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节 禅师

【书名: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九十二节 禅师 作者:读书之人

强烈推荐: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盛世芳华吃在首尔超神当铺犯罪心理:罪与罚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这里的军队一没有usa军的强大后勤也没有pla优待俘虏的政策。对于受了重伤的人来说,这种情况和已经断气没什么区别。

    不过老兵并不介意这个。敌人嘛,死就死了,难道还让人哀悼一番吗?他关心的是另外一件事情。“找到多少武器?”

    想要逃出升天,靠着那把没有多少子弹的手枪可绝对不行。

    “只有一把步枪了,而且……”

    “其他的都不能用了?”虽然说早有预料,但老兵还是惊讶了一下。

    “其他的都炸膛了。”小兵随手将一把废枪递过去。原本整齐美观的枪支如今正中间已经开了一个大缺口。爆炸的力量扭曲了坚固的钢铁,就像平凡人撕开一张纸一样轻松。对枪械熟悉的人都知道,正常人站立射击的时候,枪支要么非常靠近胸腹部(扫射),要么非常靠近头部(瞄准)。而不管是头部还是胸腹部都是人类的致命要害。

    炸膛也分不同情况的,但枪变成这个样子,持枪的人估计也就没什么救了吧。

    “都炸膛了?”老兵端详了一番,

    把枪随手丢到地上。它已经是废物了。

    “应该是这批枪械有问题,一旦连发就容易炸膛,看上去,黑心的军火商又骗了一大笔钱……”小彬有点幸灾乐祸。一把枪炸膛那是运气问题,十几把一起炸膛那就是质量问题了。

    当然了,这也没啥奇怪的。这种地方军阀的武器都来自一些地下军火商。要说这些“死亡商人”会玩出什么花样来,那真的再正常不过了。

    但是老兵却知道,事情绝没有那么简单。不过这些想法放在肚子里就好了。

    “那这把枪……”老兵的目光停在小兵身上挎的那一把完好的,“可能也有问题。”

    “应该是不能扫射,但是可以点射。”小彬说道。“总比手枪好,我会小心使用的。对了,那个,大哥,你之前对我说的……”

    “你是说大智禅师的事情吧?”老兵想了想,“我小的时候见过大智禅师,不过那时我还小,只有十几岁。后来,我大概在你这个岁数的时候,又偶然的见到了一位来拜访大智禅师的高人,现在又遇到这个陆五。到目前为止,一共三个。”

    小兵一脸懵逼,明显完全听不懂老兵说的是什么。

    客观的来说,虽然小兵没有看到战斗的过程,但是他至少看到了战斗的结果。要说一个人赤手空拳或者拿着一个冷兵器就打倒拿枪的士兵,在理论上是可能的。比方说出其不意的突袭,或者是特定的地形,使得枪械难以发挥远程射击的作用。而且哪怕如此,一个赤手空拳的平民打倒了十几个全副武装的士兵,那么这种事情可以被称为“奇迹”,通常只有电影里才会发生。不过假如这个事实和劣质枪械关联在一起的时候,就没那么难理解了。

    所有的死者都是死在炸膛事故之下,当然,其中有一个人是被陆五徒手打倒的。不过一个身手敏捷的人,在一对一的情况下,依靠地形的掩护,攻击并打倒一个拿枪的士兵(特别是对方惊慌失措的情况下)――这种事情,尽管很难,但是至少不会让人怀疑。

    一切至少在表面上都是合情合理的,所以小兵到现在还不是完全理解发生了什么。

    小彬离开了,而汤玛士这个时候朝着这边走过来。这位老外一脸垂头丧气。

    “张上校,你说的是真的吗?”

    “汤玛士先生,我又何必骗你呢?我可以指点你,但是一切都只能看你个人的缘分。”

    “可是,陆五他不承认啊。”

    “高人都是不承认的。”老兵说道。“我说了,一切都看你个人的缘分。”

    “上校,你的办法不成啊。”汤玛士抱怨道。“他说不可能收我做徒弟……可是,”他一脸委屈。“我都下跪啦。这不是东方最尊贵的礼节了吗?”

    “废话,汤玛士先生,要是磕个头能学那本事,我现在怎么可能还在这个地方当一个上校?”张上校不屑一顾的回答。“当年我也是亲眼见到过大智禅师的人啊。那个时候我只有十来岁呢,磕了十几个头,哭喊了半天也没用。这叫缘分,强求不来的……对了,那个,陆五最后怎么说?”

    “他说可以做朋友,但是他不可能收我做弟子。”汤玛士看上去相当沮丧。“不过,我估计他肯定是不会教我功夫了。”

    “我都说了,那不是功夫……好吧,随你。说句实话,这才是正常,大智禅师当年连看我都没多看几眼呢。”

    “张上校,

    你之前说的大智禅师……是什么人?是个和尚。”

    “是个和尚,和这位叫做陆五的小兄弟同类型的人,按照中国话来说,叫做高人。这种人,我这一辈子只看到过三个,大智禅师是一个,第二个我不知道名字,第三个就是眼前这个叫陆五的小兄弟。”

    “那个大智禅师做了什么事情?”汤玛士很好奇。

    “很了不起的事情。”老兵回想起也有些感慨。“前因后果什么的我就不赘述了,总之当初有一帮土匪要杀人,大智禅师正好在场,于是出来阻挡土匪……”

    “他把所有的土匪都打倒了?”汤玛士很感兴趣的问。“可是和尚应该是戒杀的吧?”

