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第123章

【书名: 宠你为妻 123|第123章 作者:魂缘伊梦

强烈推荐:六零时光俏仙植灵府半个丧尸来种田最强医圣太古仙王瓜田李夏汤律师,嘘,晚上见至尊主播     jj独家首发,jj独家首发,jj独家首发,码字不易,请支持正版,十点换!

    给谢将军的消息已经送走,程云卿的送嫁队伍先一步到了滦河岸边。

    这期间,赵长依已经从随身嬷嬷那里弄懂了退亲的意思,原来退亲就是长大了要离开谢衡之。赵长依很生气,委屈的不得了,眼睛里包着眼泪就去找了母亲:“母亲母亲,我不要退亲了!”

    程云卿将女儿抱进怀里,赵长依现在已经大了,沉甸甸的,抱起来也很费劲,程云卿也没松手,而是问女儿:“你可知,你是一位公主?”

    赵长依点头:“我是皇外祖父亲封的公主。”公主封号,自古以来都是皇帝的女儿,而赵长依只是皇帝的外孙女,只因皇帝宠爱,才有了公主封号。

    “那你可知,你若成亲,你的夫君被称为什么?”程云卿对女儿一向有耐心。

    “驸马。”

    “你可知历朝历代对驸马的苛求?”

    “不可入仕,不可掌权。”

    “长依,你愿意让谢衡之一辈子郁郁不得志吗?”

    赵长依眼睛瞪得大大的,虽然不是特别明白,却依稀还是懂得的。

    她虽然常年不见父亲,但是在记忆里与父亲仅有的几次见面,她都清晰的记得父亲脸上的郁郁寡欢和难以掩饰的不得志。那时候赵长依不明白,现在想来,一个仕途被断的驸马,篡权谋反,似乎天经地义。

    自古最难皇家婿!

    程云卿说:“驸马之位,会毁了一个男人的一生。”她没有说的是,如果这个男人有野心,毁掉的便是公主,譬如她的母亲连缀长公主,譬如她自己的再嫁。

    赵长依揉着脑袋不解,问:“皇外祖父为什么不能给驸马权利呢?”

    “皇权不可外落。”程云卿勉强的挤出笑容,这是自古以来的道理。

    赵长依仰着头,神色认真:“如果有朝一日,我当了皇帝,我一定要废除这个制度,只要是能人志士,我都会重用,英雄不问出处!”

    程云卿被自己女儿的豪言壮志吓了一跳,立即弯腰捂住赵长依的嘴,恶狠狠地命令她:“你给我闭嘴,这种话可是万万不能说的!”她没想到女儿嘴里竟然能说出这般话,完全跟赵瑾和谋反的思想一模一样了。难道,有其父必有其女?连谋反之心都能遗传?

    她耐心的告诉女儿:“这种话万万不能说,这可是谋反的大罪啊,会被杀头的。母亲就你一个女儿,你若是死了,母亲也不活了……”说着说着,竟然真的哭了起来,吓得赵长依紧紧的闭嘴,再也没敢提这个话题。

    程云卿的送嫁船队到达封国滦河岸边后,便陆陆续续的登岸,一箱一箱的嫁妆被从船上抬了下去,规模庞大,气势恢宏,好像这不是去和亲,而是真的再嫁公主。

    与此同时,封国的迎亲的队伍也准时的迎了过来,领头的就是封国的景王,当今封国皇帝的胞弟沈无量。。

    沈无量是睡了一个饱觉后才带着迎亲队伍去迎亲的。刚睡醒那会儿,他大大咧咧的起床换衣服,一边换衣服一边吐槽这身体的原主人。本来从现代穿过来,摆脱高强度的工作压力,做了一个无实权的闲散王爷,有钱又有闲,生活多美妙。

    可是这身体的原主人留下了一堆烂债,还竟是烂桃花债。他可是堂堂正正的现代人,喜欢的是两情相悦白头偕老,老婆孩子热炕头足以,可这王府后院有两房斗智斗勇的侧妃不说,一堆小妾凑成一打,这些女人的数量都能凑成女子国足队了,连替补队员的数都够了。

    面对后宅里的那些手腕露骨、如狼似虎的女人,吓得他愣是不敢再踏足后宅,他严重怀疑原主是精尽人亡的!

    女人好歹是大人,正常交流是可行的,这都不说了。更让他无语的是,后宅里光属于原主的孩子就五个,还个个都是熊孩子,一个比一个作!

