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节 强取豪夺6

【书名: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一百九十节 强取豪夺6 作者:读书之人

强烈推荐:渣受洗白攻略[快穿]吃在首尔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盛世医香盛世芳华     陆五干掉了格鲁马斯,但是他无罪——虽然就地球人的角度来说,这简直不可思议。但是站在本地人的立场来说,这却是事实。

    打个不怎么确切的比方,这就好比地球上著名的辛普森杀妻案。判决之后,某个观众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辛普森是凶手,但是他却也承认陪审团没弄错,因为如果他是陪审团的一员,那么他也会判辛普森无罪。类似于此类自相矛盾的事情并不是地球独有的。比方说眼下陆五的情况就是如此。

    耀日家族一方可以找刺客暗杀陆五,可以用各种渠道给陆五添堵,甚至可以公开宣布要复仇,但是却没办法指控陆五有罪,因为陆五确实无罪。这就是为什么陆五只是参加听证,而不是接受审判。如果他丢下职务问题不管,他甚至连听证都可以不鸟——反正地方军又不受正规军领导。如果真的这么做了,那么正规军那边唯一公开的惩罚措施有且只有一个选项(如果私下里的报复和阻挠手段不算的话),那就是撤销迦舍城的“委托防务”,停止发放高额补贴。

    必须要说,若非如此,陆五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自己来找死的。就算他的理想是一个冒险者,他也没想过“主动找死”这种事情。

    “我是……坐飞空艇来的。”陆五想说自己直来直往,完全避免了中途一切发生意外的可能。而且这架飞空艇还是属于维修大师,也就是隐的,并不在陆五的名下。这种情况下,哪怕耀日家族早有准备,也会被打一个措手不及。最重要的是,既然现在大本营里有一位很高的高层官员,那么耀日家族定然不敢随意放肆。

    当然还有一个隐秘的理由,那就是高手可以监听来往信号,至少在辉月这边下一次更换密码之前都是如此。现在,高手的麻烦并不在于能不能打听到消息,而是在于“垃圾信息”实在太多。就像一个没有搜索引擎的互联网一样,想要找到自己有用的东西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虽然如此,高手也能确定大本营这里没有什么人准备对陆五动手。至少也是他们没有料到陆五会如此突然的到来吧。毕竟陆五本来可以不来的。

    “飞空艇?”道尔上校略有意外。

    “等到听证会结束之后,我就走。”陆五说道。“我想这点时间,应该不至于……”

    “你想的太简单了。”上校毫不留情的打断了陆五的话。“不过你既然来了……现在说什么都来不及了。贪婪会害死人的!对刚才那些人是如此,对你也是一样。”他冰冷的眼珠子转向天花板,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告诉你……”

    上校的声音被打断了。一整队的人马,大约七八个人,从房间外面走进来。其中有三个显然是军官的身份,另外几个则穿戴没有头盔的轻型外骨骼装甲,看上去一副卫兵样子。

    “你就是陆五?”当先那一个肯定见过陆五的照片,毫不费力的第一时间认出了他。“没想到来得很早。”

    前面说过,此时放映室已经完全空了,之前的人,除了陆五和上校之外都已经离开,相关设备也被人带走。此外,之前被关上的门窗什么的也被打开,所以现在整个房间的光线相当亮堂。

    只要把桌椅之类家具稍微排列一下,也许作为审讯室不太合适,但是作为听证会,似乎也完全没有问题。

    领头的那位军官将目光停在陆五身上好几秒,然后转到陆五身边的道尔上校身上。话说回来,道尔上校这种人外表特征是如此的明显,估计哪怕不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至少也算得上是一个名人了。

    “道尔上校?”陌生军官认出了对方。“您的会议应该……”

    “我不能说更多了。”道尔上校一边轻声说话一边站起来。“牢牢的记住一件事情:千万不要贪心,要知道现在谁也没办法耍赖!”

    道尔上校从房间门口离开。而这帮陌生人则留了下来。有人去检查一下门窗,并且将原本只是虚掩的大门从里面锁好。另外一些人则把这间放映室的椅子排列了一下。

    整个过程都是无声的,没人开口说话,只有那个领头的军官袖手站在一边,用一种很难形容的,似乎三分好奇三分恶意的目光打量着陆五全身。

    那种眼光,让人想起畜禽市场。那些被卖掉的畜禽,估计就是感觉到这样的目光。

    虽然陆五知道自己要参加的是听证会,哪怕表现得很差也不会被逮捕,但是这气氛有些不太妙啊。

    几分钟的时间后,那个陆五不认识的人来到陆五面前。那是一个三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壮汉,以这个世界的颜值标准应该说中庸相貌,那张脸基本上属于丢到人群之中就认不出来的类型。两人相隔大概只有两步,他用傲慢的神情看着陆五。

    “你就是陆五,来自堡口城的一个小无赖?”那个人开口说道。“听说你和尼斯城那边的一群地痞勾结在一起,把格鲁马斯那个小子给做掉了,是不是?”

    他一副盛气凌人的态度,话语里面没有半点礼貌的成分。

    “我不是无赖。”陆五吸了一口气,回答道。这种恶劣的态度让他明白,也许这场听证会没有想的那么简单。而他也记住了刚才上校对他的提示。

    “哈,居住在那种边境地方,靠着走私生活的,叫一声‘无赖’又有什么错?”那个军官倒是笑了一声。“你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军人。果然……没有任何军事训练和素养,作为平民,在逃难的中途被强征入伍,然后靠着运气和不怕死爬上来现在的位置。”他的脸突然狞笑了一下,“那么,对于尼斯城的事情,你怎么说?”

