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情圣一号

【书名: 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 第七十七章 情圣一号 作者:东木禾

强烈推荐:仙植灵府半个丧尸来种田最强医圣太古仙王汤律师,嘘,晚上见贼魅六零时光俏狂仙     她素常有多骄傲,此刻就有多屈辱。

    一个自己苦苦追求了多年的男人,一个对自己浑不在意的男人,一个她以为不管对谁都是不温不火的男人,此刻,却在面对那个女人时,形象轰然倒塌。

    看着他哭的眼泪汪汪,看着他眼睛不眨一下的说着那些煽情肉麻的话,看着他甘愿蹲在她的脚下那么小意怜惜,她笑不出来,也哭不出来。

    这时的他,全然是陌生的,不再是她认识的那个神圣,陌生的让她心口绞痛,仿佛过去的那些年都是假的,不过是她一厢情愿的笑话罢了。

    更可悲的是,她现在连质问苛责的资格都没有,曾经她以为神家女主人的位置非她莫属,部落里有谁能比她更美貌优秀?然而,现实却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把她的骄傲和尊严都踩在了脚下,不用等到明天,整个部落里的人都会知道她姚明姝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笑话吧?

    这一刻,她忽然明了当年姑姑为什么不顾一切的去闯生死阵了,父亲曾忧心忡忡的说她最像姑姑,原来,她们相像的不止是骄傲,还有命运。

    姚玉姝看着她慢慢变得平静的神色,心头却突然浮上不好的预感。

    ……

    风云茹自从神圣到来那脸色就一直没消停过,先是不敢置信,再是震惊懵逼,最后听着那话越说越离谱,就差直接坐实了女儿的罪名了,她终于忍无可忍,“神圣,你这是说的什么话?”

    什么叫踩着他的尸体过去?不过就是一道小小的鞭痕罢了,结果却被他小题大做的演变成生死关口了。

    闻言,神圣才抽空忙闲的回头看了风云茹一眼,眼角还挂着未干的泪,他一脸悲切的摇摇头,“云茹姨,您怎么还听不懂人话了呢?被你女儿气的吧……”

    这是骂人的话吧?偏他说的一本正经的!

    风云茹差点没倒仰过去,眼前一阵阵发黑,“你……”

    见状,姚玉姝和姚明姝急忙扶住,一个紧张的喊了一声,“娘,您没事吧?”,另一个替她顺着气,又掏出一个药丸给她服下去。

    神圣也担忧起来,“云茹姨,您一定要节哀顺变啊,姚叔叔还需要您伺候呢,您可不能因为生了俩不孝的女儿,就想不开了啊……”

    一口一个您的,膈应的真客气。

    神出不甘心的点赞,还是大公子骂人有水平啊,看看,多有礼貌!

    风云茹本来顺过来的气,听到这些话,再次喘起来,脸色煞白,像是要过去一样。

    这点小把戏骗不过神圣,却把姚明姝姐妹吓的够呛,姚玉姝忍不住冲着神圣道,“还请口下留情,你没看我娘都气成什么样了……”

    神圣无辜的道,“我留了啊,我一没放毒,二没送她药,难道还不够?”

    姚玉姝,“……”

    姚明姝眼圈发红,喉咙发涩的挤出一声,“神圣,你为了替她出头,就不惜这般对待我家人吗?我爹,我哥哥,他们对你如何?你都忘了吗?”

    神圣面色凉下去,像是深夜的月色,清冷深幽,让人止不住哆嗦了下,温暖还是第一次见他这副神情,不由的怔然,原来他也会生气。

    而他接下来的那句话,则让她震动了。

    他平静而清晰的道,“暖儿是我媳妇儿,是我穷其一生要呵护的人,为了她,哪怕和天下人为敌,我都在所不惜,更别说你姚家了。”

    这一次,他不是插科打诨的演戏,而是再认真不过的神情和语气,认真到让人不忍质疑他的决心和深情。

    温暖被那一句哪怕和天下人为敌都在所不惜的话震的胸口又酸又疼,抬眸望着他,他背对着自己,淡蓝色的衣袍下,那副身躯并不强壮,此刻,她却觉得坚实不可摧,站在那里,犹如参天的大树,为她遮风挡雨,撑起整个天空。

    姬无双忽然眼眶发热,撇开脸去。

    神出很嫉妒,又很惆怅,怎么就不给它一个装逼的机会呢?

