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送上 狗粮管饱

【书名: 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 二更送上 狗粮管饱 作者:东木禾

强烈推荐:仙植灵府半个丧尸来种田六零时光俏我家萝莉是大明星瓜田李夏太古仙王最强医圣汤律师,嘘,晚上见     这话出,温暖就被甜到了,虽然知道眼前的美男早就暗中打包了一些自己喜欢的书,可搬到明面上来宠,那又是另一番感觉,她决定投降。

    “好,不许反悔,你知道我垂涎你的书好久了。”

    神往唇角的弧度翘的更高,若是再垂涎他的人,那就完美了,“永不悔。”

    温柔有力如誓言般的三个字,让温暖又狠狠甜了把,糖吃太多也不行啊,她赶紧去软榻上抢有利位置,还不忘随手从架子上抽了一本书以显示纯洁。

    神往为了不显得自己急色,矜持的坚持了三秒,然后从容的跟了过去。

    外面,阿呆惊讶的瞪大眼,“哎呀,二公子看似从容,可脚步却比平常的节奏快了两拍啊,二公子居然也会装?”

    神出鄙视,“男人呗,哼,天下乌鸦一般黑。”

    闻言,阿呆下意识的道,“乌鸦?你直接说鬼没不就得了,谁还能黑过它去?”

    神出一翅膀拍过去,“找屎啊!”

    阿呆本想还击,结果看到下一幕,惊讶的都忘了,“哎呀,二公子就这么躺下啦?这也太顺从了吧?不对,那软榻多窄啊,二公子不觉得挤吗?”

    神出更鄙视,“下半身舒服了就行呗。”

    阿呆又喊,“哎呀,二公子还伸出手臂把少夫人搂在怀里啦,这么主动热情真的好么?喔,原来是一起看书啊,差点冤枉二公子的节操……”

    神出已经在咬牙切齿了,“都是套路啊,今天的狗粮是要管饱吗?”

    阿呆却是看的很兴奋,有种苦尽甘来的爽快。

    屋里,软榻上,紧密躺着两个人,软榻其实也不算窄,一米多宽,睡两个人也能勉强凑合,温暖还为了容易保持安全距离,故意睡在了外面,结果人家躺里面后,就把她往怀里带,美其名曰,“别掉下去。”

    温暖,“……”

    她又搬起石头砸了回自己的脚?

    温暖借故看书,来纯洁气氛、化解尴尬,他也跟着像模像样的一起看,手脚还算老实,可那呼吸能不能别总是往她耳朵里吹啊,很痒的好不好?

    只是这话题还是不要轻易说比较好,于是,她往旁边歪了下头,然而,下一秒,就被他板正过来,还教育道,“歪着头看书,对颈椎不好,容易头晕。”

    温暖,“……”

    你把我头使劲往你怀里带,就不怕我伤着颈椎了?

    美男一旦无耻了,还真是毁三观。

    两人纯洁的看了会书,温暖撑不住了,耳朵被撩的太痒,躲又躲不开,她只好道,“你不是说要送我礼物的吗,不会是骗我的吧?”

    神往合上书,侧了下身子,低头看着她,“自然不会骗你。”

    “那不拿来?”温暖伸手。

    神往却道,“不着急,我还没雕琢好。”

    “什么?”温暖觉得被忽悠了,声音拔高。

    神往纵容的笑道,“这么激动做什么,我既然答应你了,就会给你,只是那礼物还不够完美,而我只想给你最好的。”

    卒不及防,又被甜了下。

    外面,阿呆一脸敬佩,“二公子如今说起情话简直不要太流畅啊。”

    阿呆哼唧,“言情小说没白看。”

    闻言,阿呆怔愣,“你咋知道二公子偷看这个了?”

    他还以为那是他一个人才知道的秘密呢,虽然还想爆料,却为了二公子的形象苦苦忍着,谁想人家居然知道了。

    神出轻蔑道,“知道这个很难吗?用脚趾头都能随便猜出来,上次二公子和少夫人比看书,少夫人问的那些他都不知道,他能咽下那口气?还不得暗中找出大公子藏的那些书苦读一番啊?”

    阿呆恍然,那些大公子藏起来的书还是他去找的呢。

    屋里,温暖的气焰就消下去了,“你先说说,到底是什么?”

    神往没再瞒她,“是一块琥珀,在部落里,这样的东西不算稀奇,不过这一块里景致还不错,花瓣如雨,五彩斑斓,还有一条毛绒绒的尾巴,我觉得有趣,就想给你打磨成个摆件,放在书桌上……”

    温暖听的眼眸瞪大,不由出声打断,“等等,你说琥珀里还有尾巴?”

    神往怔了下,点头,“对啊,有何不妥吗?”

    温暖躺不住了,坐了起来,顺便拉起他,“快带我去看看。”

    闻言,神往后悔的想撞墙了,却不得不在她催促中起身下去,然而终究不甘心好不容易得来的温存睡睡就这么泡汤,于是,又把她按下,“你躺着,我去拿。”

    温暖哪里躺的住啊,可人家认真的道,“你不躺着,我就不去了。”

    温暖服气了,这么幼稚连神圣都要靠边站了。

    她只好再躺下,等着他回来,片刻后,神圣拿着一块巴掌大的琥珀走回来,温暖一眼看过去就惊艳住了,下意识的就要起来,却被他无耻的按了回去,且一本正经的躺下,嗔怪她,“不是说好了躺着看吗?”

