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当老大的委屈,割肉之痛

【书名: 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 第八十一章 当老大的委屈,割肉之痛 作者:东木禾

强烈推荐:六零时光俏贼魅汤律师,嘘,晚上见太古仙王半个丧尸来种田仙植灵府最强医圣锦桐     姬风华最后问温暖,“儿媳,你可愿意睡在往儿院子里?”

    温暖笑笑,“我听婆婆的。”

    姬风华欣慰的点点头,又意有所指的嘱咐了一句,“往儿心思重,儿媳多担待一些。”

    “好!”

    “那去吧。”

    温暖转身走,神圣下意识的就要跟着一起离开,姬风华喊住他,“你留下,圣儿。”

    神圣不满的抗议,“娘,我送暖儿去还不行么?”

    姬风华断然拒绝,“不行,我有事找你。”

    “娘……”神圣哀求,只觉得心里闷闷的,难受的紧

    姬风华不为所动,吩咐柳伯道,“柳伯,你送儿媳去往儿那里。”

    柳伯恭敬的应了一声“是”,追着温暖出了门。

    见状,神圣眼圈不由的酸胀难言,却流不出泪来,原来真的伤心时,眼泪就变得奢侈了。

    姬风华指了指椅子,“先坐下。”

    神圣僵硬的走过去,神情落寞,再无平时那股嬉皮笑脸的劲了。

    神化见了不由得叹息一声,走过去,无声的拍拍他的肩膀,对着姬风华道,“华儿,我去看看小三儿,你和圣儿好好说说,别发火。”

    姬风华摆摆手,神化离开,走出那个门,抬头望着夜空,忍不住苦笑,繁星点点,围绕在月亮周围,相映成趣,画面和谐又美好,可月亮到底只有一个啊,谁能知道那些星星的酸涩呢?

    不管星星再明亮,终究无法独自拥抱月亮。

    ……

    屋里,只剩下三人。

    姬风华坐在神圣的对面,见他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心里也不好受,可再心疼,她也不能心软,手心手背都是肉,那碗水要是端不平,家里就会不宁了。

    神权没说话,只是给两人各倒了一杯茶推过去。

    气氛沉默了一会儿,似乎都在适应这种陌生的感觉。

    姬风华斟酌着语言,半响后,方才温声开口,“圣儿,你可埋怨我?”

    闻言,神圣怔了一下,然后摇摇头,沙哑着道,“我明白娘的良苦用心,只是我一时……有些不适应罢了,您别担心,我会尽快调整好的。”

    儿子越懂事孝顺,姬风华便越是心酸,她是女人,不必承受那份与人分享的痛楚,当年她和阿权兄弟三个时,她也曾因为自己不能全心全意的对哪一个而感到愧疚,可现在,那样的痛楚落在自己儿子头上时,她承认,作为母亲,她自私的替他们觉得委屈了。

    可部落的规矩几千年来都是如此,兄弟共妻,才能保证家族的力量不被分割,只是这第一步,想要跨过去,实在太难太痛了……

    “圣儿,你能这样想,我很高兴,可心里也不好受,你是老大,承担和背负的远比弟弟们要重,我和你爹一直觉得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

    神圣打断,“娘,您别这么说,我是大哥,本来就该多担着一些,我不觉得累,更不会委屈,相反,我觉得很幸运,也很骄傲……”

    闻言,姬风华眼圈不免有些红,她努力忍了回去,呼出一口气,唇角噙着一抹笑,缓缓柔声道,“我生了你们三个,都是娘身上掉下来的肉,不管哪个伤了,我都心疼,我知道你喜欢儿媳,这些天,你一直陪着她,对她好,我都看在眼里,儿媳对你也不是无动于衷,你俩感情好,我当然是乐见其成,可是……你弟弟他们却还停止不前,我是怕,怕等到你和儿媳感情越来越深时,再让你面对今天的这种事,你会更无法忍受。”

    神圣身形一震,眸底闪过一抹茫然和慌乱。

    一直沉默的神权忽然开口道,“圣儿,你娘是不想让你重蹈我的覆辙。”