    姬风华初始也讶异了下,主要是不太习惯自己的儿子那副一本正经的样子,回神后,心里的感觉就酸爽了,果然,儿子终究都是媳妇的啊。

    风云茹母女三人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半响后,风云茹才颤着声道,“好,你好,这就是咱们部落未来的首领啊,为了一个女人,居然是非不分了,那部落岂不是要毁了……”

    这话就重了,直接说神圣色令智昏,不配当部落的首领。

    姬风华皱起眉来,风云茹说的不算错,一个合格的首领是不该这么感情用事的,就是阿权对她再好,明面上也断不会说出这样与天下为敌的话,这不就是昏君了吗?

    神出倒是隐隐兴奋着,它坐等大公子扭转乾坤。

    果然。

    神圣面不改色,无比淡定的道,“云茹姨,你这话就错了,父亲从来没有说过部落下一任继承人就是我,而我也无意当首领,所以你不用担心部落会毁在我手里。”

    闻言,众人皆被镇住。

    谁也没想到神圣居然说出这样的话,部落的首领啊,他竟然不想当?为什么?为了温暖,这牺牲也太大了吧?

    就是姬无双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姬风华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咽了下去。

    温暖手指不受控制的蜷缩了下,有些东西忽然破土而出,以她无法想象的速度生长着,占据了她心底的每一个角落,直至那里被填满。

    风云茹不能接受的摇头,“我不信,你怎么可能不想当首领?”

    神圣负手而立,笑得温柔,“因为我爱江山更爱美人!”

    此言一出,神出忍不住呻吟,果然是这一句,嗷嗷嗷,撩妹的情话都被要被他承包了,以后让它说什么啊?

    众人震撼中,又莫名的觉得动容,好些个姑娘还湿了眼眶,仿佛自己就是那被表白的女主,此时此刻,她们甚至连羡慕嫉妒恨的资格都没有,只剩仰望。

    神圣不应该叫神圣,他应该叫情圣啊!

    姚明姝则看的心底那最后一点痴心妄想都破碎了,连姚玉姝都暗暗嫉妒,同是女人,为什么温暖就可以得到男人这般痴情的告白和守护?

    风云茹还是难以置信的样子,摇摇欲坠,“我不信,我不信……”

    神圣不再看她,转了身子,笑看着温暖,“别人信不信我都不在乎,只要暖儿信我就好了。”话音一顿,柔声问道,“暖儿,可信我?”

    温暖喉咙有些发堵,迟迟不语。

    看的围观群众都着急起来,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啊,当然是相信他!这样的情圣,哪儿找去,绝对世间独一无二。

    神圣忽然缓缓单膝跪下,握住温暖的手,再次问了一遍,“暖儿,可信我?”

    温暖忽然心里慌乱起来,甚至有些无措,他这算什么?单膝跪下的含义他懂对不对?“神圣,你先起来。”

    “那暖儿信我吗?”神圣目光楚楚的凝视着她。

    “先起来再说。”

    “暖儿不信,我就起不来了。”

    “你……”

    神出忽然从一旁窜出来,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中,麻利的两条鸟腿着地,一个诡异的跪地的动作,不过不是冲着温暖,而是冲着神圣,嘴里激动的嚎着,“大公子,也请您收下我的膝盖吧。”

    神圣不慌不忙的看它,“嗯?”

    这是要助攻?

    神出猛点头,以更加饱满的热情喊道,“大公子,您的深情一片实在太感人肺腑了,我对您崇拜的五体投地,甘愿奉上我的膝盖,我决定了,以后不再喊您大公子了,改为情圣一号!”

    神圣,“……”

    情圣就好了,怎么还一号?那岂不是还有二号三号甚至更多号?

