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节 尔虞我诈4

【书名: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三百五十九节 尔虞我诈4 作者:读书之人

强烈推荐:韩娱之张三带着空间闯六零不死佣兵农门青云路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     红衣的这番话又引起了一阵骚动和讨论。

    “不可能吧,他们之前损失惨重,但是……”

    “好像隐约有这方面的说法,据说是凯查哥亚特针对浮空要塞的缺点,制造了相对应的飞行部队,结果造成的损失远比地面部队严重……”

    “……之前也利用浮空要塞的结构缺陷造成了巨大损失……那个缺陷之前可是一直存在的,却一直没有被发现呢。如果说凯查哥亚特找到了其他的结构缺陷并加以利用,那也是很正常的。”

    具体战斗损失比并不清楚,但是作为这个世界最强大的战争机械,冥月的浮空要塞显然没有捞到任何便宜。而且感觉上甚至比地面部队还悲催。毕竟地面部队只要稳打稳扎,只能被击溃,很难被全歼。而且毁灭者的损失也绝不能说小。而浮空要塞一坠落,里面的反物质引擎被引爆,那可是真正的玉石俱焚,半点都不会剩下的。

    从这一点来说,如果以消耗、牵制敌人为目的,似乎调集地面部队更划算一些。更别说那些术士军团战力确实很强大。毁灭者纵然有着针对性的护甲,但是想要击溃术士们,付出的代价也是相当大。这样也就能理解为什么只有一座浮空要塞了。

    大概并非是依靠它作为战斗的中坚和依托,而是利用它执行一些火力支援、火线运输,甚至是火力侦查之类的工作吧。特别是火力支援——利用它的射程和机动性方面的优势,能够有效压制敌人的火力。更妙的是,因为机动性的优势,对于这种方式,就算是凯查哥亚特也无可奈何,难以用异域科技的火力毁灭冥月的阵地。

    但是,一旦敌人换了一个,情况就会截然不同。

    “只要我们能击溃敌人的浮空要塞,那么很有可能不会发生地面战斗。”红衣介绍道。

    “能赢吗?”有人问了一句。

    手边的终端响起了提示音,表示有信息传送发生。两个术士暂停了对这场会议的关注,转而看向老妇人的终端。

    老妇人的终端是一个看上去毫不起眼的小面板。和蝶梦那个精致小巧的终端简直截然不同。然而一切都不能从表面上来看,就像老妇人本身一样——看上去超过一半的血肉之躯都机械化掉了,早应该老朽不堪只能等死,却依然活跃在这个世界上——不可貌相。至少,蝶梦知道它有能力轻松入侵自己的终端,轻易读取其中所有的记录和存储的信息。

    这就是很多人为什么都私下里自己弄第二个,甚至第三、第四个终端的理由。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将自己的隐私暴露在那些权限比自己高的人面前的。

    “最新的情报……”老妇人看了一小会,抬头说道。“呵呵,那个红衣消息相当灵通呢,果然冥月那边只有一座浮空要塞了。之前还有不少的,应该是被凯查哥亚特狠狠的教训了一顿呢。”

    相关战报此时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冥月为了掩护突袭凯查哥亚特老巢的精锐部队,强行让本就处于劣势的军队出击,会遭到一场惨痛的失败一点也不稀奇。只不过真的和红衣说的一样倒是令人讶异。嗯,这说明这个地方军的中下层军官拥有某种消息渠道?

    暗盟兄弟会的人吗?只有将推翻术士统治作为理想的人,才拥有这种两个阵营通畅的渠道。不过不管是老妇人还是蝶梦,都是那种理智派的。她们对于暗盟兄弟会的态度,就是“你不挡我路我就当你不存在”的类型。反正这种人杀不光,灭不完,又不能真正的造成什么威胁,所以就当没看到最好。

    不过,时代终究在改变。在得到抗魔金属之后,这些原本无害的暗盟兄弟会也会变成棘手的对手了呢。凯查哥亚特宛如一颗命运的流星,挟带着强大的力量撞击在这个世界上。或许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存在是多么关键。不过现在才是一个开始,在未来的岁月里,有太多的东西都会改变。辉月已经为自己争取到一个好的开端。但是接下来的事情,他们必须做出改变,好迎接这一场席卷一切的冲击浪潮。

    有时候,这种改变非常困难。可是老妇人却明白,这不是他们单独要面对的。辉月确实面对很多困难,而冥月那边要面对的困难至少是这边的十倍。打不过敌人,那就将敌人一起拖下烂泥塘,然后靠着打滚技术成为两个人中活下来的那一个也是很优秀的抉择。胜利者就是胜利者,手段并不重要。

    不过她得到的消息并不只有这些最新军情的通报之类,还有一堆来自后方的诘问。这一次并非官方的,而是私人性质的交流。她必须逐一进行回复。

    “亲爱的學生,帮我一个忙吧。”老妇人显然要拉蝶梦当壮丁,逐一回复这些消息了。

    “那个,会议那边……”

    “重点从来不在战斗上。”老妇人倒是一点也不介意。“而是哪怕现在冥月术士们果断退出女妖之门,陆五不费吹灰之力收复失地外加占领本属于冥月控制的那部分区域,然后又顺理成章的得到了总督头衔也没用。”她停顿了一下。“因为陆五缺乏可用的人手,以至于不能够构筑一个稳定的统治秩序,除非凯查哥亚特给予他全力的帮助。”

    “所以,如果陆五能够短时间内建立一个统治的秩序……就说明他们之间的关系很不一般。”

    “我觉得导师大人完全是想多了。”蝶梦不感兴趣的说道。如果说过去她们不知道陆五是什么人,遇到琥珀之后也很清楚了。陆五就是一个来自地球的普通人,嗯,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被卷入无妄之灾的那种倒霉蛋。他能和凯查哥亚特有什么特殊的关系?或者说,能有什么机会和什么底牌,够资格和凯查哥亚特建立特殊的关系?

