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节 变化

【书名: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三百八十节 变化 作者:读书之人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破道[修真]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山村名医[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不死佣兵快穿之教你做人     什么意思?多了一个术士?

    一时之间,他搞不明白是什么意思。然而下一瞬间,他意识到了真相。陆五身边还有一个术士?

    理论上,这是成立的。毕竟根据现有情报推断,陆五似乎颇有钱。虽然说搞不清楚他的钱来自何方,但是一个有能力维修一座浮空要塞的人,能够雇一个术士来帮忙也是顺理成章,不足为奇的事情。呃,哪怕雇佣到的是一个比较强大的高阶术士,也是正常的。

    正常情况下他无需畏惧,辉月那边有术士,难道冥月这边就没有了吗?但是问题是,此刻的他这边真的没有……术士们在和凯查哥亚特的战斗中付出了极大的损失,这早就不是什么秘密。软肉腩人人爱吃,硬核桃大家都不爱啃。一开始或许还有术士抱着“建功立业”的心情主动来女妖之门这边。但是经过一连串的失败之后,这种傻瓜早就绝迹了。来的都是倒霉蛋——通常是那些被人看着不爽丢过来送死的类型。事实上,他们也确实大批的挂掉了。

    等到凯查哥亚特最终被干掉之后,本来有人觉得这会是一个机会。可惜的是,他们发现原本预计中会陷入混乱和内斗,甚至可能自我灭亡的毁灭者们依然保持着组织和纪律(只是丧失了侵略性,从进攻转为防守了)。这个时候,就没什么术士想要继续在这个鬼地方呆下去了。高层也不希望有更多的术士在这里毫无价值的消耗掉。最终的结果就是,哪怕浮空要塞里面也没有术士。

    如果有术士潜伏进来,事情估计就不那么妙了。

    阿尔沙定了定神,却想不明白陆五到底想表达什么。陆五如果想要那个术士来一场刺杀性质的“斩首战”,那么刚才应该就不会说出来。而且自己这边并非没有预警。从很早开始,相关的防御系统就处于高度戒备之中。要说一个辉月术士在这段时间内潜伏进来,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毕竟,这是浮空要塞。除非有大批术士偷偷接近,然后骤起发难。靠着绝对的力量优势,强行拆除毁灭所有的防御系统(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另外一种类型的接舷战了),一路这么直攻进来。如果是这种战术确实无可奈何,这也是术士们强攻浮空要塞的通常思路。但是如果是一个两个术士,那么真心没什么威胁。

    他反复的斟酌了一下,最后认为这个术士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去拆除钩索系统。正常情况下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但是他在刚才的交流中,向陆五那边透露了一点秘密。如果利用已经设置好的爆炸装置,将其引爆的话,确实能够让陆五脱身逃走。

    他立刻对着战术面板下了几个命令。在确定这些命令能够迅速得到执行之后,他再次思考了一下。目前他很安全,辉月术士不可能入侵到浮空要塞的核心区域,对他个人造不成威胁。就算那个辉月术士乘着交战的机会在非核心区域搞破坏,又能造成多少损伤呢?对于浮空要塞这种机械巨兽而言,就算是术士,破坏力终归也是很有限的。更别说此时正在交战,主炮副炮之类的玩意可不长眼睛,分辨不出你到底是哪个阵营。

    一个术士,哪怕是一个稀少的,掌握着第二律魔力的高阶术士,能够改变当前的战局吗?阿尔沙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不过陆五说这句话的时候似乎充满了信——不过这是能够理解的。毕竟陆五只是一个出身于偏僻的边境之地的年轻人罢了。这段时间大概是他初次见识到高阶术士的力量吧。被那种力量所震慑,真心以为术士们是无所不能的吧。这种例子也不是没有过的。

    而他早就过了对术士的力量盲目恐惧和崇拜的阶段。确实,术士们掌握着命运之力,如果有一段较长的时间作为准备,有着充裕的余地进行各种布局、计算和谋划,那么任何人都赢不过术士。这就好比无论是什么样的智慧头脑,都不可能在赌桌上击败一个作弊的对手一样。但是术士们的力量是有缺陷的。在短兵相接的战斗中,比方说眼下这一种,术士们的力量就没什么用了。哪怕不能说一无是处,至少也是影响不大。

    除非是第一律术士。

    当然,这是他脑子随便想想。差不多类似于异想天开的档次。根本没有这种可能性。比第二律术士更强大的第一律术士,那是仅存在于传说之中的存在。他们太过于稀少和珍贵,以至于几乎没有投入战场的记录,自然也无人知晓第一律魔力放在战场上会有什么样的效果。只是处于术士们的天性,第一律魔力是他们对外炫耀的,最强大,也最完美的力量。在此类的宣传中,第一律术士是不可战胜的。

    所以他很快的放弃了这个想法,耐心观看这场战斗。前面说过,此时两座浮空要塞的胜负取决于炮长的水平,其他的高层都是使不上力,只能沦为旁观者了。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

    虽然任何人都看得出,陆五的操控水平臭得胜过烂咸鱼。他不止是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乱开火,其中有一发主炮甚至还落空了——从浮空要塞的边缘擦了过去,居然没有命中目标。这一发炮火足够让人嘲笑很久。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再欢呼的人也慢慢的明白这有点不太对劲了。

