贾敏等人都出来了,俯身给皇帝行礼。

    萧纪抱着儿子在外殿坐了,笑着免礼,道:“听皇后言,林夫人是后日启程?”

    贾敏应道:“回皇上的话,臣妇是预计后日启程回扬州。”

    萧纪也是难得能同女眷说几句话,也是头一回在坤仪殿见到林薇这一大群亲戚,看着倒是和蔼。又见贾敏身侧站着的黛玉,笑道:“这是皇后的幼妹?”黛玉虽然紧张,此时也上前行礼,应了。

    萧纪笑了一声,看了林薇一眼,笑道:“瞧着倒是不大像皇后。”

    林薇明白萧纪的意思,黛玉瞧着柔柔弱弱的,林薇这个年纪面上装的虽然乖巧,性子着实大胆,还曾在荣国公府偷瞄过他被抓个正着。

    林薇轻咳一声,笑道:“一样米养百样人,便是一母同胞也不是个个都一样的。”

    萧纪笑了一声,然后向着贾敏道:“你回去告知林如海,就说今科秋闱,让令公子下场一试。”他顿了顿,又转头对林薇道:“等他考完了,叫他上京来,朕给他找了个好师傅。来年若有你爹的本事,正好进宫来给咱们儿子当师傅。”

    林薇笑了,道:“儿子如今连牙都没有呢,皇上想的可真远。”

    萧纪笑道:“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

    贾敏闻言大喜,立即应了,能让皇帝开口,这不仅仅是女儿的面子,更是儿子的福气。林莯虽年纪小,林如海也有意让他今秋下场,如今皇帝提了,将来考试时对林莯绝对是有好处的。这边贾母,王氏,许氏都一脸艳羡,贾元春更是萧纪一进门,一颗心都粘在他身上了。

    萧纪倒是未觉,只是看向贾母,道:“自荣国公去后,倒是甚少见到老夫人了,如今身子骨可还好?”贾母连忙回答,脸上笑出一脸的褶子。

    又听萧纪开口对林薇道:“今儿新罗倒是贡上来一些人参鹿茸,沈方德说是还不错,我让他捡好的送到坤仪殿来了。倒是可赏些给林夫人和老夫人,兴许用得着。”

    林薇欠身一笑,道:“那臣妾就多谢皇上惦记着了。”贾敏和贾母也忙谢恩。

    此时,萧纪怀里的小家伙又哼唧起来,在萧纪怀里扭着拱了几下,小手直往他胸前招呼,萧纪觉着好笑,便又道:“罢了,时辰也不早了,你们都先回去吧,朕同皇后还有事要说。”

    贾敏等人闻言赶紧告退,林薇使了个眼色,让紫苏送他们出去。

    萧纪又抱着小家伙起身,递给林薇道:“儿子饿了,你喂他吧。”

    萧泽自有奶娘,可林薇当初在月子里,就自己喂过他,小家伙嘴刁,尝过亲娘的母乳后,就不肯轻易再吃别人的了。只有林薇奶水不够,或者在忙着没能喂他的时候,才有奶娘哄他吃奶。

    萧纪这人也不是那么守规矩的,知道也没说什么皇后不该亲子喂奶云云,何况林薇理由还足够。

    两人转进内殿,林薇给小家伙喂奶,萧纪这个脸皮厚的,想凑过去吃另外一只,被护食的小家伙一巴掌拍在了脸上,把林薇惹得直笑。萧纪就伸手去咯吱她,把林薇笑得直躲,直把不能好好吃奶的小家伙急的嗷嗷哭了两声,两人才作罢。

    萧纪半靠在软塌上,侧头对着正喂奶的林薇道:“早朝上礼部上书请旨,说是今秋大选要提早准备。可朕瞧着满宫子伺候的人,仿佛也没听谁说哪宫里缺人。朕如今忙得恨不得长了八只手,他们到有精力折腾这些。朕便直接拒了,今秋的大选且停一届吧,皇后看如何呢。”

    林薇心里一喜,面上却不动声色,侧头笑问:“你想听皇后的话,还是我的话?”

    萧纪笑了一声,道:“皇后如何,你又如何?”

    林薇道:“皇后会说,一切都听皇上的。”

    “那你呢?”萧纪挑眉问道。

    林薇前倾了身子,凑过去同他唇舌纠缠了一回,这才回身笑道:“这便是我。”

    萧纪大笑,挨过去抱住她连同儿子一起,放在了腿上,笑道:“我早知你是醋坛子,如今也是不指望你能改了,你懂朕的心意便很好。”

    林薇靠着他,柔声笑道:“哪里能不懂呢?你不知道,我有多么高兴。”

    萧纪也笑:“从前朕娶你时,朕知道你是不太乐意的。你这性子,若是男儿,只怕是能与朕君臣相得,谱一段佳话的。但朕很高兴你是女儿身,良相易得,知心人难求。”

    林薇也点头笑:“我也很庆幸,遇见的人是你,能这般包容我。”

    林薇一手搂着儿子,一手与萧纪手掌交握。想着方才贾母等人的话,不由心中冷笑。

    如今萧纪方才大权在握,正是摩拳擦掌想要大干一场的时候。他后宫中除了林薇,尽皆原来王府中的妾室,论出身,都算不得高,因而才安分。此时哪里就愿意迎入一些出身高贵的女人,来打乱后宫本身的平静呢。

    眼下萧纪不缺儿子,何况又有嫡子刚刚降生。这些子人到底太心急了,太上皇的乱子刚过去,萧纪是脑抽了才会这个时候弄一堆女人进来添乱。皇帝的后宫可不同于普通人的后院,素来前朝后宫都是相关联的,牵一发而动全身,萧纪可不傻。

    当然,林薇确实相信,这里面多多少少萧纪的确是有考虑过她的感受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林氏女到皇太后相邻的书:贴身女神医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宫花为聘[红楼].拈花一笑重生校园之盛世女帝浪冢女总裁的顶级兵王美女总裁的贴身兵王极品兼职[综英美]好男人是要用抢的!红楼之财迷贾瑚你才是狐狸精[封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