    温暖,“……”

    非要躺着看吗?这是多么神奇之物啊?若是她没猜错,那条尾巴是恐龙的!

    见她呆呆的盯着,神往忍不住笑道,“就这么喜欢?”

    温暖使劲点头,从他手里接过来,小心翼翼的摩挲,那是一块上好的琥珀,纯净的色泽,里面犹如一个被时光留住的缤纷世界,娇艳的花瓣仿佛刚刚从枝头坠落,也或者是被那条尾巴有意扫过,整个画面被安排的不要太有爱和谐,这样的浑然天成最是珍贵难得!

    还有那条尾巴,毛绒绒的,带着几分可爱和呆萌,又似傲娇的在炫耀,她一眼就喜欢上了,这样的摆件放在书桌上,她还能看得进书去不?

    不对,这样的化石会被那些专家们抢着去研究吧?

    她在那里纠结,把他倒是冷落了,神往见琥珀的魅力都大过他了,便吃味起来,从她手里拿过来,放在一边的小桌子上,她不依,“我还没看完呢。”

    神往幽幽的道,“看我好了。”

    温暖,“……”

    神往又豁出去般的道,“难道我还不及那琥珀好看?”

    温暖眨巴了下眼,忍了又忍,还是没绷住,一下子笑出声来,“呵呵呵……”

    美男如今已经幼稚到和物件争风吃醋的地步了吗?

    外面,阿呆看温暖笑得乐不可支,纳闷了,“二公子又没讲什么笑话,少夫人怎么笑成那样了?”

    神出鄙夷,“因为他卖了个蠢萌!”

    “啊?”

    “笨,都堕落的和一块石头争宠了,难道还不搞笑吗?”

    “……”

    屋里,神往说了蠢话,也是羞恼不已,见她一个劲的笑,分明是自己取悦了她,可他却高兴不起来,“不许笑了!”

    温暖根本听不进去。

    他又喊了一声,“温暖!”

    温暖看他羞愤交加的样子,反而笑得更欢快了。

    结果,乐极生悲了。

    都说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更何况是一只渐渐开窍的美男?

    于是,神往在觉得自己几次三番警告无果的条件下,摆够了君子之风,然后忽然翻身而上,把她压在了下面,唇更是准确无误的贴上她的,选择了这种他最喜欢的警告方式。

    世界顿时一片安静。

    只有外面的一人一鸟无法淡定了。

    阿呆瞪大眼,“二公子说逆袭就逆袭了?要不要这么威武啊?”

    神出却是嫉妒,“哼,一言不合就亲亲什么的最讨厌了。”

    鬼没那黑鬼怎么就不会啊?一言不合就知道骄傲的跑路,仿佛对它多蔑视。

    阿呆听不到神出的酸话,只看的亢奋,“哎呀,果然还是这样的画面最有爱,二公子加油,扑到少夫人,亲到天荒地老去!”

    神出又酸溜溜的道,“求某只白狐狸的心理阴影面积。”

    说到这里,阿呆从激动中抽身出来,不悦道,“神出,你可别在少夫人面前瞎掰掰白狐和二公子那点事儿,呸呸,不对,两人根本就没事。”

    神出哼唧不语,它早就机智的掰掰完了,完美的给二公子上了眼药。

    说到这里,阿呆后知后觉的想起,“咦?白狐去哪儿了?”

    神出幸灾乐祸的道,“还能去哪儿?肯定躲在一个无人的角落,一边心碎一边唱歌呗。”

    “啊?唱歌?”有那么好的心情?

    “一个容易受伤的女人。”神出好心给出歌名。

    阿呆,“……”

    神出一时歌兴大起,也或者说见不得屋里那两个吻的难分难舍、死去活来的两人,幽幽的唱起来,“颤抖的唇,等不到你的吻,我是一个容易受伤的女人,希望希望希望你会心疼,为何不肯,轻轻唤我一声……”

    阿呆斜睨它一眼,“你唱的是自己的心声吧?”

    神出羞恼成怒,“放屁,劳资的唇颤抖过?”

    阿呆无语,你的鸟嘴也得颤抖的起来啊!

    见他还一脸不屑,神出更加悲愤,“天啊,来块石头砸晕他吧。”

    石头没来,远远的,神圣飞一般的闯进了院子,那模样跟捉奸的差不多了。

    见状,阿呆顿时急了,“怎么办?大公子又要来捣乱了!”

    神出心里舒坦了,“你有本事可以去拦啊。”

    阿呆不敢。

    见他怂了,神出也治愈了。

    树下,神圣呼啸而至,一下子推开门。

    ------题外话------

    琥珀之说,是木禾最近之前看了一篇新闻,说是有人发现琥珀中有恐龙尾巴了,真假不确定,不过木禾去网上搜了下图片,毛绒绒的尾巴很可爱,就拿来给美男哄暖儿用了,勿要考究喔。

    下午四点左右三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相邻的书:路过你的城王爷你的计划太明显了妖界醋王壕妻扮仙记一世永宁暧婚之重生恶妻恰似暮光深情嫁给有钱人听说男主是泰迪捡来的雌性沈大小姐的上门婿