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男神撕逼战(三)

【书名: 星际变态征程 第三百五十三章:男神撕逼战(三) 作者:卿卿若渊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不死佣兵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犯罪心理:罪与罚重生军嫂有空间     封翌赶到寰宇社的时候,那里正打得热火朝天

    身后的军队冲上前镇压,他的手在空气中虚虚一握,能感受到两种强悍的精神力封锁在这片区域,把这方圆百里的空间封闭,能量余波不会影响到外界

    封翌很熟悉兰恩的精神力波动,荀笙实力不强,那另一道,便是舟连睿的吧

    算他们还有些分寸

    封翌冷着脸,绕过被毁了大半的楼宇残骸,径直往水榭亭台去

    等到了地方,一湖碧水上朵朵莲花盛放,雅致的亭台立在水面上,荀笙倚靠在锦塌上,眼神晦暗不明的盯着对面坐在八仙桌上的兰恩。罗斯特和舟连睿

    封翌心头微微古怪

    刚听说他们聚在一起时,他还以为一来就会看他们打起来

    结果现在……

    “要不是看在阮伯母的面子上,你以为你还能坐在这儿!”兰恩呵呵冷笑:“天爵统领,联邦通缉名单上鼎鼎有名的人物!竟然还敢在帝都星混的风生水起,你胆子肥到没边了!就应该先把你关到中央监狱去严刑逼供几十年,再扔去废弃垃圾星球做一辈子苦役!”

    荀笙慵懒垂眼,漫不经心:“兰恩将军说得痛快,但我天爵与军方合作的协议,可是由景薄赋上将亲自提出的!况且我天爵虽然是星际海盗,但甚少滥杀无辜,还一直压制着联邦大大小小野心勃勃的海盗势力!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将军若是因为私人情绪有所不满,也该去与景上将交涉,与我何干?”

    兰恩咬牙切齿,舟连睿淡淡抿一口茶,冷不丁道:“你可知道那艘埃尔法战舰为何会被遗弃在混乱领?

    ”因为它在被建造完成后,发现了一个致命的弊端。“

    荀笙兰恩表情都是一滞

    荀笙盯着神色平静的舟连睿,眸色微沉

    ”愿闻其详!“

    就连兰恩都狐疑的看着舟连睿

    这位舟公子可是神秘的很,难道他竟然连这种隐秘都知道?

    然而,荀笙话落,回应却是一片沉静

    舟连睿悠然喝着茶水,看都不看荀笙一眼

    兰恩:”……“特么原来最闷骚的在这儿呢!

    荀笙死死盯着他,眼神阴鸷得让兰恩毫不怀疑,这里但凡有把刀,他都敢拖着自己那战五渣的实力上去砍舟连睿一刀!

    封翌见状,脚步微顿

    舟连睿抬眼,静静看他一眼,眼神寡淡清冷如冰水

    兰恩也顺着看去,眉峰微挑:”呦,又来一位!这不是我们公务繁忙的冰山封中将么?!我们这点小事儿,哪值得你百忙之中还来一趟啊!“

    荀笙把视线从舟连睿身上抽离,看着封翌,勾起唇角温和道:”封中将,你好。“

    封翌走过来,冷冰冰的眼刀噼里啪啦打在兰恩身上:”我不来,你在这里玩得倒是痛快。“

    ”嘿!死冰山!你说什么呢!我这可是为了维护帝都星的和平与安定!“兰恩义正词严,指着荀笙恶狠狠道:”你跟我怼什么,他才是罪魁祸首!要不是他挑事儿,能有这破事儿嘛!“

    封翌盯着他:”那你也是乐在其中。“

    兰恩一噎

    封翌侧头,冰冷的目光在含笑的荀笙身上划过,随即定格在舟连睿身上,微微颔首:”舟公子,麻烦了。“

    ”无妨。“修长骨节按在白瓷茶杯上,舟连睿眉目清淡:”找事总是有人会找,早解决了也好。“

    这话……封翌眼中暗光微闪,注视着他的眼神带着探究

    轰然一个炮弹炸在莲花池中,顿时溅起道道水花,连亭台上都溅落上水珠,第一挑事儿人荀笙阁下优雅的用丝帕擦拭手指,轻笑道:”打得可真热闹……说来,咱们能聚在一起的机会,这还是第一次呢。“

    这话说的,不知情的还当是一群好友多年后重聚呢!