    不仅如此,皇兄还下了一道圣旨,要他迎娶一个敌国寡妇公主做续弦,还带着个拖油瓶女儿。熊孩子基数从五个变成了六个,又上升了一个熊孩子灾难指数等级。

    如何回去收拾家里的那五加一个熊孩子?一想到这个问题,沈无量就一个头两个大,家里那五个熊孩子年纪最大的也不过七岁,连上小学的年纪都不到,他的王府整个就是个幼儿园,他这个无实权的闲散王爷就是这个幼儿园园长,再加上瑞国和亲公主再嫁带过来的女儿。他的幼儿园正在逐渐壮大中,按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他可以开办封国连锁幼儿园分园了!绝对可以富甲一方!

    去见迎亲队伍的路上,沈无量一边走一边不悦。他可是要一夫一妻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后院那些女人他是没有可能发展了,就不知道这个敌国寡妇公主是个什么样的,能不能和他情投意合了。

    开启了先婚后爱模式,想要情投意合难上加难!哎,又是一件糟心事,这年代,自由恋爱怎么就这么难呢?!好歹这一次,他还算是头婚呢!有谁了解头婚之人对婚姻的向往和恐惧?

    好吧,婚姻是坟墓,总比暴尸街头强!

    开元公主程云卿下船的时候,沈无量已经带人等在了码头。只是,当他看见一身锦袍女子身后跟着的两个小萝卜头,顿时就一个头两个大!

    他觉得眼前都开始冒金星了,说好的一个女儿,怎么变成了两个?这是要把他的“王府牌”幼儿园变成非常六加一模式啊!

    所以,头昏脑涨的沈无量见到自家未过门的媳妇儿第一句话说的是:“你家俩孩子都送幼儿园啊?!”

    程云卿:“……”她眨着无辜的大眼睛,根本没明白眼前这个英俊的男人再说什么。

    不得不承认,沈无量长得好,虽然已经年近而立之年,可是一身精致的亲王宫装穿在他身上,更衬托他五官的英俊。

    这个男人长的好,就是好像是个傻的。这是开元公主对未来夫君的第一个评价。

    两厢见过礼之后,程云卿和女儿、谢衡之被安排上了一辆宽敞豪华的马车。她知道,这是封国的公主仪仗,心里总算有些安稳。身在异国他乡,能得到公主般的礼遇,至少这个敌国国君对她还算是客气。

    封国的气候与赵长依长大的瑞国不一样,封国位于滦河之南,被瑞国人称为南蛮。阳春三月,瑞国的花才刚刚结花骨朵,可是这一路走来,封国路边大部分花期已谢,都开始结了果实。结出的果实圆圆小小的,绿绿的,有手指甲那般大,赵长依见识短,不知道那是什么样的果实。

    正巧,半途车马整顿,途中稍作休息。赵长依扯着谢衡之跳下马车,直奔路边的树去了。

    程云卿不放心两个孩子,命凤梨紧跟着。凤梨一跳下车,就遇到了同样出来舒展筋骨的沈无量。沈无量的身边,正围着两个孩子,不是别人,正是小公主赵长依和谢小公子。

    凤梨离得有些远,听不大清沈无量的声音,只偶尔听到只言片语:“唔,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树,我跟你们一样,刚来这里不久。”

    “可是,你不是在这里长大的吗?”

    “我长大的地方是一个人人平等的,鸟语花香的地方。有机会,我带你们去玩!”

    “好啊好啊!”赵长依高兴的拍手,一向乖巧的谢衡之只是笑,这种时候,他只要扮演好给赵长依捧场的角色就够了。

    沈无量打量了眼前的两个萝卜头,和声细语的问:“你们是开元公主的什么人啊?”

    赵长依挺喜欢这个和气的男人的,不仅和气,长得还英俊。好吧,其实小公主赵长依用沈无量的话形容的话,就是“外貌协会的”。

    被迷到的小丫头可不知道沈无量是怎么形容她的,只高兴的拍着胸脯,公主范十足,大声宣告:“我是开元公主的女儿,康景公主。”

    “哦,原来是漂亮的小公主,公主你好啊!”沈无量面对资深“外貌协会”成员赵长依,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暂时自己外貌的优势,加下春风和煦的笑容,事半功倍:“那他呢?”

    这个“他”当然指在赵长依身后装背景墙的谢衡之。

    赵长依毫无防备,依旧昂着头,像只骄傲的斗鸡:“他是开元公主的女婿!”因为之前跟母亲谈过驸马的话题,“驸马”这两个字现在对赵长依来说,绝对不是个好词。所以,她换了一个词,据她所知,驸马等于平常人家的女婿。

    沈无量一听“女婿”两个字,差不点大头栽了下去来个直接晕倒。

    好吧,再娶带个女儿,他认了!只是,谁能告诉他,再娶带个拖油瓶女儿也就算了,为嘛还要带个拖油瓶女婿?!

