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祭祀一

【书名: 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 第一百零二章 祭祀一 作者:东木禾

强烈推荐:仙植灵府半个丧尸来种田我家萝莉是大明星六零时光俏瓜田李夏最强医圣太古仙王汤律师,嘘,晚上见     又是表哥。

    表哥俩字,都成了搞死气氛的咒语了。

    “暖儿?”见她不语,神圣又喊了一声,“咱们表哥有没有惊着啊?”

    温暖揉揉额头,“还好吧。”

    “喔……”神圣拉长了音,语气里各种味道都有,着实复杂难辨,“原来还好啊,表哥实力不俗呀,闯过三关,又和小三儿一番打斗,还能保持安然无恙,实在是……”

    实在是让人遗憾不爽呀。

    温暖凉凉的看过去,他无辜的眨眨眼,“实在是令人欣喜和敬佩啊,表哥果然是表哥,表哥出马,一个顶三,我真是以拥有这样的表哥为荣为傲呀。”

    温暖好气又好笑,“你够啦。”

    当她听不出这是反话啊?

    神圣嘻嘻一笑,搂着她的腰往自己怀里又带了带,“暖儿,我就是关心咱们表哥嘛,人家远道而来,我却不能亲自接待,实在心中难安,本想着他要是哪里不舒服了,我还能找个理由去看诊,借此搞好关系、培养感情,接过,表哥好好的,你说我该多失落啊。”

    温暖白他一眼,“你也可以去,表哥虽然没受外伤,可被你们刺激的内伤了。”

    “啊?什么意思?我还会隔山打牛不成?”

    “滚蛋。”

    “嘿嘿,那暖儿说,表哥怎么内伤了?”

    温暖叹了一口气,“我把来部落这些日子发生的事都告诉他了。”

    “然后呢?”

    “那些事,对表哥刺激很大。”

    神圣眨眨眼,“于是,一个接受不了崩溃了?还是发疯了?”

    温暖瞪他,“不至于。”

    嘴上这么多,可她心里其实很不安,当时表哥那饱受打击的样子,是她从来没见过的,她不知道,那是不是表哥崩溃发疯的样子。

    “不至于啊!”神圣又拉长音,疑似失落的叹了声,“那么就是脸色苍白、目光涣散、神智抽离、摇摇欲坠?”总之,听不到表哥难受他就不罢休。

    这次,温暖没再否认。

    神圣一个没忍住,拍了下手,脸上幸灾乐祸的表情不要太明显,温暖不爽的看过去,他才干笑着收敛起来,“哎呀,表哥真是让人同情啊,看我,都担忧心疼的有点失控了。”

    这拙劣的借口,让温暖冷哼了声,挤兑了一句,“你听了表哥这样,不是终于有理由去看诊了吗,高兴点也是在所难免的。”

    神圣却一本正经的摇头,“我看不了。”

    “嗯?”这货又想整什么幺蛾子?

    “这是精神疾病,我只能医治*。”他说的煞有介事。

    温暖,“……”

    神圣还在装模作样的叹,“原来我还有不能医治的病啊,真是太遗憾了,果然学无止境。”

    温暖看他越来越得瑟,忍不住想打击他,于是,要笑不笑的道,“心病还需心药医,我知道怎么治,等我和表哥见面了,表哥就不治而愈了。”

    果然,闻言,神圣那脸上的得瑟就不见了,紧张兮兮的一把抱住她,“不要啊,暖儿,你才刚刚回来,我不准你再弃我而去,我会活不了的……”

    他搂抱的那个紧啊,手臂缠在她后面,还顺便摸了把美背。

    温暖,“……”

    这是趁机吃她的豆腐吧?

    “呜呜,暖儿,不要离开我!”他假哭着,忽然开始唱,“高山上盖庙还嫌低,面对面坐着还想你……”

    那尖锐又严重跑调的声音,简直犹如利剑直插胸口。

    马车都受惊的跑偏了。

    神奇低咒了一声。

    温暖投降了,“别唱了,我现在不走,不走。”

    “真的?”神圣又趁机摸了一下她的背,还顺势忘下滑着。

    温暖使劲挣开他,这货真是敢作死啊,手越来越大胆了,居然敢往那里伸!“真的,明天还要祭祀,不是要沐浴焚香吗,所以,你给我老实点坐好。”

    闻言,神圣就笑的猥琐了,表情转变之快,堪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暖儿,你少说了一句喔。”

    温暖装傻。

    他却不要脸的非说出来,“祭祀之前,除了沐浴焚香,还要戒女色房事!”

    温暖,“……”这货懂不懂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气氛又搞死。

    唯有神圣还在继续作着,“唉,可是我从来没有过房事啊,这要如何戒呢?”

    温暖装死,闭上眼。

    神往一直都是低眉敛目,此刻,更是犹如老僧入定一般了。

    外面,神奇狂甩鞭子,只有一个念头,赶紧到家,让他摆脱大哥吧。

    马儿一路狂奔,在部落里穿梭,也是一道奇景,路人纷纷猜测,这是赶着去干什么呀,这么不要命的跑?祭祀不是要等到明天吗,难道今年祭祀上会有什么变化?