    “是啊,想多了……可是呢,当初到底是谁把琥珀抓走的呢?”老妇人追问了一句。“当然背后的主使肯定是凯查哥亚特,不过,凯查哥亚特肯定也要通过别人做到这一点的啊。”

    是谁乘着琥珀受伤恢复,没有意识的状态把琥珀抓走的呢?难道是……

    “正常逻辑下浮空要塞每一个人都值得怀疑,”老妇人继续说道。“因为当时浮空要塞毕竟刚刚接手不久,很多制度、系统设备之类都有缺陷(其实现在也不算完备)。这种状态下,哪怕一个普通小兵,只要足够狡猾都有机会抓走琥珀。不过,其中却有一个人最不值得怀疑。那就是陆五。因为他自己也差不多同时被凯查哥亚特抓走了。”

    陆五被抓走的事情有足够多的人目睹,所以肯定不是造假。他们无意中发现了一个毁灭者留下的营地,营地里有一个从未见过的不知名设备,然后陆五来到设备面前,无意中(或者压根就是一个陷阱)启动了它。导致自己突然被传送走。就在大部分人的注意力都在消失的军团长和那个启动一次后立刻又不动的不知名设备的时候(其中也包括老妇人和蝶梦,她们也去研究了一下那个机械,当然一无所获),琥珀也悄然消失了。

    某种角度来说,如果这是陆五刻意演出的一场戏,确实……洗掉了自己的嫌疑呢。问题是,为何要演戏?为何能够演戏?要说凯查哥亚特和陆五有什么勾结,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相信吧?特别是,凯查哥亚特能从陆五这里得到什么好处?

    归根结底,陆五也只是地方军的一个军团长罢了。这种级别的官员不敢说满坑满谷,起码也是车载斗量的。他并无特别的拉拢价值。特别是他还是一个异域来客,没有隐性的人脉关系,要说他和凯查哥亚特联合演戏为求抓走琥珀……好像纯属多余。如果陆五真的想这么做,他之前就有着大把的机会不是吗?

    “那个啊……您的意思是……”

    “最值得怀疑的人,有时候就是那个最不值得怀疑的人。”

    老妇人轻声的叹了一口气。随着她的这句话,蝶梦听见了一声非常刺耳的金属摩擦声。

    那种声音,宛如坏掉的齿轮被强行运转而导致破碎变形一样。而且这个声音不是来自外面或者其他什么地方,是从老妇人身上传出来的。

    蝶梦几乎立刻跳了起来,在她平静下来之前,身上的披肩已经整个甩出去,变成六七头黑兽围绕周边。然而四周很平静,没有额外的魔力残痕产生,也并没有什么危险。除了这个刺耳而突兀的声音之外,只有老妇人身上徐徐升起的那一道黑烟。当然还有随着黑烟传来的刺鼻臭味。

    这是很熟悉的臭味。应该是某种润滑油在高温下烧灼而产生的气味。

    这是……这是怎么回事?

    “我亲爱的學生,你太沉不住气了。”老妇人用一种悠然自得的口吻说道。不过虽然是这副样子,她身体上不断冒出来的黑烟却说明她远没有看起来的那么轻松随意。她的头部看似随意的垂着,几乎完全隐藏在兜帽的阴影里。然而哪怕如此,蝶梦依然看到兜帽的阴影深处,那一抹红光已经彻底黯淡消失。

    那一抹红光来自老妇人的假眼——见识过的人就知道,老妇人的一只肉眼已经完全被摘除(显然是受到了过于严重的伤害),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机械的假眼。这个眼睛虽然能够赋予她一些特别的视力,但是看起来却异常的狰狞诡异。

    也许是注意到对方的目光,老妇人将一只手深入兜帽下方,摆弄了半天,将那只机械眼睛拿了出来。她将手掌心的碎片放在蝶梦面前。现在可以看的很清楚,机械镜头上面的镜片已经破碎成了渣。可是刚才什么都没发生。没有人发动攻击啊!

    这个是……蝶梦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第二律魔力的反噬吗?就算是半机械化的身体,也同样会受到伤害?不过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更换机械零部件……可比肉体恢复方便多了。

    “瞧,我这样子也是有一些便利之处的。”老妇人说道。她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第二个镜片,并且动手想装到眼睛之上。“可以顶着反噬效果去观察呢。所以我看到了一些东西呢。”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相邻的书:仙罡记鬼怪Go纵横影界独宠之盛世医妃香伴星神路天降王妃绝色王爷要逼婚冥王的嗜血葬妃重生之综艺我最爱无法逃离的宿命韩娱之炫爱重生之宠妻如命阴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