    要知道他的“芯”可是实打实的大龄初婚男啊,这结婚喜当爹可以忍,结婚就喜当岳父算哪门子的事?!

    摔!这日子还能过了不?!

    相对于沈无量的腹诽,赵长依还是很喜欢这个帅气的后爹的,屁颠屁颠的带着谢衡之回去向自家母亲禀报去了。

    “母亲母亲,后爹挺好玩的!他还夸我漂亮呢!”其实说真的,沈无量在赵长依面前真的没说什么,唯独一句夸赵长依的话拍对了马屁。小女孩儿都喜欢别人夸她漂亮。

    程云卿温柔的摸了摸女儿的头,有些不好意思,脸悄悄的红了。不是她自作多情,而是赵长依的长相有九分像自己,不然当年她父皇也不会在赵长依刚出生不久,就下了诏封赵长依为公主了。

    沈无量万万没想到,他的一句客气性的夸赞,愉悦了母女两个人。他现在正愁着,其实他并不想娶妻的,奈何兜里还揣着皇上的圣旨。御书房里,他的那位皇帝哥哥可是找过他促膝长谈的,什么皇室宗亲,就要为了皇家牺牲,你也正当年少,发妻都好几年了,孩子们还小,不能不再娶,再娶后要好好过日子,不能为了已亡人伤了未亡人等等。其核心思想,沈无量总结了一句话:“皇室养你不是吃白饭的!不拿劳动来还,就拿身体来换,给我伺候好敌国公主!”

    其实,沈无量并不在乎程云卿是个寡妇的事实,他是现代人,现在那社会,男女早就平等了,什么离婚再婚很正常的,就算不婚同个居也是见惯了的。只是,他想要娶个踏踏实实过日子的,这个敌国公主远嫁而来,心里肯定带着国恨家仇,他是害怕日后家宅不宁。

    不行,沈无量狠狠的摇了摇头,他绝对不能这样坐以待毙,带着国恨家仇的先婚后爱实施起来太困难了,他还是先去跟开元公主谈个恋爱交流交流感情互相了解了解才行!要是两个人性格合得来,他就娶。

    要是性格不合呢?kao!你以为老子是白从二十一世界跨越了千年穿过来的,性格不合,就再做谋算呗!

    只是沈无量忘了一件事,这个朝代的女人讲究的是三从四德,即使是公主也不例外。所以,程云卿虽然是再嫁,虽然心有不甘,但对于自己未来的夫君,她还是表现出自己最大的顺从,所以,性格怎么可能不合?

    傍晚,在官栈歇脚后,沈无量制定了了初步的谈恋爱计划。先约会见见面,互相了解了解。他计划的很好,决定等大家都收拾好了之后,把开元公主约到官栈后花园,吃点小点心和喝点桃花露,看看美人,赏赏月色,美不胜收。

    说实在的,沈无量还想在美人微醉的时候趁机拉拉小手,以解相思之馋。可是,身边的两个大电灯泡把他的一些旖旎想法都逼了回去。两个电灯泡年纪不大,瓦数甚高,锃亮锃亮的。

    赵长依很喜欢沈无量,一听说沈无量派人来约母亲赏月,直接换了衣服扯着谢衡之比她母亲还要早到一步。

    “那个……那个……”赵长依想了想,不知道应该称呼沈无量为什么,最后才蹦出了一句极其雷人的:“无量大师,我想要桃花露。”

    无量大师:“……”

    桃花露确实很香很甜,几乎品不出辛辣,但终究是酒,未满十八周岁的少年是不允许喝酒的,沈无量坚定支持并遵守着这一现代规章,于是弯腰配合她的身高柔声的哄她:“小美人,桃花露是酒,你不能喝的,我给你换杯甜梅水怎么样?”

    赵长依想了想,点了点头,不多一会儿,两杯甜梅水被准备好了。这时候,程云卿还没有来,沈无量只能跟两个小屁孩聊天打发时间。他看向一直都乖巧不做声的谢衡之,用平日里跟王府后宅里那些小子说话的语气问他:“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啊?”

