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书名: 女配是军嫂 第195章 作者:婼澜

强烈推荐:锦桐你好,少将大人爆笑萌妃:妖孽王爷踹下床瓜田李夏六零时光俏农家仙田黑卡仙植灵府     ps:明天来看那~~~~~~

    唐巧莲找到杨铁书的时候,杨铁书已经给王毅伟发完电报了,面对唐巧莲义正言辞的要他印章的事情,杨铁书有些生气,“婶子,之前你让我把汇票给你,我给了,现在你问我要我的印章,我肯定是不能给的,再个之前毅伟就在电报里说了,这钱是给他爸看病用的,希望婶子把汇票还给我。”

    就刚才这会儿杨铁书想明白了,他不应该把汇票给给出去,毅伟都拜托他了,结果转头他就把汇票给唐巧莲了,怎么说也没有把事情给办好。

    唐巧莲哈了一声,“这是我儿子汇的钱,我为什么要给你?”

    “那婶子问我要印章干啥?”杨铁书呛回去了。

    唐巧莲气得不行,“你到底给不给我印章。”

    杨铁书肯定是不会给了,他不给印章唐巧莲也取不出来钱,事情就这么僵了下来,唐巧莲也知道这么耗着没什么意思,开始说软话了。

    杨铁书根本就不想听,只想冷笑,唐巧莲软的硬的都使出来了,但是没想到杨铁书无动于衷,无奈之下,只能把汇票给杨铁书了,杨铁书也没去取,拿了汇票就走了,唐巧莲追都追不上。

    杨铁书又去了趟医院,和王建树说了那五十块钱的事情,并且说明了是给王建树住院养身体用的,不是用来还债的,等他出院了,就把钱给他好好补身体。

    话都说到这个地步,王建树又不是傻的,当然明白王毅伟的意思了,这话的意思表明了,王毅伟是真不管这件事情了。

    王建树生气归生气,却也无可奈何,“叔,按道理说你们家的事情是轮不到我说什么的,但是事情闹了这么大,我不说两句都不行了。”

    王建树默默的听着,杨铁书说完自己想说的就先回去了,王毅云去送他,王建树闭上了眼,不知道在想什么事情。

    怪王毅伟肯定是怪的,杨铁书那话也说的很对,手心手背都是肉,明显很多时候他们老两口都是偏向大女儿,杨铁书也说了,王毅伟也有做的不对的地方,他们毕竟是一家子,王玫家出了这个事情,欠了这么多债务,按道理是该帮忙的,但是如今这个态度。

    后面的话不需要杨铁书说完,王建树都明白,都怪他们老两口宠着王玫两口子,总以为出了事情有老二这个有能力的人顶着,以至于什么事情都找他,现在老二撂挑子不干了,他们就全部慌了,如今想想,真要怪的话,那也怪不到他头上去。

    真要怪也怪他们老两口态度不摆正了,王建树一想这些事情,血压又蹭蹭的往上升了,也不再说要找王毅伟寄钱回来解决问题的话了。

    王建树这么想,不代表唐巧莲也这么想,就杨铁书走了那一顿功夫,唐巧莲把王毅伟两口子给骂完了,回到医院才消停下来。

    王毅云送杨铁书也回来了,“爸,如今二哥不管这个事情,咱们该咋办啊?”

    “啥,你二哥不管这事儿了吗?”唐巧莲还没反应过来。

    王毅云没吱声,看向病床上的王建树,“回头把咱们家的粮食卖一半,你那借一百块给你大姐,剩下的...靠你大姐和姐夫他们自己吧,我也实在帮不上忙了。”

    除了粮食,家里现在也没啥能卖的东西,猪还没长大,鸡鸭那也值不了多少钱。

    “老头子,你...”

    “别我我我的,我能做到这里也是仁至义尽了,其他的我也帮不了,你要是有能耐,你自己帮吧。”王建树又闭上了眼。

    唐巧莲除了哭和骂,那还有别的能耐,眼看王建树又要晕过去了,王毅云赶紧把唐巧莲给拉出去了,“妈,你哭啥啊哭,爸还在里面躺着呢,你是想他病的更重吗?”

