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黑暗与光明

【书名: 屌丝小道士 第七十四章 黑暗与光明 作者:飞翔之鹰

强烈推荐:[足球]捡漏之王足坛巨星.[足球]是队医是翻译也是主教练[韩娱]练习生的日子鬼夫大人萌萌哒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总统阁下的男人军宠,校园神医     “那可是有可能会死,难道这你也不在乎吗?你不怕死?”韩菀雅失神落魄地开口,与其说她在问仇简归,倒不如说她是在问她自己。

    仇简归仍然是毫不犹豫地说:“这是我们修道者的宿命,踏上这条路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注定了命运,我早就做好了准备。”

    韩菀雅点点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她现在心乱如麻,需要时间让自己冷静一下,于是勉强扯出一个笑容说:“不好意思,菀雅身体不适,想要去休息一会了,这次的事下次再继续谈吧。”

    仇简归有点奇怪韩菀雅的变化,不过他觉得韩菀雅的语气似乎有了松动,这算是一个好兆头,能够毁掉那个东西是再好不过了。

    “那好,那我们就先走了,韩小姐好好休息一下吧,对于我的建议,我希望您能好好考虑一下。”仇简归拉着温雪莹站了起来。

    韩菀雅扯出一丝笑容点点头,还是失神落魄地坐在沙发上。仇简归拉着温雪莹走出门,吴庆林就站在门外,看到仇简归两人也只是点头示意了一下,脸色不是很好看。

    仇简归已经走出去了十几步,身后突然传来韩菀雅的声音:“仇先生,明天晚上在这里会有一场拍卖会,有兴趣的话来看看吧,到时候,我们继续谈。”

    “拍卖会?”

    仇简归有些奇怪,不过还是答应了下来,有了一天的缓冲时间,说不定能够让他发现什么,最好是能够找到那个东西的所在。

    等到仇简归和温雪莹离开,吴庆林面无表情地进到了屋子里,看着坐在沙发上沉思的韩菀雅说道:“你不是真的打算听那个小子的吧?”

    韩菀雅还是保持那副沉思的样子回答:“怎么会,我怎么会那么幼稚,我只是想要想一下对策,这个人不太好对付。”

    吴庆林的脸上闪过讥讽,慢慢走到了韩菀雅的身后,俯下身子贴在韩菀雅的耳边说:“那样最好,希望你不要忘记你是个什么东西。”

    韩菀雅一张俏脸上闪过愠怒,猛地站起来一个巴掌扇了过去,嘴里怒斥:“你算什么,居然敢这么和我说话!”

    可是她的手才刚刚挥动就被吴庆林抓在了手里,让她动弹不得,随后吴庆林扬手一个巴掌把韩菀雅扇到了一边。

    韩菀雅捂着脸看着吴庆林,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有了这样的勇气,居然敢对她动手,在哈尔滨,她是这里的最高权力掌控者。

    吴庆林冷笑着拿出了一个令牌一样的东西,上面有一个大张着嘴的披头散发的女人的头,在头的周围,一根根铁链环绕,看上去诡异无比。

    看到这个令牌,韩菀雅的脸色立刻变得很难看,这个令牌就是她背后的势力权力的象征,连她都没有,如果她有,那么她的位子会更加牢固。

    “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你会有这个东西?”韩菀雅看着吴庆林诡异的笑,心里已经有了不祥的预感。

    “当然是上面给我的,上面早就觉得你在这个位置不是很适合,所以派我来这里的时候就已经给了我这个,只要你有任何异常举动,我就能用这个解除你的权利,而现在,我很负责人地告诉你,你已经不再是欲望都市的负责人了。”

    吴庆林狞笑着说出这句话,随手把令牌扔到一边,抓住韩菀雅的衣服一撕,她的那条连身长裙就变成了两半,露出了她那足以让任何男人疯狂的身体。

    吴庆林的眼中闪过淫光,狞笑着扯掉了自己的上衣,伸手解着自己的裤子,直接扑到了韩菀雅的身上,一张大嘴在她的身上疯狂地亲吻着。

    韩菀雅脸上闪过凄惨的笑容,随后就认命地闭上了眼睛,只是在她的心里却在泣血怒吼:明明答应了我的,明明答应了我的!

    感受着身上的压力,闻着那股让她作呕的气味,韩菀雅的心思似乎又飞到了她十二岁生日的那天晚上。

    仿佛又置身于那个小房间,刚刚过完生日的她躺在床上从一个小窗户看着外面的星星,结果房门却被狂暴地撞开,一个高大的身影带着满身的酒气压在了她的身上,撕掉了她的衣服,抓住她的双手把她按在了床上。

    她想喊,可是看着那张把她生出来并且抚养了十二年的脸,她却只是无声的哭泣,她永远都忘记不了那张熟悉且陌生的脸上当时的那种表情。

    当疼痛降临的那一刻,她没有叫喊,就仿佛一具尸体一样躺在床上,任由身上的压力把身下的小床压得不断作响,她只是静静地看着窗外的星星,看着一朵云飘过来遮住了窗口,也遮住了她心里最后的一点光明,从那一刻,她把灵魂投入了无边的黑暗。