    在现代的时候,他跟小孩子接触并不多,倒是以前他表姐夫说过,小男孩和小女孩不一样,小女孩喜欢被哄着说话,小男孩喜欢被当成大人一样说话。上一世的时候,他没有实践过,后来变成了景王,对着后宅那五个小萝卜头实践,别说,还真有一定道理。

    谢衡之也觉得这种平等的说话方式他不反感,但一想到开元公主交代过,尽量不要主动提及他是谢家人,于是只回答了句:“阿衡。”他偷偷打量这个将要称为赵长依后爹的男人,似乎比他想象中的要好,至少表面上来看很和蔼可亲。

    沈无量发现了那个小男孩儿打量他的眼神,有探索,有考核,有赞许。他不动声色的任由谢衡之打量,一边找话题跟赵长依聊天:“小美人,你以前都做什么游戏?”

    “我有上过树,掏过鸟窝,还打过地鼠,无量大师,你要不要玩?”

    听到“打地鼠”三个字,沈无量第一反应,不会是要人装地鼠吧?他想到有这种可能,立即摇头表示不玩。刚摇完头,就知道自己的拒绝是对的,因为赵长依很快的说:“你不玩好可惜啊,平日里都是丫鬟婆子和阿衡当地鼠,我还没见过你这么大的地鼠呢。”一边说,她一边惋惜,那样子楚楚可怜的。

    沈无量却有点迷惑了。这个五岁的小女娃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呢?她是想算计他吧,可是看那无辜纠结的小表情,应该不是吧。他想起在现代看到过的《爸爸去哪儿》,里面的孩子平均五岁,各个是天真可爱的小天使,应该还不会算计人。不过转念一想,这个社会十五六岁就能成亲当爹娘,心智应该长得也快吧!

    这么一想,沈无量觉得自己压力甚大,他决定,如果真的跟那个开元公主结婚了,他一定要好好抓抓娃娃的教育问题,跟他后宅里面的那五个小萝卜头一起抓。小小年纪,该玩就该玩,该学就该学,可不能乱算计长歪了!

    教育问题要从娃娃抓起,坚决不要他们成为垮掉的一代!

    心思盘转的功夫,开元公主程云卿姗姗而来。到了近处,她朝着景王沈无量福了一下,然后缓缓抬起头,与沈无量正视了一下,又极快的转头避开,低着头作娇羞不已的模样。

    沈无量眨了眨眼,心道:确实挺美的,可惜是个有心眼的。

    程云卿以为自己这故意的一抹娇羞能撩拨起沈无量的心,却没想到,在现代看多了各种宫斗剧的沈无量一眼就瞧出了她的意思。也不怪沈无量一个男人看宫斗戏,而是各种宫斗戏啊每个电视台都轮番轰炸,偶尔一拨遥控器,怎么的也能看见几眼戏里的故事。

    沈无量大概能猜出程云卿的心思,毕竟她是外嫁过来的,哄好了他这个夫君,至少对她自己和女儿女婿的处境都好一些。

    作为一个大男人,又是被包办婚姻的大男人,沈无量并不计较程云卿的这一心思,要是换做是他,他也会有这样的打算,人之常情而已。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想要跟程云卿好好谈谈相互了解一下。

    两个大人,两个孩子入座,沈无量命人上菜,都是封国的特色菜,他在通过菜色表达他的诚意。

    程云卿礼貌谢过,端起沈无量斟的一杯桃花露,抿了一口,乖顺温柔,容颜靓丽,确实是个美人。

    沈无量暗中打量她,又想起传闻。开元公主的驸马赵瑾和,在未被招为驸马时,年轻有为,英俊不凡,乃是国之栋梁。可是,他与公主婚后便貌合神离,康景公主赵长依出生之后,更是多年过家门而不入,这其中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程云卿也暗中打量沈无量,这个男人性格随和,对小孩子也有耐心,比她预想过的几种情况都要好。她暗中叹气,如果不是没有办法,谁愿意再嫁,还是身不由己的再嫁。皇命难为,她再嫁给沈无量这样性格的男人,应该算是她的福气吧。一想到这里,程云卿有礼节朝着沈无量微微一笑,又垂下头,紧盯手中的杯子。

    赵长依和谢衡之两个小娃娃以前没尝过滦河以南封国的菜色,满桌子香甜可口的菜饶,两个小家伙忙的不亦乐乎,也顾不上沈无量和开元公主默不作声的眉来眼去。只是赵长依是忙着吃,谢衡之是忙着给赵长依布菜,偶尔才自己吃几口。

    程云卿虽然在装娇羞,眼神却不离自己的女儿,生怕赵长依筷子用不好戳了眼睛伤了自己。

    沈无量想了想,决定先交代老底。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宠你为妻相邻的书:拯救玛丽苏女配闺蜜居然想泡我gl重生日常摄政王的农门小妻不作死就不会死[古穿今]田园之农媳难当影后携手[重生]逆袭之千金复仇记女主身为蛇精病何以红尘怨皇家婚姻(星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