    兰恩眯眼瞧他,狭长若狐狸般的眼角眯起,突然笑眯眯道:”你说得对,这机会的确难得,不如咱们就把事情彻底解决了吧!“

    他兴致勃勃道:”所谓兵对兵王对王,上面打得热火朝天,咱们就在这儿坐着多没劲儿啊!干脆咱们也打一场,以输赢定胜负,胜者之后与宸儿双宿双栖,败者自觉走人,从此再不出现在宸儿面前!你们觉得怎么样?“

    三人皆是沉默

    这主意真是好…个屁啊!

    他们为什么坐在这里打机锋瞎扯淡也没打起来,当然不是谁怕打架,而是怕打伤了谁,白送对方一个借口去宸儿那里玩苦肉计!

    他们连让对方多争宠的手段都恨不得断绝了,更何况是以此来定谁报的美人归?

    宸儿乐不乐意先别说,就说谁输了,就让他们放弃,虽然这里在坐的都是联邦赫赫有名的人物,看上去应该是遵守规矩信奉道义的,然而……关乎媳妇的大事儿,脸皮算什么?道德算什么?谁认真就输了好伐!

    荀笙呵呵笑:”兰恩将军恐怕忘了,荀笙这身子骨不好,要说争肯定是争不过各位的,这未免不太公平吧。“

    呵,老子就是想把你直接出局!

    兰恩睨着他,阴阳怪气:”哎呦,身子骨不好还在这里瞎晃悠什么呀?!赶快走人吧你!“

    荀笙还是不温不火的模样,只是意味深长的把玩着自己的尾骨指:”我身子不好,宸儿是知道的,她也是心疼,说不让我受伤……谁若是伤了我,我倒是无妨在疗养舱里多躺几天,就怕宸儿知道了,会忍不住担心……“

    ”我丫信了你的邪!“兰恩咬牙切齿,一个用力直接把八仙桌踢到一边,身体如利刃直接冲着荀笙冲去:”行啊!还敢威胁我!我今儿就是拼了惹宸儿生气,也要好好看看你这破身子骨有多废!“

    荀笙眸色一沉,身后黑影冲出与兰恩狠狠撞击在一起,精神力屏障如两枚巨大的炮弹冲撞,可怕的能量余波以他们为中心向四周扩散,玉石雕镂的雕栏画柱顿时开始颤抖,摆着的桌椅摆件隐隐有崩裂的趋势,莲花池更是因为能量冲击而迸溅炸裂起一道道高高的水柱

    封翌与舟连睿同时出手,将这方空间封锁住,避免强大的能量波动导致外面的火力失去控制

    做完后,两人对视一眼,一个目光冷淡清雅,一个眼神冷峻沉毅

    舟连睿手一抬,桌子重新摆正,上面的茶壶茶杯丝毫没有歪斜,甚至桌面上连一滴水都没有

    不理旁边两个正在撕的货,封翌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看着清澈水液中鲜嫩的翠色,平静问:”可否讨一杯茶喝?“

    舟连睿看他一眼,眼神不置可否

    封翌于是端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

    ”我听上将说起过你。“封翌的嗓音低沉,带着惯来的冰凉和军人独有的刚硬,此刻却蕴含着说不出的意味深长:”我问他,舟公子是个怎样的人,你猜他怎么说?

    他沉默了片刻,然后轻笑着说,公子是个他看不透的神秘之人,或者说,绝世之人!”

    封翌深深凝视着他:“我跟着上将几十年,见过数不清的天才强者,各行各业,各种性情,其中也不乏与众不同之辈,但上将却也从未给过如此高的评价。”

    舟连睿一直不语,此刻才淡淡道:“是你们上将高看了我,以他的本事,不必夸任何人。”

    那个既有枭雄气魄又有君王霸道的男人,就算在他所经历的无数个世纪中,也是寥寥无几的绝代之人!

    他不过是有几分运气,以岁月奠基成如今的底蕴,而景薄赋,却是真正的天命所归!

    “无论如何,公子的实力,我是绝不怀疑的。”封翌的眼神渐渐严肃,带着微微冰冷的锋芒:“我若是问你与宸儿的过往,你必然不会愿意告诉我,那我就只问你,你对她可是真的真心,无论她做过什么事,你都不会改变心意?”

    “咔!”