    “我那想他病的更重啊,我就是气你二哥没良心。”

    “二哥咋没良心了,我觉得二哥做的对,他不给钱还是好的,那次大姐夫长了教训的,去年骗了家里三百块钱还没还,今年又借那么多钱,咱们家只是种地的,又不是开银行的,哪来那么多钱帮他还债。”王毅云也是憋的狠了,不吐不快了。

    唐巧莲被王毅云吼得一愣一愣的,顿时不敢再哭了,老实说唐巧莲明白这个道理,但是没人这么和她说,自然是胡搅蛮缠,乱来一通了。

    吼完唐巧莲,王毅云去叫医生过来了,之后看王建树稳定下来,回林山村去了。

    王毅云按照王建树说的,留了下半年吃的粮食,其余的都给卖了,家里的粮食也没卖多少钱,王毅云拿到了钱,就送过去给王玫了。

    “怎么这么少。”王玫有点不敢相信。

    “有就不错了,爸还让我把家里的粮食给卖了一半,剩余的,我们也没办法了。”王毅云阴阳怪气的。

    “毅伟没寄钱回来吗?”

    “大姐,你忘了你们家去年还欠二哥三百块钱呢。”王毅云本来不想说什么的,但是看见王玫旁边的江思永,一时间没忍住。

    说实在的,王毅云如今还真看不上他姐夫,以前没出来工作的时候,总觉得他姐夫把自己说的多么多么厉害,如今他也参加工作了,能出来挣钱了,知道他姐夫说的那些不过是骗他这种没见识的,心里就很反感,现在又闹出这种事情,那更加了。

    “啥欠毅伟三百块钱,毅云你瞎说什么。”

    王毅云懒得跟他们扯这个问题,“钱的事情等大姐你们有了再还给我和爸,没什么其他事情我先走了。”

    王毅云走了几步觉得还有话没说完,又打转回来了,“爸最近在住院经不起折腾,你们别过去闹了,再闹家里也没钱给你们。”

    等他一走,这夫妻俩也嘀咕起来了,最大的希望没汇钱回来,剩下的七八百块找谁借去啊?

    江立德两口子也四处折腾,又卖粮食又借钱的,紧巴巴的也只凑了一半的钱出来。

    实在凑不出来,江立德让江思永跟高利贷的好好说说,其他的慢慢还,总会还清了的,让他们那边先把江小花给放回来。

    江思永有些不太想去,江立德拿着棍子追了他半个村子,打了一顿江思永才拿着钱去还。

    自己作的孽苦果只能自己来偿,自己借的高利贷,死了也要还完,江思永这一去,当然是半死不活的被抬回来的,高利贷你敢借没钱还,人家只是把你打了一顿,没把你搞得家破人亡就已经很有良心了。

    江思永半死不活的回去,王玫哭成了泪人,倒是想让江立德送他去医院的,“送啥医院,你有钱送医院吗?没钱就老实的给我在家呆着。”