    如此一揣度,围观群众不淡定了,赶紧都跑回家,该收拾的收拾,该准备的准备,纷纷严阵以待。

    ……

    车子飞奔回神家后,其他人都是松了一口气,只有晕车又晕马的神圣不太好,一跳下来,就冲到树下干呕,边呕,便冲着神奇控诉,“小三儿,你诚信的吧,呕,你故意折腾我吐,呕……”

    神奇哪敢承认啊,“大哥,我是着急回家。”

    神圣呕的直不起腰来,“胡说,呕,你着急回家干什么?”

    神奇搜肠刮肚,憋出一句,“我尿急!”

    话落,赶紧做出尿急状,也不顾及什么形象,就往茅厕跑。

    神圣对这样的理由却完全不接受,忍者呕吐感,骂了句,“你不是内力深厚吗,喝了酒都能逼出来,难道尿就不行?”

    “噗……”神奇飞奔的身影踉跄了下,差点没摔倒。

    温暖脑补了一下那画面,顿时暴汗。

    神往疾走。

    神圣一直怒刷存在感,作的乐此不彼,不过,晚饭时,神情变得正经了,不止是他,其他人或严肃,或认真,就连温暖,都被传染的肃然起敬。

    因为神权发言,对大家交代着关于明日祭祀的事,这是部落里最盛大隆重的事,每年都是由神家主持,今年的意义更是不同寻常,因为要决定很多从未有过的事。

    神权言简意赅,其他人却都听的心头一震,却又明白这是谁也无法改变的。

    最后,神权嘱咐自己儿子,“祭祀的详细步骤,你等下再跟儿媳说说。”

    神圣一本正经的点头,“是。”

    “还有,明日天命盘会被请到祭台上,至于请示出来的结果,谁也未可知,你们心里都有个准备,不管谁走谁留,都是上天的旨意,不许有质疑。”

    “是!”

    “好了,吃饭吧。”

    “是。”

    这顿饭是吃的最安静的一次,没有嬉笑怒骂,每个人的心头或许都压着这样或那样的事儿,却没有谁表现到脸上,影响了谁的心情。

    温暖很感激他们都没有问起表哥,给了她尊重和宽容,她庆幸在桃花林里的选择,虽然伤了表哥,却没有辜负这份信任,她回来是对的。

    饭后,众人各自散去。

    温暖跟着神圣回了院子,沐浴焚香自不必说,更难得是,那货在给她讲解完祭祀的流程和步骤后,居然很绅士的让了床给她睡,连软榻都没蹭,就去了书房。

    果然,他所有的嬉皮笑脸都仅仅是一种生活的方式,骨子里,他有坚守的东西,且不会因为什么而破坏了,好吧,温暖承认,这货是拎的清的。

    该玩闹的时候可以腹黑无耻到极致,可正经起来,也能让你莫名的动容。

    一夜而过。

    温暖早上醒来时,不免有些讶异,还以为昨晚想的事情太多,会睡眠不好、头昏脑胀呢,结果正好相反,神清气爽的很,神圣后来告诉她,是因为他担心她睡不好,所以点了安神的香。

    她没想到,他会这么贴心。

    更不习惯的是,做了好事却不邀功请赏,姿态高的像助人为乐的英雄,好吧,这一切都是拜祭祀所赐,他全程诠释了一个正经严肃的人是怎么样的。

    不止是他,神往也没了那股漠然疏淡,一脸虔诚。

    神奇也不焦躁了,展示了出奇的好耐心、好脾气,指挥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那么骄傲的不可一世的人居然是敬畏的。

    于是,温暖也敛下对祭祀的好奇,诚心诚意的跟着一起去往祭台。

    祭台在进入后山的一侧,距离神农像很近,温暖原本以为那里会布置的隆重盛大的,谁知,到了才发现,台子就是用普通的石头垒起来的,那石头还都奇形怪状,并没有修饰边角,显得台子很粗糙,不过台子垒的很高,很宽敞,四周高高的竖起四根柱子,也是石头垒起来的,中央有个祭坛,也是用了一整块石头,雕琢而成。

    除此外,再没有其他。

    来自四面八方的部落人,都缓缓往祭台的方向涌过来,依着规矩,不管离得多远,不管年老年幼,均是要步行而来,提前一晚就要沐浴焚香后,早上还要米水不进,赶来的路上,不许喧闹,低眉敛目,以示对祭祀的虔诚和敬畏。

    神家一行人也是如此,神权领头,其他人随行在后,神圣和神奇还抬着什么,上面用厚厚的布蒙住了,不过温暖知道,那就是传说中的天命盘,天不亮,姬风华就去神家的祠堂请了出来,不到祭台,不能见光。

    ------题外话------

    中午二更,祭祀后,就可以出部落啦,妹子们稍安勿躁,么么哒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相邻的书:路过你的城王爷你的计划太明显了妖界醋王壕妻扮仙记一世永宁暧婚之重生恶妻恰似暮光深情嫁给有钱人听说男主是泰迪捡来的雌性沈大小姐的上门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