    第二天早上,当她握着沾满鲜血的水果刀,看着昨晚还在自己身上喘着粗气运动的男人,那个她叫做父亲的男人趴在地上捂着脖子无力地试图求饶的时候,她才发现,原来想要解决自己的恨是这么容易,只需要置身于黑暗中就好。

    多么熟悉啊,就如同现在趴在自己身上亲吻自己的那个男人所做的事,自己努力了十几年,终于爬上了这个位置,想不到还是一场空,仍然是这个结果。

    也许是因为自己还没有真正的堕入黑暗吧,如果自己愿意出卖自己的身体的话,说不定现在的这件事就不会发生了。

    想到这里,她又想到了仇简归的那双眼睛,就像那天晚上她在小窗里看到的那片星空,她是那么希望自己还能继续看到那片星空,只可惜,她终究不属于光明下。

    就在吴庆林分开她的双腿跪在她的双腿之间时,房间的门突然炸开,一个脸盆般大小的火球直接到达了吴庆林的眼前!

    这颗火球的温度极其惊人,仅仅是从地板上方一米高度掠过就让地板瞬间干裂焦黑,出现了一条半米宽的痕迹。

    火球出现在吴庆林身边的时候,吴庆林浑身的毛发全都燃烧起来,几乎变成了一个人形火炬,皮肤更是瞬间干枯。

    可是奇怪的是,如此高温,韩菀雅却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皮肤依然那么光嫩细滑,只因为在她的手臂上浮现出了一个奇特的符文,让那个火球对她没有了任何的伤害。

    吴庆林在这颗火球上面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再也顾不上其他的事,一跃而起,迅速掐了一个手决,胸膛鼓起,一股火焰从他的嘴里喷了出来,直接迎上了那颗火球,同时他的右手一招,地上的那块令牌直接飞到了他的手里,形成了一层无形的屏障。

    这块令牌不仅是权力的象征,更是一件威力不弱的法器,可攻可守,不过此时,吴庆林唯一想的事就是如何活下来。

    他慌忙之中喷出的火焰没有抵挡那颗火球太长的时间就消散,那颗火球反而吸收了一部分火焰变得更加庞大,直接撞在了屏障上面。

    屏障马上猛地一震,无数道裂缝从接触的地方出现,并且渐渐蔓延。吴庆林惊恐万分,一口精血喷在了令牌上面,立刻就让屏障的厚度增加了几分。

    可是即便如此那层屏障也抵挡不了太长的时间了,令牌已经变得灼热无比,他的双手都发出了烤肉的香味,可是他却不敢松开手。

    陈辉一张脸上挂满了杀机,从门外缓缓地走了进来,眼睛一直死死地盯着吴庆林,包括他胯下那根毛毛虫一样蜷缩起来的东西。

    在路过韩菀雅的时候,陈辉脱下自己身上的外套扔到了她的身上,随后就直接走到了吴庆林的身前,看着他痛苦的样子冷笑了一下。

    吴庆林看到陈辉的表情心里就有了不祥的预感,一张脸扭曲着大喊:“你不敢杀我!你不敢杀我!杀了我,你活不了!你知道我背后的。。。”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陈辉的手指前就浮现出了一个符文,复杂神秘,伴随着他的手指轻轻点在了令牌上面,那颗火球在他的手指下直接被洞穿,令牌也直接碎成了无数碎片,随后他的手指就在吴庆林惊恐的目光中点在了他的胸口。

    吴庆林的胸口瞬间仿佛被一柄大锤击中了一样塌陷了下去,七窍都流出鲜血,可是却似乎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束缚着,没有一滴溅在陈辉的身上。

    他的双眼渐渐失去神彩,陈辉凑近他的耳边轻声说:“你背后有什么人,现在也救不了你了。”

    砰!吴庆林的身体重重地倒在了地上,而与此同时,金虺出现在了门口,一眼就看到了吴庆林的尸体,对陈辉说:“你疯了?你杀了他,你知不知道你也会死!就为了这个女人,值得吗?”

    陈辉看了他一眼,目光中有怜悯,随后缓缓走到了落地窗前,右手轻放在上面,玻璃轰然碎裂成满天的碎片,在阳光的照耀下,把中间的陈辉衬托得仿佛仙临尘世。

    “这次的事是我做的,所有的人都是我杀的,你明白了吗?记住这两句话,知道吗?”陈辉对韩菀雅微笑着吩咐,这是他第一次直视韩菀雅,并且没有用敬语。

    韩菀雅看着陈辉,嘴唇微微颤动着说:“为什么?为什么要做到这种地步?”

    陈辉转过头看着天空,笑着说:“因为,你在我心里永远都属于光明,所以,所有属于黑暗的事,我都帮你做,我必须是黑暗,不然的话,谁能意识到光明的耀眼?”

    说完,没有等韩菀雅再说什么,陈辉就从窗户跳了出去,身影迅速离开御人堂,渐渐远去,消失不见。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屌丝小道士相邻的书:异闻录:尘封30年神秘事件秘野诡事七月子灵异奇闻颠倒八芯锁诡异档案陋俗之送葬童子买个女鬼当老婆契丹秘藏我的师姐是女鬼天使的守护骑士鬼夫大人萌萌哒升棺发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