    杯底磕碰在桌面,发出清脆的响声,舟连睿抬起头,盯着封翌,能看清他眼中真心实意的质疑和询问,不是因为敌对而产生的质问,单纯是因为所爱的女人,怕她受伤害

    舟连睿本不愿与别的男人保证什么,他爱她不需要别人多管,但莫名的,舟连睿还是颔首,眸子中云雾般的氤氲散去,是清冽的光辉:“我爱她,爱的深入骨髓,我是因为她才存在的,哪怕她想要我的命,我都可以亲手奉上,你说还有什么,能让我改变心意。”

    封翌定定看着他,眼神微微柔和,带着星点的黯淡,却终是勾起唇角,沉沉一笑:“公子此言,我记住了。”

    “哈!神经病!你让一个侍卫出来挡刀算什么!有本事你自己出来抗我一剑!丫整天就会在背后耍手段,明面上装模作样根个女人一样!你也好意思说自己是个男人!”

    桀骜张扬声音骤然响起,随即黑影被逼退数步有余,坐在后面的荀笙微微眯眼,笑着站起来:“将军的脾气太火爆了些,不过既然将军非要强人所难,那我也只好奉陪到底。”

    这么好说话?!

    兰恩诧异,随即就是冷笑

    他是懒得动脑子,不代表没有脑子!

    这个神经病要是能站着不动任由他打,他都能把自己脑袋摘下来给封翌当球踢!

    黑影退后两步,荀笙抬步上前,手腕一翻就拿出一把造型奇艺材料不明的枪支

    兰恩瞳孔一缩,气极反笑:“你行啊你!一个海盗头子!竟然敢拿科学院的顶尖射线枪!你还要不要脸?!”

    “不比将军得天独厚,荀笙先天不足,只好由后天补。”荀笙笑容温和,手上缓缓用力,瞬间一道狭长飞速的光线冲着兰恩刺去,那可怕的冲击力能直接把三s强者的精神力屏障洞穿,看着兰恩侧身闪过,他语气轻缓:“毕竟我树敌太多,想要我命的人太多,不多点防身的手段,怎么能活到今日?”

    “好!你行!”兰恩挥手一道能量刃把射线抵消,冷声道:“我倒是要看看,最后咱俩谁收拾谁!”

    荀笙微微一笑,一道射线似不经意般冲着封翌的背后的心脏部位刺去,封翌头也不回,屏障直接把那射线反弹回去,黑影抵消掉那射线,荀笙意味不明的看了看对坐饮茶的二人,笑:“还是舟公子和封将军气魄不凡,如此状况还能安心饮茶,所谓闹中取静,莫过如是!”

    封翌侧眼,冷冷看了他一眼,看着他脸上假模假样的笑,下意识皱眉,有些厌烦的移开眼,冲着舟连睿沉声道:“打一场?”

    舟连睿手一顿,看着他,沉吟片刻,放下茶杯站起身,宽大广袖拂过檀木桌角,他淡淡道:“可以。”

    情敌见面,不打一场,倒是真有些不甘

    ……

    景薄赋在帝都星地面防御最高指挥官毕恭毕敬的神态中走出办公大楼,当离开了众人视线,他脸色立刻就沉了下来,颇为头疼:“这群混小子!就没一个省心的!”

    刘落轻咳一声,安抚道:“您是他们的长官,对后辈多些宽容是正常……”

    景薄赋脚步一顿,睨着他,笑吟吟:“他们还是我情敌呢。”

    刘落顿时把话都咽下去,惊呆的看着景薄赋

    “怎么,不敢说了。”景薄赋继续往前走,神态温和威仪,但说出来的话很难不让刘落联想到斯文败类:“这世上像我这么大度的指挥官还哪里找去,辛辛苦苦培养后辈成才,然后全来和我抢姑娘,我还得继续辛辛苦苦继续给他们擦屁股……”

    刘落:“……”完了,上将崩了,他知道的太多了,会不会被杀人灭口!!!

    ------题外话------

    抱歉大家,今儿出去办事儿,番外实在码不了了,等明天补给大家!么么哒^_^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星际变态征程相邻的书:名侦探柯南之哀之守护腹黑大神求放过重生之将门女刹无限次元界重生之俗人崛起问仙踏天无限补完计划[综穿]这辣眼睛的系统英雄联盟之无限战争补魂记明初放逐凤飞九天之谋宫毒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