    剩下的一半债务还不知道怎么还呢,哪里有钱送江思永去医院,再个江小花这回回来都有点神志不清了,江立德都恨死了,却一点办法没有,最后索性不管江思永的事情了。

    江思永弄成这样,村里人都觉得他活该,那高利贷是他们这些乡下人能碰的东西?当然也有不少同情的。

    王建树没操心王玫一家子的事情,很快就出院了,一出院又听到江思永被打的半死不活给抬回来,心情复杂的很。

    唐巧莲去了一趟,回来求着王建树给钱,让人送江思永去医院治治,要是不去医院,江思永下辈子都要躺在床上过了。

    王毅伟给的那五十块钱最终还是被拿去给江思永住院去了,因为去的太晚,江思永的一条腿算是废了,就算是将来好了,那也是个跛脚的瘸子。

    这也算是江思永应受的报应了,王毅伟后面也打过电话回去问肖支书他家的事情,知道这个消息,既唏嘘,又觉得解气,同时心里也为王玫不值了一下。

    至于另外的钱江家打算怎么还,这轮不到王毅伟来操心,那是他们江家的事情。

    而江思永两口子却是把王毅伟给彻底怨恨上了,有些人在吃过亏之后都会比之前长进,这两口子啊,难说的很。

    王建树没什么事情,王毅云也回城里上班去了,他爸住院耽误的太久,工厂那边都有意见了,这回王毅云也记着了,没什么事情千万不要回家。

    唐巧莲还不知道因为家里发生的事情,让两儿子避的远远的恩,除了照王建树之外,还把江奇才给弄回家里来照顾了,江立德两口子如今是一点都不管这个孙子了。

    这个家好好的被弄成这样,还不是江思永整的,江立德都恨死了,更恨的还在后面,神志不清的江小花居然怀孕了。

    这在林山村那可是掀起了轩然大波,这回再也没人同情江思永了,村里谁不骂他?自己作了孽也就算了,还害得自己亲妹妹怀孕了。

    如今江小花神志不清,这连孩子爹是谁都不知道,江小花的老娘就差没哭死了,本来江小花都已经说好了亲事,准备十月份结婚的,现在弄出了这么一出,好好的喜事变成了悲剧,你说江立德恨不恨,一气之下,索性跟江思永分家了,当然这些都是后话暂且不提。

    王毅伟挂了电话就被人喊走了,原因是部队里的军嫂发生了争执,需要他过去了解了解情况,来了c市以后,王毅伟处理这种事情就比较多了。

    而王毅伟当然也比之前在部队有威望点,在部队要是没能力咋行?

    王毅伟一过去,发现他丈母娘也在那凑热闹,便打了招呼,阳阳是坐在她腿上的,月月坐在安巧腿上,两个小家伙稳稳当当的坐着,仰着头看着热闹,一点都不害怕,好像还觉得十分有趣。

    王毅伟一出现,俩小家伙伸手啊啊啊的喊了,刘海兰把阳阳的小胖手给弄回来,和阳阳道:“你爸爸要忙呢,阳阳别闹啊,现在不能抱你。”

    刘海兰当然知道女婿是为啥过来的,她也是听说有热闹看,才抱着孩子出来的,阳阳那听得懂,又伸出了自己的小胖手。

    “嘿,这两孩子还等着他爸抱呢。”

    “抱啥抱啊,安巧啊,咱们先别看热闹了,麻烦你帮我先把月月抱回去吧。”刘海兰担心王毅伟不抱他们两个小的吧,两个小的会哭,那到时候影响到女婿工作就不太好了。

    安巧点点头,“那行吧。”

    等她们一走,王毅伟也开始了解情况了,住在部队的军嫂吗,起争执这也正常的很,加上孩子多,挨着近,三天两头的闹,今天不是你家孩子偷了我家的东西了,明天就是我家孩子把你家孩子给打了,要么就是红脸了,也吵起来。

    这回明显不是因为孩子的事情,而是因为两家男人的问题吵起来的,弄的王毅伟有点火,直接把她们的男人给找来,好好的痛批了一顿,罚他们去写了检讨,又把那两个闹事的军嫂也给教训了一顿才算完。

    王毅伟办事那是没话说的,教训完了人就回办公室了,刚看到自家两孩子的时候,王毅伟想起了之前自个媳妇嘀咕过的一件事了。

    也没别的,就是说部队要是有个幼儿园就好了,那就不会那么吵了,本来部队人就多,孩子也多,这孩子多了还没人看,闹得很,每回周六周末在家的时候,徐燕婷午睡都那些个小孩子给闹醒,要么就被拍门给拍醒,打开门一看,就是小孩子捣的鬼。

    本来这些个孩子都已经到了幼儿园的年纪,年纪大点的就被父母给送去附近的小学上课了,小的呢,那没人管,在部队里闹翻天。

    一回两回没啥事,回回都这样那肯定不行,加上刘海兰也跟徐燕婷说过好几回,她就跟王毅伟嘀咕了。

    结果一忙他就忘了,这回想起来,王毅伟赶紧跟上级建议这个事情了,恩,说不定也能减少些矛盾,他也不用那么忙了。

    上面对王毅伟这个建议很满意,准备采纳他的建议,弄个什么幼儿园,但是具体怎么弄,弄好了该如何管理,那些个老师又去哪里招,这一个个都是问题。

    上面让王毅伟弄个章程出来,还别说王毅伟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很快就把章程给弄好了,交了上去,上面一看很满意,就打算弄幼儿园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配是军嫂相邻的书:气运攻略[穿书]女傅情人心里心外萌宝坑爹:首席,复婚无效横店恋人[娱乐圈]主神要和我CP[快穿]为你着迷[娱乐圈]同归女主一直在找死快穿之骚年去污指南双面总裁蔷薇妻分手,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