    “什么?”神圣惊异,下意识的问道。

    神权看着他,沉声道,“当年,你娘最先心仪的人是我,我当然也喜欢你娘,成亲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独自霸占着你娘,你二叔和三叔那时候和你两个弟弟差不多,还不是太开窍,所以我便也心安理得的享受着没人分享的快乐,可是……终究不能是永远,当我知道你二叔和三叔也对你娘动了心后,心里比你现在还难受,我挣扎了很久,甚至装傻就想这辈子都这么过下去,不把你娘让出去,反正你二叔三叔也抢不过我……”

    说到这里,神权顿了下,缓了缓情绪,才又继续道,“可是不行,我是喜欢你娘,可你二叔三叔也是我的手足兄弟,我不可能无视他们的痛苦,他们痛苦,我心里也不会好受,我若是再装傻下去,必会兄弟离心,家族分散,我那时候才猛然惊醒,罚自己去跪祠堂。”

    “阿权!”姬风华握住他的手,安抚道,“阿勇和阿化都没怨过你,真的,他们虽然时常嘴上说你霸道些,可心里还是尊敬你的,有你在,他们也才能过得轻松无忧,因为你一个人担起了神家的责任,他们都心怀感激,就算他俩爱争宠缠着我,可到了日子,也会主动把我往你屋里撵。”

    神权沙哑的道,“嗯,我知道的,所以时至今日,我都很庆幸当时的选择,没有一意孤行的错下去,虽然那时候真的是心如刀割。”

    姬风华心酸起来,“阿权,是我不好……”

    神权打断,“怎么会怪你?是我自私了,应该早一些放手的……”

    神圣这会儿算是明白了,郁结的心也豁然开朗了些,“爹,娘,你俩都别说了,我知道你们的意思了,放心,我不会作茧自缚的,我再喜欢暖儿,也不会视兄弟的痛苦于不见。”

    闻言,两人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神权又安抚的说了一句,“圣儿,当大哥的就该多关心弟弟些,不过,他们也会敬重你,不会让你总是付出的,在神家有不成文的规矩,女人生下的第一个孩子,都必须是老大的,就算兄弟们再得宠,在子嗣传承上,谁也抢不了你这份殊荣去!”

    闻言,神圣故作哀怨的道,“爹,您确定这是殊荣而不是惩罚吗?”

    神权皱眉,“什么意思?”

    神圣叹息道,“您想啊,您是大哥,所以我也是大哥,等我生下的孩子也是大哥,当大哥的都要承受那种把自己媳妇分享出去的痛苦,您说,这不是惩罚是什么?”

    神权斥道,“胡说,你怎么不换位思考一下,当弟弟的看着大哥捷足先登,那滋味就好受了?而且看着大哥先当了父亲,天天抱着孩子显摆,那又是什么心情?”

    闻言,神圣瞪大眼,“哎呀,爹,您当年原来还抱着我在二叔、三叔面前显摆过啊?我还以为您从来都不稀罕呢,那我有没有赏您一泡童子尿……”

    神权一脚踹过去,“皮痒了是吧?”

    神圣嘿嘿笑起来,脸上的落寞酸涩已经消失不见,那个嬉皮笑脸的人似乎又回来了。

    姬风华又语重心长的插了一句,“你爹大方的把我让出去,心里的那点郁结在看到你出生后,才算是彻底放下了,所以,圣儿,人这辈子,不是只有男女之情才是爱,还有父子情,兄弟情,朋友情,还有对部落,对天地的情,你心里需要装的东西太多,只是拘泥于小情小爱,你便会束缚住了。”

    神圣心神领会的“嗯”了一声。

    姬风华这才摆摆手,“那你去睡吧。”

    神圣玩笑般的哀叹一声,“我今晚哪还睡的着啊?”

    姬风华没好气的瞪他,“睡不着也给我老实的呆在屋里,别想着去捣乱,你放心,往儿还没本事先你睡了儿媳,早晚都是你的。”

    神圣嘿嘿笑了声,假模假样的道,“谁早谁晚还不都是一样嘛,我又不是非要抢第一个,我现在已经放开心胸,变得雍容大度了!”

    姬风华撇撇嘴,摆明了不信。

    神圣又笑着道,“娘,您今晚忽然让暖儿去二弟那里,除了让我别重蹈爹的覆辙,是不是还有别的用意啊?”

