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章 停电了。。。

【书名: 屌丝小道士 第三百四十一章 停电了。。。 作者:飞翔之鹰

强烈推荐:[足坛]第一门神[c罗]邂逅马德里[足球]是队医是翻译也是主教练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足球]捡漏之王前夜蛇王缠身:老婆,生个蛋萌妻是只喵     (什么叫做悲伤呢?那就是当你开学了,却忘记去交电费,然后在周日的时候宿舍停了电,交电费的地方却放假了。。。。。我现在好悲伤啊!呜呜呜呜呜。。。。这一章是我用电脑只剩下一半的电量码的,下一章可能就要用掉所有的电了,所以那两千字只能明天再补了。。。)

    说这句话的人是一个中年男人,因为浑身上下都被灰尘覆盖所以看不清他的模样,只是微微睁开的双眼中一闪而过的精光,让他多了几分神秘。

    对于身体上面覆盖的灰尘这个男人没有任何反应,真的仿佛一尊雕塑一样一动不动,睁开眼睛和说出这句话这两个动作只是让男人身上的灰尘落下了两三粒而已。

    这个男人的声音很好听,有些低沉,但是非常具有磁性,是那种一听就能让人觉得发自内心敬畏的声音。

    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非常小心,似乎仅仅是一句话如果说的声音太大都能引起什么在灾难一样,轻声细语,更像是自言自语。

    然而即便如此,这句话出口的那一刻,仿佛在九天之上响起了一声惊雷,这个男人的这句话似乎触犯到了什么一样。

    他就像是没有听到那一声惊雷一样坐在那里,双眼微微睁开看着眼前乌黑的墙壁,不知道在看什么,看得很认真。

    这面墙另一边百米处,就是佛堂的外面,须弥山顶,帝释天就坐在山边,两只白白净净的脚一前一后地交换,双手放在身后,半仰起身子看着小世界的天和云。

    这个动作由他做出来不知为何就让看到的人都感觉到了一种惬意舒适,甚至有一种冲动和他一起这么放松一下。

    如果把佛堂拆掉的话就能发现,小屋中的那个男人的目光正是在看帝释天,尽管隔着数十面墙壁,他却似乎已经看到了帝释天。

    帝释天好像一个小孩子一样踢着脚哼着歌,完全看不出来这是佛教一位高不可攀的大人物,反倒有些可爱。

    他感觉到了身后的那道视线,有些不耐烦的皱了一下眉头,回过头去看了一眼说道:“你有毛病啊,看我干什么,真武活不活着我知道吗?”

    “你这是觉得我的智商很低吗?当初末法时代开始之前,佛教派往仙界支援的队伍就是由你带队,他有没有活下来你会不知道?”

    小屋中的那个男人没有理会帝释天语气的恶劣,仍然是那般淡淡的开口,仿佛这天下都没有什么事能够让他的心神发生震动。

    “我们去的时候已经完了,南天门被攻破了,整个仙界到处都是战火和噬灵虫,还有魔物和楚门的生物,所有的仙都被冲散了,我们根本就没有找到太多的仙。”帝释天的语气有些低沉,那一天的情景再次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

    “就算如此,真武这样的人绝对不可能默默无闻的死去,更不可能默默无闻地消失,你有事瞒着我。”小屋中的男人说道。

    帝释天的眼中闪过一丝不耐烦,快速地说:“随便你相信不相信,我就是没有在仙界见到真武,只是听说,他和两个噬灵虫母一路战到了北方,之后再也没有听到他的消息,至于到底是或者还是死了,鬼知道。”

    听了帝释天的话,小屋中的男人没有再说什么,他有自己的判断方法,帝释天没有说谎,可是他确实有事瞒着自己,不是这件事的话,那会是什么呢?

    关于这个疑问,中年男人打算先放到自己的心里一会再想,他相信自己有的是时间去想这个问题,那么就先一个问题一个问题的解决好了,先解决之前的那个问题。

    之前出现在正一教大殿的那道剑气,中年男人完全可以确定,那就是真武的剑气,尽管他和真武几乎没有什么交集,但是六界之内能有那般可怕剑气的人,除了真武之外不会有第二个人。

    而且那道剑气是起于九天之上,那里是真武的行宫,不管是威力还是起源,都似乎在说,真武还活着,而且活得很好,至少那一道剑气有他全盛时期的九成水准。

    可是越是这样,中年男人越是怀疑,原因无他,就是因为线索太明确了,明确得就仿佛是考试的时候把答案写在了题干里面一样。

    如果真武还活着,线索不应该这么明确,应该有一层迷雾笼罩着,需要自己去慢慢想,再慢慢收集一点线索才能确定,这才是最正常的展开,这样的堂堂正正,开门见山,反而有了一些做作的嫌疑。

    当然,他也没有完全认为这是假的,毕竟他都能活下来,帝释天都能活下来,那么以那位玉帝的手段,怎么可能没有一个仙活下来。

    “一定有仙活下来了,但是那里面未必包括真武。”