    神出还在继续,不过,这次是冲着温暖了,“少夫人啊,您是不是被感动的说不出话来了?我就知道,一定是这样的,您怎么可能会不信大公子呢,啊,不对,是情圣一号,都是情圣一号了啊,您是无论如何都会信的吧……”

    温暖抵抗不住了,这情圣一号听的太揪心了,她投降了还不行吗?

    “我,我信了。”

    温暖认命般的语气,对神圣来说却是天籁之音,他欢喜的举起她的手放到唇边轻吻了下,激动道,“暖儿,你真好,我就知道你是信我的,刚刚故意调皮的吧?”

    温暖,“……”

    她调皮个鬼!

    神出忍痛从身上拔了几根鸟毛,做戏就要做全套啊,就差临门一脚了,它兴奋的把鸟毛往空中一抛,高呼一声,“恭喜神圣一号,撒花!”

    “噗……”围观群众无数个喷了的,一脸难以言喻的表情。

    温暖也很想死一死了。

    这时,忽然响起一声悲切的喊声,打破了这透着诡异的浪漫气氛。

    “娘,娘,您怎么了?您醒醒啊……”

    一直因为受不了一人一鸟儿望天的姬风华闻言,转过头去,就见风云茹晕了过去,正被姚家姐妹紧张的扶到一把椅子上坐下,那样子还真不太像装的。

    这是被儿子气晕了?

    她给神圣使了个眼色,这时候可不能让她晕了,凶手还没惩罚呢,想借晕了躲过去,那怎么可能?

    神圣心神领会,握着温暖的手意犹未尽的又亲了一下,才在人家警告的瞪视下,不慌不忙的站起来,弹了下衣服上的土,慢悠悠的朝着风云茹走过去。

    见他过来,姚玉姝下意识的一脸防备,“你要干什么?”

    神圣坦然道,“我看看还有救吗?”

    “你……”

    “不需要?那我可就撒手不管了,但是你想清楚了啊,要是你娘有个三长两短,可不是我的责任,是你这个不孝女拦着我,才导致了一系列的悲剧。”

    姚玉姝再次领教了神圣的厉害,以前她和他交集很少,只听别人说落在神圣手里,他能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她当时还觉得对方是危言耸听,现在信了。

    姚明姝让开一点空,咬牙道,“让他救!”

    这次,神圣干脆都当没听见,无视的那叫一个彻底,还不忘回头冲着温暖邀功请赏的笑笑,温暖直接低头装死,她看不见,看不见……

    姚明姝又觉得自己真是犯贱,自取其辱了一回。

    神出仿佛背景音乐似的响起一句,“你伤害了我,却一笑而过……”

    犹如一阵邪风从每个人的头顶上刮过,不明觉厉了。

    神圣拿针的手一抖,扎在风云茹的某个穴位上,刺激的那晕厥中的人都颤抖了下,他不悦的回头看了神出一眼,这歌词应景吗?

    神出脖子缩了下,讨好的又吼了一声,“原谅我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

    温暖一脸黑线的看过去,神出故作害羞的哎吆一声,“让少夫人见笑了,刚学了没几天,开演唱会还早了点,就让大家先睹为快了,也顺便给姚夫人祈福,呵呵呵……”

    温暖也呵呵一声。

    大约是神出的歌声显灵了,风云茹很快就醒过来,睁开眼的一刹那,就对上神圣似笑非笑的脸,差点又晕过去,“你,你……”

    神圣打断,“云茹姨不必太感激,治病救人是我的职责,再者,你生的不孝女还没有得到惩罚呢,你不醒过来亲自看着怎么行?万一再也见不上了呢?”

    风云茹不敢再晕了,有些恨恨的瞪着他。

    神圣不以为然的笑笑,转身,走到姬风华身边去,“娘,之前您说怎么惩罚的?砍掉胳膊,还是打断腿?或者拔了舌头也行……”

    说着,又苦恼道,“真是可惜,我不打女人的,不然倒是可以亲自执行,如此,只好劳烦娘了。”

    姬风华,“……”

    之前她说比划一下,都把风云茹刺激的不行,要是缺胳膊少腿的,还不得疯了?