    闻言,姬风华就叹了声,“嗯,你没见往儿今晚吃饭时,那脸色不好看啊?”

    “咦?不好看吗?”神圣仔细回想着,他当时只顾着用眼神去虐待姚初远,还有伺候暖儿了,倒是没注意其他。

    姬风华点头,“看上去没什么,可我是他娘,他心里不好受还能瞒的住我?”

    神圣好奇问,“那二弟为什么不好受?”

    姬风华道,“听神出说,好像是因为儿媳误会他了,你也知道,往儿就是心思重,有什么话都喜欢憋在心里,唉,不说出来,谁能知道你到底怎么想的啊?儿媳就是再聪明,也不可能什么都猜得到啊,你说,往儿这性子到底是随了谁去……”

    视线转到神权身上。

    神权一本正经的道,“我已经不闷骚了。”

    姬风华脸红着呸了一声。

    神权便无声的购了下唇角。

    神圣被自己爹娘打情骂俏给刺激的有点抓狂,“拜托啊,爹,娘,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好么?我刚刚才从痛苦中挣扎出来,你们这是打算又要把我踹进去?”

    闻言,两人不自在的咳嗽一声,可那胶着的视线却还是含情脉脉,欲说还休。

    神圣无力的呻吟,“好啦,我还是回去睡吧,不打扰你们了,谢谢你们大晚上的还喂了我一把狗粮,我现在吃的很饱,或许能睡着了。”

    神圣离开后,姬风华扑到神权的怀里,眼泪忽然落下来,“阿权!”

    神权圈住她,无声的拍着她的背,“风华,你做的对!”

    “可是,我心疼圣儿。”

    “往儿和小三儿也是我们的孩子。”

    “阿权,你说,你说我们能不能……”

    “不能!”

    “为什么?儿媳不是咱们部落的女人,在外面,都是一夫一妻制的,儿媳肯定更接受那种制度,让她和圣儿情投意合不好么?往儿和小三可以再找其他女子……”

    “不行的,风华,你知道部落的规矩,就算规矩不合理了,也不能从圣儿他们这一代破除,至少现在不行,部落内忧外患,最紧要的是部落的存亡问题,再大局未定之前,如何还敢动摇这些?”

    “……”

    “再说,现在也已经晚了。”

    “什么意思?”

    “风华,你以为只有圣儿对儿媳动了心吗?”

    “难道……”

    “往儿为何会在意儿媳的误会?若非是喜欢,依着他那淡薄的性子,才不会管别人怎么看他,还有小三儿,都说他不开窍,可你没发现他提到儿媳时就格外激动易怒?我听人说,这也是一种心动的表现,只是他不自知罢了。”

    闻言,姬风华忍不住取笑,“你比神出的鼻子还灵敏了,那家伙最大的乐趣就是去寻摸男女之间的那点事儿,没想到啊,你这整天话都不说一句的倒是看得最清楚,果然应了那句话……”

    “什么话?”

    “会咬人的狗都不叫。”

    神权猛地把她抗肩膀上站起来,“那我今晚就让你试试,不会叫的狗是怎么咬人的……”

    “啊,混蛋……”

    “省点力气,一会儿再叫。”

    “不要脸……”

    “你不是最喜欢?”

    “……”

    夜越来越深,月色却越来越亮,明晃晃的挂在头顶上,照耀着神家大宅。

    神圣回了自己的院子后,却没有进屋,就坐在门口的台阶上,望着月亮,怔怔出神。

    鬼没落在旁边的柱子上,静静的陪着他,不知为何,它就是觉得莫名的悲伤起来,它觉得大公子一个人坐在那里好可怜,少夫人为什么不回来呢?

    不知道坐了多久,神圣被身上的冷意惊醒,打了个颤,忍不住苦笑着喃喃,“原来一个人是这种滋味啊,不对,以前我也是一个人,为什么就不觉得冷呢?都是暖儿,都是她的错,偷走了我的心,却只把我的肉身放在这里自生自灭,我怎么会不难受?”

    片刻后,他又自言自语道,“习惯,真是很可怕啊,这才几天,我居然就习惯了晚上等她一起睡了,现在她不在了,我居然不敢一个人回屋里,不敢去面对她不在的事实,我原来是这么脆弱的人吗?”