    中年男人最终说了这么一句话,给一切都下了一个定论,他是一个拥有不动的心的人,既然做出了一个结论那就不会去怀疑,于是这个问题就这么结束了。

    只是他的心里却又出现了另外一个问题,也是自从末法时代之后他一直都在担忧的一个问题,那就是仙界活下来的仙,到底都在哪里。

    就像他之前说的,仙界一定有仙活了下来,他不知道都有谁,也不知道他们在哪,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么多年,他没有发现任何一个仙还活着的证据。

    这太奇怪了,明明确实有仙活着,他却没有发现任何线索,就仿佛没有仙活下来,那么这样的话,一切就有些矛盾了,所以他一直都想找到仙还活着的线索。

    他必须要找到,因为他必须要确定那些仙的想法,看看那些仙的想法是不是和他一样,这对他很重要,对这个世界也很重要。

    末法时代了,以前的一切都已经没有了,那么就必须要有新的秩序产生才行,不然的话,修真界就会像现在这样堕落,因为上面没有了眼睛看着他们。

    他认为,佛祖之所以会截取一部分须弥山留下来就是为了能够让佛教重新兴起,而他既然还活着,那么就是冥冥中注定,要由他来担负起这一切。

    他应该是新的须弥山之主,统领六界,让一些恢复到原来的样子,所以他觉得这个责任很重,觉得他自己很伟大,于是他不能让任何不稳定因素存在。

    这是他的想法,也是他的理由,他觉得有了这个理由,他的底气就能更足,哪怕帝释天对此嗤之以鼻,看他的眼神也充满了不屑,数百年前更是和他发生了眼中的争执,险些就和他分出一个生死,他仍然觉得这一切都是对的,觉得他是对的。

    可是事实上他从来都不敢去问自己一个问题,那就是自己之所以想要这么做,到底和当初释迦摩尼成为须弥山之主有没有关系。

    是的,这是他唯一不敢去想的问题,因为他知道答案,那就是有关系,有很大的关系,他嫉妒了,他不甘心,于是他想要坐到那个位置。

    当初他是佛教身份至高的神,无数的凡人都在歌颂着他,敬畏着他,他以为自己会是须弥山的主人,其他人也都是这么想的。

    结果一个释迦摩尼横空出世,那么惊艳,那么天才,只不过在一棵树下悟道七天,就大彻大悟,坐上了他梦寐以求的位置,而且还是由他在前面引路上山。

    他以为自己能够把这一切都一笑而过,他还是那个所有人都敬仰的神,但是不行,有一天当他远远看着佛祖讲解佛经的时候,嫉妒和愤怒就仿佛潜伏了很久的毒蛇一样窜出来咬了他一口,让他的道心都险些不稳。

    那一刻他才知道,原来自己从来都没有放下这一切,自己的自欺欺人过了这么久,终于成为了一颗无法愈合的毒瘤扎根在了自己的心里。

    正在讲经的佛祖似乎察觉到了,停止了讲经看向了他,那一刻他微微低下了头,做出了谦卑的举动,这个举动让他更加愤怒,可是他的脸上却仍然是慈悲的笑容。

    佛祖看了他很久没有说话,脸色没有任何变化,眼神也没有任何变化,只是多了几分歉意,是为了什么道歉呢?就算道歉了又能有什么用呢?

    这是他当时看到佛祖眼中的歉意的时候心中涌起的念头,无法遏制,他这才知道自己心中的恨已经到了什么程度,让他自己都惊讶。

    随后佛祖做了一个动作,那就是拈花微笑,不发一语,让所有前来听佛祖讲经的人都惊讶万分,摸不到头脑,只有他,和一个人明白了佛祖的意思。

    他很感动,他觉得不管自己有什么样的恨都应该被这个举动给化解了,可是他心中的恨却越来越强烈,让他的心情一下子低落了下去,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再也无法消除心中的毒瘤了,唯一能做的就是任由它存在,一直等到有一天吞噬了自己,或者吞噬了佛祖。

    不过他的运气很好,他没有等到毒瘤爆发的那一天,末法时代就来临了,佛祖没了,他活下来了,恨的对象没有了,自然就不会恨了,可是毒瘤还在,于是他想要成为须弥山之主,他想要成为佛祖。

    “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明明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他看着眼前的墙壁轻声开口,似乎是自语,其实是说给帝释天听。

    坐在山边的帝释天听到了他的话之后不屑地撇了撇嘴:“狗屁,当初是我和你一起给他引路,只有你变成了这样,自然就是你的问题,找这么多理由,不觉得恶心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屌丝小道士相邻的书:异闻录:尘封30年神秘事件秘野诡事七月子灵异奇闻颠倒八芯锁诡异档案陋俗之送葬童子买个女鬼当老婆契丹秘藏我的师姐是女鬼天使的守护骑士鬼夫大人萌萌哒升棺发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