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节 危机重重10

【书名: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三百四十一节 危机重重10 作者:读书之人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六零年代好生活不死佣兵恶毒炮灰他弟[星际]回到七零年代     “没有经验的菜鸟……”

    断指已经初步的给猎物下了一个定义。

    虽然说所有的术士都是经过战斗训练的,但是人和人之间,总是会分成三六九等。就好像地球上同一个老师会同时教出全国奥数比赛冠军和普考都不及格的學生来一样。在战斗方面,有人天生就有敏锐的战斗直觉和战斗意识,有人没有;有人天生充满勇气,敢死乐伤,有人没有;有人战斗时候能够理智的分析,知道进退,有人做不到。事实上,哪怕是同一个人在不同阶段实力也是有差别的。初出茅庐的时候和身经百战险死还生之后是截然不同的。

    魔力每高一律,就会形成天然的强大优势。事实上,若非经历了整个前后过程,突然有人冒冒失失的提出让他去对付一个第一律术士——不管那是一个什么档次的第一律术士,断指自己都会斟酌一二,好好考虑一下风险和收益的问题。

    但是现在,他觉得自己已经完全搞明白了。对方拥有第一律魔力,但是力量较为微弱,并没有探索以太之海的能力。否则的话,哪怕是凯查哥亚特那样拥有不可思议的智慧和力量的生物也不可能把她从辉月阵营那边“拐”过来。或者说,此刻的辉月术士们绝不可能如现在一样稳坐钓鱼台,安心的看着冥月和凯查哥亚特开打了。

    对于对方没有战斗经验那更是自然不过了。这种力量微弱的术士非常少见,虽然没有探索以太之海的能力,但是前面说过,根据一种迷信,这种人的后裔拥有第一律魔力的几率很大。除此之外,她们是研究部门的常客和宠儿。在魔力的进一步应用研究中有着相当重要的位置。这种人当然不会被送上战场,所以也没什么机会可以磨练实战的能力。当然了,对于他们的保护程度也到此为止,没有更多了。他们的失踪并不会引起真正的关注,所以有可能被隐瞒很久。

    对于这样的敌人,断指有着充分的信心。当然,最重要的是对自己的力量有自信。虽然因为有着那种吸能效果,所以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魔力会逐渐流逝。但是至少在这个时间段内,他拥有的力量远远超过对方。那个辉月术士能够和自己相比吗?从魔法残痕来判断,断指相信这是完全不可能的。

    从刚才的声音来看,她是藏身在这里……周围一代的某个地方。

    四周是一片钢格板制成的,类似于脚手架一样,弥漫在整个楼层的中央位置。这一层楼层很高,四面有四根支柱,这些金属板就架设在这格能够看到底下那不知道是不是“一只”的火焰变形虫。

    现在有点明白这只怪异的生物是干什么的了。因为能够看到一些金属块正在其中。不是废金属重新溶解,而是从这个类似于岩浆一样的火焰液体里,正在“长出”一块块大型的金属块。那不是普通的金属,而是有着固定规格的金属构件。

    某种……纳米机器人吗?

    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但是可以猜测这种岩浆一样的东西应该是一种纳米机器人,它们正在“生产”一种机械零部件。这种做法比起正统的金属溶解、铸造,形成模胚并最终削切城产品而言显然有着很大的优越性,能够一次性生产各种复杂的金属零部件。而且似乎不止如此。

    别的不说,单单是这一个东西的价值就非常惊人了。一旦能够将其原理进行解读,甚至不需要解读原理,只需能够对其进行复制,它都可能在生产领域里产生一次革命性的风暴。想想看,为冥月阵营带来如此宝贵战利品的他将得到什么样的荣誉和奖赏?

    当然,断指迅速的将思路从这短暂的狂想中拉回现实。现在还不是考虑这个东西的时候。他要做的更要紧的事情是把那个辉月术士抓出来。只要能找到猎物,那么这件事情就差不离了。从之前留下的魔法残痕判断,断指个人判断猎物并不具备在吸能效果中呆这么长时间的能力,所以她应该拥有某种对抗吸能效果的办法(比方说凯查哥亚特给了她某件针对性物品,或者事先吃下了某种特殊药物什么的),但是他也认为猎物并不具备彻底免疫吸能效果的能力。只能说她魔力流逝的速度较为缓慢,如此才比较合理。

    她逃到这里的时间不会很长,绝对没有机会依靠随身装备布置一个危险的陷阱什么的。而这里显然是凯查哥亚特的一个(金属冶炼)加工厂,要说凯查哥亚特事先预料到这种可能性,所以在这里设置了陷阱什么的……那就太过于夸张了。

    事实上,如果凯查哥亚特真的有如此神通预料到了一切,那么他要做的也不是设置一个无聊的陷阱,而是安排一个特大号的炸弹。这种陷阱才是真正可以对付一个术士的。所以,只要找到目标,断指就等于已经赢了。

    但是……猎物躲在哪里呢?