    姚玉姝沉痛道,“这手段也太狠了些,姐姐不过是用鞭子扫到她胳膊一点,那痕迹用点药就可以消除,难道就需要我姐姐付出那般惨重的代价?”

    风云茹也凄楚的质问,“难道说,就你们神家的儿媳妇贵重,我姚家的女儿就不值钱了?”

    这话说的,也算合情合理。

    神圣却指着温暖的胳膊道,“不,你们都说错了,暖儿受的只是胳膊上的那一道鞭痕吗?不是,那只是*上的伤害,最严重的是精神上的摧残,那才是最痛苦的,我现在还是担心,不知道暖儿要用多久才能走出这段不堪回首的阴影,而我,不管是作为她的亲亲相公,还是医者,我都要尽全力救治她,而想要救她,最关键的一步就是以毒攻毒……”

    说到这里,又深深遗憾的叹了一声,“可惜,我不打女人,不然……”

    他声音忽然顿住,看到来人后,兴奋的喊了声,“三弟,你来的正好,快来打个女人。”

    神奇本来走路走得好好的,闻言,差点没绊倒,堪堪稳住后,黑着脸不悦的扫了神圣一眼,他是被鬼没叫出来的,说是大哥找他,他还在猜到底是什么事非要来织女阁,却原来是打女人?

    靠,说的好像他打女人一样,这绝对是抹黑。

    “大哥,我也不打女人!”

    神圣顿时哀怨道,“真的吗?就算你嫂子差点被女人打断胳膊,还险些破相,你也无动于衷吗?”

    闻言,神奇下意识的看向温暖,视线紧紧盯住那一道鞭痕,咳咳,其实说鞭痕有点夸张了,都折腾了这么久了,早就淡化了,亏得神奇目力好,才勉强发现了。

    他眸子古怪的闪了下,别扭的问,“谁打的?”

    姚明姝这会儿早已被虐的麻木了,倒也冷静了,波澜不惊的开口,“我,你也要和我比划一下吗,还是断我的手脚、拔了我的舌头?”

    闻言,神奇嫌恶的皱眉,“老子只对猛兽动手,你一只花孔雀还配不上!”

    “你……”

    神奇没耐心听她扯,直接摆手打断,“老子最烦听女人说话,你打的是吧,那就……”他话音一顿,指着温暖道,“你自己亲手打回来,我的剑借给你,削铁如泥,你随便砍,直到痛快。”

    温暖皱眉,这熊孩子就只能想到这么血腥的办法?

    神奇看她不动,又催促道,“快点啊,你放心,我会点了她的穴道,让你砍的很方便。”

    温暖头疼起来,当这是砍柴呢。

    姬风华也挺为自己这儿子的智商发愁,刚想说什么,风云茹忽然站起来,浑身像是充满了某种力量,气势腾腾的道,“你们不要欺人太甚,谁敢打我的女儿,那就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

    闻言,神出咕哝了一声,“倒是会活学活用,还抢台词了。”

    若不是气氛实在不合适,温暖又想笑了,不过眼下,风云茹一副豁出去的决然样子,还真是不好直接对上,毕竟她的初衷只是杀杀姚明姝的锐气,让她们知道她温暖不是好欺负的,却不想真闹出人命来。

    还有姬风华和姚梦沉的情谊,弄到无可收拾,对谁都不好。

    她正想开口收场,神圣忽然拍了下一手,一副想到什么好办法的惊喜状,就听他道,“有办法了,三弟,你不是不打女人吗,那就打男人好了。”

    神奇不解,“打哪个男人?”

    风云茹母女三人却忽然浮上不好的预感。

    果然,接下来,神圣说到,“俗话说,子不孝,父之过,可姚叔叔身体太差,又是长辈,你去打显得太不礼貌了,但是有初远在啊,不是还有句俗话叫父债子还吗?嘻嘻,所以打初远好了。”

    ------题外话------

    老大出来啦,维护媳妇儿也很帅吧?嘻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相邻的书:路过你的城王爷你的计划太明显了妖界醋王壕妻扮仙记一世永宁暧婚之重生恶妻恰似暮光深情嫁给有钱人听说男主是泰迪捡来的雌性沈大小姐的上门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