    “那个,我是被……我相信我已经把相关证明和申辩发过来了,再多的解释也没用。”

    这要亏格鲁马斯的保密做得并不好,陆五很容易就搜集到足够的证据。当然了,有证据是一回事,别人认可不认可你的证据,那是另外一回事。再有什么证据,陆五主动进攻格鲁马斯都是事实。

    “确实,再多的解释也没用。我不想说太多废话,”那个军官口气难得的缓和下来。“现在,女妖之门这里已经阻滞太久,到处都是坏消息,东一个任务失败,西一个目标没能完成。还有长度触目惊心的人员损失名单,以及似乎永远看不到尽头的等待。之前还有人喊着收复失地,现在就连收复失地这种事情都没人提及了。是不是觉得很混蛋?没错,现在我们需要一次胜利,哪怕是一次小胜利也行,来稍微振作一下人心。有人推荐了你。”

    “我?”陆五听得莫名其妙,一时之间,他甚至忘记了这应该是一场听证会,针对的是尼斯城的事情,而不是军事部署什么的。不过自从他来到这里之后,意外的事情已经发生了这么多,以至于让人神经都有些麻木了。

    也许忘记了这件事情的不止他一个。似乎在乎听证会事情的人只有他一个,其他人对这件事情几乎完全不知情。

    “是的,你是少数和凯查哥亚特交战后还活下来……顺带着还赚了一点便宜的人。”对方点点头。“有人说你只是运气,也有人说,你靠的不止是运气。但是无论如何,现在你手里有一座浮空要塞了,正适合这个任务。我们需要有人……发动一次锐利而突然的袭击,能够给凯查哥亚特造成一定的压力,吸引它的注意力并且为其他战线取得优势。觉得怎么样?”

    这番前倨后恭的高谈阔论让人迷惑,但是既然对方这么说了,他似乎也没办法拒绝。怎么说陆五也是一个生长于红旗下的中国人。要说战斗中畏畏缩缩,贪生怕死什么的,根本不是当代中国人的三观。当然,另外一方面就是答应这个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凯查哥亚特和他之间,最多也不过是演演戏罢了。一个假装进攻,一个假装防御而已。

    “呃,应该没问题。”陆五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了下来。

    “这是一个艰巨的任务,军团长。”这个中年军官的脸变化的速度实在太快,从刚才的“小无赖”,变成了现在的“军团长”,让人几乎以为他脸上带了多层面具。“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助的吗?你知道,因为我们之间归属的问题,在军械方面我们不能直接将装备拨付给你,我不得不表示抱歉。但是如果是资金的话就容易很多了。听说,你的浮空要塞还在维修中?经济方面应该有压力才对吧?”

    世界改变得是如此的坏,让陆五觉得非常的意外。天上真的掉馅饼了?好吧,真的天上掉下馅饼砸中你的头,也会让你昏乎乎的不敢相信。事实上也是这样,陆五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但是在不知不觉中,他的嘴巴已经张大了。

    但是对方显然把陆五的茫然与不知所措解读为对刚才轻率许诺的的后怕,当然还有回过神来之后,震撼导致的反应不能。

    “陆五阁下,我们应该谈一点细致的要求了……”对方冲着身边的手下示意了一下,于是一张桌子和几张椅子被拉了过来,交谈双方现在可以坐下来慢慢谈了。

    等到这一切完成——这句话的意思是,他们把关于把钱(多到让陆五不敢置信的钱)送给陆五的话题谈完了,顺带着还签署了责任书之类之后。那位军官终于心满意足的站了起来。

    “果然,陆五阁下正如传说中一样,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勇士。能够单身返回原路救人,这种勇气并非凡人所能拥有的。哦,对了,忘记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加尔,”他主动的拿出自己的终端。“陆五阁下,机会难得。”他最后一句话有点让人不懂。“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那个……”在谈了半天不相干的事情之后,陆五终于想起了这次听证会好像和这事完全无关才对。“听证会的事情……”

    “听证会?不是已经结束了吗?”加尔耸耸肩。“陆五阁下,您恐怕根本不知道耀日家族的那个小崽子到底有多讨厌。能够只是那样摔死已经是他的幸运啦,很多人甚至希望能把他食肉寝皮而后快的。而且您提供的证据也足以说明一切,是那个混蛋自己策划了一切阴谋然后把自己坑死了。我只能说死得活该,不是吗?”

    “啊……”

    “顺带说一下,那些浮空要塞的维修师其实都很保守,您大可以提出更快的维修进度,让他们日夜加班。”加尔笑嘻嘻的打完招呼,掉头招呼其他人离开。留下陆五半天回不过神来。他来的时候,由于对于未来的未知,所以多多少少还有有些忐忑不安的。但是现在看起来……一切都是多虑了。他不是来参加一场听证会的,而是来捡个大馅饼的。

    还有上校的那些话……上校虽然是好意,但估计也是搞错了吧。他一边这么想着,一边从建筑物里走出来,同时拿出终端,准备联系还在头顶高处悬浮的飞空艇。

    然后,他就看到飞空艇身上爆出一缕不祥的灰白色烟雾,然后就这么直挺挺的摔下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相邻的书:仙罡记鬼怪Go纵横影界独宠之盛世医妃香伴星神路天降王妃绝色王爷要逼婚冥王的嗜血葬妃重生之综艺我最爱无法逃离的宿命韩娱之炫爱重生之宠妻如命阴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