    视野所及,似乎没有任何可以藏身的地方。在术士之间的战斗中,使用魔法隐身之类的技术是完全行不通的,魔法残痕会暴露一切。

    飞行也是一样。虽然术士拥有让自己离开这个金属脚手架,飞行于空中的力量,但比起正常双足行走,飞行的话实际等于用第三律魔力“拉起”自己的身体。一个人的份量并不重,但是也不算轻。加上下腾挪必须的额外力量,这种程度的魔力使用会留下相当浓烈的魔法残痕才对。所以这种可能性可以排除。

    不是用魔力来隐藏自己……而是利用其它什么东西吗?

    天花板上面吗?这里上方还有一层,或者是夹层之类的“半层”,猎物藏身其中?或者是脚下的火焰变形虫?这种类似于岩浆的粘稠液体……里面要说藏着几个人那可是轻而易举的。也许几百个都没问题。

    但是刚才的那个声音……

    断指慢慢的踩到刚才那个声音的位置。前面说过,这里什么都没有,哪格板,一目了然,根本藏不了任何东西。但是刚才的声音确实来自这里。

    而且这地方的魔力残痕,似乎略浓一点点。

    四周的光线昏暗,这一层没有窗口,唯一的光芒来自脚下的岩浆池。火红色的光芒吞吐之间,映照出断指的面孔。

    然后他注意到边上有几块脚下格,而是实心的。看不见下面是什么。如果有个人藏身在脚手架这几块金属板的下方,上面的人是看不见的。

    原来如此……不过就躲藏来说,这是一个并不高明的花招。因为四周只要看一圈,就会立刻察觉到这里是唯一可能藏身的地方。

    更别说刚才那个声音暴露了真相——那个声音确实是这一带发出来。

    当然了,这地方也确实没其他位置可以躲藏了。猎物应该藏身在下面,等待着断指过来的时候发动偷袭。据说第一律术士能够随时的感受到短暂未来发生的事情,比方说一次攻击,一个危险,并及时予以避免。所以如果进入战斗,第一律术士是很难缠的地方。不管她的力量是强是弱,但是她的躲避能力绝对是没得说。其他可以不相信,但断指可是看着猎物在一大群术士的追杀中逃脱的。几乎所有的远程攻击都落空了。

    或许这也是她最后的招数。在这个半空中的位置,稍微不慎掉下去就会落入那种类似岩浆的高温液体之中。术士们确实能够飞,但是要说是仓促之间来不及做出反应也是正常的。特别是如果被逼急了,抱着同归于尽的念头的时候,那确实很危险。

    幸好断指根本没必要冒这个危险。

    他需要做的只是杀了对方,到底是怎么杀,他倒是真的一点都不介意。

    “真的是……”他站稳身体,然后,猛的一跺脚。

    巨大的力量爆发出来,钢铁制成的空中脚手架瞬间从结合的位置瓦解,变成一块一块的金属板,漫天飞舞。

    他相信这一招是猎物绝对想不到的。

    毕竟在这个吸能环境里已经呆了太长时间,普通的术士能够残留一小半魔力就很不错了。这种情况下,就算想要拆掉周围,也只能是逐步,逐个关节的把柳钉之类关节分解卸除。或者说,正是因为基于这样的判断,对方才选择躲藏,而非冒险逃离吧。只要在这里拖上足够的时间,等冥月术士们不得不撤离之后再安全的离开。

    但是断指和别人是不一样的。也许他曾经是力量微弱得被彻底遗忘的弃儿,但是现在,他要比最有天赋的术士还要强大。哪怕在这里呆了这么久,消耗了这么多魔力之后,他依然有足够的力量直接整个撕开这个钢铁脚手架。

    如果猎物藏身其中,那么她只有两个选择——用魔力让自己悬浮在空中,或者就这样掉到下面的“岩浆池”里去。后者哪怕是断指都不愿意去尝试……前者吗,正好就是可供攻击的活靶子。

    不管她准备了什么样的策略,哪怕是抱着同归于尽的觉悟,此刻也没有任何意义。如果说她就在这边光明正大的迎战断指还有那么一点胜算的话——虽然很低,但是必须承认,还是有的,毕竟那是第一律术士——那么此刻这一点胜算也被彻底的抹消了。在战斗中,有时候躲避不一定能带来优势,反而会让自己陷入更大的劣势之中。

    在魔力作用下,金属片飞舞着,在各种外力的作用下宛如纸张一样,夸张的变化出种种形态。然后他突然之间发现一件事情……猎物不在这里。

    然后他脚下猛的一空,身体陷入失重的状态。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相邻的书:仙罡记鬼怪Go纵横影界独宠之盛世医妃香伴星神路天降王妃绝色王爷要逼婚冥王的嗜血葬妃重生之综艺我最爱无法逃离的宿命韩娱之炫爱重生之宠妻如命阴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