    他得不到任何回应,只有风声孤寂的刮过,带来药草的香气,可惜那些熟悉到灵魂深处的味道也不能安慰他心里的难受了,他看向鬼没,“还是你幸福,不会心疼,不会嫉妒,不会吃醋,也不需要大方的去成全,更不用自欺欺人的假装没事儿,还是你幸福啊,鬼没。”

    鬼没自然是不说话的,只是望着神圣的眼睛里满是同情。

    那一抹同情激了神圣一下,募的清醒,“不,不是,我也是幸福的,我有暖儿,她只是今晚不在罢了,我怎么就能这么悲观呢?她不是不要我了,她是去陪二弟了,二弟不是别人,是我的亲人,我怎么可以自私的只想着自己的痛苦呢,爹和娘说的对,越早学会分享,痛苦才会越小,这是部落的规矩,所有的人都遵循着,我以前不是经常调戏他们俩吗,说等我娶了媳妇儿,我没空的时候,就让他们来照顾,我们一起疼媳妇儿。”

    “对,我应该这么想,暖儿不是我一个人的媳妇,还是他俩的嫂子,更是他们的女人,而他们是我的至亲兄弟,我们四个一个不缺,才是完整的一家人。”

    神圣一个人自言自语了良久,才起身回屋,背影虽有几分萧索,步履却是坚定无比。

    院落里,最高的那棵大树上,还有一人在望月发呆,玄色的衣袍和夜色几乎融为一体,只有那双眸子闪着复杂的光。

    旁边还停着一只鸟,陪着他一起望月兴叹,“唉,今晚的月亮好圆啊。”

    神奇不语。

    神出又叹了声,“今晚的月亮也好亮啊。”

    神奇还是无动于衷。

    神出翻白眼,“今晚的月亮真是好讨厌啊,怎么看都不顺眼。”

    闻言,神奇总算有了点反应,转头看向它,茫茫然问,“原来你也是这样想?”

    神出印证了心里的想法,又晃着鸟头感慨了一句,“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神奇皱眉,“什么意思?”

    神出噎的一口血涌上来,白卖弄文采了,于是它轻了轻喉咙,放声唱到,“我承认都是月亮惹的祸,那样的夜色太美你太温柔,才会在刹那之间想要和你一起到白头……”

    神奇俊颜上涌起羞恼成怒,像是被人扒光了衣服,正被窥探着,他低吼一声,“闭嘴!”

    神出嘎的一声憋回去,试探着问,“不好听?我以为是你的心声呢……”

    神奇骂了一句粗话。

    神出不厚道的笑起来,见他要发飙,这才赶紧道,“别,别,稍安勿躁,还有比你更悲催的呢,有他垫底,对比之下,你已经是幸福的了。”

    “谁?”

    “大公子呗。”

    “大哥?大哥怎么了?”

    神出叹息一声,同情的道,“大公子真是太可怜了,真的,要是搁在以前,看他难受,我还不得赶紧去落井下石的各种看热闹啊,可今晚,我都不忍心去刺激他了,唉……”

    神奇那脸色黑了,“草,所以你就来祸害我、看我笑话?”

    神出嘿嘿一笑,“你比大公子好歹还幸福点。”

    “幸福个鬼!”

    “哎呀,你得知足啊,你想想看,大公子霸占着少夫人这么久,整晚黏黏糊糊的,就像成了身体的一部分,现在让少夫人去二公子那里,就好比割他的肉,那滋味,啧啧,我都不忍想象,可你就不一样了,你从来没得到过,谈何舍不得啊?再说了,你将来也是那去割肉的人,你有什么理由不幸福呢?”

    “……”

    ------题外话------

    写这一章的时候,莫名心疼老大了,哎呀,果然手心手背都是肉啊,伤了哪一个都心疼,喜欢老大的妹子抱抱哈,割肉之痛总会过去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相邻的书:路过你的城王爷你的计划太明显了妖界醋王壕妻扮仙记一世永宁暧婚之重生恶妻恰似暮光深情嫁给有钱人听说男主是泰迪捡来的雌性沈大小姐的上门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