    “土匪们包围住大智禅师,想要杀他。不过大智禅师并非凡人,他口吐真言,一声大喝……明白没?他什么都没做,只是这么大喝了一声,土匪们就全部被定了身,就只能站那里不能动了。大智禅师就带着受害者翩然而去,留着土匪们站原地一动不动。据说半天之后,这帮土匪才恢复行动能力。当然了,眼见这佛门神通,他们再也不敢作恶,后来,听说这帮土匪中据说有好多个洗心革面,其中有一个还拜入了一位大师门下,出家了呢。”

    “不能动了?怎么可能呢?”汤玛士半似自言自语的说道。

    “你相信我不?”老兵指了指自己的眼睛,“亲眼所见。”

    “你亲眼看到整个过程了?”

    “我没看到整个过程,但是我亲眼看到那群土匪被定了身,原地不能动的样子。后来我赶紧追上大智禅师,想要拜师……可惜的是,我没有师徒缘分。”

    “这个大智禅师是哪里人?”

    “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他隐居在菩提寺。后来我遇到了另外一个不知道姓名的高人,是来菩提寺拜会大智禅师的……这位高人不是和尚,遇到了一群兵痞惹事。我就在边上。”老兵说道。“我本来以为那个外地人要吃亏,没想到他就这么瞪了几下眼睛,那些无赖就直接给跪了。”

    “跪了?”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然后原本在一边看的我立刻明白这一位恐怕不是普通人,接着……他向我问了去菩提寺的路,然后就走了。我连名字都没来得及问。这种人很少见,能碰到一次面就是祖上积德了。”张上校颇有感慨。“那些本事都是传授给特别缘分的人,我们这种普通人,就老老实实的站一边去吧。”

    “真的没办法吗?”汤玛士还是有点不死心。

    “真的没办法,按照佛教的观点,这叫做缘分。有大缘法的,不用强求,人家自然收你当徒弟,教你本事。没缘分的,那是见了面也不认识。看着对方从你面前经过,你也只当对方是普通人,完全不知道。像我们这种,就是有那么一点点的缘分……那就是看得到,摸不到的类型了。”

    老兵,或者说张志斌,拍了拍汤玛士的肩膀。“汤玛士先生,既然你是佛教徒,就应该知道一切魔障都起于**太多。你要换个角度来想,我们已经得到足够多的好处了,如果不是遇到了陆五,我们现在已经完蛋了吧?”

    上一次被俘虏的时候,汤玛士是因为西方记者的特殊身份,张上校是对方没认出自己,所以才能够平安无事,并最终发动一场俘虏的暴乱逃出来。这一次估计不可能有这样的幸运了。如果落到敌人手里,他的命运恐怕只有死路一条。当然了,反抗或者逃跑(假如没有遇到陆五的话)下场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不同。

    三个人靠着一把只有两三发子弹的手枪,去对付十几把自动步枪……结果不用想象也能知道。

    “对,我不应该如此贪婪。”也许是这句话解开了汤玛士的心结,他看上去神色一下子好了很多。“缘分,一切需要缘分。”

    “没错,能认识这么一位人,就是缘分了。”

    和汤玛士不同,求师的事情张上校一点也不关心,或者说他从一开始就不抱希望。如果说汤玛士还充满了浪漫主义的情绪,想要在东方遇到某个掌握神秘力量的大师(很明显,在他眼里,陆五就是这种人),并拜师学成后回美国去装逼的话,那么张上校眼下想要做的就是如何从这场失败中活下去。

    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只有活着,才能有报仇的机会。而且更重要的是,就像所有那些谨慎的人一样,张上校虽然此时地盘被敌人攻占,军队被敌人击溃,但是却还谈不上走投无路的地步。这种地方的割据军阀,极少完全依靠自身的力量。或者说,他们表面上是依靠自身的力量,但是实际上几乎都有外面的盟友。只要这一次能逃出来,张志斌可是有着百分百的信心卷土重来。

    事实上,就像每个人都知道的,只要有钱,重新纠集一支军队杀回来并不是难事。当然,前提是他能或者逃出去。

    至于日后,假如一切如老兵所希望的发展了,那么这将是一个珍贵的人脉资源。当然老兵不奢望对方会收自己儿子为徒之类的事情,只是希望在遇到那些超自然的力量的时候(在东南亚,降头、诅咒这些东西相当流行,而且很多人相信),能够找到坑帮忙的人。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相邻的书:仙罡记鬼怪Go纵横影界独宠之盛世医妃香伴星神路天降王妃绝色王爷要逼婚冥王的嗜血葬妃重生之综艺我最爱无法逃离的宿命韩娱之炫爱重生之宠妻如命阴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