    双方已经交战了足够长的时间。就算是陆五这样的臭水平,也对敌人造成了足够大的伤害,而阿尔沙这边,却始终没有取得战果。

    每一发主炮都是精确的命中敌人浮空要塞侧舷(前面说过,这是浮空要塞装甲最厚实但是也最致命的位置),而且集中在一个并不大的区域内。如果此时有裁判的话,裁判肯定是给予一个完美的高分,同时给陆五打一个大红叉,表示他完全不合格。双方主炮的射击技术水平差距太大,足够甩陆五十条街还不止。然而,事实似乎在嘲笑人们的判断,因为它给出了一个截然不同的答案。

    阿尔沙的浮空要塞已经出现了众多伤口。对于浮空要塞来说,这些都是小伤。但正如人体一样,哪怕小伤,积累多了也是很严重的伤势。此时整座浮空要塞上,到处都能看到火光、爆炸还有诸如此类的场景。相反,陆五那边侧舷部位虽然被集中攻击,但是它似乎是一个吞噬敌人攻势的无底洞。至今为止,那上面依然一片漆黑,没有任何内部的光和热暴露在夜色之中。这说明他的装甲层依然没有被穿透。

    就算是装甲最厚实的侧舷,也不可能有这样的力量,能够扛住如此之多发主炮。须知每一发主炮下,装甲层就会被直接烧蚀掉一层。这是战斗中无法弥补的伤害。此时纳米防护系统已经被削弱得差不多了,只要有两三发主炮命中同一个区域,就能将其贯穿并且造成巨大的破坏。

    某种不安已经悄然爬上人们的心头。而且随着时间推移,这份笼罩在心头的阴影就越发严重。慢慢的变成了一种沉重的压力,让人有一种窒息感,气都喘不过来。

    不知不觉中,就算是阿尔沙都发出了这样的叫声。“这怎么可能?!”

    又一发主炮打了过去。正如之前一样,对方的侧舷的厚装甲吸收了所有的伤害,然后似乎嘲笑一样回了一发主炮,打在这边一处无关紧要的位置上,击穿了一处只能说“观察哨”的边缘区域,引起了一阵爆炸。但是,就算是以自己人的角度看过去,也能发现自己所在的浮空要塞已经满目疮痍,到处都是被打出的缺口。

    这不是主炮的问题,更不是炮长的问题。他们这边炮长在这场战斗中的表现无可挑剔,足够让他接受鲜花和欢呼,捞一个奖章,甚至升官进爵也不为过。一定是在某个他不了解的地方,发生了某些事情。

    巨大的窒息感让人呼吸困难。阿尔沙盯着远处的夜空,虽然在夜色的笼罩下他什么也看不到(除了主炮发射的那一瞬间)。好一阵子他才将目光转移到自己的面前的面板上来。探测仪器要比肉眼可靠得多。根据显示,那边装甲上已经被烙了一块又一块主炮的烙印。每一发命中的主炮都意味着数百数千吨物质的直接蒸发,以及更大范围内的液化融解。此时纳米防御系统已经接近极限,估计最多只能吸收主炮三成威力,这意味着只要有两炮命中同一个位置,就能够将装甲击穿。

    并不需要命中点完全重合,至少稍微有那么一点点靠拢,一点点的交集就行了。那毁灭性的光束会在敌人浮空要塞的内部造成巨大的破坏,哪怕一发将整个浮空要塞打爆都不是不可能的。

    在有限的区域内命中如此之多,却没有两发命中点有交集……这已经不是运气的问题了,而肯定是有着某种原因。在地球上,或许人们会将一切归咎于偶然,但是在这个世界上,在这个不仅高科,还高魔的世界上,此类现象绝不会被忽视。每个人都知道,定然发生了什么事情,才导致这样的结果。

    是术士们预先知道了侧舷将是敌人攻击的中心,所以提前将其加固吗?按照科學的逻辑这是不可能的,浮空要塞之间交战的方式有无数种,集中攻击侧舷只是其中之一,而且并不能算最有效率的一种。但是按照魔法的逻辑这是可以的,术士们能够准确的预测未来,并且提前做出防范。

    但是如果有术士根据命运的轨迹做出了预判,那么陆五那边正确的做法绝非是加固侧舷。在预知敌人的战术情况下,他有更多、更巧妙的办法来对付敌人的诡计,甚至能让对方自作自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比起来,加固侧舷反而是一种很蠢的应对之策,因为这第一需要额外的成本,第二有可能因为这样较大规模的改装工程较难掩饰的缘故,被敌人的斥候或者间谍事先探知。

    笑容早已经从他的脸上抹去。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他才重新打开自己的终端,试图和对方再一次建立联络。出乎意料之外,他没有等太久,对方那边就接通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相邻的书:仙罡记鬼怪Go纵横影界独宠之盛世医妃香伴星神路天降王妃绝色王爷要逼婚冥王的嗜血葬妃重生之综艺我最爱无法逃离的宿命韩娱之炫爱重生之宠妻如命阴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